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这是我的星球 姬叉

第三百九十七章 飞龙在天

    真让凌墨雪和她“老公”谈什么,那就没必要谈了,又不是真嫁娶还谈谈嫁妆彩礼孩子叫什么名字学区房买那儿……“夫妻俩”在你一声绿奴我一声**的对骂声中谈妥了“议亲”,小九就愤愤然离开了凌府。

    管他在凌府和他的女仆们怎么闹呢。

    要不然还真夫妻俩一起陪他荒唐啊?

    虽然那实际早就做过了……真正以夫妻名目陪他一起也是早晚的事。

    婚礼兼登基典礼筹备了几天。

    实际上很多事情早就在筹备了,黄袍加身只需要一个过场。

    在凌天南宣布和公孙玖联姻之后,全大夏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

    泽尔特灭国之战后,公孙玖声望和军队掌控都已经到顶了,本来就有人猜他要不要来一场陈桥兵变,铲翻军政分离的旧有掣肘,压服凌家为首的元首一系,做到前所未有的统一集权。

    本来就在猜这个了,凌天南还在这当口宣布嫁孙女,那意味岂不是昭然若揭?

    军政已经合流了,凌天南和公孙玖达成了交换,在新的体系下抢先分走了一杯羹。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决定,原本空气之中的暗涌忽然就消失了很多,担心被清洗或者失去核心利益的人们忽然就不担心了。

    因为这不仅代表了凌天南会对派系有所交待,同样也代表了公孙玖的回应,不会发动激烈的变故,一切利益分配表面如旧。

    唯一的变化只不过是,大元帅变成了皇帝,议会变成了上朝。

    那本该有的动荡和压制,压根就不会发生。

    在这股大势潮流之下,公孙玖的称帝已经板上钉钉,观望顺势而行的岳归鸿等老将叹了口气,也答应了门生们的邀请,参与了第二次劝进。

    “请元帅登基。”

    这一次不在会议室,而在军部大广场。

    军部大楼顶层,小九站在窗边看着下方密密麻麻的军队,劝进之声如山呼海啸,她的神情已经没有了那天的别扭叹息,反倒微微有些冷笑。

    “记住了吗?哪些看似喊得欢,实际只张嘴没什么声音?”

    身后焱无月似笑非笑:“全部记下了,我们的新女帝,要拿他们开刀?”

    “别开玩笑了……他们才是我的希望。”小九冷笑道:“那些自以为利益保留的人们,很快就会知道,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

    “感觉你和老夏聊了之后,气色都不一样,这么立竿见影的吗?”

    “理想幻灭是残忍的,我本来可能堕落成一个真正的昏君与恶龙,无月……但他维持住了那一星不灭的火光。”

    “别跟我耍文青,说人话……你的文青可以在你未完成的里那个番里表达。”

    “……小心我把你写进去。”

    “无所谓,化名就好。”焱无月看着下方的浪潮,轻笑道:“那么我的陛下,需要三辞三让么?”

    “不用了,形式并不重要。”

    …………

    苍龙星大夏历253年夏至。

    大元帅公孙玖携平定泽尔特之势,与元首凌天南的孙女凌墨雪联姻,接受万军劝进,废除元首议会制。连三辞三让的标准都不进行,人们认为“急不可耐”的过程中,登基称帝。

    史称“大夏终至”,禁书称“夏至复辟”。

    后世史书里揭晓了女帝,还详细分析了为什么要装男人娶凌墨雪的政治谋算……连现在都很多人这么认为,这彻头彻尾就是一场伪装了三十年的政治谋算。

    只不过如今没人去说而已,面上大家依然要当她是男的,否则小心成为女帝登基的第一个祭品。

    人类对帝制有非常熟悉的一套东西,即使已经抛弃了大几百年不用,也能瞬间整理出一整套登基礼制,完成得一丝不苟。

    至于政体怎么改,当是女帝上台之后慢慢操作的事情了。

    真正要登基的时候,夏归玄这本该很爱玩的乐子人并没有去玩凌墨雪口中那套小黄文操作。

    这种事情……口头玩笑,乐乐就好了,虽然可能真正做起来小九也不会说啥,反正外人不知道。但对于夏归玄自己而言还是对小九要有所尊重的,尊重在自己心里,不在给不给外人看。

    就像之前说让她在门外听着其实是开玩笑一样,真正登基又怎么可能让她连仪式都显得难堪?

    他就站在云端俯瞰,盛大的典礼中,小九拒绝了拍马屁的下属赶制的龙袍,依然一身笔挺的军装,慢慢走向高台。

    军装上的勋章,在她眼里似乎比皇冠上的明珠更重要。

    凌墨雪一身白衣剑装,陪在她身边一起走,仿佛也是一个婚礼的仪式一般。

    当初小九跃出井中,自己在她身上看见如龙跃于渊的真龙之气;

    当初凌墨雪暗访生态园,自己心中动念,所感轩辕之意而赐剑。

    在此尽数得到了解答,仿佛生而注定,一个为帝,一个为后。

    夏归玄看着看着,渐渐有些出神。

    有些事情……真的很巧合。

    就比如这一天夏至,国名为夏。

    这高台被小九有意地命名,叫做钧台。

    仿佛往事越过五千年,看见了自己的国度,自己的家,华夏历史上的第一个家天下传承。

    到了苍龙星,在同一个日子,同一个国名,同一场家天下的开启。

    今日的主角曾挥笔描摹当年大夏的情事,她身边的皇后是女主角。

    夏归玄总是能在小九身上,看见虚幻现实古往今来的交会,仿佛她的存在就如自己的记忆镜像,在这遥远的不知多少光年之外固执地提醒着自己的血脉烙印,然后用未来的装束呈现在面前。

    不是龙袍冠冕,而是军服勋章。

    不是刀枪剑戟,而是坦克机甲。

    天外有惊雷鸣响,那是银河战舰在献礼,万物惊蛰。

    远处有苍龙盘旋,那是神裔龙殿在遥敬,飞龙在天。

    然后碰撞,绽开了盛世的烟花。

    有时候他甚至会觉得,不仅仅是与小九相识的游戏只是一场虚拟。

    连这里都是。

    又或者往昔的那个是。

    “原来主人并不想胡闹的啊?”身边传来幽舞的声音。

    夏归玄回过神,微微一笑:“有些事情,该正经还是得正经的,是敬人,是敬己,也是敬天。”

    幽舞道:“主人有心事?这本该是山登绝顶的恣意,马踏天下的淋漓。”

    “……帝王之业,我见过太多,已经激不起这种爽点。”

    幽舞怔了怔,忽然觉得夏归玄的命运很有趣。

    他做过凡间夏后,做过神国仙帝,这也罢了。

    怎么身边的女人也全是这属性?

    胧幽与殷筱如,要么就是统管一切的商照夜。

    小九与凌墨雪,要么就是统帅三军的焱无月。

    正在奔着接班龙神而去的向雨荨。

    还有他藏在心中讳莫如深的姐姐。

    以及她幽舞本人。

    这就是帝王命?

    飞龙在天的,可能不是小九,而是他自己。

    PS:三更还是来啦,还有木有月票……掉得真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