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残剑

第1066章 记忆掌轮回,李娟护离道【万字大章求月票】

    此时,阙德想到了第一次见到苏叶以及和苏叶交流之后的那种震撼,那种颠覆三观的感触。

    这一辈子,不,是无数被子恐怕都无法忘记!

    很难以形容这种震撼和震惊。

    特别是,这个他一直并没有真正高看的存在却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委实是彻底的颠覆。

    阙德的心中,甚至忍不住想要说上一个十连的‘卧槽’以表示自己澎湃汹涌的心情。

    好一会儿之后,阙德的心情才渐渐地平复了下来。

    不是他可以保持镇定,而是在这一方区域里,他的情绪无法更进一步的波动了,仿佛被神秘的力量直接的中和掉了。

    “作为曾经忘尘寰的尘寰之主,即便是如今不是了,但是未来你的路还依然铭刻在了其中,所以淡定一些啊阙大师。”

    风浅薇对于阙德的表现,微微有一些不满。

    这家伙这么的不堪么?

    不过,想到曾经的一些见识,风浅薇也渐渐释然了。

    听闻一些大肚子中年男人,的确是很不行。

    阙德不仅大肚子发福,而且还彻底的秃瓢了,那么不行也是正常的。

    风浅薇眼神奇怪的看了阙德一眼也难怪之前随随便便一道红尘纷扰的牵引,阙德就差点儿中招了。

    如果不是幻象的内容过于真实,过于重度,恐怕阙德还无法清醒。

    这一点,当真是要好好感谢一下羊巅峰了。

    风浅薇的想法并没有怎么特意的隐藏,所以她一道眼神看向阙德的时候,阙德就已经感受到了。

    那一刻,阙德只觉得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然后,他很想死。

    他站在那里,那种社死感,简直是已经完全的爆棚。

    不仅如此,那种尴尬以及难堪,也让他有种用脚趾抠出三室一厅的冲动。

    “浅微仙子。”

    阙德嘴角抽了抽,好一会儿才呐呐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你这表现,有些不堪啦。”

    风浅薇倒是依然没有藏着掖着,大大咧咧的性子就这么直接。

    以至于,这话说的阙德更想死了。

    阙德呐呐了半天,才讪笑一声,道:“的确,的确是有些不中用了。”

    说完这句话,阙德又意识到了他说出来的话这特么是什么意思,这岂不是和风浅薇之前的想法不谋而合……不是,是自我印证了吗?

    阙德略显肥硕的脸上,表情顿时精彩了起来。

    但是他还是努力的保持着心态上的平衡,同时目光之中显出了无奈之色:“浅微仙子,此番……”

    此番什么,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好。

    风浅薇轻笑了一声,道:“这些事情属于你的难言之隐,我就不去多多的了解了,当然,这般地方其实也谈不上什么秘密的了。

    就像是我也知道我很愚蠢很草包一样,这种事情,看开一些就好了。”

    阙德闻言,顿时只觉得被凡尔赛了。

    但是他却说不出话来。

    因为风浅薇的认知一向是这样的。

    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聪明,甚至一直都觉得自己是草包,而且还以这样的方式而存在着。

    这一点,在以往看来,那自然是无比正常的。

    可是在如今,阙德却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大佬啊。

    阙德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

    或者说,他能说什么呢?

    难不成还去吹嘘风浅薇聪明?

    关键是这话说出来,别说是风浅薇,就是他自己也都难以相信只因,看起来风浅薇的所有一切,都不过是因势导利而已,都只不过是恰逢其会而已。

    无论这其中是多么的巧合或者是刚好就达到了目的,但是在风浅薇看来,就是很自然的事情,就是顺手而为之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多么复杂的东西。

    可真正的真相真的那么简单吗?

