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金刚不坏大寨主 请叫我小佳佳

235~236:黑风驻洛阳分舵,阴风双煞(保底更)

    中原一点红,夏州江湖中要价最高的杀手。

    出手最快的剑客。

    常一袭黑衣,一口剑,一张惨白的人皮面具。

    相传最锐利的是他的眼睛,而不是他的剑。

    因为他的敌人看到他的眼睛时,可能就已经死了,这大概是形容他的剑很快,快到只看到他的眼睛时,就已经被一剑割喉。

    他什么人都杀,只因为他自认从来都没有过朋友,可能唯一的例外,就是楚留香。

    在想到中原一点红时,盗圣白展堂的脑海中就同时已想到了这些讯息。

    随后想到的就是江湖中对此人的描述“杀人不见血,剑下一点红。”

    杀人不见血是因为他的剑快,只有剑出时,剑尖才可能会有一滴血滴落。

    白展堂凝重看向楚留香,“我记得你从不杀人的。为什么这次要请中原一点红?他一旦出手,必然会有人死。”

    楚留香依旧无奈笑着,“其实也不是我主动找上他,而是他主动找上我。有人要杀黑风寨主,他接了任务就来了。

    也许是得知我差点儿死在东方不败手里,他就主动找上了我。”

    “中原一点红向来独来独往,执行杀人任务也从不与人合作,他为什么这次会主动找上你?”

    “因为他缺钱了。”

    “缺钱了?”

    白展堂一时噎住,却也顿时沉默了。

    这确实是一个很有道理的理由。

    一个著名的杀手如果缺钱了,那就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缺钱不代表没钱,而是代表着这位杀手可能想要退出杀手行当、金盆洗手,最后再捞一笔大的。

    这本身就是一件可怕而残酷的事情。

    如果说江湖人金盆洗手,十个有五六个能顺利脱身。

    杀手金盆洗手退隐江湖,却可能十个里死九个半,还有半个不死也会生不如死。

    尤其中原一点红这样著名的杀手,竟然也缺钱,也想退隐江湖

    这的确是一个可以让原本有原则的人破例的事情。

    一个人到了没有钱的时候,就会把现实看得比规矩重要得多。

    楚留香道,“黑风寨主横练武功非常惊人,更兼修了一种阳刚威猛堪比纯阳童子功的内功心法,身上硬得连铁钉可能都无法钉进去。

    即使是中原一点红的快剑,也没把握一剑刺死此人。

    更何况,此人身旁还有个东方不败。”

    “所以他就找上了你,希望你缠住东方不败,他杀了黑风寨主,然后你取走你的东西,他完成他的任务?”

    “但是我又怎么可能缠得住东方不败,所以还需你出手帮我。

    你是葵花派的弟子,葵花派的武学渊源据传也与昔日创出《葵花宝典》的那位有些牵连。

    你的轻功和武学,应当可以帮我顺利拖住东方不败”

    “不好!其实江湖传言都是假的,我葵花派武学和葵花宝典没有半分关系。

    而且我的武功太差了,在葵花派都只能排倒数第二,况且我还很怕死,我看我们喝完这顿酒就散了,别让掌柜的发现了”

    “有件事你大概不知道,一旦你知道了,估计也是会去的。”

    “什么事?不!不不,不要说,我不想知道。”

    “唰唰唰”

    “黑风寨主拿命来!我们誓要为于寨主报仇!”

    几条气势惨烈的人影齐齐突破飞跃而来,霎时间杀到静立在山道旁身穿黑色披风身材魁梧的江大力身旁。

    一人长刀猛刺,一招“仙人敬酒”直刺江大力怀中。

    一人长枪划破长空,如刺客白虹贯日,如毒龙欲要洞穿江大力心脏。

    另一人长剑连刺,当空交织成了密不透风的剑网,疏而不漏,封锁江大力所有闪避路线。

    一刹间这三人冲杀而来,构成无比危险的杀局。

    “不好!!”

    “快拦下他们!”

