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辛巴树

第1093章 变现

    翅膀硬不硬不知道,但尚富海知道他马上就到家了。

    车已经开进了花山府第小区大门口了,许金旭还没动静,尚富海准备挂电话了,他最后问道:“老许,你听到了吗,听到了就回个话。”

    “老尚,你现在是真的不一样了。”许金旭语气幽幽的说道。

    尚富海呵呵一笑,说道:“还不是早晚的事,老许,我们几个可是在国光新能源汽车投资了大笔的资金,不可能因为谁就停滞不前,国营单位那德行,你比我清楚,一个破会议开三五天完不了事,我哪有那么多时间陪他们玩。”

    车已经进了尚富海的湖畔别墅,孙庆德把车给停好了以后,尚富海还在后排座位上打着电话:“老许,咱们俩不是外人,我给你说一声,你就如实转告他们就行,有人问你,你就说是我和老马说的,谁为难你了,回头给我说一声,弄不死他。”

    “……”

    许金旭满头流汗,真真是越说越不像话了,算了,你牛叉,听你的。

    “行,我就按你说的如转达给他们了,老尚,我在国光还入着3000万的股哪,你可别给我整蛊没了,那是我和怡雯的养老钱。”许金旭最后说道。

    ‘啪’

    尚富海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手机上,他接着按动红色的电话标致,挂断了电话。

    “啪啪”

    手机还在手里热乎着,尚富海就听到了有人拍门的声音,声音倒是不大,可胆儿也够肥的,这可是劳斯莱斯。

    他侧头透过车玻璃往外一看,感情是元宝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正在垫着脚狂拍车门,不止如此,她还张着嘴朝车里边叫唤。

    尚富海立马推开了另一边的门下了车,他绕着车屁股跑了几步,就把还没反应过来的小元宝给抱在了怀里。

    “咯咯,爸爸,你放开我。”元宝使劲拍着尚富海的胸口,边笑边喊道。

    “元宝放学了,是谁接你回来的?”尚富海问她。

    小家伙伸手指着别墅门口的方向,说道:“姥姥接的我,姥姥进去了。”

    “是吧,元宝今天在学校听话了吗?老师叫你们什么了?”尚富海接着问她。

    元宝想了想,说:“爸爸,我们今天学画画了,我画了一头大老虎,吼”

    她还用双手捂住了嘴巴,成喇叭状吼了一嗓子,学的倒是挺像那么回事的。

    尚富海哈哈大笑了一阵,说道:“外边好热,元宝走,咱们快点进屋吹空调去。”

    “好啊,吹空调。”元宝跟着说道。

    离着吃饭的时间还早,老太太正在把一个刚打开的西瓜去籽,然后用水果刀把西瓜切成一块一块的,切满了一盘之后,就把西瓜丁分别倒进了旁边的两个1升的透明杯子里。

    不远处正放着一个黑色方形底座的榨汁机,老太太看到他们父女俩进来后,笑呵呵的说道:“富海,今天回来的早,我打两杯西瓜汁,一会儿你也喝点,解渴。”

    元宝已经迫不及待的使劲从她爸爸怀里挣扎着下来,伸手一指姥姥,说:“爸爸,我也和西瓜汁,好甜好甜。”

    “你也不怕把牙齿给喝坏了,小心到时候牙齿都成了黑色的,全烂完了。”尚富海吓唬她。

    元宝真被吓着了,小脸都皱巴成了一团,她双手压在一块,使劲的捂着嘴巴,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猛摇头喊道:“爸爸,我不喝了。”

    刚从楼上下来的徐菲翻了个白眼,说道:“大海,你怎么好意思吓唬一个小孩子。”

    她怀里还抱着刚睡醒了的金宝,这小子正哇哇的叫唤着,也听不懂他到底说什么。

    “元宝,别停你爸爸的他那是吓唬你,想着喝你那一份西瓜汁。”徐菲说道。

    元宝一听真相竟然是这样,她立马朝爸爸瞪眼了,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双手也张开护住了正在打西瓜汁的姥姥,说道:“爸爸大坏蛋,吓唬我,不让爸爸喝了。”

    老太太看着这一幕,哭笑不得,伴随着一阵嗡嗡的小电机转动带动刀片研磨西瓜丁的声音响起,不到一分钟,一杯西瓜汁已经打好了,从机器上反向旋转透明杯子,卸下来之后,老太太用一个不锈钢的勺子撇去了顶上附着的一层泡沫,最后把鲜红色的西瓜汁倒进了另外四个平底杯子里。

    “元宝,快点过来,让你爸爸也喝一杯尝尝,姥姥做得西瓜汁好喝吗?”老太太说道。

    元宝还是不让,哼唧哼唧的说道:“姥姥,爸爸他刚才吓唬我。”

