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残剑

第087章 阙辛延魂灭情断,苏离执掌造化!

    苏离,抑或者风遥的眼瞳,微微收缩。

    随即,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默默打开了系统面板,并在上面的面板分页上,记录起一些信息来。

    阙辛延看出来了?

    这怎么可能?

    但片刻之后,苏离渐渐释然。

    有些事情,可以瞒住所有人,但是,却未必真能瞒得过此时这种神秘状态下的阙辛延因为,阙辛延此时的眼界,应该是最高的。

    而且,这一路上,阙辛延是一直跟随苏离在一起的。

    阙辛延或许真的并不聪明,但那也一定是没有‘臣服’之前。

    臣服之后,他确实是彻底蜕变了,变得完全不同,就像是另外的一个极端一样。

    而从结果去推衍原因获取最大好处的人是谁?

    虽然并不是苏离,但是也绝不是苏荷,而是他风遥苏荷吸纳了三成的命气,但是其余的七成,实际上,都被他暗中吸收了。

    只是这种吸收的手段非常特殊因为苏离实际上是不沾染法则之力的,所以这种表现,就是没有表现。

    因而,他吸收到了这些东西,也并没有异象显化出来,这就是‘法则不沾身’的效果。

    这一点,苏离早就通过阙辛延未来七天的档案看出来了,所以才大摇大摆的这么做。

    但是,这种情况就一定没有人知晓吗?那,却也未必即便诸葛染月看不出来,但是,拥有了幽冥战船的阙辛延呢?

    肯定是有所察觉的。

    再联系一系列因果,最终,那个苏离身上的魔魂、殒魂茶罐的侵蚀状态,以及各种魔气交错的杂乱状态,被这一次的七彩玄光,全部的洗练了一次!

    甚至,连灵魂都如同被洗涤了一次!

    再加上风遥的化神境的能量本源加持,这般效果,对于苏离的本体而言,就是极大的蜕变!

    这是‘蜕凡’级的栽培啊!

    别人看不透,处于祭坛锁魂之中、以自身幽魂燃烧起祭坛的魂火的阙辛延,却能看得明白啊!

    所以,阙辛延猜测出了一些东西,正常吗?

    自然是正常的!

    但是苏离忌惮吗?

    苏离反而并不忌惮。

    因为从始至终,他哪怕是以风遥而存在,阙辛延也摸不透,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也同样无法确定,他是怎么达到这个目的的。

    再者,阙辛延与他欠下了巨大的因果,从头到尾,他并没有去算计阙辛延这一点,其实也是尤为重要的。

    因为,如果不是阙辛延求着他救祁云梦,甚至,他可以不趟这一趟浑水。

    苏离很快就理清了这其中的因果,所以,仅仅只是平静的看了阙辛延一眼,然后,身影一动,飞上了幽冥战船。

    战船上,诸葛染月、冷云裳和祁云梦都恢复了正常,之前被镇压的严重伤势,已经完全被她们控制住了。

    因为阙辛延并没有斩杀她们,甚至,在她们被卷入幽冥战船上之后,连镇压她们的那股幽冥冥气,都直接收了回来。

    此时的祁云梦,莫名的有些后悔先前的阙辛延多死忠啊,可惜,自己表现的太明显的,而且,还如此利用了他一番。

    却没有想到,此人竟是同样大有来历。

    这一点,是非常失算的。

    甚至,这般情况,不仅是祁云梦失算、冷云裳失算,就算是诸葛染月,都失算了。

    失算,就代表着,关键的推衍布置,会因此而功亏一篑,留下巨大的隐患。

    到此时为止,三人都一直沉默着,一身嚣张的气焰,算是彻底的被毒打打消掉了。

    阙辛延摧动幽冥战船,不断的在这片黑海上前行。

    甲板上,诸葛染月三人眼神复杂,却也不敢轻易动手这时候,她们当然希望阙辛延弄死风遥,只是,很明显,这种想法,终究只是奢望。

    因为,阙辛延似乎和风遥的关系,还很不错。

    这一刻祁云梦见到这一幕,眼瞳猛的一缩,一下子想到了什么。

    她身心一凛,随即立刻微微低头,将那一刹那的异常表现隐藏了起来。

    苏离有所察觉,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他这种状态,别说别人发现不了,即便发现了,也都是无所谓的。

    反正,一个字,干!

