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鼎余烟 蟹的心

第二百八十九章 孤军

    虽说玄德公与法正共结绸缪,定下了若干方略,但要落到实处,终究还得益州牧刘璋本人认可才行。于是法正在三月中旬启辰返回成都,玄德公遣使随行致意,并准备了历次战争中缴获的曹军武备、旗帜作为礼物,籍以向刘季玉展现出荆州与北方大敌势不两立的决心。

    法正抵达成都以后,与张松一搭一档,在刘季玉面前极力陈说。讲什么曹公贪婪,又得张鲁为之爪牙,随时将有提兵入蜀的可能,益州恐有不忍言说之危;又讲什么玄德公与使君同为汉朝肺腑,可与交通,其又兵力强盛,引之为援,足以震慑张鲁、曹操。

    同时,他又拿着玄德公所赐的金帛财物,多方游说刘季玉的身边幸进之臣,极力扩张自己在刘季玉眼中的分量。

    一时间,成都城里群情汹汹,都道:玄德公是益州人民的好朋友,只有玄德公,才能救益州。

    此时益州也已经听说了张鲁降曹,并将接纳夏侯渊、徐晃二将入汉中的消息。这使得刘璋极其惊恐,趋向于认同法正的建议。

    但刘璋只是性子绵软,较易受人影响,他毕竟不是傻子。此前数年里,他对曹丞相一向恭顺,并得到许昌朝廷所赐振威将军的称号,借以稳固自己在益州的统治。如今忽然要他改弦更张,邀请玄德公入蜀支援,这不是能够轻易做出的决定。

    刘璋为此又咨询了其他的部下。

    他父子二人治理益州二十余年,身边毕竟也有一批较有头脑的部属,有那么几个值得信赖的参谋。

    比如益州主簿黄权就劝阻说:“左将军有骁名,今请到,欲以部曲遇之,则不满其心;欲以宾客礼待,则一国不容二君。若客有泰山之安,则主有累卵之危。可但闭境,以待河清。”

    得到刘璋极度礼遇的荆州名士刘巴,也竭力反对此举。刘巴本来就倾向于曹公,此前曹公下荆州的时候,刘巴曾任丞相掾属,为曹公招纳长沙、零陵、桂阳三郡。后来曹军赤壁大败,刘巴才滞留荆南。

    他又拒绝了玄德公和孔明的多次招揽,先走交趾,再入益州,打算经过汉中回到中原,因为刘璋厚待,这才在成都稍作停留。

    他对刘璋说:“备,雄人也,入必为害,不可纳也。”

    这一来,刘璋便陷入到了难以决断的境地。他夜不能寐、辗转反侧,整日整日地沉思,有时候害怕张鲁借着曹军的威力南下蜀中,报复当年的杀母之仇,要自己的脑袋;有时候又害怕玄德公心怀不轨,意图谋取益州得大好江山……

    最终他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不满意,但又兼顾各方意见的决定:

    既然玄德公有意帮助益州抵御曹军,那便请尽快发兵。兵力无须甚多,两千足矣。而这支兵力所摆放的位置,既不在成都周边的腹心之地,也不在成都北方连通汉中的要隘,而是在江州以北的巴西郡,负责协助巴西太守庞羲,扼守米仓道。

    只要米仓道的安全能够保证,刘季玉另外调动人马扼守金牛道,就足够迫退汉中曹军,益州稳如磐石。

    这个消息传回公安,未免使得玄德公有些错愕。

    如果只用这么点规模的兵力入蜀,目的地又是巴郡的话……刘季玉真把荆州军当作看家守户之犬了?

