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度降临时 极冷

第一百三十二章 异神

    “吉尔伯特警长,您可呼叫您的上级了。”

    近乎直白的嘲讽从温泽律师的口中平静的说道,丝毫不加掩饰。

    吉尔伯特警长闻言立刻抬起了头,嘴角边刚刚浮现出来的笑意瞬间就凝固在了脸上。

    他愤恨的看着眼前的温泽律师,等来的却是一句充满嘲弄意味的话。

    “还请您尽快上报吧!再耽误下去,浪费的也是大家的时间。您的权限应该不足以与我们进行协商关于这件案情的重要情报。”

    说完之后,温泽律师微笑着伸出左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吉尔伯特警长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的难看,一阵青一阵白。

    但他这次却没在说什么,只是又看了一眼温泽律师,转身便朝外走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四名身穿着深蓝色警服的警察大步的走了进来。

    在见到屋中坐着的三人时,当先那名佩戴着NYPD警衔的地中海警察已经满脸笑容的

    迎了上来,并伸出右手和三人一一握手后,这才很是圆滑的说道。

    “感谢诸位的义举,我代替哈林分区警局向诸位献上最真挚的感谢。”

    说完,他便站直身子,手掌外翻以太阳穴齐平,敬了一个警礼。

    温泽律师立刻迎了上来上去,毫不示弱的说道,“这是我们身位哈莱因市市民应该做的,局长先生客气了。不过,案情要紧,我们还是尽快协商好后,早日将那群暴徒绳之以法,这样也好给民众给社会一个交代。您说是吧?”

    说完,他便从文件包中取出一份早已打印好的文件,传递了过去。

    “这是我当事人提出的条件,您可以先过目一下。”

    警察局长立刻接过了那份不少于十页的文件,然后仔细的翻阅起来。

    十多分钟后,再翻完了守着文件后,警察局长已经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这不可能,你们的条件太离谱了。如果都按你们的要求进行的话,那我们警察局在这件案件中将要扮演什么角色,一个只会在结尾时前来收尾洗地的丑角?这我们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说着,他便将手中的文件传递给身后之人,然后上前一步,和温泽律师开始讨价还价起来。

    “律师先生,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其余的条件我们都可以商量,但唯独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本次案件是必须由我们哈林分区警局独自侦查破案的”

    他话还没说完,温泽律师已经走了过来,直接打断了警察局长的话,纠正道。

    “抱歉,局长先生,我必须要打断您一下,然后在着重提醒您一下。本次案件的信息是由我当事人追查到的,而不是你们哈林警察分局,也就是说,是你们需求这份案件的情报,而不是我们。所以,希望您再开口之前,能先搞清楚其中的因果关系。”

    警察局长在听到他这么说后,脸上并没有显露出半点不悦之色,反而是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不不不,律师先生说笑了,你们既然来到了我们警局,那本次案件就是由我们共同侦破的。”

    张骄看着理直气壮,直接就将自己添加进去的警察局长,不得不感慨这些能当上领导的,就没有一个薄脸皮的。

    在他眼前,温泽律师则是毫不相让,立刻就将他刚说出来的话否认掉了。

    “请注意你的言辞,局长先生。我们尚未就此事协商好,所以请不要说出这些具有误导性的词语,否则我们将立刻终止本次商谈。”

    温泽律师死死的盯着身前的警察局长,然后打开手中的手机,示意自己正在录音并进行着远程连线。

    警察局长看了他手中的手机一眼后,立刻向上伸起了双手,带着一脸无害的笑容说道,“您太过敏感了,我们这不是正在协商嘛。”

    他一边说着,一边示意着自己的无害。

    温泽律师看着对方的举动,嘴角边却是扯出了一道不屑的笑容。

    “抱歉,请原谅我的小心谨慎,谁让咱们哈莱因市的警司有过出卖污点证人的先例的。”

    “那纯粹是污蔑,法院早已经下发了判决的,律师先生。”

    警察局长立刻反驳了一句,然后看向身前的温泽律师,神情中一片严肃。

    “我想,我们还是不要为一件已经尘埃落定的事情在进行争辩了,还是先商讨下关于本次案件的情况比较的好。”