    泰安奇等拦截之人俱是一惊,便要迅速回拦,彰显出自身都是在卖力。

    他们不是惊这三人爆发的攻势会干掉黑风寨主。

    而是惊这三人竟然敢不知死活去招惹这个煞星。

    万一不小心使劲儿刺破了这个煞星的一块皮,伤到了一根毛,导致煞星大怒发飙,他们所有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然而就在那一刹,江大力偏过头抬眼一扫,冷凝如实质的目光如闪电,冷冷击打在所有人的脸上,仿佛皮肤都刺痛,心神俱凛。

    唰

    江大力出手了,他手臂一扬,黑色披风骤然倒卷,一条手臂在黑色披风之下宛如龙爪般探出,身上更是陡然升腾起一股炽烈慑人的气势。

    轰!!

    这股气势如烈日中天,炎阳似火,烤干大地。

    九阳嫁衣真气场!

    顿时,齐齐杀来的三人都只觉心脏一紧如被摄住,有一种时而处于沙漠中,要被晒成枯骨的恐怖感觉。

    这是纯粹心灵上的痛苦感受,但真正强烈时,心灵也会影响到身体的精气,造成身体上的可怕痛苦。

    弱者伤身,强者断魂!

    三人在江大力出手的那一刹,便已宣告死亡。

    铛!叮!铿!

    连续三声响作一声的爆响,火花溅射。

    枪折、刀崩、剑飞。

    江大力的胳膊突在施展缩骨功的状态下,粗壮手臂扭曲伸长,闪电般分落三人身上。

    这赫然是他结合迅雷闪电掌、缩骨功、护身三妙手之赤手屠龙、南海绝掌中的一些招式加以理解,琢磨出的一式集掌法、指法为一体的招式,迅猛、奇诡、力中含巧。

    砰砰砰!

    三道人影以比之前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泰安奇等人连忙闪开。

    啪嗒!

    三人落地的刹那便已成尸体,均是胸膛塌陷,胸口衣物爆碎,出现一个赤红如被烙铁烧过般的掌印。

    鲜血从他们口中汩汩流出,面如死灰,神色还保持着先前出手时的愤怒,都还没来得及恐惧就被一掌打死。

    “!!!”

    泰安奇等人呆立当场,一股凉意沿着脊梁骨传到脖子,电一样在全身扩散开,额头明明冒汗却冰凉。

    一招杀三人,太吓人了!

    被杀的三人可都是铁扇银剑于成的左膀右臂,全都是外气境的好手,结果走得时候都这么惨,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

    江大力若有所思走向尸体,蹲下去仔细观察打量自己打出的掌印,凝眉思索仿佛在思考什么。

    泰安奇等人看得更是寒气直冒。

    黑风寨主太变态了,连尸体都不放过?还要挫骨扬灰?

    “泰兄弟,前面战场迟迟没有攻破四地山寨的大门,你们不如帮我去看看?”

    就在此时,江大力扭头,看向泰安奇等人,咧嘴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泰安奇一个激灵,忙点头。

    “好,好好!能帮到江兄弟你,就是我的荣幸!”

    查玉和丁炎山也是忙不迭点头,纷纷纵身卖力杀向前方山寨。

    他们也是清楚,江大力为的只是拿下四地山寨,还真没打算为难他们,否则早就打杀了。

    因此只要此时表现好点,帮江大力拿下山寨,之后也就可以安然离去了。

    有泰安奇等人协助玩家们杀入四地山寨,四地山寨的大门没多久便是应声而破。

    在一声声“降者不杀”的呐喊声下,四地山寨内的顽固分子皆被干掉,更多的山匪则选择了投降归属。

    场面很快便稳定了下来。

    而江大力此时也从随手拍死的三人尸体上,分析出了新招式的更多改良之处。

    例如在他打死三人时,霸刀的九阳嫁衣真气入体,才导致三人胸口中招的部位如被烙铁烧过的一般,遭受重创。

    然而这种程度,距离五脏俱焚却还差了许多,九阳嫁衣真气并未在一瞬间入体的刹那爆发扩散,造成五脏俱焚的局面。

    由此,江大力也便想到,可以深入改良招式,继续尝试融入燃木刀法中的内气凝聚一刹爆发的技巧。

    出掌前暴烈掌力含而不发,接触刹那一瞬间闪电爆发,自然也便会造成敌人五脏俱焚的下场。

    如此想到,江大力心情振奋,正要找几个头铁顽抗的强壮山匪实验一下。

    结果便发,四地山寨竟然已经拿下,大量四地山寨的山匪都已投降。

    面板传来势力页面的震动。

    “您攻打下来四地山寨,四地山寨成为您的黑风寨附属势力,四地山寨目前存在功能场所演武场、祭祀堂,拥有财产”

