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金刚不坏大寨主 请叫我小佳佳

1020:最大的敌人!醒掌天下权!(为月票加更10)

    阵阵琴音似叮叮咚咚流淌的小溪,又似是石缝间漏下的滴泉,清脆弹奏的悦耳旋律,持续围绕帐篷内外,

    慕容青青修美的玉项与白皙的肌肤,在阳光照射下简直比白雪还透亮,未盈一掬的柳腰挺直,涂抹着淡青色指甲的纤纤玉指在天魔琴的七根琴弦上迅速拨弄着。

    那迅捷的手法技艺超凡脱俗,双手速度快得宛若两只蝴蝶在琴弦上翻飞,直似每只手都有六根手指。

    太初有道,道法自然。

    众妙之门,玄之又玄

    帐篷内的修行不知过去了多久。

    沉浸在对新的功法揣摩之中的江大力,更是完全难以把握时间的流逝。

    他一颗心全神贯注开辟着自己的身体,要在万千经络秘孔中,探索出一条完全合适他如今状态的新行功路线。

    这种新的行功路线,将在原有基础上集各路武功于大成。

    仍讲究高爆发、高回气、回血之效

    且借先天罡气的技巧,进一步提升阴阳二气刚柔并济、气脉悠长的特征。

    并借不死神功“藏气于体”的技巧,强化体魄,尤其是五脏六腑,在重伤之后,只要尚还有一口气在,便可进入假死状态,回气于体,迅速恢复身上的重伤。

    最终,还将优化有太玄经炼气化神练神还虚的最大优势。

    可随时利用元气刺激转化为元神之力,增强元神威力,发挥出类似于古籍中学过《太玄经》的主角石破天,以元神遨游天地,甚至将敌人拉扯进入自身元神虚构的天地寰宇中进行战斗的能力。

    可以说,想要创出这样一部在各方面都能予人显著提升的内功心法,简直是比登天还难的一件事。

    但这件难事于武学功底扎实的江大力以及王语嫣而言,却也不是不可能办到。

    二人均是博闻强识,身兼大量高深武学,又皆是悟性过人,自是能人所不能。

    两人相配合之下,致使这次新创功法的过程颇为顺利。

    中途多次行功出岔子之时,江大力总能得到王语嫣的及时提醒纠正,故此如今临近尾声,几乎就要临近功法创成的关口。

    “寨主,愈是到最后关口,便愈是要注意平稳心境,做到心如止水,忌骄忌躁,徐徐收功。曾经你提到官御天修炼先天罡气时出了岔子,便是因只修炼出了先天罡气中的纯阳之气,却并未修炼出纯阴之气。

    故此,每当月圆之夜,官盟主体内的这股亢龙有悔之气便会发作,使都其自身功力大减,便是因月圆之夜正是天地阴气最盛之时,压制其纯阳之气。

    若是官盟主也修炼出了纯阴之气,到了阴阳共济的地步,自然不会在月圆之夜发生这等情况,所以官盟主还是太操之过急了,寨主你本就身具阴阳二气,只需注意徐徐收功,阴阳共济,自可水到渠成”

    王语嫣一对玉掌紧贴江大力厚实充满力量的背脊,感受着其体内元气游走之轨迹,以略显疲累的语调轻声提醒道。

    所谓旁观者清,江大力创功修行这段时间,她可以说是比江大力更为紧张且耗心费神,必须时刻感应着江大力体内元气运行以及精神、心境活跃之状况,稍有不对,便会发言提醒。

    如此时间一长,自是身心疲惫,完全靠一股子执着与毅力还在紧绷着心神坚持着,尤其这最后关头,更是不肯松懈半分。

    江大力听到其提示,顿觉其中道理,当即平稳心境,运转体内阴阳二气,缓缓在经脉中游走穿行,要形成一个完整的大周天,如此便可徐徐收功,彻底水到渠成。

    随着他双掌于半空调息挥舞出一个半圆,体内阴阳二气两股元气便在丹田内汇聚成流,形成阴阳正反两个涡旋,随后一上一下一左一右蹿出丹田,走正反十二经,成二十四经,渡任督二脉。

    最终这两股气,将会在其预想之中,于正常练武之人最难练到的脑部汇集。

    在那时,阴阳二气汇聚于大脑,便会依循太玄经炼气化神,练神还虚的法门,壮大元神,完成整个功法的晋升。

    但可惜预想终究是预想,一部欲要集几门顶尖绝学所有优势的功法想要轻易功成,终究不会那么简单。

    就在江大力功行半个周天之时,左右上下的阴阳二气骤然伴随着惊人的变化而减缓了在经脉中的移动之速。

    江大力只觉这一刻他上半身燥热难当,像烈火灼痛,滚滚火热之意上窜,千丝万缕般涌进各大小经络秘孔中,令他登时上半身毛孔大开直冒汗。

    而下半个身躯此时却又冰寒如欲冻僵,几乎要冰寒得失去知觉,各个原本还在感应当中的经络秘孔仿佛都消失了,彻底被冻僵得如石头一般,对元气的感应都变得微弱起来。

    如此一幕,便好似他整个人由脊骨尾闾开始分为了冰火两重天,上半身发热,下半个身躯则冰寒。

    原本上半身的阳气会由督脉逆上,冲破玉枕关,通过泥丸,再回到前面的任脉与阴气汇聚,如此运转不休,经三十六周天而大功告成。

    但这一刻,漫说是阴阳汇聚,形成阴阳共济之举面,便是连正常行功都变得无比困难。

    正常人在此时,只怕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彻底走火入魔,届时基本也就彻底废了。

    要么上半身阳气刚猛烈火焚心烧恼,成为一个白痴。

    要么下半身阴气凝结,经脉淤塞,成为一个半身瘫痪的残疾。

    然而江大力毕竟心志坚定,此时虽惊不乱,也不理会在体内释放冰寒两种难受异力的元气,尽力静心去虑,只守于一。

    痛!

