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辛巴树

第一千章 心眼都不少

    张瑛压根不听他那一套,摆摆手,说道:“快行了吧,尚老板赚钱了,你不是也在他那里投资了,岂不等于你也赚钱了,要我说,你应该盼着他赚的更多一点,下一次重排的时候,直接登顶榜首才好。”

    张瑛的这个论调直接说的老马不想说话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登上榜首,那我去哪里?

    老马对这个还是很在乎的,这是他出去忽悠的法宝,岂能随随便便就丢了。

    再说了,突然让一个毛头小子爬到自己头顶上去了,那自己这个老前辈多没面子啊!

    “哎,JACK,你就没给尚老板打个电话恭喜他一声啊。”张瑛问他。

    马云撇嘴,翻了个白眼:“我恭喜他?等下半年胡润榜单出来再说吧。”

    张瑛一看就明白了,看着孩子气十足的马云,她也服气,随你高兴吧!

    另一边,从外省或者外市快马加鞭往博城赶得一些媒体人想的很好,尽量快一点赶到博城,可是他们还是忽略了清明节小长假的堵车情况。

    其中的半数人赶到博城的时候,天都黑了,这个时候都没地去找尚富海,连人都找不到,自然就没有办法采访他了。

    没辙,先找个酒店宾馆住下来,过了今夜再说。

    这无形当中倒是为博城的酒店宾馆创收了。

    环保治理才刚刚开始,到现在为止,企业工厂给砍掉了不少,但暂时没有看到任何成效,夜观天象的话,也只能看到雾蒙蒙的一层横亘在了你的视线和外太空之间,想看今夜星光灿烂,那只能是一种奢望。

    尚富海此刻也没心思去看什么星辰大海,他以为自己可以很镇定的,这已经是二胎了吗,之前已经经历过一会了,可是很显然,他想错了。

    今天下午的杂志发布了去年的财富值榜单,他知道自己榜上有名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兴奋感,但当深夜来临,徐菲熟睡了以后,他竟然有种紧张和颤栗感。

    “干爹保佑,你儿媳妇明天顺顺利利的卸货。”尚富海在窗前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在心里念叨着。

    下半夜后,尚富海实在困得不行了,他也熬不住,这才睡了过去。

    早上还是被过来提前查看术前准备情况的护士敲门声给扰醒的,起来一看,徐菲早就醒了,正目光柔和的看着他,看到他过来后,还冲他眨了眨眼睛,好像再说:“瞧,我都没紧张,你紧张什么。”

    没错,尚富海的紧张已经挂在脸上了。

    和马云等一众大佬言辞争锋的时候,他没有犯怵过,和对手争抢厮杀的时候,哪怕明知道血亏了,他也没有心痛过。

    可是现在不行,他的心静不下来。

    那边,护士已经开始询问徐菲一些问题了。

    “徐女士,从昨天到现在有吃东西吗?”

    徐菲很配合的说道:“没有,就昨天晚上9点左右喝了一杯水。”

    “嗯,你的体温是多少?”

    “36.8度,刚刚测量过得。”

    “……”

    “好的,徐女士,你今天的手术是上午10点18分,到时候会由瞿宜良主任亲自做手术,在去做手术之前,你先把身上所有的金属首饰或者其他配饰全部摘掉,换上我们给你准备的手术服,去之前,我们会由专门的护士再过来给你说一遍……都听明白了吗?”这位穿着淡绿色服装的小护士一板一眼的交代着事情。

    徐菲笑着点头:“你放心吧,我已经做过一次剖腹产,有些注意事项,我都记得,不会出什么问题。”

    “嗯,对了,术后两天,不管到时候刀口有多疼,你都一定要起来下床走动,帮助排气,虽然确实很疼,可对你的整体恢复是有好处的,这一点,我们这边到时候会由专业的护工过来帮你。”小护士又叮嘱了一个问题。

    徐菲还是笑着点头。

    给她叮嘱完了以后,小护士又扭头看向了尚富海,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眼睛里分明有几丝特殊的神采,这就是榜单上那位全球排名前500的超级大富豪吗?

    这就是国内排名第24位的大佬!

