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才不是精灵文配角 疯狂沉默

第八百八十六章:真假与仿制品,泛滥的太阳之笛

    东西入手的太过轻松,让李想开始思考这里会不会是个的陷阱。

    可眼前的小门破旧程度与日轮祭坛几乎没差别,根本没考虑过维护保存这种事情。他一度怀疑要是把这些藤蔓和杂草给扒下来,石门多半也跟着垮了。

    “这是什么材质……象牙猪的牙?还是某种植物?”

    他低头看着浅橙色与象牙白交叠的太阳之笛,擦掉上面的泥土和污垢,发现这玩意儿简直是伊拉克成色,各方面都破烂到了极点。

    把管口内的土壤捅开,里面的情况同样不太行,让人相当怀疑它到底还能不能吹响……拿去给专业人士看看吧,到时候修理或翻新都方便一点。

    李想拿出准备好的木盒放置进去。

    忽然间。

    路卡利欧推了下他的胳膊。

    他侧过头,视野的角落里豁然有个一米五左右的女孩儿,她带着三只个头颇大的宝可梦有说有笑地往这边靠近。

    刚才那个小泥人?

    居然是女生,可惜很难从那张脸上看清年龄……

    李想并不意外在这里见到对方,甲贺忍蛙不久前就说过对方离开了原地。但他无意与这女孩儿交流,太阳之笛到手后就该撤退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未曾想对方在行路之时好像发现了什么,脸上陡然发生了变化。

    “喂!躲躲藏藏的家伙!快给我出来!”

    她张望四周的同时口中不断大喊,警惕的神态溢于言表,三只宝可梦用各自的方法审查着潜在的敌人。

    脚印被发现了啊。

    李想撇了撇嘴,椰蛋树岛这种地面潮湿泥泞的地方,想要不留脚印就必须一直坐在巨金怪背上,可他没有玩潜伏游戏的想法。

    溜了。

    他给了甲贺忍蛙和路卡利欧一个眼神,搭住它们的肩膀,从山崖上一跃而下。

    但在坠落到地面之前,路卡利欧的电磁飘浮以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将他们下坠的力全数抵消。

    “绕远一点再叫船吧。”

    李想转头看了眼山崖之上,决定回到岛屿的南边再叫老板来接自己,以免被那个女孩儿发现。

    就刚才那个门型祭坛和太阳之笛的情况而言,对方不太可能是这座岛的主人,否则就算没钱修缮祭坛,也至少别让太阳之笛掉地上吧?

    风吹雨淋的还有氧化分解等,若非这玩意儿的材质特殊,搞不好已经坏了

    或许真坏了。

    他回想起情况糟糕的太阳之笛,收起路卡利欧并放出巨金怪,迅速向南面前进。

    不多时熟悉的乱石滩到了。

    李想掏出卫星电话,开始联系他的滴滴司机。

    海洋村。

    接到电话的老板露出诧异的表情,“这么快?”

    八点左右出发现在才下午两点都不到,这就要回来了?宝可梦猎人也没这么快的吧,难不成是被椰蛋树们揍得太狠,待不下去却又好面子才说的这些话。

    有可能。

    那得赶快行动了。

    老板迅速驾船敢去营救这位小老弟,趁他还没被椰蛋树们赶到海里去。

    可在石头滩边看到完好无缺的李想时,老板又有些迷茫了。

    衣服看着都没变多脏。

    他到底做了什么?

    实在没忍住,老板盯着缓缓走上船的某人,低声问道:“冒昧的问一句,你是去收服野生宝可梦的吗?”

    “差不多。”

    后者随口回应。

    老板得到如此糊弄的回答心中愈发好奇,但人家不愿意说,也不好追问到底,只能将默默快艇开回海洋村。

    而在此期间李想一直观察着椰蛋树岛,猜测那个女孩儿会不会非常戏剧性地出现,并记下戽斗尖梭船的外貌,从而顺藤摸瓜寻觅到他。

    可惜。

    这种影视作品里的桥段在自己的身上似乎并不适用。

    直到肉眼下的椰蛋树岛变成一颗米粒了,女孩儿和她的宝可梦仍未现身。

    总不至于还在北部和“隐藏的敌人”斗智斗勇吧?

