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鼎余烟 蟹的心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放火

    再过片刻,有阵阵鼓声从来路传出,那是执金吾调派了更多将士,开始全面接管城中的搜查。纵横交错的道路上一片喧哗,精锐骑兵往来飞驰,警惕地扫视着道路两侧的行人们。

    行人们也都感觉到了有远比火灾更严重的事情发生。他们加快了脚步,但每过一个路口,都要被仔细盘查了。看来封锁的范围已经越过了军营周边六坊,而扩张到了大半个长安城,其引起的动荡,实为近年罕见。

    孙登和孙氏使者一行的失踪如此突兀,必定事前下了极大的工夫来准备。此时搜捕的声势再大,也未必能有多少结果。

    但蒋琬又不傻,持金吾关平更是稳健之人。他们如此做,皆因只有确认周边诸坊和十二城门校尉皆无所获,丞相长史才可以促请卫将军黄权出面,名正言顺地命令长乐卫尉李丰,调查长乐宫的人员进出。

    或许除了邓范和诸葛乔,也有人会怀疑此事未必出于孙氏策动,可实际办事之人,谁能因此而放松搜捕?长乐宫确实就是当前最可疑的一个方向,无论如何都不能轻忽。

    邓范叹了口气:“我,我要回去啦,护送孙氏使者的任务办,办成这样,实在有损骠骑将军的威名。接着有司必定盘问,说不定还有责罚……我得想,想,想想清楚该怎么回答。”

    诸葛乔满心牵挂自家兄长,可晚间寒风飕飕,他浑身湿透,越来越冷,脑子也快转不动了。听得邓范这般说,他哆嗦着,也叹气道:“无论接下去的情形会如何,你我傻站在路边无用。而朝堂大政若因此而有变动,又非我们所能置喙,罢了,罢了,散了吧。”

    当下两人行礼散去。

    邓范往骠骑将军府的方向慢慢去,半路上给各处军营调出的搜捕士卒让了四次路,本人又被拦住盘查了两次。直到经过北宫和武库间的时候,才撞上了从骠骑将军府出来打探的自家部属。

    “将军!”一名小校激动地赶到:“我听说……”

    邓范抬手止住他的言语,往他身后看了看。

    在小校后头,另外有一小队骑兵跟着,火光掩映中,邓范见到骑兵首领的面貌,吃了一惊,连忙策马迎上几步:“赵司马,你,你怎么来了?”

    这骑兵首领年约五旬,须发有些斑白了。他是赵云的部曲将赵律,后来归入雷远麾下,长期尊奉主母号令,负责雷远家宅之人。

    赵律策马上来,向邓范颔首:“邓将军,出了这样的事,今夜城中必有喧扰。主母以为,邓将军或许也会忙碌,故而使我等跟随邓将军行事,并携来夜行所用的符信。”

    邓范从骑士手中接过符信,郑重收起。

    “如,如此最好。赵司马,我们抓,抓紧时间,去见一个人。”

    “何人?”

    “中军师杨仪。”邓范冷笑道:“是这厮建议,将孙氏使者安置在长安营驻地的!”

    一行骑队卷地而去。

    当年先帝即位,以六名重臣分领军政,其中权力和地位最高的,乃是丞相诸葛亮和大将军关羽。然而在朝廷平定河北、中原的前夕,关羽病逝于河东,其大将军的职权便分散于其余重臣。

    后来先帝病重,托孤于丞相和骠骑将军、车骑将军,但车骑将军张飞因哀恸过度,不久便随皇帝而去。朝中政局经过一段时间的波诡云谲,最终确立为丞相总领军政,而骠骑将军全权负责边地郡国事务和对外征伐。

    因为丞相并无意效法历代权臣,以相府取代朝廷的缘故,当年大将军关羽直领的军务体系至今仍在,职权也照旧,只是需要与相府密切协调配合。

    比如负责长安及周边驻军将士轮更和军用物资调、储、发放的,始终都是原本关羽的得力部下,现任中军师、绥军将军杨仪。

    邓范来到杨仪的家外,挥了挥手,让部下上前敲门。

    不多久,院门打开,一名黑帻短衣的仆役探出头来看看门外之人,露出吃惊的表情:“邓将军?”

    早年关羽在荆州时,杨仪是他的长史,而在出任关羽的长史之前,杨仪又与骠骑将军雷远有些交情。当关羽和雷远并在江陵,雷远麾下的将士们也与杨仪往来很密切。连带着这仆役,也是认识邓范的。

    “正是。我,我有事寻你家主人。”

    那仆役点了点头,张嘴却道:“我家主人不在。”

    “怎么可,可能?我今日早,早晨在清明门见他,不是说公干方回么?”

    “我,我……这我却不知道了。”

    “既然此刻不在,他去,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知。”

    邓范默然半晌。那仆役缩了缩头,待要阖上大门,邓范用力挥了挥手。

    下个瞬间,赵律等人催马向前,轰然涌进了门里。骑士们连人带马的冲击力何等厉害,顿时将门后数人撞得满地乱滚。

    声称不在家中的杨仪,赫然正站在厅堂一角,脸色煞白地脱口骂道:“邓士则!你安敢如此!”

