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才不是精灵文配角 疯狂沉默

第八百八十七章:新外号——死亡吹笛人,世界真小

    日轮祭坛没去成。

    倒不是中途出了什么变故,而是李想察觉到吹笛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原计划里是到日轮祭坛临时练个几小时,要求也不高,听的过去就行。

    殊不知,“听的过去”已经算非常高的要求了,特别是只有几个小时练习的情况下。

    尝试着吹了几遍后,他在一众宝可梦的哀嚎里打消了去日轮祭坛送死的想法。因为他这种水平过去很容易吸引到除了小星云外的其他宝可梦。

    譬如洞窟里的霸主杖尾鳞甲龙。

    想必对方也会相当感激地把他按起来打一顿吧?

    至少路卡利欧它们应该是有这个想法的,只不过碍于李想平时的威严,这家伙没睡着的时候不好下手而已。

    当然。

    李想自己也有所察觉的,吹起来磕磕绊绊家音调忽上忽下等。

    但他不是初学者嘛,为什么要对一名初学者那么苛刻呢?

    什么叫根本就不是人能吹出来的曲子,什么叫能听出来肺活量很好。

    这是给一名乐者的评价?

    他对路卡利欧等宝可梦的觉悟相当不满,路卡利欧它们却已经彻底听麻了,见他拿笛子就跟马上要去坐牢一样,明明太阳之歌是非常正面积极的歌曲,它们却像在听哀乐。

    脸上挂着我这就进棺材的表情。

    李想哪里还吹的下去,只好先回外公家从长计议。假如花一个星期还不能吹一首正常点的曲子,或许可以找个优秀的音乐老师?

    他开始思考这个很严肃的问题。

    夜晚。

    梦境世界中的他为了增加练习的时间,特意花了一大堆树果从梦境之树那里求了个木笛传送物。

    像这种朴素而简单的“愿望”,还在梦境之树的承受范围之内。

    反正都是假的。

    捷克罗姆兴致盎然地看着木笛,问道:『你还会吹木笛?怎么以前都没听你说过。』

    “呃,会一点点……”李想含糊地笑了笑,提议道:“要不我给你吹一小段?”

    『可以啊。』

    不远处的路卡利欧和洛托姆疯狂摇头,眼睛不断透露出‘别听这人说鬼话,他一点都不会’的意思,想要警示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奈何捷克罗姆根本没有察觉。

    它正满心期待某人的演奏,而等它发现路卡利欧和洛托姆默默跑到角落里的那个刹那,为时已晚。

    清脆的笛声响彻了整座梦境之岛。

    『呜。』

    捷克罗姆在短短两分钟内学会了传说中的绝技变脸,听话后发觉其实也没怎么,只是拳头听硬了而已。

    “献丑了。”

    李想放下笛子,满足地说道:“感觉这次是我状态最好的一次,梦境世界里有加成咦?你脚底下怎么黑了?”

    『没事,这两天吃得多,有点漏电。』

    黑龙露出微笑,雪白且锋锐的利齿凑过来道:『你这会的一点点还真挺多。』

    见这家伙眼神不善,就差赤裸裸地说出“很好听下次别吹了这句话”,他哪里不知道刚才的表演没让捷克罗姆满意。

    “诶呀我才第一天碰,你的要求别那么高好不好,早晚是能够成长起来的,你要相信我的才能。”

    李想指着农业小岛,“懂不懂未来可期这四个字的含金量啊!”

    『……行吧,不过你得答应我,要吹笛子的时候离我远一点。』黑龙叹息道。

    虽然一直摆出老大哥的姿态,但这笛声它是真顶不住。

    “行吧。”

    李想也只好点点头。

    次日一早。

    群岛地区无数宝可梦从噩梦中惊醒,脑中不断回荡着一段堪称诡异的旋律,惊悸的感触留存于心间,导致白天觅食的效率和战斗的状态都下降了。

    不少训练家将这件事分享到了网上后,竟发现宝可梦有相同遭遇的不止他们一个。

    一时间。

    网上掀起了一股达克莱伊或已现身群岛的传闻。

    而事情的始作俑者,这时已经登上了回大岛的轮船,站在来往旅客较少的甲板上,掏出新买的太阳之笛蠢蠢欲动。

    “嗷呜。”

    路卡利欧严肃地按在李想手上,表示他已经从早吹到晚,梦里也在吹了,赶路期间还是忍忍比较好。

    后者看了眼手里的笛子,遗憾地道:“行吧,那就停一停。不过要我说这玩意儿就得多练习。”

    “抬下脚(群岛语)。”

    “好的。”

    听到洛托姆复述的他下意识把脚抬了起来,随后却见到一个小脑袋直接躺在了他脚下,“呃,你这是……”

    “果然是你!”

