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以阴府镇阳间 琴小江

第169章 陆判断案(求订阅!求全订!)

    大殿恢弘,庄严古朴,其内阴气弥漫,四周墙壁之上,有恶鬼雕刻,狰狞无比。

    洛天静静地坐于大殿之下旁听位之上,望着大殿正中央跪着的刘不悔,他双目中寒芒闪烁。

    此时此刻,大殿内所有人皆心中震荡,洛天竟然令陆之道直接审判神君,这很不合规矩。

    而陆之道竟然大逆不道,真的在审判神君,更让几位神君气愤。

    但是,此时此刻,洛天以城隍爷使者的身份行事,他们根本不敢说什么。

    别说审判神君了,就算直接杀了也说得过去。

    几位神君心中波澜不定,此时此刻,他们有点吃不准了,洛天此次前来,到底是所为何事?

    真的是问问孟婆汤的事情吗?

    还是想直接清算了他们这几位神君?

    要知道,当日在轮回地,他们之中好几位都去了,还曾出手了。

    只是跑得够快,要不然也会像映无道那样直接被斩杀当场了。

    此时,他们心中恐慌,洛天似乎真的要清算了,要不然怎么会如此儿戏,让陆之道在城隍府内审判刘不悔。

    陆之道满脸威严,望着下方的刘不悔,低喝道:“刘不悔,你敢说本官污蔑你?”

    “那我问你,阴历721年,城隍爷消失之后,是谁与阳间密谋,在阳间落凤山杀了离都勾魂司?”陆之道目光冷冽,质问道。

    “阴历855年,又是谁为了巩固自己神君的地位,与映无道合谋,设计令叶神君魂飞魄散。”

    “阴历931年……”

    陆之道声音低沉,字字铿锵,他虎目圆睁,怒视下方的刘不悔,一件件罗列他的罪行。

    所有人皆脸色大变,他没想到陆之道竟然了解的这么多,而且还如此详细。

    特别是几位神君,他们脸色骤变,陆之道所说皆是实情,正因为是实情,众人才惊骇不已。

    四位老者须发皆张,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堂堂离都神君,竟然会干这种勾当。

    若是城隍爷还在,离都岂会变成如此模样?

    四人怒视刘不悔,他们浑身杀气弥漫,胡子都是颤抖的。

    几位神君注意到四位老者的表情,皆心中咯噔一声,此时此刻,他们怕了。

    若说此时大殿内最震惊的是谁,绝不是几位神君与四位老者。

    而是陆之道!他太震撼了。

    他那里会知道刘不悔那么多罪行,这一切罪行皆是城隍使者传音给他的,让他照着说就行了。

    其实他有点吃不准,不知道洛天告诉他的这些罪行是真是假。

    但是此刻看到几位神君的表情后,他可以笃定了,刚刚罗列的众多罪行,绝对都是真的!

    这让他惊骇不已,城隍使者果真是有备而来,如此多的罪行,他是怎么调查出来的?

    自己身为离都判官,掌管离都衙门,对于几人的罪行也只是猜测,根本就没有丝毫证据,甚至连对方具体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感觉他们做了触犯阴律的恶事,但具体是什么而不得知。

    他没想到这位城隍使者不但知道他们做了什么,甚至时间点竟也如此明确。

    这太可怕了!

    此时此刻,陆之道对于洛天简直是敬畏有加。

    他望向刘不悔,大喝道:“刘不悔,你可认罪!”

    刘不悔魂体颤抖,他惊骇无比,内心害怕到极致,那些事他做的很隐秘,只有映无道与另外几位神君知道。

    虽然陆之道洞察力惊人,但他根本不可能会如此清楚。

    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此时也不是思考的时候,命悬一线,他必须做出选择……

    刘不悔望向其他几位神君,只见几人暗暗摇头,不动声色的向着刘不悔使眼色。

    刘不悔心中明白,这是在告诉他,不能认罪,一旦认罪,将万劫不复。

    若不认罪,尚还有周旋的余地,毕竟洛天虽然是城隍使者,手持城隍令,但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城隍,若想让离都众人心服,必须让刘不悔亲口认罪。

    如若不能,便是强加罪名,哪怕杀了他们,也难以服众。

    “我不认!陆之道,你这一切都是诬陷,我刘不悔哪怕再不济,身为神职人员,也不会践踏阴间秩序,与阳间之人合谋。”

    刘不蝉声音悲恸,充满了憋屈,浑身上下流露出一股悲意,大有一种清洁廉明之人被恶人诬陷的悲沧。

    几位神君的表情皆被洛天收入眼底,他心中冷笑,目露寒芒,但并没有说什么。

    所有人皆望向陆之道,此时他是主判,一切法令皆有他出。

    刘不悔拒不认罪,他们都想看看,陆之道要怎么做。

    陆之道脸色阴沉,他也没想到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刘不悔竟然依然不思悔改,拒不认罪。

    果然是刘不悔啊,誓死都不知悔改。

    “好,好好!很好!”陆之道满脸怒意,大喊三声。

    突然,他猛然起身,自大殿之上走了下来。

    众人眼皮一跳,这是不审了?

