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度降临时 极冷

第一百七十二章 融合

    滴答!滴答!

    好似水滴从高处落下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

    吸血鬼拉斯金·穆尔·梵卓缓缓睁开了双眼。

    他双眼无神的平躺在柔软的地毯中,迷茫的看着眼前洁白无暇的屋顶。

    这种状态持续了好一阵后。

    拉斯金·穆尔·梵卓这才缓缓地侧过脑袋,抬头望着屋中唯一有着动静地地方。

    离他身旁不远处,有一座看上去很是古老的座钟正在不停的摆动着,规律而有节奏的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

    “十点钟零六分了吗?”

    拉斯金·穆尔·梵卓缓缓地站起身,注视着眼前熟悉的房间摆设,眼中越发的迷茫起来。

    “我这是在哪儿?”

    “眼前的这一切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的熟悉?”

    眼前是一间装修风格古典肃穆的房间内,淡淡的近乎闻不到的香气在房间中弥漫着,轻柔而又舒适,令人不知不觉就沉醉在其间,整个人都放松起来。

    但吸血鬼拉斯金·穆尔·梵卓却没有这种感受。

    他痛苦的揉捏着自己的脑袋,手上的力气变得越来越大,以至于尖锐乌黑的指甲刺入到自己的皮肤下都没发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拉斯金·穆尔·梵卓疯狂的晃动着脑袋,口中痛苦而又抓狂的怒吼着。

    “我是谁?”

    “我在哪儿?”

    “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低沉狂躁的怒吼声立刻掩盖住了座钟摆动的声音,直到过去了良久之后。

    拉斯金·穆尔·梵卓这才平息了下来,不在像刚才那般疯狂与狰狞。

    他双目赤红的扫视着周围,只觉得眼前房间中的摆设越发的熟悉起来,仿佛自己已经看过了成千上万次一样。

    回忆当中,一旁的钟表声变得越来越响亮。

    一股淡淡的,说不出来的香气萦绕在他身边。

    缓缓地,悄无声息的钻入他的身体当中。

    拉斯金·穆尔·梵卓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他觉得自己好像躺在柔软的云朵之上一样,一切的恐惧与烦恼尽数离他远去。

    迷醉一样的状态中。

    一幅幅久违的画面、记忆、印象开始在他脑中回荡,不断的翻涌上来。

    拉斯金·穆尔·梵卓有些不确定的嘟囔着。

    “我是,张骄?”

    话音刚落,房间中立刻响起无数似有似无的声音,不断地应和着他的自言自语。

    “是的。”

    “你是张骄。”

    “你从头到尾都是张骄。你一切过往的身份经历都是自己的伪装。”

    “你,就是张骄。”

    脑海中不断的翻涌上来记忆,似乎正在印证着他的诉说。

    “是的,我就是张骄。”

    “这一切都是我早就计划好的,不是吗?”

    “加入血族梵卓家族中,一步一步往上爬,然后取得血族最高的掌控权”

    回忆当中。

    冥冥中应和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响亮。

    一股诡异而又奇特的力量悄无声息的降临下来,拉斯金·穆尔·梵卓的脸庞开始如同燃烧的蜡烛一样,变得柔软模糊起来。

    大片大片的粘稠血液自他面孔上滴落下来,逐渐露出一张新的面孔。

    拉斯金·穆尔·梵卓怔怔的站在原地尤不自知。

    他神情迷醉,脸上带着一副说不出的诡异笑容,静静的望着眼前不知何时突然出现的

    一扇巨大而又神秘的落地镜。

    神秘的落地镜里。

    拉斯金·穆尔·梵卓望着镜中熟悉而又显得极度不对劲的身影,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一步,好像要将镜中的自己看的更加清楚一些一样。

    伴随着他脚步的向前走动,镜中的身影也随之而动。

    拉斯金·穆尔·梵卓举起手,试探性的贴在了隐隐浮现出大量诡异文字的镜面上。

    落地镜中的他也随之伸出了手掌,向着前方探出。

    两只手掌隔着一扇镜面,立刻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一阵莫名的力量将他们顿时连接在了一起。

    恍惚之中,两道身影越贴越近,仿佛要重叠到一起时。

    拉斯金·穆尔·梵卓忽然看到了镜中的自己,嘴角边突然微微扬起了一丝无法用语言诉说的笑容。

    这笑容仿佛闪电一样的划过了拉斯金·穆尔·梵卓的心头,令他情不自禁的闪过了一个莫名的念头。

    “奇怪了。”

    “我不是已经转生成了吸血鬼了吗?镜子中怎么还能显现出我的影子?”