    脑袋的主人瞪着眼睛爬起来,“前天在试炼之岛上偷偷摸摸的那个人!”

    纯正的群岛语,一大串叽里呱啦完全听不懂。

    好在有洛托姆足够尽责。

    “试炼之岛?”

    李想皱起了眉头,多看了这人两眼才意识到是前天那个岛上的女孩儿。

    只不过这家伙的外貌又多了点变化,之前蓬松的黑发绑成了两条细长的马尾,戴着圆边眼镜抱着本书,一股子文学少女的气质扑面而来。

    尽管做的事情不太文学少女。

    你居然没记住她的波导!

    他转头瞪了眼狗子,狗子却委屈得不行,很想说要不是你吹了一天笛我也不至于警戒之心差到这种地步。

    “别以为你戴了口罩我就认不出你了,我记住了你的气味!还拓印了你的脚印!无论是尺码亦或者大小都一模一样,你还想抵赖不成?”少女还在嚷嚷着。

    气味?脚印?

    这真的不是哈约克?

    李想把头转回来,让洛托姆翻译道:“所以呢,你想表达什么?我偷了你东西?”

    “……那、那倒没有。”

    “那座岛是你的私人领地?”

    “……也不算是。”

    “那你肯定是警察了吧,一般警察才会用这种审犯人的语气和人讲话。”

    “……”

    少女说不出话了。

    这时远处跑来一个和她有三分相似的少年,年纪大概在十五六岁左右,“姐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少女像是找到主心骨一般,和他说了点什么。

    没想到少年不仅没有站在她那边,反倒露出困扰的表情,低声教训起了自己的姐姐,转而又对李想不断弯腰。

    “抱歉,我姐姐给你添麻烦了,真的很抱歉。”

    不等文学少女说什么,少年赶忙把她拉走。

    李想看着这两位消失在甲板上,不是很理解现在的情况。

    讲道理,他是真有点好奇那个少女为什么这么生气,一副他是小偷的样子。

    可问偷了什么,又支支吾吾地说没有。

    而且试炼之岛……

    难不成这小女孩儿是四岛以前的岛屿之王后人。

    不会吧。

    这么简单又遇到了一个?

    他怪异地想着,决定回去以后问问阿比外公。

    另外一边。

    把姐姐拉走的少年,正在对其进行苦口婆心的“劝诫”。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今非昔比今非昔比,你不能老用以前的眼光去衡量事情。试炼之岛早就已经属于公共领域,就算有游客要上去,你也没权利赶人家走。”

    “我知道。”

    少女侧过头,嘴上说着知道,脸上却满是不以为然的表情,“但只要土地神们回来,大试炼不还是会开启?到时候试炼岛还是试炼岛。”

    “土地神不会回来了!土地神已经死了!”少年气得大声反驳,“姐姐,你现实一点好不好!现在是哪朝哪代啊,就算土地神回来,它们是联盟的对手吗?没有岛屿女王了,也没有大试炼了!”

    少女低头翻书,“对,你说的对。”

    明显的敷衍态度让少年气急,却又无可奈何,只想着要是能让姐姐吃点不大不小的苦头就好了。

    ……

    大岛。

    费尽一番周折,李想又一次来到了阿比外公家里。

    “噢!回来了!早饭吃了吗?”外公正好在吃早餐,退休后的老人无所事事,平常基本就是带着鳞甲龙去串门,晚上才回来。

    “吃了。”

    他回应了一声,径直跑到二楼放好东西,又拿着太阳之笛迫不及待地下来。

    “太阳之笛?”

    外公惊讶了一下,又问道:“阿想,你不会被卖纪念品的骗子给忽悠了吧?花了多少钱?”