    “你真是很厉害,反而,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人,是个白痴。”

    阙辛延背负双手,身影有些萧索,落寞。

    他的声音,很是悲怆,很是寂寥。

    苏离没有开口,这个时候,其实也已经没有必要开口。

    因为,阙辛延心中知道。

    而苏离的心中,也同样知道阙辛延心中知道。

    阙辛延的心中,也同样知道苏离知道他的心中知道了一些秘密。

    “我忽然有些后悔,曾经没有抓住那个机会。天作之合啊,确实是很不错。或许,下一次见面,我会为你,成为一名女子,这样,你就不会拒绝了吧。”

    阙辛延再次开口道。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不再开口,也没有声音,也不是心里活动。

    而是一种幽冥的力量蔓延而来,直接就响彻在了苏离的脑海之中。

    或者说,直接响彻在了苏离的灵魂之中。

    苏离的灵魂微微一震,想将这种声音驱逐出去,却发现,他竟是无法做到。

    苏离沉吟片刻,在灵魂之中凝聚声音,道:“不用说这种话了,有什么意义呢?莫非你变成了女子,或者我变成了女子,我们就有可能了?况且,我现在的情况,很特殊。

    都在不择手段,我,也是被逼的。

    人都是逼出来的。

    你是。

    我也是。

    大家也都是。

    只是看,谁能更狠一些罢了。

    抱歉,我不想利用你,也并没有利用你为你选的一条出路,从一开始,就是对的。”

    苏离按照阙辛延的方式回答道。

    “对,我知道,而且,我知道的时候,已经作出了选择,所以,我的选择,其实对于你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不过,你确实也变了,至少,不是我最初认识的那位天机大师了。

    这却不知道是你的幸运,还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阙辛延道。

    苏离微微沉默,随即传音道:“你的选择,是你注定要走的路,我存在与否,都没有关系。而且,我觉得,你即便再怎么改变,你的本性,始终变不了,这会是你将来的注定劫难。

    所以,趁着现在还拥有自我,该放弃的,就放弃吧。

    因为,如果你还坚持,接下来……我没法帮你了。

    当然,说‘帮’,也其实是很可笑的,因为,人都是很自私的,原谅自己容易,原谅别人,却很难。”

    阙辛延沉默半晌,沉声传音道:“确实。”

    说完,又过了片刻,他再次传音道:“你已经进入过我的未来吧?是不是,我们在幽冥船上交流了什么?能告诉我,我们交流的到底是什么吗?”

    苏离摇头,道:“未来还没有来,所以能去到的未来,都是虚假的,不是真的。”

    阙辛延道:“幽冥之主告诉我,你所能影响的未来,是真的未来。所以,我想知道。告诉我吧,不然,我只能动用特殊的手段了。我们兄弟,算是兄弟吧?我不想与你兵戎相见,但我有我的坚持,成全我吧。”

    苏离深深的看了阙辛延一眼,道:“你确定要知道?而且,我并不确定,那一定就是未来也许,那仅仅只是过去,抑或者,仅仅是一场幻象。”

    阙辛延道:“无论是什么,你说这或许,是我最后的夙愿。”

    苏离沉吟半晌,道:“确实有那样一幕,确实有那样一场奇怪的相遇,但在我记忆之中,那发生在过去。”

    阙辛延道:“你既然能执掌部分未来,能专精天机逆魂之术,以此强行控制风遥为你卖命,自然能能逆转未来成为过去!当然,你肯定没有这样的能力,但是,有些办法之下,是可以有的比如说,镇魂碑,镇魂命匙,以及你沉寂的变异殒寂之魂和镇魂命匙,再加上天机魂石!

    只是,牺牲这诸多,来一次如此疯狂的反抗,真的值得吗?

    你父母,未必真的一定拿你当弃子,而镇魂碑的镇魂秘境,也未必一定有超脱的永生之法,也未必一定有不朽之谜。”

    苏离传音道:“你这么说,我无言以对。不谈这个,我就说说那一次相遇吧,你认为是过去,便是过去,你认为是未来,便是未来。”

    阙辛延道:“好,那我说了什么?”

