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这是我的星球 姬叉

第二十五章 你家你床你男人

    当焱无月上来的时候,场中早就尘埃落定,周家一位实力较强的老管家顿足撤了,其他人全部被来宾捉了起来,准备扭送警局。

    场面一阵熙熙攘攘,混乱不堪,焱无月听见殷筱如正在对夏归玄说:“这里懒得管了,我要去找焱姐姐,我担心她出事。”

    焱无月心中一暖,就听见夏归玄道:“她没什么事,一定要下去的话,我建议你去解救一些实验品。”

    焱无月眯着眼睛,挥了挥手:“接管这里。”

    身后属下们早就被她收拢了来,闻言一拥而上,接管了此地乱象。焱无月便大步上前,站在夏归玄面前正要开口,殷筱如就扑了过来:“焱姐姐你没事啊!姓周的果然只是在吓我。”

    焱无月想问的话都被她扑没了,抱小孩似的拍着她的肩膀安慰:“我怎么可能有事,就凭周家?”

    “嗯嗯。”殷筱如低声问道:“他这个乌龟壳是幻象,假的。到时候怎么弄?”

    焱无月淡淡道:“乌龟壳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他谋杀国家将领,至少他本人死罪难逃。至于周家……”

    她顿了顿,没多说下去,看来也是有些不确信在周家势力之下,这事情会怎么变故。

    于是又目视夏归玄,心中暗道如果那人真是他的话,那他能提供的情况更是大把大把,整个周家都可以连根拔起,甚至另外某个组织也可以拔了。

    越看就越像是他,那侧脸,那长发……

    焱无月歪着脑袋,人都快栽下去了,直勾勾地去看夏归玄后侧面。

    “喂!”殷筱如一把摁着她的脸掰直了:“你在干嘛!”

    “哦,没,没什么。”焱无月附耳道:“刚才你男人有没有离开过,上厕所什么的?”

    “没有啊他一直和我跳舞。”

    焱无月默然片刻,暗道自己的修行比较特殊,虽然属于乾元实力,但做不到分魂什么的。但据她所知,神裔达到乾元的话,分魂之类的已经很轻松了,那个男人修行极为恐怖,按理更轻松,在不在场根本就无法证明任何事。

    可这么直挺挺地问,对方多半不会承认……

    要怎么试探才对呢?

    耳畔传来殷筱如仿佛齿缝里挤出来的声音:“焱无月,你到底在看什么?”

    焱无月醒过神:“唔……你不是说他不是你男朋友?那我看看怎么了?”

    殷筱如呆了呆:“呃,呃……好像是这样,他、他当然不是我男朋友。”

    “今晚我住你家。”焱无月勾着她的肩膀:“你看我也单身这么多年,给我介绍介绍怎么样?”

    “我……”殷筱如磨了半天牙:“为什么我想把你丢出去呢?”

    焱无月终究没多扯,夏归玄刚才说的“解救实验品”确实是个重要事务。

    翻开宴会厅底下密道,从这个正式入口往下走,约莫一两公里深的位置就能听到左右野兽的嘶吼,便是之前焱无月潜入的时候路上听见的声音。

    打开左右隔室,暗室极大,分割了无数囚笼,各种生物关在笼中嘶吼,有地球猛兽,也有苍龙星特有生物,还有变异的。

    共同特征都是……不完整。

    有的断臂,有的独眼,都是被活生生取下,血腥味扑鼻而来。

    大部分已经死亡,少部分奄奄一息地痛苦嘶嚎。

    边上还有门,里面是手术隔间,破门进去一看,手术台上躺着个死人,身上拼接了虎爪,内脏似乎也经过改造,可惜没成功,已经气绝。

    还有几个人半死不活,浑身笼罩在各种器材和金属管链接里,正在昏迷之中。

    焱无月和殷筱如眼里都露出了不忍与愤怒。

    为什么这种改造在人类之间也属违法,这就是重要缘由。

    不管是人类还是神裔,这种研究就是同时得罪了双方的事。如果仅仅取血清基因试图揉合改造,还有得争议,但涉及这种生物拼接,就是双方共有的绝对禁忌。

    焱无月左右探查了一下,冷笑道:“原先这里是有军队守卫的。大约是我来了,他们就撤离,试图等我死……你先前潜入,还好潜入的是正规实验室,与这边不通的,否则……”