    不会吧?

    伴随着疑问,李想回到了海洋村。

    “再住一晚?”老板脸上满满的求知欲。

    他拒绝道:“不了,轮船还有班次,帮我退房吧。”

    嘴上说着像要离开这座岛,实际上他只是打算回最近的都市,寻找到能够修缮太阳之笛的地方。

    之前他稍微试了一下,可能是他嘴有问题,可能是笛子也有问题,总之吹不出声音急需抢救的样子。

    四岛不算小,虽然比起其他三座现代化的程度是要弱一些,但多半也会有乐器店的。

    “这样啊。”

    老板遗憾地叹了口气,脸上浮现营业性的笑容。“有机会再来照顾我的生意啊。”

    “嗯。”

    ……

    丽湖市。

    这里是四岛的商业和政治文化中心,拥有许多酒店、餐厅和热带风情的购物广场,堪称旅游的天堂。

    丰富且多样化的特点让李想很轻松地便寻觅到了几家乐器店。

    太阳之笛虽然算古董但其本质上更接近乐器,所以想要对它进行修缮,乐器店是最佳的选择。

    想法没毛病,唯一有毛病的是事情并不顺利。

    这些乐器店要么坚决不提供非本店购买乐器的修复问题,要么干脆就没这个能力,还有的看都不看上来就说能修,李想怎么放心得下?

    万一弄出个好歹来,他哭都没地方哭。

    于是。

    他的目光转移到了一些古董店身上。

    可乐器店不靠谱,古董店就靠谱了吗?自然不是,甚至它们还要离谱一点。假货满天飞不说,一些很普遍的东西就因为带了点群岛特色,几千上百年的历史张口就来,价格瞬间翻几十倍。

    都是典型的只做一次生意,关键还陆陆续续有不少人买账。

    李想兜兜转转了一天,根本不放心交给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这时候,咨询“当地人”成了唯一的选择。

    万般无奈之下。

    他只好在这里的海景酒店住了一晚,第二天去联系阿比外公推荐给他的一位掮客,对方也处于退休的年龄了,听到是熟人介绍。

    这才带着李想找了个靠谱的老师傅。

    听说对方年轻时,曾借着诸夏兴起的典当风开了个群岛版典当铺,虽然早已经关掉很久了,但那么多年下来练就了一番好眼力和好手艺。

    “乐器?这种东西我还真很久没经手了。”

    老人捏着胡须,左眼半闭半睁似乎是肌肉出了点问题,“小伙子,拿出来让老头我开开眼吧。”

    “您掌眼。”

    他立即掏出木盒,将里面的战损版太阳之笛展示给对方看。

    老人挑眉,“这是……太阳之笛?”

    啊?

    “您知道它?”李想愕然,没料到居然还有人认识这个东西。

    可既然认识咋还丢在椰蛋树岛没人管呢。

    另一旁的掮客老人则表情怪异地道:“这有什么不认识的。群岛地区过节时候的标准乐器之一……这个看上去有点年代了啊。”

    “嗯,是的呢。”古董老人点点头。

    二者你一言我一语。

    李想则懵了,“等等,它们?标准乐器?难不成太阳之笛还有很多么。”

    两位老人见其一脸懵逼,当下便露出了然的神情。

    其中古董老人咳嗽了两声,“嗯……你也不用着急,虽然太阳之笛的制式算不得珍贵,但你这个确实有点年头了,我帮你鉴定鉴定,多少买的?”

    合着老人以为李想被某个不良古董贩子骗了。

    但实际上。

    他更在意标准乐器这件事情,太阳之笛仅在游戏里出现过,动画中干脆没影了,为何这里的太阳之笛会泛滥到这种程度。

    难不成他手里这个也只是个复制品?

    这样的话“太阳之笛”被丢在地上或许就不难理解了,或许真货已经被拿走,假货自然而然就被丢弃……

    一时间。

    李想的脸色变了好多次。

    古董老人没注意到,满心沉浸在眼前的太阳之笛上,转而不可思议地道:“居然不是牙制品……”

    “怎么说。”掮客老人也来了兴致,当然只是想知道某人到底会亏多少而已。

    古董老人回道:“正常我们的太阳之笛不都是以象牙为原材料的么?但你看这个,材质明显与象牙不符。”

    “那是现代工业仿制?”

