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这是我的星球 姬叉

第八十四章 兵变

    “不过话说回来,这变化让事情有趣了许多。”夏归玄笑眯眯道:“知不知道为什么本座降临,却没打算去神裔那边看看?”

    龙鳌小心道:“不敢妄猜父神之意。”

    “看,就是这样,很无趣。只要展现了道则,全跪了……然后就是我带着你们反推人类,称霸苍龙星,攻打泽尔特,一统全星系?”

    龙鳌:“……”

    这TM不是应该的吗?

    “我当帝王当了很久很久,来来回回做一样的事情……倒也不是说抵触,但至少不想睁眼醒来就重复做。这人类科技,新颖无比,我混迹其中颇有滋味,要做帝王还不如做人类的,好像更好玩一点……”

    龙鳌:“……”

    和想象中的神,不一样……既不是深沉的威严,也不是父神的“慈爱”。

    但龙鳌渡过初始的违和,却恍然有所悟。

    它终究是一位乾元者,能够感受到这种意。说白了,神灵造生命,无论是有目的也好,无意为之也罢,都不是为了给自己增加一个束缚枷锁的。你们发展两万五千年了,打不过人哭啼啼找爸爸,有脸么你们?不甩一句“别烦我”就不错了……

    也不是为了作威作福横压一世的,到了他这样的境地,应该早就过了那种追求阶段了,早就该做过了帝王,说不定不止一次。

    比那条看似威严的龙,更像一位渡过了漫长生命的真神,只有让他觉得新的东西,才能引发兴趣。

    “当然,这不代表我能忍有人冒我的名,享有本属于我的东西。”夏归玄淡淡道:“不是我给的,谁也别想拿。”

    龙鳌俯首道:“愿为父神拨乱反正。”

    夏归玄饶有兴致地问:“你就信我是真的了?如果它才是真的呢?”

    龙鳌一本正经:“我说不信,现在就成死龟了,所以我必须信。”

    夏归玄哈哈大笑:“你这龟龟有点意思,老油条了。”

    龙鳌道:“但您……确实更像。也许有人认为它像,但我认为我的,我信就行……它那种恨不得体现自己有威势的样子,按人类的说法,有点LOW,并不是没人犯嘀咕的。”

    “也许有人说我这种比较LOW。”

    龙鳌笑道:“此即道争。”

    夏归玄颔首道:“你这修行,也当是一方霸主了吧?起码活了万年以上,人类怎么认不出来,反当是异兽出海?”

    “不敢瞒父神,我是万年前自我觉醒的神裔,五千多年前因为一场族群之战而厌倦,开始在深海潜修,我潜修的时候人类都不知道在哪呢……若不是父神将临的预兆惊醒了我,我可能还在沉睡。我这样的神裔还有很多,真能统一起来,其实是要比人类强的,如今大家群情振奋得很……”

    “你来这里,就是专门为了诱降焱无月?”

    “是,人类内部同样有我们的奸细,很多事情门儿清……焱无月若能叛离人类,或者被人类疑心而杀,人类便少一员重将;若是更好一点,能在她的统领任上反叛,到时候无论是刺杀公孙玖还是临阵倒戈都好,人类长城都塌了……那便是我们大举进攻之时。”

    夏归玄失笑:“焱无月叛离还是有可能性的,刺杀公孙玖或者任上倒戈是不可能的,你们想多了。”

    龙鳌道:“总得试试,我们又不亏。”

    “这位苍龙,思考的方向有点枭雄感,不太像我的熟龙,我放心了。”夏归玄拍拍他的光头:“龟龟啊,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

    龙鳌愕然:“真不敢瞒父神。”

    夏归玄冷冷道:“我对此役有警兆,绝对不是这么和平的诱降,你们另有布置,没告诉我。”

    龙鳌一阵心惊肉跳,暗道他明明没有发怒,只是冷脸,自己就灵魂悸动得差点没昏过去,这种位格压制远远胜过那条苍龙,太可怕了。

    它大汗淋漓地快速道:“我奉命确实只做这件事,至于苍龙还有没有什么安排,我确实是不知道的,我出关时间很短,对整个神裔格局也没有很清晰的了解,手里的信息也基本是焱无月相关……或许父神的警兆,是焱无月要被人类砍了?”