    殷筱如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焱无月又道:“之前那个蝠人,表面上是成功实验品,实际是失败的,因为它的寿命非常短,基本上活不过一年。”

    殷筱如奇道:“那他还肯!还特么挺忠心?”

    “他自己可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强大了很多呢,当我们告诉他真相,他就崩溃了,把周家的研究一股脑儿说了。”焱无月冷笑一声,也没再说,环顾左右手术台上的死人,叹了口气道:“9527,把这里的生物……无论死活,都带回去。”

    …………

    “我觉得你根本不应该住我这里!”殷筱如自家闺房内,殷筱如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瞪着眼睛看闺蜜:“你那里事情首尾多如牛毛,不管是被押送回去的周鹏程,还是那些实验品,哪个不要你盯着,你怎么还有空住我家睡觉?”

    浴室门开,焱无月裹着浴巾顺着头发懒洋洋地走了出来。

    这两手向后顺头发,更是显得前方雄伟颤巍巍的,浴巾根本就裹不住春光,更裹不住下方修长的腿。这浴后的慵懒倒是没了平日里见到的英气,只剩下成熟性感扑面而来,一个火焰塑成的绝色妖娆。

    殷筱如有些吃味地撇撇嘴,秀什么秀,我身材不比你差,不比你差听见了没!

    “砰!”焱无月整个人砸在殷筱如身边,舒服地陷在软绵绵的被褥里不说话。

    殷筱如气道:“我问你话呢!”

    “事情一旦进入程序,我在不在并不是最要紧的了,9527他们又不是没职级,你以为他们打杂的?”焱无月闷在被褥里,闷闷道:“当然了,我在的话确实不一样些……只不过我觉得有的事情更重要。”

    “什么事情?”殷筱如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带起一阵涟漪:“卖骚?”

    焱无月:“……”

    “诶,我忽然在想啊,你头发都是红的,那里是什么颜色的?”

    焱无月:“?”

    殷筱如兴致勃勃地去解她浴巾,焱无月翻身而起,做了个防御姿态:“死狐狸你是不是想死!”

    “你住我家,睡我床,还说我想死?”殷筱如跳了起来:“我园子里灵气没了,你们军部怎么赔我!”

    原来是气这个吗?这关军部啥事,没军部的话难道那些黑袍人就不偷你灵气了?问我还不如问你男人呢,他才能替你要补偿。

    焱无月没好气道:“你浴巾散了。”

    殷筱如感觉自己身前一凉,迅速裹好。

    焱无月道:“你平日里该不会就这样松垮垮地去隔壁见男人?”

    殷筱如哼哼道:“你不要告诉我你真是发春了,大事当头非要住我这里,真是为了男人的?我跟你说,没用的,信不信你光溜溜的跑去隔壁,也会被他丢出来?”

    “也?”焱无月奇道:“你试过?”

    “我这么一朵高岭之花,为什么要勾搭男人?”殷筱如没好气地下床去了浴室:“我也洗澡去了,你要试就去试试,被丢出来别说我没提醒你。”

    目送殷筱如无比自信地进了浴室,焱无月嬉皮笑脸的慵懒慢慢消失,眼眸幽幽,似有烈焰在闪烁。

    隔壁夏归玄卧室的场景很快出现在眼前。

    他靠在床头,正在……看小说?还是系统文……

    焱无月跟着看了五分钟,他还在看小说……有完没完了?

    表面看去,这真是个没什么修为的普通男人……焱无月终于忍不住跳下床,打开了房门。

    无论如何,要去试探一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