    阙德沉默了半晌,随即目光再次的落在了风浅薇的脸上。

    风浅薇很漂亮,甚至漂亮的过分。

    但是却并不会让阙德动心。

    因为风浅薇的漂亮,会让人自然的觉得她很浅薄,然后会让人看不起。

    这仿佛是一种与生自带的被轻蔑的感觉。

    阙德轻轻点了点头,道:“浅薇仙子所言极是,阙德惭愧。”

    风浅薇笑了笑,道:“其实没有那么复杂,你有想法,甚至愿意去付出行动,本身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

    毕竟这般事情,无论是你还是我,我们都知道,这样的付出,几乎就是十死无生。

    为了整个世界的生死而去拼搏,付出自己的生命,几十万年的底蕴一朝全部的破碎,消散。

    这若不伟大,那么什么才是伟大?

    但是……

    其实没有必要上升到这样的高度。

    这是什么意思呢?

    在我看来,你这付出,甚至是孤注一掷没有必要。

    不是说拒绝你伟大,而是一如我所说,在轮回体系之中,如果是一个圆的话,那么你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那么在一个时间段之内,你依然还会是尘寰之主。

    在过去你是,那么在未来,你也依然会是,过去和未来的定义,只有时间可以定义,而不是当下可以定义。

    当下的定义是片面的,上升到一种全新的高度去看,过去和未来如果可以被定义在同一個时间点。

    那么,在这个时间点里,你就是尘寰之主。

    但凡存在的,但凡是有轮回的,不可能那么轻易的被抹除,被削掉。

    不简单,也不会简单。

    所以,伱还是要对你自己足够的坚持。

    这些想来不需要我这个草包般的傻女子来教你了。

    你只是被眼前的诸多因果蒙蔽了双眼罢了。”

    风浅薇很自然的提醒。

    阙德却听得心中再次浪涛翻涌。

    好家伙。

    他只想说好家伙。

    因为风浅薇的一系列话,简直如雷霆万钧,震得他头皮发麻。

    如风浅薇所说,有些东西并不是他不理解,而就是想不到。

    有时候,很多很简单的东西,恰恰就是想不到,因此而可以困住一个人十年百年甚至是千年万年。

    阙德的情况,就是这样。

    也是如此,阙德如今聆听到这样的话,一刹那之间,他的所有信念就被点燃了。

    阙德的目光明亮了起来。

    他仿佛想到了更好的因果,想到了更进一步去走向自己的道的方式。

    阙德的信念被重新的点燃之后,他目光也变得坚定而睿智了起来。

    “我想明白了,多谢浅微仙子的不吝指点。”

    阙德说完,躬身行了一礼。

    风浅薇却抬手,挥洒出一片莹洁的辉光,挡住了阙德的行礼。

    “这是应该的,不需要你行礼。而且你不需要那么谦卑和恭敬,无论你是不是尘寰之主,你代表的身份和地位本身,有着特定的意义。

    而如果你从此刻开始,一心想要加入洪荒皇族的话,那么就更应该注重自己的言行举止了。”

    风浅薇提醒道。

    阙德若有所思,随即感受了一下风浅薇挥洒出的那一片莹洁的辉光,顿时心中再次有所感触。

    “我明白了。”