    夏归玄露齿一笑:“你们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小看了焱无月。”

    …………

    焱无月大步进了城中指挥所。

    不少士官尉官在厅中坐着开会,也是在等待外面的消息。指挥所之外更多普通士兵,看见焱无月过来,都肃然行礼。

    乍一看还是个很严肃的军事基地。

    可踏进厅中,一眼就看见一个油光满面的胖子,起码三百多斤肉堆在躺椅上,身上的军装差点都被肉撑得裂开,纽扣都扣不严实。旁边有小侍女给他扇扇子,还有个小侍女在给他喂葡萄。

    “知道的说这是战时,是七师指挥部。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京师哪家纨绔公子的后院呢,是不是还要让你的侍女跳支舞?”焱无月气极反笑:“外面将士浴血奋战,张师长就是这么指挥的?”

    张师长嘿嘿冷笑,脸上的肥肉都随之抖动,小眼睛眯缝着,闪烁着怪异的光:“本座怎么行事,那也没让异兽上岸伤人,职责尽到了就成。”

    焱无月冷笑道:“那只龙鳌有太一炫光,你真以为它上不了岸?一旦它真有心伤人,就靠你这躲在后方让下属指挥的迟滞沟通模式,根本无法抵挡!”

    张师长悠悠道:“没出事就是没出事,报上军部,谁当回事?倒是焱统领和神裔勾勾搭搭,面谈五分钟不战,可不知道背后说了些什么……哦,有太一炫光不用是吧,说不定将士们要感谢的不是焱统领奋勇支援,而是某些妖怪和半妖有所勾结,故意卖个功劳吧?”

    焱无月大怒:“你放屁!”

    张师长忽然板起脸:“私通敌国,暗中交流,说的什么不妨让军部评议。给我拿下!”

    “咔嚓”之声四处传来,无数杆枪团团指着焱无月。

    焱无月没有动,平静道:“那只龙鳌没有退走,它就等着你们做这样的事,随时还会来。”

    张师长嘿嘿笑着,有些辛苦地起身踱到焱无月面前,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火爆的身材,眼里的淫邪之意几乎没有掩饰:“我能挡它一次,就能挡它第二次,不劳焱统领费心啦。倒是焱统领到了军事法庭,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希望你死了完事……”

    说着伸出五短手指,想去挑焱无月下巴:“会是什么结果,取决于我上报的时候怎么措辞,焱统领想过没有?”

    “啪!”看不清的烈芒闪过,焱无月一巴掌重重抽在张师长肥脸上,抽得他在空中原地盘旋七八圈才重重落在地上,左右将士连反应都来不及。

    张师长吐出一口带牙的血,愤恨地指向焱无月:“敬酒不吃吃罚酒,把她捆起来,看老子怎么驯这匹烈马!”

    焱无月并掌作刀,向上一指。

    只听厅外一阵军靴触地奔行的声音,先是几个,很快越来越多,数息之内,汇成洪流。

    指挥所门外上千条枪,整整齐齐地指向厅中:

    “原M31矿星守备军第四师团第七中队队员,向焱将军报道。”

    “原Z76团攻坚特战队员向焱将军报道。”

    “原东海守备师……”

    “原东林星系防线……”

    “向焱将军报道。”

    焱无月挥手而指:“把这尸位素餐的废物,给我拿下!”

    夏归玄自始至终站在一边毫无存在感,唯有张师长伸咸猪手的一刹那差点动手,见焱无月自己抽了过去便也没再动。

    钢铁洪流涌入厅中,一场几乎毫无悬念的兵变,证明了百年宿将在军中的威望。

    不知多少人曾与她并肩作战,不知多少人受过她的救命或提拔……夏归玄想起了焱无月之前的言语:“我为这片土地奋战百年,不是每个人都没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