    痛!

    痛!

    上身灼烧似的痛!

    下身冻毙般的痛!

    隐隐还能听到尤似王语嫣的呼唤声。

    但这一刻,江大力以彻底全神贯注于体内战况,已无暇分心它顾,根本也听不到王语嫣在说什么。

    这一刻他所面临的凶险,比之此生任何一场大战还要凶险。

    稍有不慎便将惨痛收场,唯有自杀解脱。

    这就是自创功法之道路的艰难,因为此时他的敌人不是任何人,而是他自己。

    此刻他也不能动用任何武器、宝物、药物、武功,不能求助朋友,也不能借用面板中任何的修为点和潜能点,唯一能发挥作用的,唯有他自己强大的意志力,唯有坚持!坚持!再坚持!!!

    这一刻江大力仿佛再度进入最酣畅淋漓的战斗状态,比任何人都清醒,比任何时刻都坚定,纵使浑身经脉直欲爆裂般的痛苦,亦在咬牙坚持忍耐着,竭尽全力凭超人的意志力在剧痛难当中,去感应捕捉身体内阴阳二气,调动这两股气继续沿着既定的轨迹运转。

    在这个时候,他的身体已仿佛化身成了一片混乱的战场。

    上半身战场中是一片火海,他需要强忍着被烈火灼烧折磨的痛苦,心神集中在火海中去寻找遗失在战场道路中的那些士兵他的那些经脉中的阳属性元气。

    下半身战场中则是一片冰天雪地,他需要忍耐思维都被冻僵的痛苦时刻警醒自己,咬牙集中心神在一片冰封世界寻找那些几乎被冻僵在战场道路中的士兵他的那些经脉中的阴属性元气。

    这种经历,看似只是体内发生,实则痛苦艰难的程度,就好似真的将双手同时塞入火海以及冰海之下,摸索寻找物品那般,甚至精神上还要痛苦十倍。

    他要感应到两股气,而后凭借强大的意志力继续调动两股气运转。

    就好像一个坚韧的将军,跋涉在火山与冰海中,鼓舞他的士兵继续启程,在最终预定的行军终点汇合。

    如果连这位将军也意识模糊意志消散倒下,那么所有的士兵都将全军覆没,这一场战役,也就彻底宣告失败了。

    所幸江大力终于是重新感应把握到了两股气,以极其坚韧的意志力调转两股气继续缓缓运转着,在心神几乎要于冰寒两种痛苦的折磨中癫狂之时,任督二脉相通,令两股气冲过泥丸,在大脑汇聚。

    轰!!

    堪比曾经三花聚顶般的一声精神之音,在脑海掀起轩然大波。

    两股气阴阳共济,炼气化神,壮大元神后,又徐徐向下,形成一个完美的周天,徐徐运转三十六个周天。

    江大力只觉浑身舒泰,上半身变得凉浸浸的,一点都不再炙热难受,下半身则变得暖洋洋的,再没有丝毫冻僵麻痹之感。

    他的精神更像是在升华,飘升,元神随着功法的突破,随着阴阳二气的补给,完成了一次完美的晋升。

    时隔不到一个月,他在归真境这个阶段,居然便再次获得了一个小突破,元神力量提升。

    几乎在这同时,面板接连传来讯息提示。

    江大力心神沉静,即便闭着眼睛,他也能清晰感应到外面天地的状况,帐篷外传来的琴音,吹过的风声,均漏不过他灵敏听觉。

    在这同时,他感到双腿上似压着一个柔软的物体,无须睁开眼,他就知道那是王语嫣。

    这傻姑娘居然已怀抱着他的双腿昏迷了过去。

    江大力只一想便清楚对方这般境地的缘故。

    显是方才察觉他身体的体温异常,为避免他下半身彻底冻僵,又不敢为他输送内力,王语嫣便试图以体温为他缓解冰寒之感,最终因心神与体力俱不支而倒下。

    心中微叹之余,江大力听着帐外琴音,亦不乏感动与心湖波澜。

    江湖夜雨,十年孤灯,三两老友相望之间,岂是那么容易在离去时潇洒道声相忘于江湖而化作风中唏嘘句?

    或只道是功成名就后,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我在想什么?真有那等荣登绝顶的时候,要卧,也是美人卧我膝,岂能我卧美人膝?成何体统!”

    江大力心内哈哈一声长笑,睁开双眼,抱起王语嫣这大功臣的娇躯,小心放置于一旁床榻上。

    随后才看向面板中出现的诸多提示,感受此刻身体前所未有之好的状况

    (加更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