    苏离道:“具体信息,只有三句,而且,关乎生死的三句。”

    阙辛延道:“哦?”

    苏离道:“第一句‘你不该来这个地方的,不该来的。来了,就永远也脱离不了哪怕,你现在只是依靠推衍秘术而来,也,没用的。来,就是来了。无论是过去来过,还是未来来过,那,都是来了。’。

    第二句‘苏离,如果,还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拿到天机圣印,也就是镇魂命匙,然后去破解九十三号镇魂碑中的七龙祭坛的秘密。七龙祭坛中,隐藏着一个很重要的秘密,这关系到’。

    第三局‘无论如何,一定要夺取到镇魂命匙。不然,将来只会更加的艰难。那时候,面对诸多危机,所有人,都只能被逼走上那条绝路。而那诸多的危机,却恰恰是从他们心里滋生出来的。’。

    这三句话,就是当时站在幽冥船头的骷髅面具男子说的话,但是不是你说的,我却无法确定。”

    苏离大体描述了一下在‘档案世界’里的幽冥船上的经历。

    阙辛延眼中幽冥之力流转,片刻之后他闭上了眼。

    他整个人身上,幽冥气息流转,仿佛时时刻刻都会炸开一样,有些令人心惊,令人不安。

    但是苏离没有不安,而是在静静的等待着。

    片刻之后,他睁开了眼,道:“那并不是我,也不是我说的话但是这些,无疑成为了你掌控‘天机逆魂术’的关键吧?”

    苏离沉吟片刻,没有回答。

    因为,所谓的‘天机逆魂术’是什么玩意,他都根本不知道。

    但是,他可能会将自己的底牌明说吗?

    不会。

    所以他就像是默认一样,沉默不言。

    “说这句话的人,应该是彻底死了,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阙辛延道,他的幽魂,燃烧成了幽冥灯,在战船上挂起来了吗?

    “挂起来了。”

    “你觉得他是谁?像是谁?”

    “云青鸿。”

    “云青鸿,你确定?”

    “我确定,很像他。”

    阙辛延又沉默了许久,才叹了口气道:“我和他有很多地方相似吗?”

    苏离摇头,传音道:“你和他都是舔狗。”

    “舔狗???”

    阙辛延的骷髅面具,都微微颤了一下。

    “就是喜欢跪舔女人,没有下限。”

    苏离说得很直接。

    “哈……哈哈哈哈哈,说得好,确实是舔狗,很形象。”

    阙辛延说着,笑着,忽然又沉默了下来。

    “我和云青鸿,应该有某种联系,但是并不具体。我能感觉到,他现在处于蛰伏状态,但还没有死。所以你……确实没有真的前往未来,你的‘天机真虚天禁之术’,终究还是太浅薄了。”

    “我其实想说,你说的那些‘天机真虚天禁之术’,‘天机逆魂术’,我其实一点都不懂。我甚至不知道,我和你在这里叽叽歪歪,都在说些什么。”

    “哈哈哈哈哈,不懂就好,不懂就好,其实我也不懂。”

    阙辛延又笑了,然后走向苏离,或者说风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要和云青萱走得很近,更不要再查询任何和云青鸿相关的信息!当然,这些还不要紧,最最需要注意的是不要再去窥视和幽冥战船任何相关的信息,不要去尝试了解忘川河!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走投无路了,回去落霞荒山的殒寂古庙,平静的居住几天吧。

    幽冥穆族的事情,你彻底放下就好。

    另外,如这种‘天机逆魂术’,也不要再使用了,不然,真的将会万劫不复!

