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金刚不坏大寨主 请叫我小佳佳

105~106:死不瞑目,最高明的刀法(二合一保底更,求月票)

    剑意!

    秋雨剑意!

    在无比危险刺激的紧要关头,江大力骤然惊醒。

    然而那一刻已然迟了一步。

    犹若秋雨般细微却瞬息即至的阴冷剑光伴随剑意瞬间落在他的身上。

    他只来得及立即爆发九阳内气护体。

    下一刻,无往不利的九阳内气也在这仓促间被刺破。

    嗤!

    一剑,从江大力的左胸刺入,剑光爆发惊人的杀伤。

    一个“-711”的惊人数字,陡然在无数玩家惊骇的目光下,从江大力的头顶飘出。

    几乎都可以看到江大力那长长的血条,瞬间少了十分之一。

    “滚!”

    在九阳内气和各种硬功护体的状况下,江大力终于抓住剑光稍滞的喘息之机,骈指成剑一指点出。

    指尖凝聚的一阳指力瞬间爆发,宛如一轮小太阳般狠狠击在剑身上。

    铿锵——

    萧秋雨哈哈一笑借着这相碰的一股大力,凌空一个后翻,向后飘退了一丈有余,轻松卸掉巨颤的剑身上所受到的冲击。

    再看江大力,左胸上已是多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这伤口外部血肉翻卷,凄惨无比,几乎只要再深入稍许,便可触及心脏。

    若真是被一剑穿心,再强的硬功,再长的血条,都根本无法保命。

    “厉害,厉害!”

    江大力低头看着胸口的伤口,轻轻吸气脸上带笑,笑容渐渐冷厉。

    “你也不差,硬功练到你这种程度,连我都感到吃惊。

    还从没有人在硬抗我一剑后,竟然还能安然无恙的站着跟我说话的。”

    萧秋雨眯着眼打量江大力,手臂微微轻颤,心中也是非常震惊。

    他虽看似文文弱弱宛如书生,但在江湖中却是出了名的天生神力,且又自悟秋雨剑意。

    曾经江湖中,不知有多少人死在其剑下。

    然而,江大力这样的怪胎他还是头一次遇见。

    竟然硬抗他一剑而安然无恙,甚至连太大的重伤都没有造成。

    “你虽然厉害,但再不出刀,恐怕是没有任何机会了。”

    萧秋雨紧紧盯着江大力,突然再度长剑一抖,揉身而上。

    这一刻他剑法却已变,只见剑锋斜削,剑光忽聚忽散,忽东忽西,当真是如秋风秋雨,不问东西,只把人看得眼花缭乱,却直取江大力心脏,咽喉,双眼。

    “你说得不错,看来我若是不出刀,就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了,但现在,还不是我出刀的时候。”

    江大力一声叹息,双眸突然变得无比凌厉。

    他身上气息节节暴涨,一股旋风般的凶猛气流,从身上升升腾而起,轰然爆发出一股无比强猛的内气场,扰乱萧秋雨的剑法。

    几乎在那同时,他手指连续点出。

    咻咻!

    道道凌厉尖锐的一阳指力划破空气,不断冲击向萧秋雨。

    “好强的内力!有你这一身内力,在江湖中也非无名之辈,但我看你还能持续多久。”

    萧秋雨冷笑,以快打快,手中短剑幻化出各种角度刁钻的剑气,非但击溃一阳指力,更是能攻破防线,在江大力身上留下一道道浅浅伤口。

    远处玩家和山匪们都是看得干着急,心惊不已。

    他们还是首次看到竟然有NPC能与大寨主交手到如此凶险惨烈的地步。

    曾经即使与陆小凤的交手,江大力虽然颇为取巧且临阵突破了实力,却也至少并不狼狈。

    但这次出现的神秘剑客,却竟能持续对大寨主造成伤害。

    玩家和山匪们都急了。

    然而现在场内的两人都几乎纠缠在一起。

    出手速度和移动速度都非常快。

    他们这些场外人实力不济,也根本无法插手其中。

    唯一令玩家们感到心安的是,大寨主江大力的血条也的确是厚得令人绝望。

    除了最开始萧秋雨那一剑打出了要害攻击,爆出惊人的七百点杀伤。

    此后萧秋雨对大寨主所造成的伤害,至多也就只有七八十点左右。

    甚至有时还冒出了寒碜的个位数的伤害。

    而这些伤害虽然非常频繁,导致江大力的血条在玩家们眼中不断波动。

    可就是如此,那长长的血条也始终是保持在百分之七十以上波动着,始终无法突破百分之七十的支撑位。

    时间如此维持一久,玩家们都不由有些懵逼呆滞了。

    “卧槽,我都替这神秘剑客捉急了,大寨主也太肉了,非但肉,回血速度竟然还这么快,这怎么打?”