    阙德说完,这一次只是抱拳行了一礼。

    风浅薇点了点头,道:“你能想明白才最好。

    夏心宁大师虽然没有完全想明白,但是阙心妍却已经想明白了,所以很多事情,其实已经渐渐有了结果。

    至于说苏人皇那里。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担心过。

    这不是一种盲目的信任,而是根据我之前所提及的因果观念。

    他若是处于一个时间点中,存在并成为了人皇,那么这个因果是没有那么容易被抹除掉的。

    更遑论,除非时间轴成片的被削掉,不然这些弥补不了。

    或许,这其中的确还有诸多的因果可以对于这些细节做一些修复。

    但这些手段,我也是懂的。

    我是一个很笨也很愚蠢之人,很多事情我也没有将其想得特别深入,因为无论你想得多么的深入,对于真正的强者而言,他们总是可以谋而后动。

    所以无非就是将事情变得更加的复杂,更加的容易出错而已。

    但是上一次,苏人皇层参与过我的部分记忆。

    在那其中,他演示了一种时间之法,而这种演示却是我亲眼所见也是亲自参与体会过的。

    我将这一切反复感悟之后,才有了如今这些看法。

    也恰恰是因为这些,我反而已经不再担心他了。

    这个世界,都小瞧了他。

    不仅是小瞧了他,也小瞧了颖皇这位特殊的存在。

    颖皇的存在,大家其实都知道,和苏人皇来自于同一个祖地华夏祖地。

    既然如此,这个存在同样不会那么简单的。

    这其中涉及到了制衡和平衡。

    所以,换个角度来说,如果苏人皇真的没救了,那么颖皇是绝对会跳出来阻止甚至是庇护的。

    因为这其中涉及到一个核心的原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对于无所不用其极的颖皇而言,在没有达成某些目标的时候,她不可能允许一个这样的存在被灭掉的。

    同样的,按照三清界主他们的逻辑,一旦苏人皇被取缔了之后,所有因果自然必定会降临在他们的身上,那时候,颖皇就会是第二个苏人皇。

    这么去想,如果你是颖皇,你会怎么做?”

    阙德沉吟了片刻,道:“那就控住苏人皇,然后养蛊一般,将其养成庞然大物!”

    风浅薇道:“结合我对于时间轴……是的,时间轴的感悟,我觉得这其中其实已经完成了一次这种因果。

    这个庞然大物其实已经出现过,而且将来也必定会出现。”

    阙德闻言,浑身一震,眼瞳猛然收缩了一下。

    半晌之后,阙德才深深叹息了一声,道:“归墟皇族!”

    风浅薇默默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阙德又沉思了许久,才颤声道:“归墟皇族,可以掌控的皇族,同时又可以一念让其直接的‘归墟’!

    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只是这样说来,风浅薇仙子你”

    阙德眼瞳再次收缩,随即看向风浅薇的眼神,多了许多骇然之色。

    风浅薇摇了摇头,轻叹道:“我不是颖皇,也不是什么分身,而只是因为我带着特殊的陀螺,所以那种想要炼虚还真或者是炼真还虚的道,完全无法影响到我。

    反而,会让我将一些事情看得更清晰一些。

    我没那么多的心思去看透一切,我只看两点。

    一是起点。

    二还是起点。

    或者说,终点。

    因为我说过,起点和终点,就是在一个点。

    这个点在哪里?

    应该是在苏人皇第一次踏入落霞荒山的那个时间点。

    这是一切的根源所在。

    而这个点是被控制了起来的。

    被谁控制了谁也不知道不过有一个参与者是知道的。

    但是这个人一直都是不完整的。”

    阙德骇然道:“沐雨兮。”

    风浅薇点了点头,道:“是沐雨兮。华紫嫣实际上在第二天就和沐雨兮有所接触,然后一起去过落霞荒山,但是一切因果都已经彻底的扭曲了,变了。

    这一幕因果谁也不知道。

    而且这个点,也是到如今我都看不到的点。”

    阙德沉默很久,再次的没有开口。

    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其中的因果有些可怕。

    不,甚至可以说非常的可怕。

    若时间轴时间轴的法则如同风浅薇所说,一旦一个点定下来了,所有的结果都定下来了。

    若是这样的话,那……

    一个人的命运从一出生,实际上就已经定下来了!

