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这是我的星球 姬叉

第十一章 焱无月

    夏归玄当然是有意下来的。

    拿着什么生态园和药剂找事的大旗被他利用殷仲翔破坏后,殷萍只能直接把“男朋友”的事摆上来说。既然到了这个程度了,夏归玄怎么可能躲躲藏藏的,像话么……

    他不爱掺和这种在他眼里很低级的事情,可不代表怕事啊。

    嗯……“亲爱的”是早上那本小说里学的,连语气都是。

    不得不说看了十几章小说特别有用,他几乎是一瞬间就“现代化”了许多。

    那边被骂成“黄脸姑婆”的殷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筱如,这个没教养的盲流是就你男朋友?”

    夏归玄失笑:“教养者,教化之体现,个人之修养?那么这闯入民宅,指点江山,星际时代行封建之事的,教化何在,哪来修养?”

    殷萍怒道:“我是她二姑,什么叫闯入民宅!”

    “哦。下一句是不是五百万离你侄女远点?”夏归玄伸出手:“要现金。”

    “噗……”殷筱如从呆滞中回过神,弯起了笑眼。这小妖是不是开窍了,怎么不但会说“亲爱的”,还会玩这种烂梗,刚在楼上看片的吗?

    “大胆!”殷萍眼神示意,立刻就有两个黑西装扑了上去,试图给这小白脸一点教训。

    殷筱如脸色一沉,立刻拦在夏归玄面前:“这是我家,二姑几次三番在这里动武,以为这是你的浮萍堂?”

    说到最后,声色转厉,杀机凛然。

    夏归玄默然看着她挡在自己面前的纤瘦背影,手中的能量悄悄消散。

    他下楼不是为了装逼的。

    老实说,本来是打算杀人的。

    这种叽叽歪歪的家庭纠纷,他有些厌烦,因为既不有趣、也并不是他希望观测的文明。

    甚至不如找管家玩系统有意思。

    这种没意思的事情,以威镇之最是简单不过了,在力量差距如天壤之别的时候,这本来就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没什么好谋算的。

    但下来就杀人有点无理,小狐狸也未必希望看见这样的事。所以故意说些触怒对方的话,一旦对方出手,那反击杀人也没什么好说的。

    结果殷筱如这样护在他面前……

    看着她的背影,那杀机是真的凝聚不起来,心中有那么点小复杂。

    见殷筱如真的发怒了,殷萍其实也不敢和她彻底翻脸,忙打手势拦住下属,慢慢道:“刚才说了,请你男朋友下来见个面,是想看看他是怎样的人。他没有礼貌我已经知道了,至于能力……”

    她顿了顿,露出一丝讥嘲:“筱如觉得,就他能对桑榆公司起到帮助?”

    老实说殷筱如自己也觉得不行……她知道夏归玄是医疗天赋的“神裔”,但丹药体系和这种生物制剂确实是不同系统,尤其是这主要为了供应军方使用,你个人炼丹又不能形成规模化生产,可谓并无意义。

    可事已至此,殷筱如当然还是要力顶下去,梗着脖子道:“他能不能帮上忙,以后就知道了,怎么,长得帅就不许能干了?”

    殷萍失笑:“我知道他说不定某些方面很,能,干。总之打算靠缓兵之计拖着是没有用的,下个月给军方的样本如果又不通过,他用脑袋来赔?”

    殷筱如直接顶了回去:“怎么,难道换了别家公子,下次药剂不通过也用脑袋来赔?二姑是为了发展分公司呢,还是在钓鱼杀人呢?”

    “不是……用脑袋来赔是真的可以的。”夏归玄终于说话了:“就是通过的话,这位自己是不是也赌脑袋,是的话我没意见的。”

    既然不杀人,那就换种角度好了,又不是什么难题。

    殷筱如:“……”

    能别装逼么,老实点躲后面不行么!

