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度降临时 极冷

第一百三十一章 律师与协商

    谢尔曼大厦第三十六层,威廉事务所中。

    罗塞蒂·福特看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浮现出录制的画面。神色变得越发的兴奋起来。

    他死死的盯着画面中被前后左右拥挤在中间的夫人,鼻间的喘息声变得越来越大。

    好一会儿后,他才脸色通红、神情兴奋的关上视频,然后小心翼翼地退出U盘,装到自己的口袋中,笑容满面的说道。

    “很好,很好。威廉先生果然厉害,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就能将这件事情查的清清楚楚。以后有事的话,我一定还来找你们。”

    赞叹声中着,罗塞蒂·福特便从口袋中取出支票薄,然后大笔一挥,干净利落的将尾款一次性付清,顺手还递过来了一张名片。

    “很高兴与你们合作,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去打球。”

    说完这句话后,罗塞蒂·福特便整理了一下衣物,朝着张骄伸出手掌,“再会。”

    张骄带着职业微笑的站起身,然后轻握住他的手掌,说道,“再会。”

    两人打完招呼后,罗塞蒂·福特便匆匆忙忙的往外走去,神情中的喜色让迎面走来的安很不解。

    她走到张骄的身旁,伸着脑袋朝前面大步走出去的罗塞蒂·福特示意道,“老板,你给他看录像了吗?他怎么还一脸的兴奋的?”

    张骄撇了一眼安,很是随意的说道,“已经给他看了。至于他为什么会那么兴奋,说不定是人家有特殊的爱好呢?”

    听到他这么说后,安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以前听说过的上流人士的各种荒诞不羁的传闻故事。

    她面色古怪的望着消失在电梯里的罗塞蒂·福特,然后飞快地摇了摇头,将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尽数甩出脑袋后,脸上立刻露出一副谄媚的表情,朝着张骄低声细语的恳求道。

    “老板,顾客都走了,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

    张骄看着一脸兴奋的安,轻声“嗯”了,然后说道? “走吧。”

    安顿时喜出望外? 她连忙跑到办公室门口,如同酒店门口的迎宾一样? 飞快地打开办公室的大门? 甜甜的说道。

    “老板,请!”

    张骄看着一脸谄媚的安? 没好气的说道,“说吧? 你到底想干什么?”

    安立刻不假思索的说道? “老板,等下去商场能不能让我在多买一件东西啊,就一件。我看上了一套衣服,但还有一个包包真的好配衣服的啊!!!”

    撒娇声中? 安竖起一根手指? 一脸的可怜兮兮的模样望着他。

    张骄饶有兴致的看着安,嘴角忽然露出一道灿烂的笑容,然后说道,“可以,不过你的正是合约就要再往后推迟一个季度? 你要是同意的话,等下我就给你买了。”

    “可以的? 谢谢老板。”被包包衣服已经晃花眼的安想都没想的就同意了。

    张骄看着一脸雀跃的安,习惯性的计算了一番后? 脸上也同时露出了一副高兴的模样。

    “很好,又省下了不少。果然? 实习生还是划算啊!毕竟这年头? 地主家也没多少余粮啊!”

    “虽然自己真要是放开手脚去弄钱的话? 肯定能弄到一大笔钱。但这些来历不明的钱在现在这个社会当中,根本经不起推敲。自己真要是敢这样做的话,怕不是要不了两个月I也就是国家税务局就会杀上门来,平添许多麻烦。而麻烦很多时候都会带来意外,这就与他先前的打算根本不相符。”

    所以张骄早就打定了主意,除了启动资金外,威廉事务所的一切开支收入都要经得起推敲与核查,就连启动资金,随后都要找人重新做账登记。

    在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大门后,张骄朝着仍一脸偷乐的安说道,“好了,别乐了。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

    安立刻回过神来,她当即小跑进旁边的储物间中,取出一个黑色的公文包递了过来。

    张骄接过公文包,拉开拉链,在将里面冲洗出来的照片、文件逐一查看一番后,立刻大步往电梯旁走去。

    “走吧。”

    安立刻跟了上来。

    两人下了楼,刚刚走出谢尔曼大厦的门口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就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提前一步下来的福奇立刻为两人恭敬的打开车门,然后坐到了驾驶位上,朝着先前说好的百翡丽商场驶去。