    此次,待你离开之后,你留下的一些隐患,我会帮你抹掉,让你脱离这一场繁复、狠辣、歹毒的镇魂杀局。”

    阙辛延说着,叹了一声,有些语重心长。

    苏离很清楚,阙辛延所言,都是真的。

    但是,有些事情,阙辛延不懂或者说,他苏离,早已经不是那个苏离了。

    同系统复苏开始,他,已经不再是纯粹的他,所以,他的所有一切,都已经不同。

    所以,所谓的天机逆魂术,所谓的真虚天禁,那都是虚无的东西。

    “你这样,我忽然有些不适应,再这样下去,你的魅力就超过我了,那时候,我更加没什么存在感了。”

    苏离笑道。

    “是吗?其实我是在尝试着舔你,当你的舔狗,就看你接受不接受了。”

    阙辛延笑了笑,道。

    他的笑,是透过眼角传递出来的。

    苏离知道他在笑,只是这种笑,仿佛是自嘲的笑。

    苏离道:“割了吧,这样就彻底断了念想了。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我觉得,你挺适合当那种幽冥船上的阴阳人。”

    阙辛延呼吸一滞,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风萧萧兮易水寒。

    不知为何,苏离此时很想对着阙辛延吟诵出这样一首诗。

    “每一个时代,都是一出悲歌,一点都没有变啊。”

    阙辛延忽然莫名的感叹了一声。

    这一次,这一声,倒是不是用幽冥手段说出来的,而是直接的话语。

    苏离没有回答。

    他此时是风遥。

    所以,也该有风遥的样子。

    而无论祁云梦看出了什么,苏离都不会在意。

    黑海无边。

    幽冥战船穿行在黑海上,速度很快,一往无前。

    但是前方,没有方向。

    前方是一片黑暗。

    身后也是一片黑暗。

    黑暗之中没有光。

    黑暗之中,也不见天空和大地,不见月亮和星辰。

    幽冥船上很静。

    静得,连呼吸声,都根本听不到。

    因为这时候,没有人呼吸。

    因为这时候,也不能呼吸。

    “嗡”

    “嗡”

    “嗡”

    渐渐地,幽冥战船上出现了大量的血色灯笼。

    灯笼里,燃烧着的是一只只人形的幽魂。

    这些幽魂,苏离隐约看了出来,那是溧河村区域里死去的大量的普通人、或者是低阶修行者的灵魂。

    这些灵魂被收集了起来,当作是油灯来点燃。

    这般情况,就像是阙辛延的幽魂被祁云梦和诸葛染月在祭坛上点燃一样。

    画面很熟悉。

    苏离收回了目光,忽然觉得,这种黑暗与残酷,已经镌刻进了这个时代、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并以此为理所当然。

    他的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因为,他不曾深入的去想过。

    不是不想去想,而是不能去想。

    因为,他还想苟且的活下去没有任何目标或者是目的的苟且的活下去,然后看一看,这样的一个世界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这样一个世界之外,是否又还有不同的变化,有不同的样子。

    黑暗,是不能形容黑暗的。

    因为黑暗本身,就已经无比黑暗。

    就像是他苏离的眼睛一样,是黑的。

    就像是这世间所有的修行者的心一样,也同样是黑的。

    “轰”

    忽然间,幽冥战船触礁了,就像是撞上了一座冰山一样。

    但,那不是一座冰山,而是一只黑暗的冰龙冰雕。

    “这是黑暗冰漓,可以破开黑海虚空。”

    阙辛延开口说道。

    然后,他看了祁云梦三人一眼,又看了看风遥,道:“上去吧,然后,它会载着你们,前往镇魂秘境也就是祖龙古战船。”

    苏离忽然道:“你不去吗?”

    阙辛延道:“不,我不去了!”

    阙辛延说完这句话,苏离忽然发现,系统面板微微一震,然后弹出了一道特殊的血色信息

    【阙辛延的人生档案发生终极变化,获得天机值300000点(因果关联直接关联)(极限)(终结)(超脱)(异变)。】

    苏离呆了呆。

    他没有刻意去扮演,所以他的表情明显凝滞了一下,整个人也显得有些错愕。

    阙辛延,忽然就跳了出去?

    然后天机值,直接就结算了阙辛延的这份天机值?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五天的时间里,阙辛延的‘未来人生档案’信息,都已经不能用了!

