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这是我的星球 姬叉

第二百一十章 游戏与现实

    凌墨雪浑身都是剑气,面如寒霜地赴宴去了,东林官员们战战兢兢,心里倒还不惊奇,他们听闻中的公主就是这气质……

    虽然夏归玄很难得见到这样的凌墨雪,对别人可太正常了。

    天知道本来公主心情很好的,才不会这样冷冰冰,这回彻底打回原形了。

    夏归玄似笑非笑地看着小九:“要出去走走,散散步看看荒野呢,还是进屋聊聊?”

    小九一时有些心动地看了看外面,此时夕阳黄昏,这种荒凉的外景其实特别美,和他漫步在外一定很开心……

    但转念一想,还是摇了摇头:“很快天黑了,这外面不安全,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有。”

    夏归玄道:“我在还怕不安全?”

    小九微微一笑:“但我想要的气氛也就没了,不如作罢。”

    这倒是的。夏归玄自己也懒得和低级小怪冲突,还是说出门散个步都要外放气势形成威慑真空?

    哪有那么无聊。

    两人想法相同,便没再纠结,转身进了旅馆。

    其实心中也清楚,出去散步那还真没啥,进了旅馆就可能有啥了……但无所谓。

    原本不想和他在现实中有什么关系的小九,此时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追上来本身就很奇怪了,别提进旅馆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觉得亏欠呢,还是看他和凌墨雪二人世界不爽,还是被水晶里的影像吓得认为还不如女身见面好点……

    反正一团乱麻。

    乱麻在进入旅馆的一瞬间就差点吓没了。

    旅馆一层是酒馆,傍晚时分正是坐得满满当当的时候,里面的豪客们一个个搂着女人恣意谈笑,饮酒喧哗,放浪形骸,有些直接手都已经伸到不知哪去了……

    女人们也不扭捏,比男人还嗨,一个短裙大波浪妹子一脚踏在桌面上和人划拳,那短裙下面……空的。

    两人进门,尤其小九还是军装,倒是让气氛稍微安静了片刻,又见小九肩头没杠没星的,又很快不在意地继续喧闹,还有人冲她吹口哨:“小女兵,被男人哄到这来啦?哈哈……哥们悠着点,当兵的可不好对付,你行不行啊……”

    夏归玄没理会。

    转头看小九,小九正愣愣地看着吧台另一边,两个男的正在……唔……

    辣眼睛。

    从进门起,小九由始至终都处于傻楞状态。

    以前自己来这里从来都是男装从后门被下属悄悄接进顶楼,就没见过这景象,冲击性实在有点大。

    吧台的老板娘,低胸衣服低得都快要蹦出来了,笑嘻嘻地迎了上来:“二位要点什么?我们有最新调制的烈焰红唇哦……”

    小九别过脑袋,不去看那和自己造成强烈对比的部件。

    夏归玄笑道:“我们住店。”

    “哟,这么迫不及待的吗?”老板娘笑嘻嘻地给了张牌子,顺便送了一包套子:“楼上404。”

    小九:“……”

    夏归玄:“……”

    所谓的住店,根本就不是这种旅馆的“常规业务”,人家的房间专供男女那个作用的,都是楼下玩嗨了上去。

    可怜小九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男人带上了楼,风评已经不知道成啥样了。

    还好,压根没人知道她是谁……那本来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就算有人认识,那也是认出了游戏里的“九歌狗男女”,这对狗男女开房很奇怪吗?

    没人在意。

    倒是有人说了句:“那种军娘最英气,那军人气质往那一站就是我的菜。”

    居然不少人赞同:“没错……不过这个不够辣,小白花一样。还是焱统领那种最给劲。”

    “算了吧你,焱统领那种,没靠近就被一巴掌拍到斯洛尔格去了,要点小命,兄弟。倒是那个哥们聪明,泡这种小军花,其实也别有一番风味的……”

    “不是,你们有没有听说,焱统领返老还童了?”

    “我只听说,谁在她面前说返老还童四个字,就要被打:老娘以前很老吗?”

    酒馆哄堂大笑。

    “砰!”小九关上404号房门,背靠在门上剧烈的喘息,总觉得这种心情真的如同书上形容的,心跳得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样。

    夏归玄就站在她面前,偏着头看她,忽然笑道:“这也是一种没有尝试过的‘放纵’,对吗?”

    小九微喘几口气,叹道:“是。”

    “一直循规蹈矩,一直站得笔挺,一直……憋在牢里?”

    小九眼眸渐渐平静,没有顺着这句话往下说,只是有些疲惫地到了屋中。

    环顾了一圈,倒是笑了起来:“陈设也和游戏里一样……不过我游戏里的房间自己改过。”

    夏归玄笑:“是啊,粉粉的。”

    其实这里也粉粉的,是灯光粉粉的。

    特别暧昧。

    孤男寡女只要进来了,第一时间就能想到床。

    但此刻两人却只是面对面地站立,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

    “这是现实。”小九忽然强调:“我只是……你说要见我谈谈,我才来见你的。”

    仿佛怕他下一刻就要扑过来,先把话堵在前头似的。

    夏归玄笑道:“我和公孙玖说的是,想见你了,想你。”

    小九咽了口唾沫:“你……”

    “其实这里和游戏有多大差别?”夏归玄走向窗台,拉开了窗帘:“一样的旅馆,一样的404房。看那边的霓虹,连字母都一样。对面那个杂货店,啧,柜台都做得一样。”

    “当然是有差别的。”小九走到他身边看了一阵,摇头道:“游戏里可没有楼下那帮人。”

    “无非是本来下线了的人,上线了而已。”

    小九怔了怔,感觉这话居然有些隽永,也似是若有所指,一时没有回答。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游戏,你我都在戏里。”夏归玄伸手抚上她的面颊,低声道:“看,你如此习惯,根本没想过躲避。”

    小九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得越发快了。

    她发现夏归玄说得很对,自己真的完全没有躲开他的意识,大家实在太习惯了,一样的地点,类似的环境,一样的我和你。

    只怪此前的游戏太真实?想要虚幻,却反而习惯。

    还是人生本就一场游戏?或是一场戏。

    自己从来只是在扮演一个元帅的角色而已。

    她只能勉强道:“你……难道见我,就只是为了睡我?”

    夏归玄轻抚她脸颊的手很自然地变成揽着,凑上前附耳道:“难道……你不想?”

    “我……”小九下意识地推着他的胸膛:“我才不想啊!”

    “但是我想惩罚你啊。”

    这话入耳,小九推他的力气都软了三分,有些弱气地道:“为、为什么要惩罚我!”

    “有女人撩了我,又说不见我,我不能憋气吗?”

    小九噘了噘嘴,弱气地道:“这不是说好的吗……”

    夏归玄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公孙玖这次欠我人情,他说,他有一妹,可代他受过。”

    小九呆了一下,又好气又好笑:“他才没这么说过!”

    “你怎么知道?”夏归玄道:“他和我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转达给你不成?”

    小九傻了眼,这个怎么反驳?

    夏归玄慢慢凑上她的唇:“你看,二罪并罚,我能惩罚你吗?”

    小九甚至都没想好怎么反驳,就已经被他吻上了。

    依然是连躲避的意识都没有。

    太习惯了……

    就连这个吻的感受,都和游戏里一模一样,完全没有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