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残剑

第363章 希望寂灭,悔恨重燃

    苏忘尘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他的目光透过虚空之门,看向了花月谷中的那片美丽的天地,道:“这个地方,你觉得如何?”

    公乘青蝶道:“我不觉得如何,他们死了整整一千年,但是这个世界,却一如既往的稳定。”

    苏忘尘道:“一千年,按照独立出来的记忆禁区里的时间流逝法则计算,时间倍数能达到多少?”

    公乘青蝶道:“你这么聪明,你不会自己去算吗?”

    苏忘尘道:“就是因为太聪明,所以有时候难免聪明反被聪明误,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是这并不妨碍我让你帮我计算一次。”

    公乘青蝶凝视苏忘尘良久,道:“事情出在哪里了,你能判断出来吗?”

    苏忘尘来回踱步了片刻后,道:“我进这个世界看看。”

    苏忘尘说着,看见了身边成群的天魔道:“二十四星宿天魔神将,做好准备!”

    随着他的话说完,诸多天魔之中,有二十四位身材魁梧、气势如渊的古老天魔,如同绝世的神将般一步踏出,守住了这一片虚空之门的入口。

    这时候,苏忘尘已经要踏入虚空之门,但是远处,穆清雅和穆清颜的身影再次出现了。

    只是,这一次,穆清雅的双眼之中已经没有了光泽,浑身的气血也早已经枯竭。

    但是,她身边却不上萦绕着一圈圈古老的幽冥紫气气息,这股气息似乎也是她没有走向寂灭的关键原因。

    她的身体有些佝偻,像是一个年迈的老妪一样,再也见不到曾经的芳华。

    她满是皱纹的脸上,写满了风霜的痕迹。

    此时,如果苏离能看到她的模样,那么一定会无比的震惊这老妪,可不就是在旌阳村的苍古石碑钱烧纸的那位老妪吗?

    或者说,这位老妪,可不就是苏离曾经前往溧河村见到的那位院中喂鸡的老妪吗?

    有些东西,比如说容貌、身材甚至是气血等等可以有不同。

    但是有些东西,比如说那种可以被谛听能力聆听出来的生命本源特征,却完全一样。

    苏离此时还存在吗?

    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有继续在向前推衍而没有终结的忘尘世界。

    忘尘世界,是苏离布置的一个败局他模仿了苏忘尘的手段,制造了他自己的一个败局。

    用一个败局,去全局观看一切。

    所以,此时发生的事情苏离并不知道,但只要忘尘世界结束,那么他觉醒过来,抑或者说是复苏过来,一切就会知道。

    而此时,穆清雅已经彻底的化作了那样一名老妪这不是她隐藏自己,而是她已经彻彻底底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哪怕是苏忘尘给予了她很多的资源和好处,哪怕是她参悟到了很多不朽的底蕴,哪怕是她的实力提升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层次。

    但是,她终究在度过了十万年的第一道坎之后,依然没有办法更进一步向前迈进。

    十万年的禁忌踏出了第一步之后,她已经看到了前路前路已经没有路。

    甚至,当她发现苏忘尘无法将所有的因果成立,当她发现皇族也完全不再出世之后,她隐约之间已经猜到了一个可怕的真相。

    而为了探寻这个真相,她终究还是和苏忘尘走向了对立面。

    结果,她发现,苏忘尘在利用整个世界来成全他自己……

    穆清雅的身边,她的妹妹穆清颜此时已经一头白发。

    她虽然没有穆清雅那么苍老不堪,但是也已经显出了一丝夕阳西下的姿态。

    她并不显老,除了那一头雪白雪白的长发之外,她依然有着当年巅峰的颜值。

    但是她的气血也同样已经枯竭了。

    她除了眼瞳之中还有着几分淡淡的灵性色彩之外,浑身几乎已经完全难以找寻到任何的生命气息了。

    不过,她还依然活着,还依然和穆清雅在一起,还依然跟随在苏忘尘的身边。

    公乘青蝶的目光扫过了苏忘尘之后,落在了穆清雅和穆清颜身后的苏荷的身上。

    此时的苏荷,倒是一如既往的美丽动人,一如既往的实力不凡。

    但是这种实力,也仅仅只是婴变境九重圆满的实力,还没有踏入化神境。

    苏荷的情况,明显是有些不对的之前,她已经被苏忘尘赐予过造化不朽丹,正常情况下,她应该早已经踏入过神灵之境。

    但是眼下,她反而仅仅处于婴变境九重圆满之境,和最开始的那些天骄们的境界层次相同。

    公乘青蝶道:“你修行过时光溯源之道,还是覆盖过过去?”