    …

    “害!白担心了,不愧是本女侠喜欢的男人,就是坚挺耐揍,金枪不倒大寨主!”

    …

    “欺骗我的感情,刚刚我还担心咱们大力哥会不会被这剑客干掉,现在我倒是担心这剑客会不会累死。”

    …

    “机会来了机会来了,寨主待会儿肯定会来一个出其不意的翻盘,咱们现在悄悄摸摸靠近过去,瞅准机会抢助攻。”

    玩家们全都齐齐松了口气,再度眉飞色舞兴奋议论起来。

    同时胆大的玩家自行组织起来,开始向战场鬼鬼祟祟摸过去。

    在这同时。

    萧秋雨也是越战越是吃惊。

    随着时间推移,他甚至已经开始有些失去信心,持剑的手臂也因多次强猛对碰有些发麻。

    对面的铁汉,就宛如真是钢铁浇灌的铁人一般。

    尽管身上的衣服都被打得四分五裂,但显现出的宛如铁塔金刚般的身躯就似无坚不摧。

    他的每一剑都可以轻易削铁如泥。

    但落在对方的身上却大多数只能堪堪攻破那宛如金铁铜皮般还充满弹性的皮肤。

    少数几次才可能洞穿对方宛如钢丝缠绞的肌体。

    而这种攻势,对于对方而言,显然根本不足以致命。

    除此之外,对方的内气之雄浑可怕,也是匪夷所思。

    竟凭借手指所爆发的剑气指力与他对抗到现在而内力不竭,仿佛随时随刻都在回气。

    如此难缠可怕的人,萧秋雨至今是见所未见。

    他现在宁愿和拼命三郎般的玉面郎君柳余恨去拼命。

    也不想和这种宛如乌龟王八般难缠的对手交手。

    因为面对这样的对手,会让他感到颓丧难过,怀疑自己的剑法究竟还能不能杀人。

    “啊啊啊——我今天不高兴了,我不杀你了!”

    萧秋雨突然暴喝一声连出三剑。

    铿铿铿连续三声刺耳的金铁碰撞声响起,震荡开去,火星飞溅,剑影闪烁交互。

    两道人影步伐或者凌乱或者飘忽。

    迅速交叉而过。

    萧秋雨身形陡然静止,持剑斜指地面,与江大力正面相对大口喘息着气,眼皮跳动道,“不打了。”

    江大力咧嘴轻笑,“你不高兴,我就高兴了。

    你不打可以,把命留下,你的魂就可以走了。”

    萧秋雨叹息,“我不是柳余恨,不喜欢凡事都恨不得送命去死。你还没有拔刀,我也承认不够资格让你拔刀,还是放我走吧。”

    “不行了。”

    江大力指了指身上破碎的衣物,“我的猎物被你杀了,我的衣物也被你弄破了,不讨回一点利息,我就亏太大了。”

    萧秋雨还在笑,但他现在却想哭。

    不知是该惊惧还是愤怒。

    为什么遇见了这么一个疯子?

    难道他萧秋雨的命,就只抵得上一个无名和尚的命和一套衣物?

    “既然你不放我走,那我就跟你拼了,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铁打不死身!”

    萧秋雨神色陡然转厉,身影猛地前冲。

    唰唰唰——

    他手中短剑霎时化作密密麻麻的剑光笼罩了江大力。

    一种“悲劲秋之落叶”般的剑意随之凝聚爆发。

    “无边落叶萧萧杀!”