    “拿下得挺快的。”

    江大力感觉一阵索然无味,他都还没用力,四地山寨就被手下的一帮小弟拿下了。

    这时,势力战的任务也已自动结算。

    前方传来一阵玩家们的欢呼声,显然都得到了任务结算的奖励,非常兴奋。

    江大力迈步走向四地山寨内,如老虎巡山走在自己领地上四处观察。

    所有四地山寨投降的山匪看到他那魁梧霸气的身影,全都噤若寒蝉,不敢吱声。

    唯有玩家们在看到他走来时,纷纷激动崇拜喊着寨主,有人则上前主动学习和提升武学。

    江大力应付过一些玩家,走进演武场和祭祀堂查看,对铁扇银剑于成帮他打理好的一番基业感到非常满意。

    演武场和祭祀堂内,也都是埋藏有明云晶的,故而有些特异之处。

    玩家们在演武堂内互相PK战斗,对于武学熟练度的提升会快一些,战斗时可能就会诞生很多对武学的新感悟,有点儿类似于弱化了很多的无量剑壁。

    祭祀堂内祭祀的则是关公,能够稳定山寨凝聚力,并且在山寨大事时举行祭祀拜关公,会一定时间内增强所有山匪的士气。

    先前四地山寨的山匪们,之所以明知总扛把子于成已经死了,却还是在其他几个当家带领下顽抗到底。

    恐怕也是事先祭祀过,导致士气并未彻底垮塌。

    江大力打开面板查看了一会儿,发现刚占领下来的四地山寨凝聚力在70左右。

    这其中主要也是新入伙的346号玩家的凝聚力极高,才导致凝聚力能达到70。

    至于刚刚投降被迫加入黑风寨的211号土著山匪,凝聚力恐怕已降至冰点。

    不过江大力也不担心,曾经那些嫌弃黑风寨的人,不论是玩家还是NPC,最后都会进入真香定律。

    跟着他黑风寨主走,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可比跟着于成这个死鬼好多了。

    江大力盘算着时间,徐元平这个时候,应当也已经送萧姹姹返回了碧罗山庄。

    当即招来泰安奇等人,感谢了一番这些“朋友”。

    泰安奇等人自然是虚与委蛇的客气一番,在征得江大力同意离去后,登时都是如蒙大赦。

    哪里还敢继续逗留。

    纷纷表示家中还有琐事,便匆匆都下了山去,以后再也不想见到黑风寨主这么凶恶的朋友。

    “都不想见到我,不过江湖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迟早会再见面的。”

    江大力目送假朋友们离去,嘴角挂着一丝轻笑。

    之所以没有在曾经战斗中干掉这些人,江大力也是想留有余地。

    江湖中立足发展,从来不是靠一味的砍杀。

    更多还是靠关系,靠朋友。

    对于泰安奇等关系不算太僵的又各自有些势力的人,江大力还是愿意结交的。

    哪怕是他单方面的强迫结交,以后也会有用得着这些人的地方。

    在新打下的山寨内盘桓了一个时辰。

    于夜里,江大力从现有的玩家中矮个子里拔高个子,挑选出了其中两人提拔起来,作为这刚打下的黑风寨驻洛阳分舵的当家。

    这两名玩家,也是先前杀敌最多,玩家中实力最强的,实力境界都达到了内气境,在散人玩家中闯下了偌大的名声。

    提拔这二人,倒是没有太多玩家表示不服。

    这两名玩家一男一女,原本就是一对夫妻,自号阴风双煞,江大力也是认识。

    上一世,这二人曾经的确是混出过不小的名堂,甚至组建了一个“阴风门”这样的玩家势力。

    后来因为做事太过嚣张跋扈阴狠,招惹了称号玩家,从而被灭门。

    而这一世,这二人也都是如上一世那般,早期就有所奇遇,得到过阴魔尚师的部分衣钵传承,学会了阴极掌这种人阶绝学。

    之所以投靠黑风寨,也是因不为正道大派所容,又不想加入那些整日东躲西藏的歪门邪道小派,便投身黑风寨而来。

    “我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破格头一次挑选异人作为山寨高层,当家做主。

    你们若是能带着这帮兄弟在洛阳站稳脚跟,以后好处是有不少的。”