    苏荷摇了摇头,道:“我并没有服用那一颗造化不朽丹。”

    公乘青蝶道:“你服用和不服用,有什么关系?”

    苏荷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苏忘尘,道:“为什么?”

    苏忘尘道:“没有为什么,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甚至,看到你我就会想到那个小贱人,明白吗?”

    苏荷沉默了片刻,道:“你你真的是个畜牲!”

    苏忘尘道:“这句话所有人都能骂,但是你不配!毕竟,没有我就没有你。”

    苏忘尘说着,又道:“好了,万妖离开此地去看一看,这一方世界,我如今算是彻底的弄明白了,所以我只能说,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苏忘尘的话说出,这一方天地甚至都生出了一些虚空扭曲般的变化。

    可惜,这些变化的影响实在是微乎其微。

    苏荷叹了一声,声音哽咽、愧疚而悔恨,道:“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但是我求你,求你放了母亲和小姨吧。”

    “求求你了。” :(/

    苏荷说着,银牙紧咬,随即一下跪在了虚空,朝着苏忘尘跪地磕头。

    苏忘尘看都没有看苏荷一眼,身影一动,便已经没入水龙卷上空的那一方虚空之门内。

    苏荷看着那虚空之门逐渐关闭,看着苏忘尘的身影逐渐的消失其中,忽然之间无比凄惨的笑了起来。

    这种笑声,很惨烈,也很凄然。

    但更多的是,是一种疯疯癫癫的自嘲般的笑。

    这笑声之中,苏荷忽然咆哮了起来,接着身上自行的燃起了熊熊的烈焰。

    这些火焰,也全部都是血红色的,其中充满了大量的因果之力和业力。

    火焰出现,苏荷很快就被焚烧化作一片灰烬。

    而这般过程,穆清雅也仅仅只是平静的看着,没有阻止。

    她就仿佛看不到这一幕发生一样。

    不仅是穆清雅如此,便是穆清颜和公乘青蝶,也都没有出言阻止。

    她们也都没有站出来。

    直到,苏荷彻底的死了之后,原地仅仅留下了一颗碧绿色的珠子,穆清雅才忽然走上前来,抬手将那一颗珠子收到了手中。

    她的手很枯瘦,但是握住那一刻碧绿色的珠子之后,整只手手背上青筋鼓出,显得非常的用力。

    穆清颜收回目光,又看向了公乘青蝶道:“有变化吗?”

    公乘青蝶道:“没有变化!而且,按照苏忘尘的计算方式,哪怕是记忆禁区独立,能计算的也只有第四层记忆禁区。

    按照真虚能力的持续时间来计算,真虚能存在的时间差距,不会超过十天!

    按照最逆天的十倍时间规则计算,第一层记忆禁区,和外界是同步的。第二层记忆禁区是十倍,第三层就是百倍,第四层,就是千倍。

    假设他已经修行到了极限的层次甚至打破极限,第一层按照十倍时间流速算,第四层也是万倍。

    真虚按照十天的满量计算,那么万倍也只有十万天的时间流逝。

    但是从他下地狱到地狱清空,再到他死穿之后,这个世界后续时间流逝的千年来算,总共是两千多年了!