    古董骗术非常有名,来旅游的外地人可能不知晓,身为本地人的他们却每年都能听到类似的新闻,以至于阿比外公相当担心李想太过渴求z手环,被谁给骗了。

    “没有没有,二十块买的。”

    后者挥了挥笛子,“我对太阳之歌很感兴趣,所以打算练一练。”

    “太阳之歌……”

    外公不太理解李想的脑回路,但既然没有被骗也就没有干涉。

    直到“美妙”的音乐响起。

    一顿早饭足足吃了半小时才吃完的外公起身,和苦瓜脸的鳞甲龙一同来到后院。

    “那什么,阿想啊,你是要练太阳之歌对吗?既然练太阳之歌就别练其他的曲子了吧。”老人咳嗽了两声。

    李想歪头道:“可我就是在练太阳之歌啊。”

    是你个鬼的太阳之歌!

    外公差点爆了粗口,太阳之歌可是群岛人从小听到大的,究竟是什么样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这地狱之歌还差不多!

    一旁的灌木里。

    两个脑袋探了进来,豁然是戈乌和火斑喵。

    “啊!想哥回来啦!”男孩儿兴奋地喊了一声,嘿咻嘿咻地钻出灌木,顺带拔出搭档火斑喵。

    短短几天不见,戈乌竟然开朗了不少,脸上的笑容也不再那么羞怯,就是满手的创口贴。

    他放下笛子道:“你这是……”

    “我在帮爷爷种田!爷爷说这是勤劳的勋章,嘿嘿~”

    戈乌笑容满面,落落大方地把两只伤痕累累的手展示出来。

    很难想象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在短时间内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但因为是积极的,正面向上的,所以这种变化值得喜悦。

    “对了,我刚才听到有人恐怖片的声音,是想哥在放恐怖片吗?我可喜欢看了,能不能等我做完活一起看啊。”

    戈乌忽然向四周张望起来。

    散落在各处的宝可梦们和阿比外公纷纷侧过头,捂住嘴噗嗤了一声,李想的脸则瞬间黑成煤炭。

    多少有点离谱了吧?

    不好听是真的,他也认同因此在勤加练习,但说成恐怖片背景音乐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戈乌不太理解这是什么情况,等到阿比外公憋着笑说刚刚某人在吹笛子,才反应过来自己都说了点什么。

    “对不起!想哥!我不是有意的!”男孩儿脸都吓白了,胡言乱语道:“我真不知道”

    “行了行了!”

    李想起身按住戈乌的脑袋,“吹得不好听就不好听,道什么歉,我还指望着你别嫌我扰民。”

    戈乌微微抬头,见他真的没有生气这才放松道:“不会不会,大家一开始吹都这样子,我也学过的喔,很快就能上手了。”

    “你也学过?”

    “嗯!我们学校用笛子吹太阳之歌是音乐课的基本内容呢。”

    听戈乌一说,他想起了上小学时的口风琴,也跟太阳之笛一样是基础内容,还要参加校内比赛或表演。

    两人继续往下面聊,但主要是戈乌在分享这些天的经历,从让戈玛教导种地的技能,再到和爸爸贾布进行一次谈心得到的结果等等。

    生活是积极向上的,家人始终在关心着自己一直躲在房间里不踏出这一步,永远不会懂得。

    “想哥,我不会害怕失败的。”

    戈乌似乎明白李想在担忧什么,嘿嘿笑道:“成为像你一样的训练家是我的梦想,哪怕没机会去训练家学校上学我也不会放弃。路不只有这么一条,对不对?”

    后者讶异地看着男孩儿,“你爷爷教你的?”

    “对。”戈乌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但我觉得很有道理。”

    确实如对方所言,成为训练家的道路不只有去训练家学校这么一条,自己想办法训练、培育,一样能成为训练家。

    它很漫长,中间发生的一些事情或许会决定方向,路本身却不会改变。

    “可我不认为你会失败。”他摸了摸戈乌的脑袋,“我见过很多优秀的训练家,他们有着一片光明的前途。尽管处境和出身不同,但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点”

    “决心。”

    李想认真道:“他们对变强的渴望促使在前进时永不动摇。而在我看来你已经具备了这个特质。甚至训练家三要素,坚持、学习和谦逊,我也已经在你身上看到了两个。”

    “训练家三要素……”

    戈乌目光闪闪。

    而在他正心有所想之时,

    大门那边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路卡利欧也皱起眉头叫了一声。

    “嗷~”

    “真的假的。”

    李想站起身往屋子里走,随即在玄关位置,见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对方也刚巧看到了他,鼻头微微耸动。

    “啊!怎么又是你!”

    “什么情况?”

    少年和少年同样震惊了。

    他捂住头,叹道:“世界怎么会这么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