    江大力坐在义气堂正座上,平淡看着阴风双煞夫妻二人道。

    阴风双煞夫妇二人也非常会来事儿,立即起身端起酒杯便一饮而尽,旋即感恩戴德的感谢。

    “好了,我知道你们二人得到过阴魔尚师的传承,修炼的便是阴极掌。

    但可惜,这种掌法,必须从骷髅中提炼出阴极磷光才能发挥出最强威力。”

    江大力一句话出,顿时令阴风双煞二人都是脸色巨变,心头狂震,神色忐忑惊疑。

    他们二人行走江湖也已有段时间,是最早起的内测玩家。

    自得到奇遇后闯荡江湖,暂时还没人能认出他们的武学出处。

    没想到,却竟被江大力一语点破,顿时都大吃一惊内心各种想法起伏不定,只觉面前坐着的黑风寨主尽管看似只是个强盗头子,却高深莫测得可怕。

    江大力随手弹弹手指,发出铮铮声响,“区区人阶绝学,本寨主还不放在眼里,况且你们学的还都是残篇。

    你们二人颇有潜力,本寨主才提拔你们二人,希望你们不要让本寨主失望。

    若是表现出色,本寨主或可助你们二人拿到完整的阴魔尚师传承,也无不可。纵算是阴魔尚师还在世,本寨主也不放在眼里,强抢也可抢来的。”

    这一句话出,彰显出了无比强悍的自信和霸道之眼,坐在首座上的江大力浓眉凌厉,双眼熠熠,强悍高大的身躯便像是一座小山般充满力量感,令人信服。

    阴风双煞两名玩家闻言都是不疑有他,欣喜若狂,立即抱拳拜下表忠心。

    “我们夫妇二人必定誓死效忠寨主,尽效犬马之劳!”

    “好了,暂时洛阳分舵才刚刚建立,你们二人只需在此固守,负责培养分舵兄弟,收集周边情报即可,去吧。”

    江大力伸出两根手指,随意摆了摆,遣退二人。

    随后起身,黑色披风落地,迈步走到院中,目光看向天空。

    唧

    魔鹰有力的双翅如阔刀扇动,载着东方不败和王语嫣齐齐降落了下来。

    “事情处理完了?可以走了?”

    东方不败清冷的双眸,仿若蓝天碧海,深邃飘渺,落在江大力的身上,月色下,一袭红衣,红得犹若染血。

    “差不多了。看来你也是要回日月神教了?”

    江大力颔首。

    东方不败淡淡道,“现在出发,到河州也需三日,那时候我也差不多恢复了。”

    江大力点点头微笑,“也好,你整顿好日月神教后,以后也能多与我黑风寨常来往,合作共强!”

    东方不败眉梢微挑,“我日月神教又不会行剪刀劫镖之事,我回去后,也不愿再涉足江湖之事,除了答应你的事情,还有取到完整葵花”

    话说一半,突然东方不败眉头一拧,眼中如飞出两道绚丽的闪电,整个人的气息一下子强大的了数倍,红袖中修长手指陡然一颤。

    铮!

    “嗯?!”

    江大力也若有所觉,猛地眼神一凌看向院墙之外。

    嗖嗖

    两道人影齐齐一跃,其中一人竟险之又险的避开快逾闪电般的一针,身形以一种极为诡异的弧度向后纵跃,迅速飞飚离去。

    “楚留香!”

    江大力眉峰隆起

    (求月票推荐票!这个保底更五千多字,呜呜,稍后晚上六七点左右再加更,求月票和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