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这是我的星球 姬叉

第二十二章 喜当爹

    那四个一直默默催动阵法不说话的黑袍人也都抬头看了焱无月一眼,似是没想到这个看似火爆冲动的女人心思还挺细腻。

    那黑袍女子也有些纳闷:“焱将军何出此言?”

    焱无月慢慢道:“如果是神裔,可不会允许周家解剖变异动物,还说得如此淡然。如果极端一些的神裔,此刻在血海里承受负面能量灌注的甚至不该是动物,反倒该是人。”

    女子怔了一怔:“焱将军是不是刻板地贴了标签?”

    焱无月笑笑:“或许神裔没有这么极端,每个个体也都有自己的性情,但他们一定不会对这种改造研究说得理所当然。这东西叫共情,或者叫感同身受,你非神裔,当然不太理解。”

    女子默然。

    焱无月笑道:“行了姑娘,你说这一堆,甚至不是为了先礼后兵……而是为了让我死之后,军方对我的死前记忆读取,能把锅扣在神裔身上。”

    女子神色微变,气氛瞬间肃杀。

    “见面胜似闻名。”女子黑袍鼓动,慢慢道:“要杀一位军方名将,确实有些麻烦,手段拙劣,让焱统领见笑了。”

    随着话音,冲天黑气席卷而起,与四象之阵结合螺旋,恐怖无匹的气浪冲向焱无月,万般鬼哭瞬间充盈了血海上空。

    焱无月一直就站在阵法外围没有触碰,之所以她也愿意和对方扯这么多,一是为了摸清楚对方底细,二也是始终在观察阵法。

    此时撕破脸开战,便哈哈一笑:“好阵法!”

    随着话音,竟不闪不避地对着气浪直接冲了进去。

    这个时间夏归玄表面在和殷筱如跳着舞呢,神念却已经在这旁观好久了。

    你们总算开打了。

    “嗖!”焱无月破开气浪出现在一个黑袍人身后,烈焰聚为一掌,直接印向黑袍人背后。

    黑袍人身后骤然出现一柄飞剑。

    飞剑……他们不是神裔是人类,却玩阵法,玩飞剑……夏归玄心中忽然冒起殷筱如提醒过的“修仙者协会”?是不是他们?

    心念闪过,焱无月的烈焰已经和飞剑交击,凌厉的飞剑居然……融没了。

    融了……

    这一掌的高温,夏归玄估摸着以人类那什么度来计算,应该轻松过万。

    忽然在想,什么男人敢和这女人滚在一起,毛都烧没了……

    咳。

    “嗖!”那黑袍女子同样祭出飞剑,直射焱无月。与此同时,三道血龙从另外三名黑袍人方向奔袭而来。

    焱无月不闪不避,追着面前的黑袍人就是一记火焰刀。

    飞剑与血龙击在她身上,在能量冲突的那一瞬间,她原本看似普通的火红皮衣忽然有了钢铁的色泽,在刹那之间产生了形态变化,变成了一件战衣。

    夏归玄眼睛亮了。

    焱无月本来是近似于乾元初期的实力,可这战衣一变,又更强了许多,防护力直抵乾元后期,这还算正常……可战衣里蕴含了强大的能量反哺加持,居然让她的力量也在增长!这东西好玩,这就是人类的科技加持么?和法衣的意义很近似了。

    关键还挺酷炫的,把本来身材就很棒的焱无月衬得更是英姿飒爽,那轮廓更加优美绝伦。

    原本该能对她造成伤害的飞剑与血龙,冲击在身上却如泥牛入海,再也没有半点痕迹。那飞剑“叮”地一声反弹而回,回到黑袍女子手中,而被焱无月追砍的黑袍人终于无奈地撤开数丈。

    只数息间,阵法告破。

    黑袍女子眼里闪过异色:“不愧是特战司统领,我们不是你的对手。”