    这就非常可怕了。

    阙德来回踱步了许久,都已经想不出对应的因果。

    “阙大师不用多想,也不用考虑得太深,想不到就先放着就好,总有灵机一动的时候。

    而且,对于时间轴而言,越是简单其实是越好的。

    时间轴具有纯粹性,没有那么复杂。”

    风浅薇语气随意,淡然说道。

    阙德苦笑,道:“我到时候想思考得更深入一些,可惜也没那个本事。而且,和你说过的很多话,以我的底蕴而言,竟是也记不住……

    这恰恰更加的说明了,我在这方面的确是很不堪。”

    风浅薇道:“个人有自身的专长吧,我也只是因为自己记忆里的时空混乱,才有了一些感触而已,而且还是苏人皇教导的,和我自己的能力没什么大的关系。

    这点儿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倒是你,你的优势在于对于忘尘寰的管理方面。

    而且我也知道,苏人皇是有意将你引入华夏祖地的轮回体系里的。

    这就看你能不能把握吧。

    这一次孤注一掷,目的其实也是投诚吧。”

    阙德点了点头,道:“因为我从因果之中看到,苏人皇这一次的确是很不顺利,而且有被抹除的风险。

    所以我才想要顶苏人皇天魂的因果,只要顶下来了,在过去给予一些提醒,总会是有一些变化的。

    只要有变化,结果就会变得好一些。

    或许因此而改变了命运也说不定。”

    风浅薇笑了笑,道:“这其实就是明面上的博弈,如同双方划拳了,你先出手,对方后出手,你觉得你赢的可能性有吗?

    无论结果多么的诱惑,实际上是永远不可能赢的。

    这一点其实也一样,结合我所说的那一方面,你就知道,这样做没什么意义。

    他们可以成功,说到底,蚕食的还是时间轴本身的因果,以及有额外的底蕴补贴。

    能量、法则乃至于底蕴从来都不是凭空出现的。

    这一点,你作为轮回之主,应该是非常清楚的。”

    风浅薇的话,让阙德深以为然。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

    轮回本身的意义,就代表了一种圆满级别的能量平衡。

    说到底就是能量守恒。

    那么,回到过去累积底蕴,然后通过‘实时更新’来获取底蕴。

    这个底蕴总有出处。

    那么这吞噬掉的是谁的底蕴?

    如果是在之前,阙德或许以为,这底蕴来自于这个世界本身。

    可如今,他才意识到,这底蕴,很可能来自于洪荒皇族!

    吞噬的,是洪荒皇族的底蕴。

    实时更新吞噬的是洪荒皇族整体的底蕴。

    “所以曾经的天皇子苏忘尘背负巨额债务……就是这么背负的?”

    阙德声音发抖。

    风浅薇淡淡的看了阙德一眼,道:“我提及过,曾经的天皇子苏忘尘,恰恰是归墟皇族的天皇子,归墟皇族属于颖皇。

    所以这个底蕴,背负的是归墟皇族整个皇族的气运。

    如今颖皇一旦炼虚还真,洪荒皇族就被套进去了。

    所以我阻止你夺舍天魂或者是去顶天魂的因果,就在这里。

    这就是一个粪坑,你跳进去,恰恰就被当成了替身。

    你要知道,曾经的天皇子的诸多分身到底是怎么来的?

    毫无疑问,就是这么来的。

    一旦你跳进去了,你身上背负着轮回权限,再加上曾经天皇子的特殊身份那就是送羊入虎口。”

    阙德闻言,倒吸了一口冷气,道:“这么狠?”

    风浅薇道:“这应该只是基本操作而已,更狠的还在后头呢。”

    风浅薇道:“以颖皇的手段,只要这么反向操作拉满,将洪荒皇族的命运全部消耗掉,洪荒皇族内部的因果全部亏空,底蕴全部被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所蚕食之后,颖皇再出手打造一个类似的洪荒世界,这样在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的扶持之下……

    你想一想,这就如同是洗钱一样。

    这么一洗,无论是归墟皇族、洪荒皇族,还是所谓的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全部成为了她的打工仔。”

    “这一个目的,实际上……在上一次归墟之前,已经被浅蓝世界的天道意志看穿了。

    然后,浅蓝世界已经没了不是吗?