    他死死的盯着镜中越看越不对劲的影子,心头的疑惑变得越变越大,也越来越感到不安了起来。

    眼前这一切,似乎,都不对劲。

    他下意识的皱起眉头,想要收回手掌时。

    这才发现,自己伸在镜面上的手掌却不知何时已经深陷在镜中,与镜中的倒影彻底的融为了一体,根本摆脱不得。

    拉斯金·穆尔·梵卓双目立刻缩成了一团。

    他口中探出两根修长尖锐的獠牙,然后咬向了伸在镜面上的手掌。

    嘶~!!!

    鲜血飞溅中,一股源自于血脉深处的力量,立刻自身体中涌了出来。

    粘连在手上的古怪镜子,顿时被击飞了开来,摔落在房间的角落上。

    哐当!!!

    低沉的撞击声中,怔在原地的拉斯金·穆尔·梵卓仿佛拨开了眼前的迷雾一样,原本属于他自己的记忆与人格,随着血脉的沸腾,立刻被唤醒了过来。

    他回忆着先前发生过的种种情况,神色一片阴沉。

    “谁?”

    “是谁?”

    “胆敢篡改伟大的血之帝王拉斯金·穆尔·梵卓陛下的记忆?”

    愤怒的质问声中,大片大片的鲜血自他脚下蔓延出来,如同活物一样,跟随着主人的质问声而张牙舞爪着。

    血浪如潮,瞬间化为一片血海,淹没了整个房间。

    眨眼之间。

    眼前这间古典肃穆的房间就消融在血海当中,露出了房间以外的世界。

    “嗯?这是哪里?”

    拉斯金·穆尔·梵卓诧异的看着房间外面的景色。

    他原以为关押囚禁自己的地方会十分的严密与隐蔽,周围肯定有大量的防御措施以及看守人员。

    所以,在回想起自己的记忆的同时,他就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毕竟面对着一个能将自己从鲜血盛宴上掳来,还差点用这种莫名诡异的法术将自己的人格记忆篡改了的家伙,由不得他不多加防备与小心。

    但没想到,冲出房间之后,眼前的一切却十分的出乎他的意料。

    房间之外。

    漆黑的天穹笼罩四野,无数密密麻麻不停闪烁的星辰高挂在天空之上,森冷的注视着大地。

    拉斯金·穆尔·梵卓放眼看去。

    只见眼前一片虚无,却又看不到边际,唯有一朵又一朵硕大的艳红色诡异花朵,长在这片死寂的世界中,显得格外的妖艳与夺目,令人看了又看,感到十分的熟悉。

    丝丝缕缕的灰白色的气息,就在这一簇簇妖艳的花朵中不断流转,凝结成一个个诡异而又莫名的字形、符文。

    拉斯金·穆尔·梵卓目光一缩,警惕的望着四周,正在猜测自己是被人囚禁领域当中,还是被拉到了一个半位面还是异世界时,一道幽幽的声音忽然在他耳旁响起。

    “好吧!又失败了”

    叹息声中,拉斯金·穆尔·梵卓猛然回头,就看到刚刚被打飞的神秘镜子,忽然又出现在他身后。

    “你到底是谁?”

    “给我出来!!!”

    询问声中,镜中的自己的影子,忽然咧嘴一笑。

    拉斯金·穆尔·梵卓就看到,镜中的自己伸出手掌,然后脸带邪笑的割断自己的喉咙,鲜红的血液仿佛水泵爆裂一样四处喷溅起来,面前的镜子瞬间就被鲜血染红。

    鲜血不断的从镜中流出,眨眼间,镜子就已经被鲜血所浸没。

    殷红的镜面上,依稀有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正不断冲着自己发笑。

    “不!!!”

    拉斯金·穆尔·梵卓本能的发出一声大叫,但还没等他喊完,他的脖子被一道无形的力量割开,头颅如同皮球一样的掉落在地上。

    无数的鲜血喷溅而出,洒落一地。

    滚落在地面上的头颅的最后一眼中,就看到在漫天星辰的注视下,一株妖艳诡异的大红花朵,正悄悄的盛放开来。

    在这一瞬之间,拉斯金·穆尔·梵卓忽然明白了过来。

    “原来,这些花都是”

    还没等他想完,弥漫在花朵上的灰白雾气就已经疯涌过来,淹没了周围的一切。

    一间装修风格古典肃穆的房间在雾气中悄然还原。

    滴答!滴答!

