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聊斋之问道长生 故梦听雨

第五百四十五章 另有隐情

    琉勉劝说无果,但还是没有放弃,继续说道:“要下去也是我下去,我的修为毕竟是要强于你的,这样也能够多几分胜算。”

    “琉道友有所不知,你现在无碍,只是有着这离火罩的防护,如若不然,只怕你就算是靠近这剑池附近都难如登天,摩罗教之人应该有着某种特殊的防护手段,能够免受这剑池的伤害,但心智却要被其直接影响,一旦深入其中,哪怕有着离火罩的庇护,只怕也很难完全免疫,我之所以执意入内,可不是意气用事,我自有应对的手段。”

    “成了!”

    随着青牛的话音落下,黄角大仙顿时面露喜色,还以为是秘术已成,接下来就该动身穿梭虚空了。

    只是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有感受到什么不同之处,按理说在术成之后,他的肉身也会立即受到秘术的庇护才对,他连忙追问道:“青牛兄,可是秘术成了?”

    他思虑了少许,还是没有将这件事情明说,或许是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原因也说不定,他如果直言不讳,难免会让他们心生间隙,这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能免则免。

    最起码在下界之前,他只求安安稳稳,就算做出一些不得已的退步,他也只能将心中的不快深藏于心,小不忍则乱大谋,这句话他一直以来都深以为然。

    “不错,秘术基本已成,接下来就差至关重要的一步了。”青牛微微颔首,直到现在他的心中才终于安定了不少,这一幕他在先前已经在心中设想了无数遍,生怕会露出破绽被对方察觉,只有做到滴水不漏,才能够将对方牵着鼻子走。

    现在一切布置完毕,对方势必在劫难逃。

    如果说原本只有六成把握的话,再加上那百缕仙元之后,他的胜算也就有了九成,其实布置此阵,根本用不着百缕仙元,大概只需数十缕便绰绰有余了。

    只是这仙元在青牛眼中无异于污秽之物,将其带在身上,他都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更别提将之炼化了。

    所以,将其用在布置阵法之上,他也就毫不吝啬了,反而有种物尽其用的感觉。

    “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尽快出发为好,以免再生出什么变故,不知青牛兄意下如何?”黄角大仙早已迫不及待,在一切还未尘埃落定之前,他的心里始终难以安定下来。

    “不会等太久了,这就来了。”青牛看着对方淡淡一笑,只是在这笑容之中却夹杂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冷意。

    黄角大仙倒是并未发觉这点细微之处,他还在满心期待着青牛接下来的手段。

    事已至此,一切都快要尘埃落定,青牛也不怕被对方发觉,在他的这一系列布置下,对方势必在劫难逃,在天地之间的压制下,对方一身的修为,更是所剩无几。

    就凭对方金仙境的修为,可抗衡不了天地之间的存在。

    黄角大仙此时也静静的看着青牛,等待着秘术的成效,青牛此时却是笑意慢慢收起,面色渐渐冷了下来,只听对方一声“敕”字落下,他便感觉一股无可匹敌的威压落到了自己的身上,让他险些喘不过气来。

    一时间,黄角大仙的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朝着青牛难以置信的惊诧道:“你这是何意?”

    青牛冷漠的开口道:“你又何必明知故问,你自己做了什么,应该不必我帮你回忆一下吧?”

    黄角大仙脸色一变,心中一时间有些五味杂陈,这件事情让他防不胜防,谁又能想到对方从一开始就包藏祸心,他今日折在对方的手上,怕是凶多吉少了。

    只听他冷笑道:“何必这般惺惺作态,没想到太清圣人的门下,还有似你这般的奸邪之辈,算我黄角看错了人,竟然误信了你这卑劣无耻的小人。”

    青牛听了也不动怒,这不过是对方的垂死挣扎。

    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黄角大仙,青牛这才不紧不慢的冷声道:“哼,真本事不见得有多少,但这颠倒黑白的本事,却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论起卑鄙无耻,在下比起阁下更是拍马莫及,这一切也都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你的话我听不懂,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无非就是觊觎贫道的百缕仙元,又何必说得这般冠冕堂皇。”黄角大仙不禁冷汗直出,心里不禁有些绝望,对方既然这样说,势必已经掌握了什么确凿的证据。

    不然的话,对方又岂能这般决绝的出手对付他?

    如果让他知道这只是对方的一种设想,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但事实证明,青牛跟易安这次算是赌对了,如果不是黄角大仙这次疏忽大意,他们基本没有成功的可能,这次之所以成功,也是占尽了天时地利。

    “看来你的记性有点不太好,用不用我来帮你回忆一下,难道数十年前的众仙神,果真是死于内斗吗?”青牛说到这里,心里的怒火已经有些难以遏制了。

    黄角大仙听到这里,不禁陷入了沉默,对方之所以能够说出这番话,势必已经掌握了什么确凿的证据,他现在就算矢口否认,也无异于自欺欺人,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他自认为滴水不漏,应该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他的秘术之能更是无人知晓,对方又是如何得知他乃是动用秘术将众仙神体内仙元全部归为己用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充满了扑朔迷离,简直诡异至极,让他完全摸不着头脑。

    “这些你是如何知道的?”黄角大仙叹息一声,这件事情已经不可挽回,相比于再做无畏的挣扎,他还是更好奇自己究竟是输在了哪里。

    果然!

    青牛听到这里,一直悬着的心这才终于放下,他先前虽然在心中认定了这件事情,但设想终究只是设想,他们毕竟没有确凿的证据,万一冤枉了对方,势必会让他们心生间隙,甚至反目成仇。

    他也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这般顺利,对方竟然这般轻易的就承认了下来。

    不过,在细想之下,这件事情也就不难解释了。

    “这一切也算是天意,如果只是我只身一人返回天庭,只怕就要被你得逞了。”青牛不禁感慨万千,他虽然察觉出了对方的不对劲,但他却想不通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