    苏离下意识的锁定阙辛延的人生档案,但是此时,阙辛延浑身却逸散出一股淡淡的幽冥气息,并随手轻轻挥了一下。

    看似随意的举动,却直接让苏离的锁定,失效了。

    阙辛延摇了摇头,道:“风使者,无需挽留,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终有一别。此次,我为你们送行,并为你们点亮前行之路。原本,我一直是想,还风使者你一场造化,然后,偿还苏大师的一番因果,可如今,一切执念,忽然便放下了。

    送你们一程,也是我如今最大的心愿了。

    所以一路多珍重。”

    阙辛延说着,又以幽冥之力传音给苏离道:“苏大师,不必再为我推衍因果与造化,推衍命格变化,我已经选择暂时化道,沉入幽冥,不再干涉这一次的变故。

    不过,若是……

    若是事情有变,若是将来,第九十四块镇魂碑降临,而又有黑棺异变,在其中发现了我的尸体……

    抑或者是在七彩水晶棺中,发现了我的尸体,那,苏大师就将我‘点化’吧,那时候,苏大师只需要亲口对我说一句蕴含天道之音的话阙辛延,你已经死了,就行了。”

    “天道之音,需要以天机真虚天禁之力说出,抑或者是苏大师你蕴含着特殊天地神秘力量的那种能量融入声音里,就行了。”

    阙辛延说着,默默低下头,又目光复杂的看了祁云梦一眼。

    或许,到最后,到这一刻,他依然忘不掉这个曾经让他心动的女子。

    只是,这一眼,便是最后中永别了。

    阙辛延伸手,掐住他自己的脖子,将自己提了起来,飞向了高空。

    “噗”

    他拧断了自己的脖子,幽魂飞出,化作了一只无比巨大的血红色灯笼。

    灯笼里,他的幽魂熊熊燃烧着。

    灯笼很明亮,照亮了浩瀚的黑海。

    巨大的冰龙黑暗冰漓,如铜铃般巨大、冰冷凌厉的双眼,锁定着阙辛延那盏灯笼凝视了片刻,然后以一种看蝼蚁般的目光,冷冷的扫过苏离、祁云梦等人。

    那一刻,苏离以风遥的能力,竟是读懂了这黑暗冰漓像是看垃圾一样的眼神。

    那就像是他身为人类的时候,看一只恶心的臭虫一样的眼神。

    在这种眼神之中,黑暗冰漓一口黑炎喷出,前方虚空炸裂。

    随后,它浑身一道寒气冲出,像是扔垃圾一样,将苏离四人,直接扔向了破裂的黑暗虚空之中。

    片刻之后,黑暗虚空关闭。

    幽冥船上,黑袍虚影渐渐凝聚了出来。

    而黑暗冰漓,则化作一条小蛇,游了过来,无比讨好的在黑袍虚影脚下舔舐着,如一条卑微的舔蛇。

    黑袍虚影不慎在意,他正了正枯骨面具,然后看向了熊熊燃烧着的巨大血红色灯笼,眼神略显复杂。

    灯笼里,阙辛延的幽魂,似乎即将冥灭。

    只是,下一刻,又一道幽魂忽然自黑袍虚影头顶溢出,并直接飞了进去。

    而这一道幽魂,则正是云青鸿。

    这一道幽魂飞进去之后,那即将冥灭的阙辛延的幽魂,反而忽然开始壮大了起来。

    “呼”

    忽然间,灯笼烧破了一个窟窿,火焰极速蔓延四方。

    阙辛延的幽魂已经凝聚如实质,然后不知死活的从灯笼里掉了出来,落入这一片黑暗的幽海之中,很快,便彻底的沉默了下去。

    而先前燃烧着的云青鸿的幽魂,则渐渐的熄灭了。

    最终,那一缕幽魂,化作一缕黑气,飞回了黑袍幽影男子的手心。

    “诸般造化,何时方休?”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哈哈哈哈哈。”

    黑袍男子吟了一句神秘语言的诗歌,然后,他又拿出一块雕像,深情的凝视着。

    接着,他忽然跪在了幽冥船头,以头抢地,狠狠的磕着。

    片刻之后,血染战船,他却依然还在磕头。

    没有人知道,他是为什么这么做。

    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

    ……

    镇魂秘境。

    这里是黑夜。

    黑夜里,星空笼罩四野,星光点点。

    月,今夕有月。

    星,今夕有星。

    今夕是何夕?