    好似水滴从高处落下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

    吸血鬼拉斯金·穆尔·梵卓缓缓睁开了双眼。

    他循着声音缓缓地侧过脑袋,抬头望着屋中唯一有着动静地地方。

    离他身旁不远处,有一座看上去很是古老的座钟正在不停的摆动着,规律而有节奏的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

    “十点钟零七分了吗?”

    镜中的自己的影子,忽然咧嘴一笑,然后脸带邪笑的割断自己的喉咙,鲜红的血液仿佛水泵爆裂一样四处喷溅起来,面前的镜子瞬间就被鲜血染红。

    “不!!!”

    拉斯金·穆尔·梵卓本能的发出一声大叫,但还没等他喊完,他的脖子被一道无形的力量割开,头颅如同皮球一样的掉落在地上。

    无数的鲜血喷溅而出,洒落一地。

    漫天的星辰的注视下。

    死寂的世界中,顿时又多了一朵妖艳的红花。

    时间流逝,越来越多的妖艳红花出现在这片死寂的大地上。

    灰白的雾气越发的浓郁起来。

    古典肃穆的房间中,拉斯金·穆尔·梵卓像以前一样,茫然的伸出手掌,紧紧的贴在镜面上,口中喃喃自语着。

    “是的,我就是张骄。”

    “这一切都是我早就计划好的,不是吗?”

    “加入血族梵卓家族中,一步一步往上爬,然后取得血族最高的掌控权”

    回忆当中。

    冥冥中应和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响亮。

    一股诡异而又奇特的力量悄无声息的降临下来,拉斯金·穆尔·梵卓的脸庞再次开始如同燃烧的蜡烛一样,变得柔软模糊起来。

    大片大片的粘稠血液自他面孔上滴落下来,逐渐露出一张新的面孔。

    这张脸孔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然后不断地往身前的镜面上碰去。

    两者缓缓地,毫无间隙的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道全新的人影。

    两张区别明显的面容开始在他脸上不断地浮现隐去,又或者同时浮现出来,争先恐后的抢夺着身体主导权。

    就在它们抢夺之时,一道四臂无面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人影的身后,将其紧紧的簇拥起来。

    炽亮的三色光辉,瞬间笼罩在这具不断异动的身体上。

    残留在拉斯金·穆尔·梵卓体内的意识和血脉力量,顿时仿佛跌入一片空虚荒芜的黑暗之中。

    他分不清自己在哪里,只是感觉到自己在不断下沉。就好像从高空中坠下又或者跌入深海之中一样,整个人的意志不断下沉

    或者说,这种下沉的感觉只是他自己的感觉,因为这片虚空之中并没有什么前后左右上下高低之分。

    只是一片荒芜的虚空。

    在荒芜的虚空中,拉斯金·穆尔·梵卓最后的意志开始不由自主的朝着四周飘散开来。

    弥留之间,就在他的意志就要彻底消亡之时。

    荒芜死寂的虚空中,一轮三色组成的太阳照亮了眼前的一切。

    太阳是如此巨大,似乎整片虚空都无法容纳其存在。

    拉斯金·穆尔·梵卓情不自禁的朝着太阳靠去,然后消融在了其中。

    古典肃穆的房间内。

    张骄缓缓睁开眼睛,他望着身前树立着的巨大镜子,口中微笑的问道。

    “告诉我,我是谁?”

    镜中的人影立刻答道。

    “我是张骄。”

    “我是张骄。”

    “我是张骄。”

    连绵不断的回答声中,眼前的房间中的摆设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不见。

    房间外漫天的星辰开始不断地闪烁起来,然后飞快的暗淡了下来。

    漆黑的天穹下。

    一个又一个的张骄从其中走了出来,他们的双眼如同刚刚熄灭的星辰般的闪烁着。

    他们聚在一起,将张骄围在中间,开心的问道。

    “我是谁?”

    “我是张骄。”站在最中间的张骄立刻大声的答道。

    “是的,我们是张骄。”

    回答声中,周围开怀大笑,数也数不清的张骄突然朝中间涌了过来。

    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一道修长的人影站立在这片死寂而又空旷的世界中,伴随着地面上无数妖艳的大红花朵放声大笑。

    “哈哈哈!!!”

    威廉事务所内。

    安惊恐万分地看着眼前咧嘴大笑的老板,情不自禁的裹了裹衣领,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老板,您,还好吗?”

    张骄猛然回头,嘴边的笑意令安不寒而栗。

    他高兴的说道。

    “好。”

    “很好。”

    “我从没有这么好过。”

    回答声中,张骄手中把玩着的两块尘世石板,顿时悄无声息的融合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