    那四位老者气急,他们都不傻,从几位神君的表情可以看出,这几人绝对有问题。

    陆之道刚才罗列的罪行八成是真的。

    但此时刘不悔誓死不认罪,却让几人气愤。

    “我灭了他!”一位老者须发皆张,就要出手,却被另外一人拦住。

    “不可急躁,且看使者大人如何做。”一位老者传音道。

    此时洛天很平静,他并没有开口,而是望向自大殿之上走下来的陆之道。

    陆之道脸色阴沉,大步而下,他向着洛天行礼,开口道:“使者大人,请稍等,卑职稍后再审。”

    说完此话,陆之道转身离去,向着大殿之外走去。

    所有人皆愣了愣神,不知道陆之道要干什么。

    审案子怎么审着审着走了?

    无能为力了?

    洛天望着陆之道离去的背影,并没有说什么。

    大殿内死寂一片,浓郁的阴气蔓延,所有人皆心头沉重,特别是几位神君,心中越发不安。

    洛天摆明了是要清算他们,而在这城隍大殿中,他们根本不敢有丝毫动作。

    若他们敢逃,先不说能不能逃脱,单是那畏罪潜逃的罪名就足以治他们的罪了。

    更别说有四位老者在,他们根本就逃不出去。

    在众人的等待中,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半个时辰后,陆之道来了。

    他宛如换了一个人,头顶官帽,身披官袍,浑身上下流露出一股大义凌然的气质。

    他面容威严,头顶上方有气运加身,威武不凡。

    他自大殿内一步步走来,气势磅礴,虎虎生风。

    这是去戴官帽披官袍了?

    众人面色古怪,不禁暗暗咂舌。

    难道说换了一身行头,那刘不悔就会招了?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之时,大殿内再次进入四人。

    他们跟在陆之道身后,进入大殿。

    那是四位面无表情的阴灵,他们浑身阴气滔天,波动强烈,手持棍杖,身披红袍,整个人威武不凡。

    “是他们!”所有人皆脸色微变,不禁大惊失色。

    望着那四位阴灵,他们眼皮直跳。

    这几人正是离都衙门内的四位衙役,这是真正的神职鬼差,赋予阴间天地职责,身怀大气运,有阴间天地功德加身,负责离都公堂肃静,辅佐判官。

    洛天目光闪烁,看到四人,不禁神色一震,这四人给他的感觉与落城公堂衙门的四位衙役很像。

    气质相同,不卑不亢,森然无情,仿佛一切事情在他们眼中都漠不关心。

    这是最古老的衙役,除了公堂衙门,淡漠一切。

    洛天心中微惊,没想到陆之道竟然将这四人唤来了。

    这些衙役个个古怪,对其他事都漠不关心,毫不在意。

    但在公堂衙门内,他们听命于公堂之上的判官,说一不二,威慑四方。

    看到几位衙役,刘不悔魂体一颤,脸色变了,他双目中充满了恐惧。

    身为离都神君,他岂能不知道这四位衙役的恐怖。

    鬼王之下,无不闻风丧胆。

    一入衙门,不管你嘴风有多严,在四人的震慑下,都要开口,没有例外。

    陆之道昂首挺胸,判官官威四射,威武不凡,众人皆心惊。

    他大步走进大殿,先向着洛天行礼,随后坐于大殿之上。

    嘭!

    陆之道手中惊堂木猛地一砸,大喝道:“升堂!”

    “威武……”四位衙役手持棍杖,开口呼道。

    他们个个气运加身,声音浩瀚,蕴含伟力,随着他们的呼声,整个大殿都在轰鸣。

    似有天道审判之力降临,笼罩整个大殿。

    四人面容肃穆,傲立四方,目不斜视,持杖而立,威风凛凛。

    所有人皆心头震动,只是这一刻,他们便心生肃穆,不敢丝毫儿戏。

    嘭!

    一声巨响,陆之道浑身气势磅礴,威压弥漫,他望向刘不悔,震声道:“刘不悔,最后再问你一次,认不认罪?”

    刘不悔魂体颤抖,他双目深处充满了恐惧,咬紧牙关道:“不认,我乃离都神君,我何罪之有?”

    “哼!死到临头还敢嘴硬。”陆之道冷哼,随后猛地望向四位衙役,大喝道:“慑!”

    四人躯体一震,猛地望向刘不悔,两人将其按住,两人齐声大喝:“呔!公堂之上,从实招来!”

    这一声大喝蕴含伟力,直击灵魂深处,仿佛蕴含天地大道,让人忍不住灵魂颤抖。

    似乎能勾起生灵灵魂深处的恐惧,将这恐惧无限放大,直指掩盖理智。

    刘不悔魂体剧烈颤抖,他双目中充满了恐惧,哀吼道:“不,你们别过来,不是我害了你们,是映无道,他是主谋,我只是负责联系。”

    “我也不想的,但没办法啊,若不服从映无道,他会杀了我的。”

    刘不悔满脸恐惧,他猛然望向另外几位神君,哀吼道:“你们几个说是不是啊,此事大家都有份,你们倒是帮我说句话啊!”

    几位神君脸色大变,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向着洛天叩首道:“使者大人,我们冤枉啊,这刘不悔已经神志不清了,他疯狗乱咬人啊。”

    洛天眉头蹙了蹙,他指了指陆之道,开口道:“跪错了,那里!”

    几人神色一变,膝盖在地上一转,直接面向陆之道,悲呼道:“陆判,请您一定要明察秋毫啊,我等真的冤枉啊。”

    “你们冤枉个屁!”此时,刘不悔魂体都是颤抖的,他怒视几人,大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