    萧秋雨神色伤感,手中短剑便宛如片片落叶旋转,凝练道道杀机,密密麻麻,似被大风吹袭,一片一片宛如刀刃般带着凌厉,往江大力袭卷而去。

    这剑气剑意带着无边无尽萧杀。

    仿佛一刹那,进入深秋,令人从心里感到一股阴冷凄凉。

    顿时在无数玩家眼中,浑身笼罩着强横的内气气罩的江大力仿佛都被无尽剑气剑意笼罩淹没了。

    一大片“-13”“-9”、“-7”等伤害层层叠叠从战圈中心爆发而出。

    尽管这些伤害相对江大力的血条都并不算可怕。

    但如此密集频繁的伤害,还是令江大力的血条瞬间跌破百分之七十的关口,迅速跌落下去。

    “寨主!”

    玩家和山匪们全都骇然惊呼。

    一些靠得近的玩家有一些忍不住立即就对着萧秋雨抛出了暗器。

    然而萧奇遇周身恐怖的剑气环绕。

    所有暗器还未近身便被剑气磕飞,根本没造成什么伤害。

    就在所有人心惊之时。

    呛喨!

    一道宛如天外金铁般的长刀出鞘之声,悠扬响彻天地。

    无比刺目的金色光芒在阳光下绽射出凌厉之芒,犹若极光裂空,令所有目睹之人的双眼都不自觉眯起。

    “出刀了!黑风寨主的刀!”

    萧秋雨浑身一震,心中警兆狂鸣,只觉得双眼似乎承受不住这种耀眼刀光。

    他强忍着没有眯起眼睛,依旧施展剑法凭借听风辨位的手段全力防备。

    铿锵铿锵——

    刀剑相接。

    大量火花爆闪。

    但下一刻,所有刀光剑影突然无声的湮灭、消失。

    萧秋雨闷哼惨叫一声,手中短剑断裂,胸膛陡然便被一只粗厚的手掌狠狠击中。

    轰——

    无比沛然的掌力宛如千斤巨锤猛击。

    萧秋雨哇地喷出一股血箭,身形倒飞出六七丈远重重跌落在地,狼狈滚出几个圈,面色瞬间就苍白无血,眼神充满惊愕盯着手持金环大刀稳步走来的江大力,有些自嘲吸着气道。

    “原来原来你的刀只是摆设,你最强的根本不是刀法,而是指法可笑,可笑我一直防备你的刀。”

    “谁说的?”

    江大力嘿然一笑,摇晃着手中金刀九环叮当作响,“老子的刀法好着呢,否则我一出刀,你怎么就会瞬间落败?

    只可惜,我这刀叫金光,出多了也就穷得响叮当了,希望从你身上搜出的钱够本。”

    “你一直在耍我”

    萧秋雨狂喷一口血,勉强鼓起的胸膛终于再度塌陷了下去,汩汩鲜血从嘴角不断涌出,双目瞪着,彻底气绝,死不瞑目。

    他一直在防备江大力背后那扎眼的大刀。

    对方也一直说,他不够资格让其拔刀。

    以至于,他始终认为黑风寨主最强的就是刀法,一心想要逼出其刀法。

    然而,当江大力的虎煞金环刀法一出,萧秋雨便立即愣住了。

    因为江大力的刀法,已经完全不能说是厉害。

    只能说是很平庸。

    甚至,在他这种剑法高手眼中,对方的刀法还有着不少破绽。

    这种期待与现实造成的巨大差距,令萧秋雨在那一刹有所失神,还道是对方刻意露出的破绽圈套。

    再加之刀光以及环声的影响,彻底分神。

    于是,早有准备的江大力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借金光之利瞬间斩断其短剑,一记劈空掌轰在左胸,彻底要了萧秋雨的命。

    “您击杀了断肠剑客萧秋雨,根据战力判定为越级击杀,您获得了500修为点、800潜能点、500江湖声望。”

    …

    “您的声望提升到恶霸一方阶段,整个会州无论黑白两道的江湖人都会知道你的名字,您正式以危险分子的身份进入圣朝六扇门、锦衣卫、东西两厂等机构的备案卷宗。

    当您出现在任何一个圣朝统治范围内的府城,都将会立即进入这些机构高手的视线,甚至被官府高手围堵,被正道宗门追杀。

    您已经成为绿林新一代的豪杰人物,江湖中已有您的一席之地!您的修为点增加300、潜能点增加500。”