    他话音刚落,温泽律师就立刻点了点头。

    两人顿时针锋相对的望在一起,然后心有灵犀的同时往桌边走去,面对面的坐下。

    温泽律师率先打开文件包,取出了一杯早就准备好的茶饮,然后将手机连上充电宝,确定时刻都不会断电。而坐在他对面的局长则给自己倒了一杯苏打水,同时喊来两个助手,开始了这一场艰苦卓绝的谈判战争。

    时间不断流逝,从中午一直到下午。

    整整四个小时里,温泽律师和警察局长一步都没离开过座位,唇枪舌剑的就没有停下过。

    刚合同的条款就重新打印了四回,更别提各种边边角角的整疯了。

    下午五点六十,在经过了大半天的谈判后,温泽律师拿着最终定稿的合同递了过来,顺便还悄悄地给张骄使了个眼色,示意这已经是在规章制度里面的最大限度了。

    张骄瞧着手中已经增加到了二十三页的合同,不得不感慨这钱花的确实值。

    温泽律师不但为自己的事务所争取来了大量的赏金分红以及曝光宣传的机会外,还更是借机让威廉事务所成为了哈林分区警局的合作伙伴,拥有了一定的警司系统的内部知情权,可以说是收获颇丰。

    虽然在这份条约当中,哈林分区警局也在其中占了不少的好处,但世界上哪有好处尽占的事情。

    张骄取出签字笔,飞快地在合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一直暗中偷偷观察着他的警察局长立刻长长的舒了口气,这近一个月以来笼罩在心头上的阴霾逐渐消散开来,露出了希望的光辉。

    他大步走到张骄跟前,神情中一片火热。

    “张先生,现在可以将你所掌握的证据给我们了吗?”

    张骄点了点头,随手将放在身边的公文包递了过去。

    局长先生立刻迫不及待的打开公文包,取出里面的照片、录像以及别的证据文件。

    他稍作翻看后,脸上顿时一片狰狞。

    “竟然是他们。”

    他立刻合上手上的照片,冲着身前的张骄说道,“张先生的事务所果然厉害,证据竟然能搜集的如此周全,倒是让我们省了不少的功夫。真是非常感谢!”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敬了一个警礼,然后又说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忙,就不招待你了,改日找个时间,我们在一起喝午茶可好?对了,如果张先生有兴趣的话,可以查看一下我们系统内堆积的案件,赏金分红还是很丰厚的,相信对于您这种大侦探来说,应该费不了太大的功夫的。”

    说完他便夹着文件包,大步的往门外走去。

    踏踏踏的脚步离开声中,张骄隐隐还能听到他冷厉的说话声,“去,把威尔叫回来,也该他上场了。”

    这边,随着警察局长的离开,307室内立刻就只剩下张骄、温泽律师以及当了大半天透明人的卢修斯律师。

    张骄转过身来,朝着两位律师感谢道,“今天麻烦两位了。”

    说着,他便从口袋中取出两张早已填好的支票,然后递了过来。

    却没想到温泽律师立刻将他递过来的支票挡在外面。

    温泽律师笑着说道,“张先生客气了,不过这钱我们不能收,我们律师所有规矩的,月底的时候自然会有账单发到贵事务所的。”

    张骄看着他坚定的神色,也就不再坚持,随手将支票收了起来。

    然后就听到温泽律师说道,“张先生,如果您再没有别的需求的话,我们就先离开回律师所汇报备案了。”

    说着,他还拍了拍装着另一份合同文件的公文包。

    张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今天多谢两位了,我这边已经没有别的需求了。”

    “好的,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行离开了,张先生您请随意。”

    说着,两位律师便分别和他握了下手,然后大步的走了出去,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张骄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眼中忽然化为一片深邃。

    街道、房屋、地面、车辆、行人

    无数的景物在他眼中闪烁起来,直到一名躺在床上,浑身包扎着纱布的白人男子浮现在他眼中后,这才停止了下来。

    张骄望着这名浑身缠满纱布的男子,口中低诉着谁也听不见的话。

    “这么久了,还是没有人来帮你吗?也罢,就让我来再推你一把,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被人所眷顾。”