    现在的浅蓝世界,活在炼虚还真之中,但是那一部分是被削掉了的。”

    阙德闻言,显出了几分骇然神色:“这样一来,你知道了,你……”

    风浅薇笑道:“我有陀螺,而且我有挺多宝贝的,而且我的道之中,有时间轴。虽然只是一个自我幻想出来的玩意儿,但是管用。”

    阙德瞠目结舌,再次震惊得质壁分离。

    虽然是个‘假’的时间轴,但是……

    特么的能将时间轴凝聚出来藏在自己的道里当玩具……

    这是真大佬!

    服!

    阙德都想五体投地了。

    虽然按照风浅薇的说法,这个时间轴只是通过记忆反复混乱而莫名其妙形成的,虽然似乎也没什么大的能力但是可以屏蔽掉颖皇的窥视,那本身就是一种无敌的能力。

    这是什么奇葩存在啊!

    阙德久久无语。

    同时,心中也感觉有些庆幸。

    只是,如今这个消息他知道了,那么……他还会有好结果吗?

    阙德的确是不怕死,但是既然有了选择,想要付出,想要让浅蓝世界复苏,想要整个世界的生命有一个好的未来,他自然也就不愿意轻易的死去。

    风浅薇笑了笑,道:“我既然敢开口说这些,自然也就不需要担心什么。

    首先,风遥想要成为天皇子,那么我这个妹妹是必须要存在的。

    不然女娲的因果他们扯不上。

    所以我这方面最多也就是削掉记忆甚至是削掉一部分因果。

    但是除非将我彻底的抹除,不然怎么削都没用。

    我说了,我体内有小时间轴,削不掉的。

    再者,他也不可能知道。

    我只要自己暂时屏蔽掉这些方面的因果记忆,她们就不会有丝毫的怀疑。

    当然怀疑也无用,他们拿不到任何证据的。

    毕竟他们还没本事来掌控我体内的时间轴,不是吗?

    他们若是能有这本事,也不至于同样挣扎算计到现在了。

    而你

    你现在也不过是在祖龙战船的祖龙壁画里而已。

    出去了之后,你不过损耗了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甚至这个时间还是你观看壁画的时间。

    没有时间上的定义,你获取再多的因果都不会成为因果。

    不会成为因果的因果,自然无法牵引因果。

    就像是基础的运算规则,当其中一个系数为零,那么无论你怎么相乘,那都是零。

    这就是因果上的定义。

    而你可以将我当成这个系数,当成是这个零。”

    阙德略微沉吟,道:“鸿蒙研究基地也有一个无比神秘的零,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存在方式?”

    风浅薇诧异道:“那边也有么?那也无所谓,或许是这样的方式,或许也不是,无所谓的。我定义的只是我自己,所以与我产生因果关系的,基本不会成为因果。

    当然,苏人皇除外。”

    阙德这时候才有些恍然,同时也有些感慨。

    这就是风浅薇,无法想象的神秘大佬如果说之前阙德还有所怀疑的话,那么如今,他是一点儿都不怀疑,这绝对是某一尊超级大佬。

    “那么,我接下来如果不去顶天魂的因果,又该做什么?”

    阙德开始询问他接下来的路。

    风浅薇笑道:“活在记忆里,活在过去。”

    阙德怔然,随即恍然明悟。

    风浅薇道:“所以,还是要等,等苏人皇打开局面之后,你就继续掌控祖龙战船就行了。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活在自己的记忆里,那么自身的记忆就会形成一个体系,甚至是一个世界。

    当你自己成为一个世界的时候,你就无法被轻易抹除掉了。

    因为那个世界的一花一草,一叶一木,都属于你。”

    阙德道:“所以,活在记忆里,关键不是活着,而是在其中继续锻炼掌控轮回的能力……”

    风浅薇道:“是的。我的时间轴之法,也是这样锻炼出来的。这不是什么秘密,也不是什么绝传的东西,有能力者,可以随意尝试。”

    阙德道:“我明白了,多谢浅微仙子的指点。”

