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这是我的星球 姬叉

第十章 破局,父神的眷顾

    这王霸之气可迷不倒任何人。

    因为霸道总裁迷人的东西不是霸道,是总裁。

    所以殷仲翔挨打了。

    殷萍气得七窍生烟:“来人,把这狂悖之徒给我拿下!”

    身后两个黑西装齐齐出手,左右抓向殷仲翔的胳膊。

    殷仲翔正在亢奋状态,脑子已经陷入了自己具有王霸之气的臆想。闻言直接喝道:“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砰砰”两声,殷仲翔左右架开两个护卫的手,好歹是管家兼护卫头领,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殷筱如手动了动,想出手阻止却又忍住了。她可是聪明的小狐狸,觉得这事件明显有点问题,殷萍来这里说不定就和殷仲翔脱不开关系,不如先观察。想到这个,手插进了兜里,摸了摸,没瓜子,可惜。

    殷仲翔甩开两个殷家护卫,顺势踏前一步,就要壁咚殷萍。

    殷萍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管家居然如此大胆,殷筱如居然还不拦!她本能地后撤,那蝠人终于出手了。

    一脚踹向了管家小腹,迅如电闪。

    殷仲翔没这实力,猝不及防被踹翻,蝠人又踏上一脚想把他踩住说话。

    神奇的事发生了,殷仲翔滚在地上,身躯很玄奥地一扭,居然把这一脚给避开了。

    系统奖励的《懒驴打滚身法》,就是这么牛逼。

    蝠人一脚踏空,殷仲翔已经伸手抱向了殷萍小腿。殷萍一声尖叫转身就跑,身后魔气大盛,蝠人终于动用了真手段,尖锐的音波从脚踏之处溢散,瞬间把殷仲翔冲晕了。

    这兔起鹘落就是一瞬间,殷萍惊魂未定,转头指着殷筱如大怒:“你这是什么管家!”

    殷筱如抱着肩,嘴角终于露出了冷笑:“我倒想知道,二姑这是什么护卫?我们殷家为什么会有这种生物改造战士?”

    蝠人的音波,终于把底给泄了,给了殷筱如借题发挥的破绽。

    夏归玄让管家去搞事,正是为此。昨晚听见殷筱如和蝠人的对白,就知道这种生物改造多半属于某种禁忌,至少殷家肯定没有,这就是突破口。

    否则家族长辈牛逼哄哄的压着,殷筱如不好发挥,如今逼出了借口,小狐狸可不是吃素的,果然合作默契。

    殷萍神色变幻了一阵,慢慢道:“这是新招的护卫,我也不知底细。”

    “所以呢?知道了还放任,你是要惹来特战司灭了殷家?”殷筱如厉声道:“还不把这生物改造者拿下!”

    蝠人发出桀桀怪笑,忽然振翼而去:“不劳殷小姐,后会有期。”

    话音未落,笑声忽然变成惨叫。半空中骤然冒出高压电网,滋滋地把它电了个外焦里嫩,在半空扭动了一阵,怦然栽在地上抽搐,慢慢蜷缩起来。

    殷筱如松开口袋里的电网按钮。心中暗吁一口气,这蝠人昨晚果然伤重,不然这电网本来拦不住它才对,结果这效果比想象中的还好。

    一个差点坑死自己的强大蝠人,自投罗网撞家里找死,殷筱如此时心情甚爽,悠然抱肩道:“真以为我一个弱女子住在荒郊别墅,没点防护呢?来人,用高压电锁把它绑好,扭送警局。”

    “慢着!”殷萍终于反应过来。

    这周家怎么会莫名其妙养着生物改造人……这可是军方禁忌。气势汹汹来找茬的,就这么莫名其妙被反过来找了个破绽弄得溃不成军,自己这边还失了制高点,瞬间虚了。

    但自己还必须擦这个屁股,否则就彻底和周家撕破脸了,这旁边还有周家的普通护卫跟着干瞪眼呢或者不如说,自己应该把这个蝠人抓在手里,作为拿捏周家的手段?

    殷萍心中转过这些念头,换上一脸笑容:“这是我们误招的护卫,直接给警察的话难免被泼一身泥,外面想找我们殷家麻烦的人可多着呢。不如带回总部,让家族审讯之后再议。”

    殷筱如也不和她争,似笑非笑道:“行。有什么情况,二姑可要随时通知我哦,否则我平时太忙了,只能让别人问问。”

    殷萍脸色铁青。

    这又何尝不是她被殷筱如拿捏的好道具呢?

    殷筱如心中笑嘻嘻,真是父神眷顾了,改明儿去给父神上柱香。

    否则这明明很被动地应付长辈找事的,怎么会莫名其妙变得主动权满满,这殷仲翔还会忽然这么勇气十足地霸道总裁范……

    她蹲下身检视了一下,殷仲翔只是被音波震晕,并无大碍。正要喊人送殷仲翔去休息治疗,却听殷萍终于揭了底:“你昨晚是不是带男人回家留宿?”

    殷筱如差点没踩死殷仲翔。

    果然是他泄密。

    总不会是警察莫名其妙的半夜报告殷家,殷家还没那么牛逼值得警察这么卖力,那就只能是自家护卫们,其中最大嫌疑就是殷仲翔。

    小狐狸可不是傻白甜,对殷仲翔的防备正是因为早就感觉此人心术不太对,此时终于有了定论。

    她懒懒地站起身来,索性摊牌:“我都二十四了,带男人留宿又怎么了?听说二姑自己年轻的时候,夜夜笙歌什么party盛宴都玩过,难道还不习惯?”

    “你!”看周围护卫们古怪的目光,殷萍脸都绿了。

    这玩意能拿台面上说的吗!上层家族名媛平时很乱是不假,面上谁不是一朵纯净有气质有修养的纯净白莲花呢?

    殷筱如继续道:“再说了,二姑刚才不还说,我一个女人家在桑榆独木难支,需要找个男人帮衬?怎么我有了男人,反倒又有话说了?”

    殷萍索性道:“家族希望的是有人能携手互助发展桑榆分公司,而不是养面首,那又什么意义?你这个所谓的男朋友还在楼上吧,不如找他出来见个面?”

    殷筱如微微皱眉。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本该让夏归玄出来,藏也没用……然而一则这会让夏归玄很危险,说不定殷家周家都要干掉他,二则夏归玄这么个刚出山的懵懵小妖,出来能秀什么能力,只会被殷萍羞辱。

    殷筱如沉吟片刻,正打算说他已经走了,话还没出口呢,就听到楼梯上传来打呵欠的声音:“亲爱的,这黄脸姑婆谁啊,一大早在这吵得人不得安生……”

    包括殷筱如本人在内,一屋子人的脸色都变得非常精彩。

    齐刷刷转头看去,夏归玄穿着一身之前殷筱如穿过的同款睡衣,睡眼惺忪地站在楼梯口。睡衣上画了一个Q版小龙,笑意可掬。

    长发随意束着,斜倚栏干,潇洒闲适,不得不说确实有几分泡妞的本钱,怪不得会把殷筱如迷上。

    一群人呆若木鸡地看了夏归玄半天,目光又落在同样发呆的殷筱如脸上。

    殷筱如嘴角抽搐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阻止夏归玄这个“作死”行为。

    不是叫你别露面的吗?

    呃不是,你这跟我同款的Q版睡衣哪来的?要不要演得这么逼真啊……

    呃呃,不是,你这“亲爱的”谁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