    “爸爸也不是故意的,元宝,你听话,快点让开,爸爸给你道歉,好不好。”尚富海才真是哭笑不得,没想到闺女这么‘小心眼’,这么点事也忘不了了。

    听到尚富海说道歉了,小家伙这才撅着嘴不满的又瞪了他一眼,说道:“爸爸,你再骗我,我就不理你了。”

    “好好好,爸爸骗谁,也不能骗我们家元宝啊,快点去喝西瓜汁吧。”尚富海推了她一把,小孩子很容易较真,也很容易哄,说两句话就没事了。

    尚富海去洗了一把脸,换了一身新衣服,他这才从他老婆徐菲手里接过了儿子,横着抱在了怀里。

    嘴里哼哼着:“金宝,叫爸爸。”

    “啊啊”金宝很配合的说着尚富海听不懂的话,就这样,也把尚富海给逗得乐呵起来。

    一儿一女,家庭事业双丰收,他觉得这辈子活到老,也就足够了。

    徐菲端着一杯西瓜汁,抿了一口,觉得挺不错的,又把杯子放到了尚富海最边上,说道:“你也尝尝,挺新鲜的。”

    这到底是纯西瓜打出来的西瓜汁,一点水都没有掺,喝的时候还能明显的感觉到汁水里有很多类似粉末的细碎瓜肉。

    徐菲问他:“国光新能源那边都忙完了吧。”

    “完事了,老马、老张,沈老板他们都走了,对了,中信建投的余总也来了一趟。”

    “是不是你上次给我说的那个中信建投的股份的事,有着落了。”徐菲问道。

    尚富海上次从京城回来之后,给她说过这件事,徐菲没觉得怎么样。

    尚富海点头:“余总给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中金基金那边的答应了,另外5%是中信证券的卖给我的,嘿嘿,你说这事是不是很热闹。”

    “哪里热闹了?”徐菲不明所以。

    尚富海给她说道:“按常理来说,中信建投本是中信证券的小弟,就连现在的掌舵人以前也是从中信证券安排过去的,可后来上边出台了一个政策之后,京城国资委接手了中信建投大部分的股份,现在这俩兄弟竟然反目了……”

    这是秘闻,但随着网络的发展,现在在网上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可不去关注的人也发现不了这个事。

    徐菲听得一头雾水,竟然还有这种‘传闻’?

    她说:“要这么说的话,那中信证券把股份卖给你了,这个事就有点耐人寻味了,大海,这里边是不是还有什么咱不知道的事情。”

    “你不用担心,就算有什么事,咱也不怕它,要真是惹到我头上来,我保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尚富海咬着牙说道。

    他不惹事,但真不怕事,要是当他是随便捏的软柿子,那可打错如意算盘了。

    “大海,你从这边弄了这么多股份,那易支付那边也得拿出去不少吧?”徐菲有些担忧。

    她说:“这样的话,易支付那边不会出问题吗?”

    “媳妇,别这么目光短浅好不好,你觉得易支付这种第三方平台,股份全握在我手里,能玩得转?”

    徐菲好像是明白了,又好像没明白。

    尚富海没辙了,给她说道:“现在易支付的专账、存储,提现金额越来越大了,我如果不是一直卡着一些功能没有放开的话,易支付现在也就比支付宝差一星半点。”

    “可支付宝还有天猫、淘宝给它吸引流量。”徐菲说道。

    尚富海很不屑回答这个问题,但还是说道:“易支付还有易购网给他吸引流量呐,媳妇,看事情别看这么片面,我给你讲,易支付最大的优势就是保持了它的纯粹性,可笑一些人一直没看懂,觉得业务多了,侧面的第三方营业收入就多了,殊不知它本身就不应该担负其他得责任和功能,想的多了,上边都不让你。”

    “没那么夸张吧!”徐菲暗自咂舌,要照她老公这么说的,易支付很难有质变的发展啊。

    尚富海摇头:“易支付短时间内来说,从根本上就没法套现,但是我们可以通过置换中信建投的股份在二级市场套现啊,再说了,你拿着那么多的易支付股份干什么,引进中信证券来,在以后碰到某些事,反而更好干。”

    徐菲点头,她眉头又紧锁到了一块,说道:“但我记得你也给我说过,中金基金和中信建投在易支付的股份占比都到10%了,富海,你确定这一轮之后,不会出问题。”

    尚富海拍了拍胸脯,一脸的淡然和自信,他说道:“放心就行,到时候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我尚富海搞不定的。”

    “你真是吹牛不打草稿的。”徐菲吐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