    我的天,这可是我们博城人,还有,他可真年轻,看着比我都大不了几岁的样子,啧啧,好心痛。

    小护士的内心戏码很足,可惜尚富海一点都没看到,白白的浪费了她临时编排的这一波丰富的内心戏。

    “尚先生,是这样的,按照我们医院的规定,等会儿您夫人开始做手术之前,尚先生要去我们手术室那边告知房签几份知情同意书,另外有一件事也提前告知您,在手术过程中,如果有任何突发状况的话,我们的主刀医生也会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保证大人和孩子的安全……”

    尚富海一直静静的听着,等小护士说完之后,他一瞪眼,说道:“别给我说这些没用的,我要保证绝对的安全。”

    “……”

    尚富海霸道的宣言,把小护士给说的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徐菲看不过眼,斥责他:“大海,你和人家小妹妹瞪什么眼,瞧把你给能耐的,有本事你来给我做手术。”

    这娘们就有点较劲了,尚富海都懒得搭理她,自顾去做准备了。

    八点多的时候,周秀梅带着小元宝过来了,同来的还有尚勇和张博瑞。

    周清利老人也想过来,但考虑到他年龄大了,受不得刺激,再加上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就没让他过来。

    不到八点半,老太太和徐建国老两口也过来了。

    手术还没开始,人就有点多了,医院里的护士都过来说了一声,得保持安静。

    “瑞哥,昨天晚上不好意思,没回去了。”尚富海看到张博瑞的时候,给他表达了歉意。

    这一下反而弄得张博瑞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本来就是怀着‘目的’来的,但这个时候情况太特殊了,再提直播采访的事,就显得太没有人情味了。

    “怎么样啊,检查的都挺好吧。”张博瑞问他。

    尚富海点了点头,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在临近10点18这个良辰吉时的过程中,等待好像都变成了一种煎熬,过得太慢了。

    在尚富海他们煎熬的等待时间的时候,全国各地而来的一些自媒体,电视台记者,或者报社采编记者都奔着宝菲集团大厦跑过去了。

    来之前都做好功课了,没有尚富海的联系方式,但是都查到了尚富海办公的地方,这栋历时一年时间建起来的集团大厦。

    过来早的媒体记者已经快步朝着大厦一楼跑了过去,可跑到门口的时候,马上就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下了。

    “你们是干什么的?”

    “这位大哥你好,我是XX报社的采编记者,我们想采访一下贵公司的尚富海尚先生,不知道方不方便?”

    保安一听是找他们老板的,马上就响起黄伟黄队长训练他们的时候所说的话,立马说道:“我们尚董不在,你们先回去吧。”

    他们都是退役下来的老兵,严把纪律关,拿一般保安公司的保安和他们比,那是羞辱。

    这位采编记者好不容易才赶到这里的,突然听到这么个硬生生的答复,哪知道竟然连见尚富海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她心里很沮丧,也有些失态。

    接着问:“我是报社的记者,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采访尚富海先生,你刚才说你们尚董不在,那么请问他什么时候会出现?”

    大厦门口的保安摇头:“不知道!”

    “……”

    这个答复简单到让人窒息。

    这位采编记者恐怕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耿直的保安,她还想着给对方塞点小礼品,然后借机混进去的。

    可是一看这种情况就知道那种想法直接不可能了。

    她心里想着先回去,再慢慢的想办法。

    还没等她往回走,后边又有人手里拿着话筒跑过来了,看到两位保安堵门,压根没有放开的意思,她很不满:“你们俩知不知道我是青城电视台的,信不信我把你们现在的一举一动全给录制下来,到时候我直接给你们放电视上去,让千家万户都知道你们有多无理蛮横。”

    这就是上来直接凭借着职业的特殊性去威胁两位保安了。

    可这两位保安压根都懒得扭头了,这个刚来到人真是不知所谓,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来这里撒泼耍赖,不好使了。

    看着门口的两位保安不搭理她,这位刚来的心里有火,昨天开车紧赶慢赶的往博城这边跑,路上堵的不行,把她给堵得心头都冒火了,没想到今天刚赶到目的地,竟然又吃了一波保安的亏。

    “你们什么意思?”

    两位保安目视前方,还是没人搭理她。

    第一位过来的那位采编记者看着他们有闹僵的趋势,赶紧好心的拉了她一下,说:“这位妹妹别说了,我刚才问了,他们说尚富海先生不在这里,闹下去也见不到人。”

    这位采编记者心里明白,这个所谓的青城电视台的记者根本就是想通过这种‘闹事’的方法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让更多的人关注到大厦门口这里,或许尚富海也能关注到这里了。

    都是心眼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