    苏离被云青萱席卷笼罩,归蝶一脉的血脉之力,渗透了他的全身。

    以至于,他如同涅槃重生般,被云青萱以魔魂、归蝶秘术重新聚拢身体。

    而魅儿想要在云青萱手中活下去,不得不显出了纯粹的九窍玲珑造化圣体本源。

    再加上苏离身体里暗藏的化神境的能量本源。

    这一切能量,被七彩水晶棺引出的玄光淬炼之后,他重新凝聚出的身体,就是实实在在的九窍玲珑造化圣体。

    一颗心,也重新凝聚出了九窍琉璃之心。

    是的,曾经他开玩笑的说,他是华紫嫣的良配。

    如今,造化弄人,他自己反而莫名的成了这样一种躯体,一种圣体。

    而且,这般情况下,结合慢慢渗透进来的两颗潜龙丹的药效缓慢改造效果,以及《玄心奥妙诀》的改造效果,苏离发现,他有了一具无法形容的完美肉身。

    包括魅儿的那种特殊的魅惑能力,都有在肉身之中遗留。

    这导致是结果是什么呢?

    结果就是,无论是云青萱还是魅儿,抑或者是清霜看向他的时候,往往都会本能的一愣,然后眼瞳之中迷茫之色一闪即逝。

    虽然她们扛住了,但无疑同样说明,蜕变之后的他的身体,同样魅力惊人。

    他本来就颜值无比惊人,这样一番蜕变,显然是绝了其余男修行者的活路啊!

    不过,苏离对这些已经看得很淡了。

    这种效果,超出了他的预期就是说,他推衍出的结果是,他的肉身重铸,获得一些寂灭涅槃效果,然后可以走肉身成圣之类的路,也可以通过系统学习玄术、操控风雨雷电,走风水大师修炼到极致的那条呼风唤雨、炼气化神之路。

    甚至,两条路都可以选。

    可如今这么一搞,他这个身体,反而成了这个世界的极道修行体质?

    成了真的唐僧肉了?

    这是怕之前还不够怀璧其罪,现在再加一笔狠的诱惑?

    苏离的心情也是有些复杂的。

    他终究还是看轻了云青萱的传承,以及两次为她替死而的对她造成的冲击!

    所以,他这是谋其上然后就超神了?

    “系统商城可以刷新四次,到时候执念选个逆天的隐匿之法,将这种体质改掉!不然这种体质暴露,分分钟要被真正的强者玩到死,或者是被一些顶级的女仙子抓取当男宠!被活生生睡到死!”

    苏离心中微微一沉。

    “苏大师,你醒了?苏大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云青萱美眸含笑,松了口气。

    然后,她提着魅儿,如提着一条死狗般,往苏离面前狠狠一砸。

    魅儿惨呼一声,当场跪在了苏离的面前。

    “给苏大师三跪九叩,磕头臣服,让苏大师吸一点你的命格之力,好让苏大师加快复苏推衍能力。”

    “听话,让你好活,不然,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知道你还有本体隐藏,但你在控制我被反噬之后,我对你的所有底蕴,一清二楚!”

    “魅儿,你看着办吧!”

    云青萱语气很轻,但是如绝世女王般,无比的凶戾、霸气。

    苏离一见她这般,顿时立刻头大了。

    因为,从云青萱的表现来看,她的占有欲,极速膨胀了!

    此时的她,冷厉、桀骜、高冷、性感……

    可谓是真正的将一个女王的一切气质,诠释到了极点。

    再加上这种可怕的掌控欲,以及那近乎于‘无限涅槃’的恐怖底蕴与实力,此人,成了新一号的难缠BOSS。

    对于苏离而言,接下来的路,一定是痛并快乐的。

    苏离还在沉思,云青萱已经提着清霜剑,一剑劈在了魅儿脸上。

    一股魔魂魔气,瞬间侵蚀到了魅儿绝美的脸上。

    “呲呲”

    魅儿绝美的脸,仿佛遭遇到了硫酸的腐蚀,立刻变得干瘪而奇丑无比!

    更可怕的是,这种魔气腐蚀,是魅儿自身无法恢复的!

    “小贱人,长那么漂亮做什么,想勾引我苏大师么?还不快快跪下磕头!”

    云青萱提着清霜剑,冷声叱道。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