    “不,也不是,这上面的釉一看就不是人工做上去的,还有这些,没个几百年风吹雨打都出现不了。”

    古董老人摇头,看着这玩意儿深感奇妙,“我鉴赏的笛子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了,这种材质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对方的话引起了李想的注意。

    “那能修复么?就到正常使用的标准。”

    “使用?这个倒简单,不过太粗暴的话容易把上面的印子弄掉噢。我可得提前告诉你,古董这玩意儿值钱的地方就是这些岁月的痕迹。”

    “我一定会小心使用的那什么时候来取?”

    “不忙的话你在这儿等等,正好没事干,让老头子我一边修复一边研究研究。查查乐器相关的行情,帮你定个合适的价格出来。”

    “好!”

    李想点点头,能在旁边等是最好的选择了。

    于是。

    他和掮客老人一起观摩了一场修缮神器的过程,古董老人虽然瘦弱双手却稳定地可怕,无论是清土亦或者疏通气孔都有条不紊的。

    “你这个笛子没什么大毛病,除了像是刚从地里挖出来的以外,各种风化、腐蚀痕迹都不算太严重。小心点使用是绝对够了。”

    古董老人一边说着,一边把笛子重新放回木盒里,“以我的眼力,这个笛子的历史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都长。虽然乐器没有太多人炒,但遇到几个爱好古怪点的。几百万应该能拍出来,大前年的一场拍卖会……”

    他说着古董行业的事情,李想的注意力却完全集中在太阳之笛上。

    焕然一新?

    不可能,上面岁月留下的包浆依旧存在,只不过变得干净了一些。

    古董老人说他吹不出来,一个是指法的问题,另一个是气孔被堵住了。

    “节日的时候,一般用太阳之笛吹什么?”

    他忽然意识到了个很严肃的问题,传说太阳之笛是为了对吞噬太阳之兽表达感激之情,献上美乐用的。可到底怎么才算美乐,他却不知道。

    “那肯定是《太阳之歌》了,这首谱子有很久很久的历史了,当初土地神们还在的时候,这首歌就已经出现很久了。”

    掮客老人回应道。

    《太阳之歌》

    好像对得上了的样子。

    李想点点头,他打算一会儿去日轮祭坛的时候,就吹奏这一首曲子,“老爷子,非常感谢。”

    古董老人摆摆手,“小事情,不过年份如此久远的太阳之笛……搞不好是最初复制的那版。”

    “最初复制?”

    “对,太阳之笛曾经有一个原版,传说中由最为纯洁的少女亲手雕刻出来,奏响礼乐献给吞噬太阳之兽的。后面的都只能算它的仿冒品。”

    纯洁少女……

    李想的第一反应就是游戏女主人公美月或莉莉艾,但转而又摇了摇头,心想多半是某个不为人知的家伙。

    但不管如何,太阳之笛有原版是经过石锤的。

    “那您知道原版在哪里么?”

    他问道。

    “应该在我们这座岛的岛屿之王手里,我也不好确定。”古董老人摇了摇头。

    李想追问,“这座岛上还有岛屿之王?”

    “只剩下一个名头而已了,土地神消失后,岛屿之王的存在变得毫无意义。”

    掮客老人叹气道:“大岛、二岛和三岛的岛屿之王岛屿女王都因此受到过迫害,我们四岛稍微不一样一些。不过最终都没什么差别。”

    老人们或许没见到过土地神们死亡,但最后一任岛屿之王陆续过世所导致的混乱时代,都是经历过的。

    李想点点头,合上了木盒。

    他个人比较倾向于手中这个就是原版,一方面古董老人也说了材质特殊,另一方面年代足够久远。

    真正有没有用,到日轮祭坛上稍微试一试就明白了。

    能把小星云勾引过来就算成功!

    李想拍了拍背包里的金平糖,这玩意儿据说是科斯莫古最喜欢吃的东西,假如能找到小星云,说不定能用这个东西来提升一点好感度。

    想到这里。

    趁着时间尚早,他坐在坚盾剑怪的背上前往日轮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