    两千多年,这个世界依然稳定。

    两千多年,对应的天数超过了七十三万天。

    真虚的极限是十天,记忆禁区加持上,哪怕是计算到极限层次第四层,也只有十万天。

    更遑论,这个世界按照眼下的稳定趋势来算,还能存在三千年。

    整体加起来,至少是五千年五千年不是这个世界能持续的时间,而是浩劫降临的总共时间。

    这么算的话,他的确是死了。”

    公乘青蝶的话,让穆清颜沉思了好一会儿。

    随后,穆清颜才轻声道:“正常情况下,真虚之中的主要修行者一旦死亡,真虚中的幻界就会崩塌,连带着其中的修行者,就会忽然心悸从而溃散。

    表现在外就是主要修行者清醒,脱离真虚,其余人则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会留下一些冥冥之中的似曾相识的记忆。

    可眼下,这些情况全部没有出现。

    甚至连世界,都是稳定的。

    更重要的是,记忆禁区第三层都没有搭建稳定,第四层更不可能独立出来,形成真虚。

    即便真能他剥离了前三层的记忆禁区进行独立,那么第四层其实就相当于第一层,时间流逝其实和现实是同步的。

    这么看来,若是再达到这样的时间流逝速度,那么起码是在记忆禁区第七层!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穆清雅这时候终于不再死死的捏着那一枚碧绿色的珠子,而是声音沙哑的开口道:“如此看来,他若是能在剥离三层记忆禁区之后,还将记忆禁区用来创造真虚幻境,以真虚天禁的手段来布局算计,那这时候,就真没有苏忘尘什么事情了。

    可现实是,苏忘尘如今一家独大,将整个紫薇星域的生命全部炼死,抽离了天机造化本源命气,用来进行他的一系列离奇的实验。

    甚至,其还完全隔断其余星域的轮回通道……

    这期间,洪荒皇族却也不再出现,这意味着,苏忘尘的做法,已经完全不再被洪荒皇族看好,甚至已经被强行抛弃。

    另外一方面,阙德等人所创造的独立地府世界,也已经完全的脱离了我们的这一方世界的管辖,甚至已经完全的分裂了出去,并彻底和我们这个世界斩断了因果联系。

    这一方面,才是苏忘尘发狂的原因所在。

    先前,原本苏离承诺的天池血河,其实是完全可以参悟出真正的不朽之路来的,可惜,自从苏离被逼剥离出三大禁区并让阙德掌握天池血河之后,就再也没有办法去体悟这种不朽之道了。

    说到底,苏忘尘的模式不过就是剥离普通修行者的精气魂,不断的进行吞噬炼化,然后反哺一部分给予我们。

    最终,当需求量越来越大的时候,其余的修行者只会越来越少。

    到最后,还活着的永远之后那最强的一位吞噬者,其余一切,都不过是粮食罢了。”

    穆清雅说着,又看了看手中碧绿色的珠子道:“苏荷到现在还保留着一份希望,所以衍化出了这样一颗蕴含生命之力的琉璃珠。

    这琉璃珠,曾经能衍化出生命祖星,能衍化出生命神女,可如今,却无法让他生出任何一缕希望之源。

    没有希望之源,这个世界注定没有了希望……”

    穆清雅的话说到这里,又长叹了一声,声音无比沙哑,道:“错了,我真的错了。”

    穆清雅说着,又悲叹了一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真的错了。”

    穆清雅在虚空跪了下来。

    她的身体就保持着这样的一种姿态,很快就干涸了起来。

    她就这样的跪死在了水龙卷的上空区域。

    而在这里,穆清颜也同样没有阻止,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在穆清雅化道之后,那一颗碧绿色的珠子上的所有绿光,也在最后那一刻,被穆清雅以悔恨的念头维系,而并没有让其熄灭。

    因为,当穆清雅化道的瞬间,那一颗碧绿色的珠子几乎立刻就要熄灭。

    穆清颜走了过去了,捡起了那一颗珠子,然后看了公乘青蝶一眼,道:“到这一步,我也成全你吧,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的目的。不过,你要明白,这一次不是你赢了,而是我们做不到像是你那样,不留任何一线希望。”

    公乘青蝶道:“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穆清颜什么都没有说,双眼看着那一枚绿色的琉璃珠,接着浑身燃烧了起来。

    片刻之后,她同样化作了一片熊熊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