    此时法正又发来急件,请玄德公务必满足刘季玉的要求。惟有如此,法正才有后继操作的余地,才能继续影响刘季玉,将局势推向荆州所需的方向。

    既如此,那便只能遣人一行。对益州的工作进行到这种地步,已然为山九仞,绝不能功亏一篑。

    但此前准备好的刘封、黄忠、魏延所部,是预定要直入成都,控制中枢的精锐部队,不能够作为第一波入蜀的偏师使用;其余各将的兵马,都有应对曹军、吴军的任务,一时难以调动。

    玄德公立刻做出了决定,由宜都太守雷远负责组织精干兵力,先期入蜀,前往巴西郡。

    雷远得到这个命令的时候,也是愕然。

    到了雷远这个地位,在下一步的军事动向上,与玄德公是可以有些默契的。

    在入蜀的过程中,雷远及其下属诸将,主要任务只是维持峡江通道的安全,不会轻易承担作战职责,这便是两人的默契。

    之所以如[ ]此,原因有二:

    一者,雷远本身凭借公安城下的大功,已经升到了几乎等同于关、张二将的武将序列最前。接下去如果短时间内再立新功,玄德公很难拿出适合的赏赐来。而如果非要赏赐,又可能动摇军队内部原已稳固的权力结构。

    二者,雷远所部并非玄德公所部勒的荆州军,而是庐江雷氏自身的部曲。在此前的作战中,无论兵力、甲械、马匹、粮秣都有极大的损失,有些损失不是短期内能弥补的。出于对宗族上下的体恤,怎么地也该留出数年时间,容许庐江雷氏稍稍恢复元气才是。

    何况,雷远在荆州军府中的身份,并非只是持刀蹈阵的武人。不少人都觉得,他在疆场上的表现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父兄遗留的部曲精锐,他本人更像是擅长治理地方的文吏,此前为乐乡长便颇有治绩,如今担任宜都太守,也能使百姓安堵,两州间的商旅往来。

    可如今……

    雷远微阖双眼,仔细盘算着这项任务。

    按照刘季玉的要求、玄德公的命令,自己须得组织一支部队由宜都出发,溯江而上,经过巴东鱼腹天险,再过朐忍、临江、枳县,抵达江州以后弃舟登岸,经西汉水抵达垫江,再折向东北,到达巴西郡的军事重镇宕渠。

    在宕渠,刘璋所属的巴西太守庞羲会提供驻军之所和一应粮秣物资。己方就以友军的身份,停留在那里,负责监视米仓道。

    乍看起来,这个任务与玄德公此前的命令一般无二。问题是,如今要在刘璋尚在的情况下,孤军前往。

    这一路上万水千山,仿佛重重门户隔绝。而沿途的益州地方文武官员们的态度,大部分尚属未知。或有一些倾向于玄德公的,暂时也不会做在明面。

    只要荆益之间稍有风吹草动,这支部队就会被阻断在外,完全脱离荆州的支持。

    说到底,这一次行动,乃是玄德公向益州投石问路。较之于动用荆州军直属精锐,还是把任务交给宜都郡境内的几名将领所部,比较妥当些。

    雷远是实力雄厚的地方豪族宗主、甘宁是益州流人领袖、冯习自领一支曹军降众。这三家凑一凑,凑个两千来人绝无问题,就算损失,也不至于伤筋动骨,更无损于荆州军本部。

    真是很有道理。左将军府的幕僚团体越来越充实,算盘也打得越来越精了。

    这一日晚间,雷远在厅堂内拿着军令细细阅读,不时陷入深思。

    负责来传令的,乃是玄德公的扈从首领傅肜。他看雷远不语,于是没话找话道:“此番越境深入益州,想必军资消耗不在少数。所以主公后继会调拨干粮、盐豉、马料,另外还准备了甲胄两百具,强弩三百张,强弓三百张,枪、刀各五百支,箭矢三万支。请续之这里,安排好人手接收……”

    雷远微笑道:“这可太好了,请伯祀兄回到公安以后,务必代我向主公致谢。”

    “对了……”傅肜道:“我出发的时候,主公还让我带话给续之。”

    “哦?请讲。”

    “主公说:此去或者顺利,或者艰险,一时难以预料。若有不妥,请续之和诸将善保自身,不必太过顾虑部曲的损失……无论损失多少,日后我都会全数补足。”

    雷远沉吟片刻,颔首道:“请伯祀兄转告主公,此行一定会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