    风浅薇道:“指点谈不上,就是……算是一份交流吧,毕竟,这般时候我若是完全不担心苏人皇,也就不会来见你了。”

    阙德道:“浅微仙子不用给阙德面子的,阙德也知道,浅微仙子不是担心苏人皇,而是怕阙德莽莽撞撞,反而给敌人送肉上砧板,坏了苏人皇的好事儿。”

    阙德此时也已经有了自知之明。

    或者说,他已经明白如果说风浅薇也都能知晓颖皇的目的的话,那么苏人皇恐怕未必不知道。

    不然,双方之间的能力不对等,那完全没有博弈的机会和资格。

    是以,阙德悬挂着的心,终于完全的安定了下来。

    当这种心神安定下来的刹那,眼前的世界忽然一变。

    随后,阙德发现,他仿佛忽然之间脱离了梦幻般的场景,回到了祖龙战船内部的船舱里。

    阙德感应了一下时间,才发现,果然时间一点儿都没有流逝。

    而同时,阙德发现,他与风浅薇的交流,竟然历历在目,之前记不住的,如今反而无比牢固的记住了。

    但是这种记忆,怎么说呢?

    仿佛存在于梦境之中一样,而且还是梦境之中的壁画里的一份壁画故事是的,类似于故事,其中的一切相关的名字和因果都被模糊掉了。

    就是他自己不去想,心中就知道。

    一旦去想,记忆反而会模糊一些。

    这的确是完全不沾因果的方式。

    但是通过这样的方式,他知道了颖皇的秘密。

    这感觉就很奇怪。

    阙德再次的看向墙壁上的壁画的时候,壁画上除了祭坛之外,其余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了风浅薇,也没有了风浅薇身边站着的阙心妍。

    阙德回过头来,也没有见到祖龙船上有夏心宁等存在。

    他沉默了片刻之后,很是自然的走出了祖龙船。

    在祖龙船外,咆哮如狂、海啸滔天的幽冥海,此时反而一片静谧。

    一望无垠的灰黑色幽冥海水,平静而深邃。

    “轰”

    这时候,海水之色飞出了一只巨大的黑暗冰龙。

    这是黑暗冰漓,还并不是龙。

    但是其飞出之后,化作百余丈高大,并竖立着身子,以一种睥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阙德。

    阙德神色平静的看向了那黑暗冰龙,接着收回目光,也不予理会。

    下一刻,阙德一拍眉心,眉心之中飞出了一座血色的水晶棺。

    随后,水晶棺绽放出血色辉光,笼罩四方。

    “嗤嗤”

    血色水晶棺直接开启。

    阙德毫不犹豫的飞了进去,就要关闭血色水晶棺。

    “阙德,你做什么?”

    黑暗冰漓呻吟低沉嘶哑,咆哮怒吼。

    “自我封镇,进入黑鸢,永恒沉眠。”

    阙德淡淡看了黑暗冰漓一眼,语气戏谑而冷冽。

    似乎,一旦黑暗冰漓有所异动,一旦有所阻止,就会迎来阙德歇斯底里的疯狂攻击一般。

    这是一种杀机,炽烈而凌厉。

    阙德的这种状态,一下子就完全的震住了黑暗冰漓。

    黑暗冰漓巨大的龙鳞冰翅拍打着虚空,引出了震耳欲聋的震荡轰鸣。

    但是,他却没有动手。

    只因,阙德这样的状态,让他感应到了死亡的危险。

    这个状态下的阙德,没有了轮回权限,也没有了所有的后路。

    自我封镇,无非也就是苟延残喘。

    所以,一旦触碰到了阙德,这种没有后路之存在,绝对会疯狂,不计一切代价。

    很明显,对于阙德而言,如今他似乎也没什么不可以失去的了。

    可对于黑暗冰漓而言,他如今一切都蒸蒸日上,即将获得更好的前程。

    这样对比之下,他又岂会和一个亡命徒去争执什么?

