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个皇子真无敌 狗狍子

第四百九十四章 女人惹不得

    哥俩乐不可支,在大街上狂笑了起来。

    “这两头猪居然敢辱骂我们女人,污辱咱们,打死他们……”老娘生气了,叉着腰一吼。

    “扒了他们裤子阉了。”

    “阉好了下酒,上,杀了他们。”

    顿时,群情激奋,四面八方的女子冲将过来。

    “快跑!”童三跟赵孤独一看,就要发飙,摆好了姿势等着揍人。

    不过,令无松却是喊了一声,跟赵星辰拔腿儿就跑。

    两个家伙一看,主子都跑了,那还了得,还以为有强敌过来,吓得赶紧一溜烟跟着跑没影了。

    “令无松,你也太怂了吧?”童三不满的说道。

    “没错!就是她们全过来咱们还怕了她们不成?我看过,她们中好像最强大的也不过一品散仙而已。”赵孤独也是满嘴不满意。

    “她们中是没有强者,但是,你能下得了手杀了她们吗?

    到时,事越搞越大。我不是跟你们讲过,恒古城是女人的世界,到时,女人越聚越多。

    你能保证没有更强大的女子出现?

    咱们是去找太仙王,而不是闹事。

    作人要低调,要是给魔教跟青龙堡的人盯上岂不麻烦?”令无松脸一板训道。

    “这恒古城有多少女人?”童三不服气的问道。

    “没有一千万也有八百万,这里,有人称之为女儿国的。”令无松说道。

    “这么多啊……”童三表情也有些僵硬了。

    “先找个客栈休息吧。”赵星辰说道。

    “王东洋跟陈潜的魂牌已经爆裂,俩个都死在了潜龙山。

    咱们在潜龙山发现了一只千足尸蹩的尸体,只不过,尸蹩已经干瘪。

    好像被妖精吸干了似的,显得非常的诡异。”东胜魔教猎杀堂堂主孙兴东一脸阴沉的说道。

    “这事肯定不是赵星辰干的,他不可能是邪魔歪道。

    所以,在现场应该还出现了大魔头之类的诡异物事。

    只不过,王东洋跟陈潜俩死了,可赵星辰一伙居然还活着?

    如果有另外的凶兽或邪恶之辈在场,为何不杀了他们?”魔教八长老洛艳秋点头说道。

    这洛艳秋可是东胜魔教八长老,功力比庄建强还要高。

    别看她是个女子,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而且,人长得漂亮,青春不老,常常采阳补阴,死在她胯下的男子可不少。

    此女负责猎杀堂,为此,还专门培养了一批女子精英,就跟女间谍差不多。

    这伙女子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会不会是青龙堡的人干的?”孙兴东说道。

    “倒有点像是青龙堡‘吸血杀王’绿鹰的手法。”洛艳秋说道。

    “那为何绿鹰不吸了赵星辰的血?”孙兴东说道。

    “笨蛋,青龙堡就是在暗中帮着昊天宗,想借他们的力量来对抗咱们。他是想让咱们斗个你死我活,他们好坐收渔人之利。”洛艳秋哼道。

    “据前方来报,赵星辰几个已经进了恒古城。”孙兴东说着瞄了洛艳秋一眼,道,“恒古城那位主儿可是你的好姐妹。

    到时,让她帮下忙。

    赵星辰长得玉树临风,绝对堪称美男子。

    而此人才二十三岁,居然拥有如此强悍的身手。

    他一身皮肉可是好东西,呵呵呵,阳气旺,血气腾啊。”

    “警告你手下那伙人,在行动中别动歪脑子。不然,杀无赦。”洛艳秋哼道。

    “放心,赵星辰是长老您的人,借她们一百个胆儿也不敢。”孙兴东干笑道,“不过,长老,总舵给的‘百香软骨散’到了没有?”

    “当然到了,先给你十瓶。不过,可不能乱用,这百香软骨软炼制不易,浪费就可惜了。”洛艳秋哼道。

    “明白明白。”孙兴东笑眯眯的接过了药瓶儿。

    半夜,赵星辰睡得正香,却是被令无松急促的叫醒了。

    开门一看,发现赵孤独蓬头散发,眼神泛散的软瘫在地。

    “怎么回事?”赵星辰皱了下眉头,问躺地上的赵孤独道。

    “夜不归,夜不归……是夜不归……好舒服……夜夜不归啊……”赵孤独迷迷糊糊的重复着这话。

    “夜不归,怎么有点像是青楼?”赵星辰说道。

    “八成是了。”令无松点了点头,道,“莫非童三跟他俩个逛窑子去了?”

    “那绝不可能,童三可不是寻常人,那些窑姐儿他哪里瞧得上?而赵孤独对女子天生冷淡,更不感兴趣了。”赵星辰摇了摇头,道,“你找掌柜的打听一下夜不归的情况,我先检查一下他到底怎么个情况。”

    令无松点了点头出去了,赵星辰张开天目审视着赵孤独。

    良久,鼻子抽了抽,突然一愣。

    又细看了看,明白了,于是掏出一颗丹药强逼进了赵孤独身体之中。

    这时,令无松匆匆回转,道,“没错,的确是青*楼。更新最快 电脑端::/

    号称‘夜不归’,意思是你来了肯定就不想回去了。

    这夜不归是恒古城最高档次的青楼,排名最差的姑娘一夜也要千颗下品灵石包夜。

    像那些头牌二牌的,都是天价。”

    讲到这里,令无松指了指地上躺着的赵孤独一眼,问道,“他怎么样了?”

    “好像是中了软骨散之类的迷药,我给他喂了解药,不久应该能醒转。”赵星辰道。

    “什么样的软骨散能迷倒人仙层次的强者,那软骨散的层次岂不上升到仙品了?”令无松一听,吃了一惊。

    “品级肯定不低,不过,要说上升到仙品层次那不可能。

    像人仙四品之下者顶级的软骨散应该都能搞定。

    当然,如果这种层次的武者时刻防备着,你也没办法下手。

    赵孤独显然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中了圈套。

    这就相当不寻常了,孤独从来都警觉着的,怎么会松懈呢?”赵星辰说道。

    “百密总有一疏一时候,有些时候,比如什么外来情况分散了你的注意力,倒致药物趁虚而入。”令无松却是摇了摇头。

    “啊……好舒服啊……”就在这时候,赵孤独大叫了一声,伸了下手,居然睁开了眼。

    “舒服,老子让你舒服!”赵星辰气不打一处来,一寒冰掌就干了下去,赵孤独给冻得打了个啰嗦,从地下跳将起来了。

    “咋……咋回事儿?”赵孤独一脸晕乎的看着赵星辰俩人。

    “咋回事,我们还要问你咋回事儿,你倒是问起我们来了?”令无松讥讽道。

    “我……我我……”赵孤独一愕,摸了摸脑袋,又拍了拍。

    “夜不归,你跟童三是不是去了夜不归?”令无松问道。

    “对……对了,是夜不归。”赵孤独一拍脑袋,好像想起来了。

    “快说,童三还不见人影。”赵星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