    殷萍正要说什么,天外忽然传来另一女声:“若能研发出军部需求的药剂,那谁敢动你一根头发,就是军部的敌人。若是不成,滚离筱如身边,是死是活自己承担。”

    随着话音,天际似有烈焰划过,烧透了层云。

    一道火光由远而近,就像一团烈焰落在了外院。

    烈焰变成了优美的女体,慢慢站直身躯。

    火红的头发,鲜红的眼眸,就连衣物都像是火焰在燃烧的错觉。魔鬼般凶器似乎要撑破了血色的战衣,火辣鲜艳,一双健美修长的腿,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夏归玄一眼就看见了她眼眸里藏着的悍然暴烈,以及若隐若现的火神法相。

    恐怖的火焰亲和,奔放如火的炽烈。

    对家族纷争毫无兴趣的夏归玄这回眼睛倒是亮了,这真是有趣的修行方式,近于祝融了……

    女人大踏步进了门,刚才趾高气昂的殷萍脸色都变了,勉强行了个礼节:“焱统领。”

    女人却理都没理殷萍,审视的目光在夏归玄脸上转了一圈,盯着他的眼睛:“你可敢应下?”

    殷筱如:“等等焱姐……”

    夏归玄:“当然。”

    那女人颔首:“行,那就这么定了。”

    殷筱如:“MMP。”

    那边殷萍冷冷道:“焱无月,这是我们殷家家事,你……”

    “这是军部的事!”焱无月厉声道:“殷家不过供应商,谁允许你拿着鸡毛当令箭,把军需作为你家族内斗的理由?”

    “你……”殷萍又是恼怒又是忌惮,终究不敢和焱无月闹翻。

    这焱无月可不是一般人,她是军部直属特战司统领,战争时就是特种战队队长,和平时期是特别事务处处长,专务解决各种超能事件和高危事件,真正的军方实权人物之一,军衔少将!

    殷萍憋了半晌,还是找了个借口道:“如果到时候筱如外面买个药剂,是不是也算在这小白脸身上?研究人员都需要资质认证,这男人的资……”

    “聒噪!”

    “啪!”地一声,焱无月挥手抽在殷萍脸上,殷萍整个人打着旋飞了起来重重摔在门边。

    一群黑西装下意识想阻止,焱无月横扫一眼,全部缩了回去。

    焱无月冷冷道:“能外购到军部所需药剂,军部就认,管它哪来的?我们军方的事情,哪来你插嘴的份?”

    殷萍在门外地上捂着脸,勉强坐直身子:“焱无月,你真要和我们殷家……”

    “姓殷的了不起么?我焱无月护着的人,你们也敢三天两头找麻烦,真当我特战司不敢杀人?”焱无月冷笑着指着角落的蝠人:“这个改造人,本座带走了。至于你们,给我滚!”

    夏归玄歪着头,有点无语。

    他下楼为了揍人,手都没动,全被这女人装完了。

    那下楼干嘛,还穿一身Q版睡衣卖什么萌啊……

    倒是经过这件事,让他明朗了一件事情。

    昨晚殷筱如和蝠人巷子对决,本以为只是都市暗影之中的战斗,日常应该不会打来打去的,如今看来不是这样……

    这个星球,并不是一个很规矩很文明的星球,本质上应该还属于武斗世界的一种体现,从殷萍动不动就让人动手、焱无月揍人如揍狗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分明就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世界。

    随随便便一个护卫,都不是普通的练家子,他们都是基因战士。

    人类分明有自己的战力体系,不是光靠个枪械,日常战斗恐怕是一种常规。

    可能和神裔的战争有关,也可能和外星之敌有关,人类的科技树,恐怕大部分点在了战争科技和个体强化方面。

    殷筱如的生物科技,本觉得兴趣不大,如今看来竟似是人类修行体系的重要一环。

    那自己好像……短期内是不是别离开的好点,研究研究这个再说?

    想不到咖啡店里随便遇上一只小狐狸,居然是个如此重要的线条,人类身份与基因生物科技、神裔修行与她自己的身世因果……好像在她身边观测,就可以展开这个世界的全部。

    她还随便一抓就把父神带回家养。

    夏归玄知道这叫什么。

    在故事而言,这叫女主角。

    在仙道而言,这叫应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