    说着不是对手,手中却没停,结了一个奇怪的法印。

    随着法印,四面血海螺旋聚拢,本来看似血海又看似血滴的诡异地域,在她法印牵引之下似乎开始稳定成小血滴的样子,晶莹神秘。

    “留下吧!”焱无月已经出现在她面前,冲天烈焰瞬间将她包围。

    “何须如此,送给你啦。”黑袍女子却根本不接招,连悬浮在面前的血滴都不接,骤然后退。

    焱无月愣了一下,第一时间感应到了恐怖的死亡。

    血滴里竟是隐隐自成世界,里面如同有一界之力一般,在一界内部隐隐包裹着另外一团恐怖无匹的能量,被镇在里面,血滴的力量和那道恐怖的能量一直在相互冲突牵扯,血滴的核心处实际上是蕴含了二者狂暴冲突的毁灭。

    这一滴血丢出去,可灭星云!

    自己居然下意识朝它冲过去,还试图伸手去拿……哪怕立刻撤退,那被动的反震都能让她死个几百次的。

    简直就像是一个不知死活的人去冲星球爆炸的核心一样,跑还来得及吗?

    焱无月在第一时间就下意识化作烈焰撤退。

    “轰!”

    空间震爆,烟雾与血色盖过了所有视野与感知。

    迷雾之中探出一只纤纤玉手,接走了空中的血滴。

    “我们长年累月净化,不敢彻底收取这滴圣血,就是因为这恐怖的冲突根本无人可以承受。反复用这些动物去趟枪,不知道要用多久。”女子悠悠道:“焱统领愿意以身相代,免了我们多少麻烦……军部查下来,也只会认为焱统领死于远古魔道遗迹的能量暴走。”

    焱无月眨巴眨巴眼睛。

    她根本没死,这人在说啥呢,这都感知不到的吗?

    血色烟雾之中,一个男人一手揽住她,侧身挡在前面。另一只手轻轻伸着,那团能让焱无月死几次的恐怖能量被他跟捏小孩一样揪在手里,那能量还不服气似的奋力挣扎,男人“嘿”地一声。

    那团能量立刻蔫了,被他揪在手里摇啊摇。

    焱无月都看傻了,连自己被人搂在怀里都忘了。

    也知道为什么黑袍女子感知不到自己活着,有这种神人护持,想让对方感知什么就感知什么,岂不是理所当然?

    而那边黑袍女子以为大事抵定,被净化了的“圣血”分离出了一丝丝,被黑袍女子吸收入体。

    旁边四个黑袍人悬空下跪:“恭喜圣女引圣血入体,从此大道在身,神裔俯首,众生皆是子民。”

    女子吁了口气,感受到体内澎湃的天道气息洗涤自己的血脉,那一丝丝血液几乎是瞬间就取代了自己原来的血,充盈全身,可以感到自己瞬间拥有了无穷的力量,完美的血脉改造,和说不清道不明的天道之悟。

    “换血洗髓……仙道武道,同抵乾元。”女子低声道:“这血太可怕了……神裔们一定想不到,这是它们的父神之血……你们说等我彻底吸收圣血,神裔是不是都要喊我妈?”

    焱无月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了,那男人好像故意隔绝了双方,听不见看不着。

    只能依稀看见血雾之中,那男人摸着下巴,好奇巴巴地蹲在盘膝悬浮的女子面前看。

    夏归玄真是很好奇的,任她吸收自己曾经的淤血,不说话。

    你把我的血吸收了,改造自己的血脉,这叫啥……你还想别人叫你妈,你要叫我啥?

    那女子似乎吸收完毕,很是满意地睁开眼睛。

    睁眼的第一时间就看见一个男人好奇宝宝一样蹲在她面前,女子眼里泛起厉色,下意识就要出手攻击。

    可心念刚动,灵魂血脉一阵翻涌,一种发自内心的臣服和崇拜涌遍心灵,女子出掌的动作无缝衔接成了跪地下拜:“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