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这是我的星球 姬叉

第十九章 惊艳人间的小狐狸

    傍晚。

    服装店里,夏归玄看着自己的西装皮鞋,感觉很是怪异。

    殷筱如就在旁边偏头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

    本觉得他长发与西装革履不是太搭,想不到西装束发也能别有风度。

    这样的人怎么会养成一个铁直男,真是暴殄天物。

    “还是不太习惯。”夏归玄左看右看:“不过确实干练了些。”

    殷筱如笑眯眯的:“无所谓,现在一样有正式场合穿汉服的,你平时爱怎么穿怎么穿。让你换一身,只是因为我的缘故。”

    夏归玄了然:“因为你做暗事的时候换古装,所以日常职业装,突出气质不同。”

    “熟归熟,可别乱说话啊,我殷筱如光明磊落什么时候做过暗事!”殷筱如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等会看看宴会情况,如果方便跑路,我们就换装潜到他地下的秘密研究所瞧瞧。”

    夏归玄笑。

    如果不涉其他,这小狐狸性情很对自己胃口,很有意思。

    可惜他觉得殷筱如不可能会有探险的机会,多半要失望。

    不过自己可以分神遨游,羡慕不羡慕……该,谁叫你放着神裔天赋还不学修行,好玩的事没你份了吧。

    殷筱如很随意地买了西服的单,在营业员看包养的目光中离开服装店,殷筱如也在想,该,叫你不要配方钱,风评和你没份了吧……

    她却忘了这对她自己的风评好像也不怎么有利……

    两人登上刚修好的气垫车,嘟嘟嘟地到了当初夏归玄看见殷筱如从半山一跃而下的郊外山间。

    其实此地离殷筱如自己家并不算远,她在东郊,这里算是东南郊,桑榆本就不大,两地也就隔了十几公里。

    殷筱如沿着山路往山腰别墅开上去,一边道:“周鹏程是十几天前到的桑榆,他本来也是京师比较有名的年轻俊杰了。到了桑榆主持他家分公司,号称是为了锻炼,我就觉得怪怪的,所以跑来暗查一下,可不是为了偷他试验成果什么的,那时候谁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成果。”

    夏归玄:“嗯嗯。”

    信你才怪,你就是知道对方肯定有某种成果才来的。

    来得可真巧,偷的血清有没有用暂时不知道,倒是捡了个男人回家……

    不过夏归玄此时发现,殷筱如真是命大。

    因为他此刻感知到了很多强大的气息分散各处,虽然极力隐藏,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他的感知?这些人但凡当初随便一个在这儿,都能把殷筱如一指头摁死。可殷筱如偷入此地的时候,最强的就个蝠人……

    倒也难怪,一个三线城市,连个省会都不是,能有蝠人和殷筱如这样的实力已经很厉害了,能有什么强人?殷筱如平日里在这小地方可能都傲视群雄了。

    至于今天为什么出现了这么多强者,夏归玄觉得不是因为蝠人暴露之后惹得焱无月查案的缘故……这种“违法”的事情,作为一个大家族完全可以有一百种办法抹平,何至于调集强者来硬的?而且时间也对不上啊,这按理是早就在路上才对。

    更大的可能性是,原本对方就是约定今天来此集合,要做什么大事的。

    小狐狸有大气运,恰在昨天搞了事……

    真应劫者,棋眼便是了。

    不管怎么说,对方今天的生日宴,肯定有所安排。

    到了地方,殷筱如收了小车车,递上了请柬,没任何波折地进了别墅。别墅大厅已经辟为宴会场,主要是自助舞厅形式,流水式自助席如星云般旋转,古典乐轻柔回荡。

    已有不少客人在场中随意取了红酒饮料,三三两两地交谈,殷筱如随手取了两杯酒,递给夏归玄一杯,又带着无可挑剔的优雅微笑,走向大厅主座方向。

    很多人都看见了她,纷纷招呼:“筱如来了呀?”