    夜色降临,时光消逝,转眼间便已经到了午夜三点钟。

    热闹了一整个晚上的哈林区也逐渐的安静了下来,几条热闹的街区上虽然还有不少疯玩整夜的男男女女,但人数比起前半夜却是少了许多。

    哈林分区警局的大门口,十多坐满人员的辆警车在此刻悄无声息的行驶了出去。

    警车连成一排,飞快的驶过街面,格外的引人注目。

    在黑暗的角落中,几名在酒吧外面捡了活尸,然后拖到街边巷角中不停运动的黑人,望着眼前驶过的一辆辆警车,顿时吓的停止了运动,缩头缩脑的躲进黑暗中。

    直到警车离去好远后,他们这才探出头,看着警车驶去的方向,立刻提上了裤子,转头就往家中跑去。

    “该死的,这群条子这时候行动,今晚肯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话不多提,这边,随着警车缓缓驶进哈林区旁边的一条街面后。所有警车立刻放缓了速度。

    威尔警官拍着他的搭档,恶狠狠的盯着前面不远处的那家修车店,立刻在耳麦中下达了攻击指令。

    “准备进攻。”

    咔咔咔。

    车门的开合声中,一名名全副武装的警察立刻奔下警车,按照早已计划好的布置,将修车店彻底团团围住。

    威尔警官一声令下,围在修车店周围的警车同时拉响了警笛。

    刺耳的警报声中。

    修车店的大门立刻就被两名壮硕的警察用破门器砸开。

    四颗闪光手雷瞬间就被扔了进去。

    闪亮的光芒中,威尔警官用大喇叭朝里面喊道。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弃一切抵抗,抱头趴在墙角。”

    “我再重复一遍,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弃一切抵抗,抱头趴在墙角。”

    警报、喇叭、闪光弹中。

    刚刚睡下的东泰尔夫人惊慌失措的从美梦中苏醒过来,他们慌乱的摸索着周围,然后就被破门而入的警察们瞬间打成了马蜂窝。

    “不许动。立刻双手抱头趴下。”

    警察的怒吼声中,窝在修车房中的东泰尔夫人越发的慌乱起来。

    张骄站在人群中,如同一道幽魂一样,没有半个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缓缓走进修车房中的卧室里,看着被自己下了咒,然后被捆成一具木乃伊状的维奇。神情中充满了期待。

    啪!

    一声清脆的响指声中,躺在床上的维奇忽然间就感到一股无以言说的剧痛从身体四肢上传来。

    他当下立刻就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惨叫,身体疯一样的颤抖起来。

    刚刚摸进卧室中的两名警察立刻朝着惨叫声传来的地方开火,直到枪中弹药尽数倾泄完后,这才缓缓的走了过来。

    张骄看着毫无抵抗力的就被乱枪打死去的维奇,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

    他伸手一抓,维奇的身躯上,一道茫然的灵魂立刻落入他的掌中。

    “既然没人来救你,那就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是如何获得先前的那股庇佑的力量的。”

    低声的诉说当中,维奇的灵魂立刻化为丝丝雾气消散在张骄面前。

    他所经历过的一切如同电影一样,以超乎百倍的速度进行播放着,直到定格在一堆巨大的火堆上面。

    张骄的眼中,立刻浮现出一幕巨大的画面。

    大雪纷飞的寒冬里,成百上千名东泰尔夫人围着一簇巨大的火堆载歌载舞。

    声声嘹亮雄浑的大吼声中,维奇拖着一只长着巨大枝杈状角的麋鹿,缓缓的从雪林当中走了出来。

    人群顿时欢呼起他的名字。

    “维奇。”

    “维奇。”

    热烈的嘶喊声里,一名披着狼头的老者大步走到他的面前,高举着他的手笔欢呼道,“本次猎鹿节的勇士是,维奇。”

    维奇立刻高举着双臂,然后看着老者将他带回来的麋鹿开膛破肚,将放出来的鲜血混杂在一个冰桶当中,然后从他头顶浇下。

    “在寒风与霜雪的注视下,维奇,你将获得狼灵的眷顾。”

    夹杂着鲜红血液的冰水立刻淋湿了他的全身。

    维奇却没有感到半点寒冷,他转过头,凝结在脸上的冰水已经在寒风的吹割下,变成了一个鲜红的狼头。

    狼头转过脑袋,对视着张骄望来的目光,发出一声连绵不绝的狼啸。

    “异神,滚出我的领地!”

    张骄看着注视过来的狼首人身的怪物,神情中越发欢喜起来。

    他缓缓往前走来,看着这个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怪物,露出了一副和善的笑容。

    “我觉得,你,可能需要一点小小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