    两道提示讯息,出现在江大力的面板。

    江大力只觉自己身上像是“噌”地一下冒出了一道邪恶的灰光。

    整个人像是变得更加有气势了许多。

    这当然可能也只是错觉。

    他走向断肠剑客萧秋雨的尸体,手中的金光大刀随意舞动着发出恐怖的“呜呜”声响,声势惊人的气流从九个金环中窜动着,宛若风铃。

    “啧啧啧断肠剑客,你死在我这么高明的刀法下,也不算辱没了你。

    若是死在我的碎西瓜拳法下,你这脑袋瓜子都不保。”

    江大力看着萧秋雨的尸体调侃着。

    心里却也认可萧秋雨的话。

    他目前最厉害的武功,的确不是刀法,而是一阳指。

    虎啸金环刀法,毕竟只是凡阶中品的刀法。

    尽管已经被他练到了5境炉火纯青之境。

    可这种凡阶刀法未练到出神入化之境,在萧秋雨这种剑法大家面前,可以说就是贻笑大方了,简直破绽百出。

    江大力若是在一开始就拔刀施展刀法,非但没可能对萧秋雨造成太有效的杀伤,反而会令自己陷入尴尬局面。

    因此,从战斗一开始,江大力就始终将背后的金光大刀刻意营造成核心战略武器,用以威慑敌人。

    这种威慑性的武器,会令敌人将不少心神都聚焦于此提防着。

    如此一来,他的战略目的就达到了。

    从迷惑萧秋雨到消磨对方的内气与耐性。

    再到最后突然拔刀吸引对方注意。

    更凭借金光大刀的杀伤斩断其短剑灭其心智,最终一击得手。

    可以说江大力这一战表面上看似是非常莽的完全硬功硬撼敌人,实则却是粗中有细,绵里藏针,却非表面上看去那般简单。

    此时,一群玩家和山匪们也都呼喝欢呼着兴高采烈拥了上来。

    尤其是部分最开始大胆对萧秋雨发起了攻击的玩家,此刻都是眉飞色舞非常激动。

    他们中尽管无一人对萧秋雨造成了超过1点的伤害,却也被判定是参加了战斗。

    故而,当萧秋雨被江大力干掉之时,他们都或多或少获得了一些修为点和潜能点。

    甚至有人还都获得了1点江湖声望,摆脱了江湖菜鸟的身份。

    这种种好处,自然是令无利不起早的玩家们感到非常舒爽。

    有种抢怪成功,并且还参加到了干掉江湖高手的江湖仇杀大事件中,各个觉得倍儿有面子。

    而那些出手迟了的玩家们,自然对此是羡慕嫉妒恨,纷纷受到刺激打了鸡血般嚷嚷着下次一定要参与进来,全都一幅视死如归不惜玉石俱焚的拼命架势,看得一众土著山匪们都是自愧不如。

    “好了,小的们,给老子把战利品都收了,尸体管杀不管埋,就不管了。”

    江大力看了看阿三、赵锦绣以及李家郡望李横飞的尸体,轻哼一声。

    任你生前荣华富贵,尊荣尽享,死后也不过一抷黄土,甚至连半缕坟茔都没有。

    江湖

    什么是江湖?

    杀与被杀,活着与死。

    爱恨情仇交织其中,这就是血淋淋冷冰冰的江湖。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寸心之争,生死忘矣。

    …

    “金杠子动起来,打道回山寨!”

    江大力发话,大手一挥,将刀归鞘,骑上魔鹰当先回山寨。

    “哦豁!黑风黑风!”

    …

    “哦豁!定盘子安了,南子饱咯!总瓢把子高啊高!”

    …

    “这群土老哥又说行话,啥吉尔意思啊?”

    “不知道,总不是很开心、夸大寨主的意思,我们就跟着卧槽就行了。”

    一群山匪和玩家哈哈大笑呼喝着,说着行里黑话吆喝着,一窝蜂带着战利品风风火火回山寨

    保底更了五千多字哈。白天再更新个接近五千字就是一万字完成任务了,最近要拿精品徽章,必须二合一一阵子了。另外我这更新的二合一,两章等同于四更哈,所以更的并不少,我也没存货了,大家别急,书要保证质量你们才爱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