    殷筱如一路优雅地回礼,人们看着她的目光挺统一的……男的有些炽热和爱慕,女的有些妒忌和艳羡。

    她太漂亮了。

    大家都是晚礼服流云拖曳,一个比一个做工用料档次高,偏偏就殷筱如能走出一副仙子凌波的气质来,曳地长裙就真有了飘于云端的仙意。虽然在笑,可笑意吟吟之中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与傲,美目顾盼之间,很多男人都觉得自己心里抖了一下。

    狐狸精嘛……

    夏归玄叹了口气,一般人真不用和她比,没什么好比的。

    看这一出场就夺尽目光的表现,也难怪她那么自恋自信,动不动觉得谁谁都要馋她呢。

    只不过她在外的气度和在家里真的两回事啊,那只吃得满嘴油的、和他兴致勃勃地商量怎么坑人的小狐狸……

    事实证明,男人的吸引力和颜值没有绝对关联,当他一副保镖模样跟在殷筱如后面的时候,那所有的目光都在殷筱如身上,连留意他的人都不多。

    毕竟殷筱如还是个女总裁呢,场中绝大多数公子名媛都没独当一面,甚至很多只是在胡混。

    “筱如还是这么漂亮。”主位方向,一个白色西装的青年卓然站立,左右有几个老者陪侍,看似管家。

    夏归玄清晰地感受到青年心中的炽热和欲望,掩盖在风度翩翩的仪表之下,倒还是个高大英俊的优质男。

    周家公子周鹏程……看来他还真不仅仅是为了生态园,毕竟小狐狸在他们心里是真的诱人。

    殷筱如上前递过一个礼盒:“祝鹏程生日快乐,鹏程万里。”

    周鹏程笑着道谢,当面拆盒。

    夏归玄对这种当面拆盒的礼仪也不太习惯,在他看来这本该属于无礼,不知怎么反倒成了个礼。不过细想也能理解,就如同有些场合当众报礼单的意义差不多,都是为了来客攀比的,也能证明主人脸上多有光……

    主人客人都想装逼,那就直接点,就这意思。

    礼盒拆开,却是一面小巧的盾牌,华光隐隐,一看就不是凡物。

    “这是……”周鹏程有意让殷筱如秀一下,故意问道:“这是何物?”

    一屋子客人都停止交谈,伸长了脖子看过来,不止多少女人心中恨不得殷筱如当众丢个大脸。

    殷筱如优雅地笑笑:“听说鹏程近期对神裔修行的宝物挺感兴趣,这盾便是一个防御法器,可挡粒子光束枪的一击。”

    厅中众人动容。

    早年人类和神裔蜜月期的时候,神裔的法器就是人们的追捧对象,大家对传说中的仙家法宝谁没点兴趣?就算自己没有法力用不了,收藏一个都极有面子。其中这种不需要自己法力就能实用的防护性法器更是价值连城,这殷筱如拿得出来就算了,居然只是送个年轻人的生日礼!

    有人看似雀跃惊奇,实则酸溜溜地道:“鹏程快试试?”

    周鹏程目视殷筱如,殷筱如微微一笑,示意随便试。

    周鹏程便把盾牌放在墙角,一个老管家取出枪来。

    “砰”地一声,如当初殷筱如射蝠人一模一样的能量光束闪过,盾牌上微起轻烟,连个凹痕都没有。

    “果然宝物。”老者很是惊喜地对周鹏程行礼:“这至少是神裔近于法宝的高级法器了。”

    周鹏程更是惊奇,这殷筱如下这样的血本,莫非是知道了自己在筹谋对付她,想要示好?

    这示好有什么用啊,除了让自己更想把她连人带财都吞了,还有别的意义吗?

    胸大无脑的女人。

    殷筱如微微回头,对上了夏归玄的眼睛,两人都在对方眼里看见了笑意。

    大家讨论了那么久,当然是有重要意义哒!

    在差不多的时间,焱无月带着几名特战队队员,抵达了山腹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