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大家当成渣男怎么办 小楼今夜

第197章 年轻人就应该冲动

    中华门城头,猎猎的大明旗帜在迎风飘舞。

    金陵最骄傲的时候,就是朱元璋所建立的大明初期。

    作为国都的金陵,其地位和荣耀不是其他城市可以比的。

    只是,后来朱棣为了抵御来自北方的威胁,迁都到了燕京。

    大明也是华夏封建历史上汉人最后的骄傲。

    因为吕若容学历史,陈子寒又酷爱历史,因此两个人非常有共同语言。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着与历史有关的话题。

    说了很多话题后,两人在城头又一次站定。

    不远处,雨花台隐约可见。

    秦淮河从城门前流过,默默无声地拱卫着这座巨大的城堡和城内的一切。

    “其实,我一直觉得,血债要用血来还!”陈子寒侧头看着吕若容,一脸的认真。

    “我也这么认为!”吕若容点了点头,“就像大汉大唐一样,谁要是惹我,我就揍谁,而不是用其他方式表示自己的不满!”

    “胡无人,汉道昌!”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两人相视一笑。

    两人所站的前方,几名游客站在那里热烈地谈论着什么。

    他们并不是说中文,应该是来自国外的游客。

    陈子寒起初没在意,但听清他们所说后,差点被气炸了肺。

    陈子寒虽然不喜欢到国外,也不喜欢外国人,但为了更好取得学业上的成就,他奉着“师以长技以制夷”的态度认真学了几门外语。

    他的英语和倭语都不错。

    当然,学习倭语除了为了学术交流外,还有为了更方便看懂那些动作片的原因。

    这几名游客说的是倭语。

    这几个人用倭语一个劲地鼓吹当年攻城的倭军是多么伟大,多么的英雄善战。

    他们公然污蔑华夏和华夏人,还说现在华夏人老是提以前的事情,就是因为当年给他们教训的不够。

    如果当年杀了更多的人,将他们教训老实了,那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情况。

    见陈子寒突然间变了脸色,吕若容马上低声问道:“怎么了?”

    “你听的懂倭文吗?”陈子寒铁青着脸问吕若容。

    “听不懂!”吕若容摇头,“我只懂点英语。”

    “我听的懂。他们在侮辱我们,侮辱当年的英雄。”

    吕若容也瞬间变了脸色。

    “必须让他们道歉!”吕若容主动拉起了陈子寒的手,向那几名游客走了过去。

    那几名游客自然不会道歉,态度还很嚣张。

    甚至,他们看吕若容长的漂亮,还口出花花想调戏她。

    最终,陈子寒愤怒了,不客气地动了手。

    学医的人对人体解剖学了解的非常透彻,陈子寒虽然没练过搏击术,但现在的他身强体壮,再加上清楚人体脆弱的部位,又带着愤怒,面对几个身材相对矮小的游客,也没太吃亏。

    吕若容想不到陈子寒会主动动手,她怕陈子寒吃亏,赶紧招呼边上一些看热闹的人帮陈子寒。

    吕若容长的漂亮,又听他说这些游客在侮辱当年的英烈,不少血气方刚的游客也冲了上去帮陈子寒。

    一场冲突,在警方抵达后才平歇。

    陈子寒及其他那些参与冲突的游客,全被警方带走了。

    在看到警方到来的时候,吕若容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她没一点犹豫地拿出手机,拔了个电话。

    下午一点钟,有点鼻青脸脸肿的陈子寒,被吕若容领出了派出所。

    “奇怪,他们怎么不袒护这些混账的胡人?”跟着吕若容走出派出所的时候,陈子寒有点疑惑不解。

    “你虽然有点冲动,但并没做错事情。”吕若容主动拉着陈子寒的手,很认真地说道:“这些混蛋,就应该狠狠揍他们一顿。你放心,他们肯定会受到惩罚,不会有人袒护他们的。”

    看到陈子寒脸上的几处青肿,她又很心疼:“你都被他们打伤了,这些混蛋真该死。”

    吕若容是不会去在意那几名和陈子寒动手的游客被他揍的脸都变了形这个事实的。

    她一定要拉陈子寒去医院看看,好好检查一下,要是受伤比较重,住院治疗下。

    “没事!”陈子寒挺感动地看着吕若容,“就一点皮外伤,没伤到骨头,不碍事。回去热敷一下,弄点消毒的东西擦一下就没事了。”

    但吕若容并不相信陈子寒这个才大一的医学生给自己下的诊断,一定要拉他去医院检查一下。

    “今天下去不去玩了,先把你的伤和你的事情处理好再说。”吕若容很倔强。

    陈子寒没办法,最终还是听从了吕若容的话,跟着她去医院了。

    陈子寒清楚自己的情况,医院医生给出的诊断也差不多,最终吕若容也没强迫陈子寒去住院治疗,开了点消毒的东西和消炎药后就离开了医院。

    到医院的时候,吕若容跑前跑后帮陈子寒挂号付款取药,哭笑不得的陈子寒想自己跑,但吕若容就是不允许,让他好好坐着。

    看吕若容一脸紧张的跑来跑去,还时不时打几个电话,陈子寒心里满满都是感动。

    陈子寒怕有麻烦,给吴青媛打了个电话,问她和赵之远金陵这边有没有熟人。

    听陈子寒说他在金陵打架了,吴青媛被吓了一跳。

    她马上答应陈子寒,会想办法找一下熟人,尽可能不让陈子寒惹到麻烦。

    下午的游玩,在吕若容的强势要求下,最终还是取消了。

    “容儿,真的没事,我们继续去玩吧!”在被吕若容拉回宾馆的时候,陈子寒满心感动之余,也有点不好意思。

    “你觉得你脸上这样子,拍照片很好看吗?”吕若容命令陈子寒躺床上休息,“我才不愿意和脸上被打成这样子的人一起拍照,难看死了!”

    陈子寒只得听话地躺到了床上。

    吕若容也跟着坐到床边,轻轻地抚摸着他脸上青肿的地方:“疼吗?”

    “当然有点疼了。”

    “你怎么这么冲动呢,一个人敢和他们四五个人打架!”吕若容又是满脸的心疼。

    “冲动一回也应该的!”陈子寒咧嘴笑了起来,“不受了次伤,怎么知道你这么心疼我呢!”

    “才不心疼你呢!”俏脸微红的吕若容白了陈子寒一眼。

    “不再来其他点鼓励吗?”陈子寒撅了撅自己的嘴巴。

    吕若容脸更加的红了。

    她没好气地瞪了陈子寒一眼,但最终还是把身体靠过来,主动亲了陈子寒一下。

    陈子寒当然不会满意这么简单的一个小吻,他一把拉过吕若容,很霸道地亲了下去。

    吕若容没有一丝一毫的抗拒,还让陈子寒感受过了从来没有过的热烈。

    受到鼓励的陈子寒,也不满足于唇齿上的接触。

    他不老实的手,开始了崭新的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