    哈林区。

    随着时间的流逝,前段时间里轰动全城的黑帮恶性火拼事件也逐渐的被人忘在脑后。

    虽然街面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台警车停靠在路边上,来提醒着前来寻欢作乐的男男女女们这里并不是绝对的安全。但已经憋了大半个月的饮食男女们早就将可能会发生的危险置之于脑后了。

    对他们来说,没有乐子的生活才是真正的恐怖。所以,这座哈莱因市里广为流传的销金窟也逐渐的恢复了往日里的繁华。

    此时虽然离狂欢的晚上还很早,但哈林区中几条有名的街区里已经汇聚了不少的人。

    一些胆大的妓女、粉头们也悄无声息的混迹在人群当中,在前来巡视的警车的视线之外,达成了一笔笔交易。

    张骄坐在车上,平静的看着闲散在街区周围的混混们望过来的目光,然后拐进了距离这几条繁华街面并不是很远的警察局中。

    在见到这辆崭新的黑色轿车驶进警察局后,追随而来的目光立刻又悄无声息的躲入巷道当中。

    “该死的。”

    几名躲在巷中的混混们低声咒骂了一声,然后收好工具,重新寻找起下一个“幸运儿”,然后给他一个大的惊喜。

    比如等这位“幸运儿”在玩够了出来后,就会发现自己爱车的四个轮胎已经不翼而飞。

    百般无奈之下,他只能喊来附近的维修店重新安装上轮胎,然后才发现,这批新安上的轮胎竟然和自己原来的轮胎几乎一摸一样。

    喜极而泣的他又怎么能不多掏出一些钞票来感谢这些好人呢?

    当然,这些事情和张骄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再走下轿车没多久后,警察局外的快餐店中,两名西装革领的中年男士立刻放下手中的饮料,夹着公文包就快步的走了出来。

    张骄望着朝自己走来的两名男子,嘴角上立刻挂上职业的微笑,然后迎了上去。

    “卢修斯律师,让你们久等了。”

    站在最左边的律师立刻笑着说道,“没关系,我们也是才来,更何况从张先生你打电话的时候起,我们就已经开始计费了。哈哈。”

    他一边笑着调节气氛,一边伸出手对着旁边的另一位略显秃顶的中年男子介绍道。

    “这位就是我们这次案件的雇主,威廉事务所中的张先生。”

    “张先生,这位是我们律师所的温泽·亚尔维斯律师。温泽律师和警察局打过很多次交道,保证不会让您的权益受到损失。”

    张骄闻言立刻伸出了右手,笑着说道,“很高兴认识你,温泽律师。”

    温泽立刻和他轻握了一下手,然后回道,“很荣幸为您服务,卢修斯已经给我说了您的情况。请放心,您这个事情其实是很简单的,我一定会为您争取到最优厚的条件的。”

    “当然,前提是您所说的都是真实的。”

    他话音刚落,张骄已经笑着说道,“请放心,绝对一切绝对没有半点那等下就拜托你了。”

    温泽律师立刻点了点头。

    三人当即大步往警局中走去。

    刚刚踏入警察局中,温泽律师就已经大步朝着接警员走去。

    他取出自己的职业证明,然后朝着一副苦瓜脸的接警员说道,“你好,我是温泽·亚尔维斯,这是我的身份证明,我们两个小时前预约了专门的专案举报,请帮我联系一下贵局的吉尔伯特警长。”

    前台的接警员立刻翻看了一下他的证件,然后打通后,这才对他说道,“吉尔伯特警长在三楼的307号办公室。”

    “好的,多谢了。”

    温泽律师道了声谢后,立刻带着两人往三楼走去。

    307门口,就在温泽律师将要敲门的前一刻,

    他突然回过头,再一次确定道,“我最后再重申一次。张先生,您确定自己掌握了哈林区特大火拼事件的信息了吗?”

    “是的,我确定。”张骄自信的答道。

    温泽律师看着他自信的表情,立刻转过身,敲响了307的大门。

    咚咚咚!!!

    房门立刻就被打了开来,一名留着八字胡的警长当即将他们迎了进去。

    “你们就是前来举报线索的证人吗?”