    是以,被阙德的目光盯着之后,黑暗冰漓立刻收敛了目光,并本能的后退了很远的距离。

    “滚!再来干扰,我不介意将你剥皮抽筋!这般地步,不要自找晦气!”

    阙德冷冷的再次开口,一点儿面子都不给。

    黑暗冰漓闻言,浑身一抖,煞气狂暴。

    但很快还是全部收敛了起来,并一夹尾巴,化作黑暗流光遁入幽冥海深处。

    说走就走,绝不含糊。

    阙德有些遗憾,心道可惜了。

    若是黑暗冰漓再坚持一会儿,他从之前丧失能力的状态完全恢复过来,说不得会直接出手,将这黑暗冰漓剥皮抽筋。

    弄死一个不亏,要是弄死一族,那就是血赚。

    不过,眼下时间也不多了,而且因为知晓颖皇的秘密,尽管他所存在的状态很特殊,阙德也不想大意。

    他从来不是一个大意之人,也很清楚事情的轻重缓急。

    所以这种临阵拉几个垫背的事情他可以做,但是却不会专门花时间去做这种没什么意义的事情。

    黑暗冰漓连滚带爬的跑了,速度的确是极快。

    很明显,他察觉到了阙德的确处于极度爆发的边缘,以至于的确是连吃奶的力量都拿了出来。

    不过,他狼狈逃窜之后,却并没有发现阙德追上来。

    顿时,他又怒又气,甚至恨不得直接返回去将阙德抓起来剥皮抽筋……

    可惜,他并没有这样的实力,也没有这样的胆量。

    ……

    阙德的身影瞬间化作流光,遁入到了那血色的水晶棺之中。

    “轰”

    水晶棺自我覆盖,随后,这一座水晶棺很自然的飞入了祖龙船的船舱之中。

    下一刻,整艘祖龙船直接下沉,没入到了幽冥海的黑暗海水深处。

    与此同时,虚空深处,颖皇等一群存在原本牵引的时间轴即将契合到一起,却在此时忽然一震,再次的出现了一丝裂纹。

    随后,这一丝裂纹直接的断开了。

    这时候,哪怕是颖皇也不由秀眉深深的蹙起。

    这事情!

    出了变化!

    “什么情况?”

    三清界主之中的太清界主,忍不住就沉声开口询问了出来。

    他的脸色也在这瞬间变得极其差。

    颖皇沉思了片刻,随即才道:“幽冥海那边出了问题我刚看了下,阙德自我封镇,自封进入黑鸢了。”

    上清界主沉吟道:“他竟然没有回到过去去夺舍天魂,给予苏人皇一些提醒?这似乎不对。”

    颖皇道:“没有。他原本应该是有这般打算的,甚至我曾经种下的一些囚笼还被触碰激活过,但是他还是打破了内心的一些枷锁,选择了自我封镇。多半,应该是觉得那样也没什么希望吧。”

    超沉思了许久,才道:“也只能这么判断了,这样一来,他身上那份轮回的因果就没法在短时间剥离出来了。”

    太清界主语气沉冷了几分:“这样一来,时间轴的衔接和修复,又会延后,又相当于是给了那苏人皇一些机会了。”

    扈淡淡道:“无碍,原本此番他虽然获得了一些好处,但是我们不是也已经拿到了诸多的权限了吗?再加上他的底蕴被抽空了极大部分,他接下来的路实际上也并不好走。

    这一次即便失败,但是也给我们累积了大量的经验。

    关键是,颖皇麾下的李娟所打造出来的蜀山完美世界,又有了全新的精进。

    到时候,只要我们拿住世界之主的权限,等世界晋升之后,再以我们的世界将其吞并,那么我们的高度就完全的上升上去了。

    迟早的事情。

    如今,倩女世界的因果算是已经完了。

    接下来,倩女世界怎么发展,就看浅蓝世界那边的意愿了。

    是选择融合,还是被融合,都是可以的。”

    扈的话,让现场一片沉默。

    很明显,阙德的事情的确是让他们陷入了被动。

    毕竟原本的布局是十分完美的的,但是偏偏却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出了这些岔子,这种感觉,并不是太好。

    “这种选择,真的可以自主吗?”