    邓范拱了拱手:“主人有,有意避而不见,何必怪我为恶客呢?”

    杨仪叹气道:“士则,城里出了这样的事,明日朝堂不定会有什么样的乱子,我就想早些休息,免得明日精力不济!”

    邓范骑在马上凝视着杨仪,过了好一会儿,他用很慢的语速道:“今天早晨,我领着孙氏使者进入长安,并未惊动他人,当时还想,想着,将使者们引入鸿胪寺的馆舍安置。在城门处,我见到了足下,听足下说起长安营已经修建完毕,内有军人守把的专用馆舍,而长安营的主官张嶷张伯岐是雷澄将军的旧部,也是骠骑长史马忠的同乡,是个格外可靠之人……对么?”

    杨仪皱眉道:“士则,长安营起火,孙登和孙氏使者失踪,想来你很是恼火。可是,把使者等人安置在长安营,是你的决定,不是我的。如果足下要因为几句闲聊而归咎于他人,那未免太不厚道了!”

    “真是闲聊么?”邓范反问。

    他抖了抖缰绳,催马向前几步,一直逼进到杨仪身前:“威公,你在城门前遇,遇见我,真是巧合么?”

    他俯下身子,压低声音:“威公,你这位中军师,深悉军戎节度,诸事了然于胸。你想必早就记得,今日正逢长安营将士更,更替和军用物资整备领取,午后的军营十分空虚,对么?”

    杨仪的眉毛轻微地挑动了一下,脸色不变:“士则,我实在不知道你的意思。天晚了,我很疲倦,士则你不累么?”

    邓范直起身体,往四周看看。

    杨仪的家中仆役,这时候陆陆续续聚拢来不少。他们猥集在几处院门,恼怒地瞪着眼前的不速之客。见此情形,赵律冷笑了几声,单手按在了腰间缳首刀柄。

    邓范向赵律摇了摇头,转而向杨仪道:“威公既然疲,疲倦,就请好好休息。明日有司若有询问,我还会提起此事。”

    杨仪用鼻孔重重地“哼”了一声。

    邓范拨马离开。

    走在路上,赵律催马上来问:“邓将军,接着去哪里?”

    邓范想了想:“去丞相府,有些事,有伯松出面更好些。”

    这时候,诸葛乔已回到了自家小院,换了身厚实新衣烤火。随着体温渐渐恢复,他的脸上重新有了血色,脑子也渐渐活络,对兄长下落的强烈焦虑,使他根本没法安心休息,坐了没多久,就站起身来,绕着火盆走来走去。

    听说邓范又来,诸葛乔快步迎出去:“士则,何事?”

    “我要见费祎和李丰,查看长乐宫人员进出的记录。”邓范顿了顿,沉声道:“非,非常重要!”

    诸葛乔犹豫半晌。

    贸然插手长安城里的事,非边地武人所宜。邓范提出这样的要求,又明摆着是要诸葛乔用丞相之子的身份为他制造便利,这又必定会引起父亲诸葛亮的不满。

    但邓范是骠骑将军雷远倚重的部下,诸葛乔信得过他的判断。诸葛乔本人也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兄长的下落。

    他问道:“此时城中戒严,恐怕往来不便?”

    “我有骠骑将军府出具的符信。”

    诸葛乔下定了决心:“那就出发!”

    一行骑队奔到长乐宫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在戟士虎视眈眈的目光下,邓范和诸葛乔呈上符信,报上姓名求见。

    没过多久,费祎面带倦色地从宫阙后头出来,没见李丰的身影。

    费祎叹气道:“公琰让我协助永兴盯着宫禁内外,明摆着是不信任永兴。他恼怒得很,这会儿不想见任何人。”

    诸葛乔问道:“却不知长乐宫各门出入的记录……”

    费祎截断问话:“我都已经仔细查看过了,没有可疑的记录,没有涂改的痕迹,每一条记录都有多人证实。伯松,明日我会按照记录再查一遍,禀报给蒋公琰,并等待丞相作出后继的指示。”

    诸葛乔咳了几声,看看邓范。

    邓范向前一步,郑重地行礼:“费参军,我只有一,一个问题。”

    “请讲。”

    “我听说,是李永兴最先发现长安营驻地起火,并立即奔赴火场救火,全程很是危险,以至于部下有好几人折损在火场。请问费参军,在记录簿,簿册上,李永兴率部离开永安宫的时间是?”

    “今日……”费祎抬头看看天色,改口道:“昨日申时三刻,就在火起的同时。”

    邓范颔首:“可以了。费参军,我们告辞。”

    诸葛乔懵懵懂懂地被邓范拉出来,重新回到明渠旁的横贯驰道。

    “士则,怎么说?”

    邓范狞笑一声:“我有,有个猜测,伯松想听么?”

    “只管讲来!”

    “这场火,牵,牵扯的人可不少。我以为,是中军师杨仪促,促使我把江东使者安置在长安营驻地,又撤空了驻地的守军。到了申时三刻,则是长乐卫尉李丰率部突入长安营中馆舍,先抓住了孙登和令兄等人,随即放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