    吉尔伯特警长坐在位置上,然后抽出文件档案,边写边询问起来。

    “是的。”

    温泽律师答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掏出自己的律师证明。

    “您好,吉尔伯特警长。我是本次举报人威廉·张先生的代理律师温泽·亚尔维斯,这是我的证件。”

    “律师?”

    吉尔伯特警长翻看着他的证件,身子下意识的挺直了几分。

    他虽然不知道举报人为什么会带着律师前来,但多年的警察生涯却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

    一旦有这帮搅屎棍在,那事情一定就不会简单顺利。

    果不其然,温泽律师开口说的话立刻就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我的当事人掌握了前段时间哈林区黑帮恶性火拼的重要证据,此次前来就是委托我和贵局进行协商。”

    他话刚说完后,正在记录的吉尔伯特警长已经不自觉的丢掉了手中的笔,猛地抬头朝他们看来,口中发出不敢置信的声音,“你说的是真的?”

    这段时间中,哈林区发生的黑帮恶性火拼事件可以说是让整个哈林分局都窝了一肚子火气。

    政府,上级,民众,媒体。

    各方各面的压力最终都汇集到了他们分局的头上,整个哈林分局中没有一个人过得舒坦。

    各种汇报、研讨、侦差、巡逻、调查下来,累人费心先不说,关键是他们竟然没找到半点作案者的痕迹。

    这种感觉别提让人有多窝心与恼火的了。

    现在突然听到有人说有了这起案件的信息,他怎么能不激动。

    吉尔伯特警长顿时站起了身子,他就像往常审视犯人一样,大步奔到三人身前,神情凶恶的说道,“是什么证据,快告诉我。”

    温泽律师却仿佛没有感受到他眼中就要冒出来的煞气一样,依旧不急不缓的说道,“吉尔伯特警长,我们不是罪犯嫌疑人,请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我们说话。关于证据,在和贵局没有协商完以前,我们是不会告之的,还请理解。”

    吉尔伯特警长立刻对上了温泽律师平静的眼神,他深吸了一口气,但神情中的焦急与狂喜却丝毫依旧没有压抑下去。

    没错,是狂喜。

    吉尔伯特警长看着眼前的三人,脑海中一时间各种想法不断翻涌出了上来。

    如果,如果说,这个案子的功劳能分润给自己一点话

    吉尔伯特警长的眼中顿时燃烧起熊熊的野心火焰。

    他看着眼前的三人,如同一只暴怒的雄狮一样走了过来,口中大声说道。

    “现在,立马告诉我你们所掌握的证据,否则我有权利将你们拘留,以知情不报的罪名,这不是普通的治安案件,而是一起关于五十多人死亡的重大恶性事件。懂吗?”

    只是,眼前的三人却对此并没有半点的反应,都是平静的看着他,甚至眼中还带着一丝讥讽。

    温泽律师看着几乎快要靠到自己眼前的吉尔伯特警长,依旧满脸笑容的说道,“不,您没有这种权力。我的当事人是一侦探,属于特殊职业者,并不适用于普通的条例。”

    “当然,您也可以将我们强行拘留,但我想提前告诉您一声,我和卢修斯律师都是属于西道尔律师所的成员,如果您不能给予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那么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吉尔伯特警长的眼神立刻闪烁了起来,他沉默了一下后,严肃的表情立马柔和了下来,“抱歉,我最近实在是快要被这件案子快要压垮了,所以有些神经质,还请见谅。”

    他话音刚落,口中又接着说道,“哦,对了,你们准备和我们协商什么?”

    温泽律师看着立刻变了脸的吉尔伯特警长,神情中没有丝毫的惊讶,他依旧很是平淡的说道。

    “我的当事人想和贵局协商一下关于本次案件的赏金情况,以及在后续通报记者会中,贵局必须着重说明,本次案件的重要情报是由威廉事务所所提供给,其通报不得少于五次并短于三分钟,期间还需派人配合我当事人的事务所进行宣传,同时提议市政府授予我当时人哈莱因市优秀市民奖章”

    一连串的要求飞快得就从温泽律师口中说出,吉尔伯特警长已是一脸的晕头昏脑。

    温泽律师微笑的看着他,等到他回过神来后,这才说道,“这就是我们需要协商的地方,我想,吉尔伯特警长,您可呼叫您的上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