    通天界主沉吟道。

    超想了想,道:“这般自主的话,是不是不太好?”

    扈道:“格局要打开,如果这个时候都为了一点儿蝇头小利而内部混乱,那么想要走得远,就很难了。而且,有些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

    鸿蒙之地那边,三清之鬼的实力,还是非常强大的,不能忽视。

    浅蓝世界若是存在,对于其也有着巨大的克制。”

    扈这句话说出之后,现场就再也没有了反对的声音。

    实际上,如果是正常情况下,那么必定是倩女世界吞并浅蓝世界。

    但是扈既然提出两个情况,毫无疑问他的意思是后者。

    说起来是随便一种都可以,但是作为上位者的话,如果真的那么随便去听,随便去执行,那执行者就可以去死了。

    所以,扈的意思是后者。

    “好,那就让浅蓝世界吞噬倩女世界。”

    通天界主点了点头,没有再反对。

    颖皇同样点头,表示赞同。

    实际上,在这样的层次势力里,其实是轮不到她做决定的。

    她的地位,在扈之下。

    “还有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时间吧,我们且先等等看,是否还有变化。”

    扈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他没有继续说什么,而是在这之后,自虚空之中凝聚出了一枚八卦镜。

    这八卦镜像极了昆仑镜,但是显然也并不是。

    因为这镜子里并没有什么洪荒之类的气息弥漫而出,有的只是一缕缕神秘的时间法则气息,以及空间法则气息。

    这些气息有些像是三千大道的大时间术大空间术,但很明显也并不是。

    “这是……”

    颖皇在此时露出了一丝震惊之色,声音喃喃。

    三清界主以及超、佞等存在,则同样露出了震撼之色。

    “帝魂法则之时间、空间法则,只是一点儿感悟罢了。”

    扈平静的解释了一下,却显然也没将这种能力放在心上。

    他说出这番话之后,才将目光放在了那神秘的镜子上。

    而这时候,那镜子里,却隐隐约约出现了比较模糊的场景那场景,似乎正是苏忘尘所打开昆仑仙门的某种场景。

    这镜子,竟是一种打开苏叶记忆禁区内部场景的某种钥匙,像是一个神秘的监控一样,竟是能监控到这样核心的场景。

    这一幕,便是颖皇,也不由打了个激灵。

    于是,这样的场景直接通过颖皇传递到了影的心中。

    但是影在获取了这样的信息之后,反而直接的隔断了因果,并没有将其传递给李娟。

    不是因为不信任李娟抑或者是有所保留!

    而是,这手段一旦传递给了李娟,就像是被反向抄底了一样,李娟的秘密也同样会被暴露。

    这是李娟对于自身的一种保护也是如此,实际上,李娟才是真正的主宰者。

    而颖皇恰恰才是最低级的打工者。

    当然,明面上颖皇是真正的上层,影是过度,李娟是打工者。

    “果然,这群混账东西也不简单不过以为这样的渗透有用?即便有用,我也会让其无用。”

    “这种能力,能渗透苏叶苏忘尘,自然也能渗透李娟那边。但是……这一切却不可能建功,不然我这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绝世工具,岂不是立刻就要被破坏掉了?”

    “从今往后,直到逆转时间轴,回到时间轴凝聚的起点那一刻,这苏离苏人皇,哦不,是苏人黄,我就保了!”

    影心中冷笑。

    只是,这样的想法她太猥琐样也是不可能呈现出来的。

    至于说所在的逆转时间轴,这就是她的目的也就是所谓的三周目!

    实际上,在苏离有这样目标的时候,她恰恰也是有这样的目标的。

    她同样需要一次整合!

    她同样也不希望自己成为一枚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