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大家当成渣男怎么办 小楼今夜

第562章 最终谁又能改变谁呢(全书完)

    寒假结束后,吕若容真的如她自己所说那样,转学回燕京念书了。

    以吕家的影响力,让吕若容的学籍从之江大学转到燕京大学,就是举手之劳。

    更何况,吕若容是个学霸,当初就可以入燕京大学,只是她不愿意被家里人管,所以才跑到之江大学念书。

    吕若容转学回燕京,自然让吕家人大为惊讶。

    吕若容却是这样和自己的父母、爷爷解释:“陈子寒准备把名下的产业转一大部分到燕京,我要帮他管理这些事情。所以,还是回燕京来上学好了,反正最多一两年,他也会来燕京。”

    如果想扩大影响力,那无论如何都避不开帝都。

    吕若容这样的解释,吕连盛、吕青凌和李菁虽然还是有疑惑,但也差不多接受了。

    放寒假的时候,吕若容主动约陈子寒到西湖边吃了顿饭。

    吃完饭后,两人又在西湖边逛了一圈。

    “可惜没有雪!”在挽着陈子寒手臂逛的时候,吕若容说了自己心里的遗憾。

    “你想看雪啊!”陈子寒笑道:“东北下雪了,要不,我们去李思卿的家里玩玩,顺便看看雪!”

    “我已经答应她,过年的时候去她家玩!”

    “到时我陪你去!”

    “到时候再说吧!”吕若容不置可否。

    她没有再说要去黄山的事情,仿佛从来没提过这件事。

    陈子寒旁敲侧击问起这事情,她也含糊应对,不给陈子寒以明确的答复。

    甚至,她也没告诉陈子寒,她什么时候回燕京。

    年前,陈子寒事情很多,超级的忙。

    他也以为吕若容会在钱唐多呆两天,因此在陪了她一个晚上后,第二天他就离开去忙自己的事了。

    他离开的时候,吕若容因为太疲惫,还在呼呼大睡。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吕若容下午就乘飞机返回了燕京,离开之前没有告诉他自己的行踪。

    陈子寒是在得吕青岚告知后,才知道她回燕京了。

    “你回去也不和我说一声!”陈子寒打了电话抱怨。

    “我还是我,我想干吗,有自己的自由,你没权力约束我吧!”吕若容声音平静地回复陈子寒,“这几天我想静静,手机不一定开机。有事情,我会联系你的。”

    “好吧!”陈子寒心里隐隐透着不安,但还是答应了。

    接下来几天,一切真的如吕若容所说那样,她手机关机了,QQ也不上线,陈子寒联系不到她。

    陈子寒问吕青岚怎么回事,吕青岚却以自己人不在燕京,和陈子寒一样呆在钱唐为由,不愿意过多打探吕若容的事。

    陈子寒不想惹恼吕青岚,因此也没多问她。

    很快就年关了,吕青岚问陈子寒,要不要跟她去燕京过年。

    陈子寒拒绝了,说他已经答应父母,回家过年。

    “如果我不回去,他们就两个人过年了!”

    “我才不信呢!”吕青岚一脸不屑,“如果你不回去,他们肯定和你外婆他们一起过年,反而更热闹。”

    陈子寒只是笑了笑,没有过多解释。

    不过,一条新闻改变了陈子寒最终的决定。

    除夕前一天,陈子寒无意中看到了新闻播报,说黄山景区降大雪,刚刚开发不久的西海大峡谷景区及天都峰等地势比较显要的景点都暂时停止开放。

    看到这消息后,陈子寒给黄晓娟打了个电话。

    “妈,临时有重要的事情,我今天不回来了。”陈子寒让父母去和外婆他们一起过年,他等事情忙完再回来,反正肯定会陪他们过元宵。

    黄晓娟挺失望,一再问陈子寒到底怎么回事。

    陈子寒告诉黄晓娟,一件可能涉及上亿人民币的事情,或者说能决定他未来的事情,他一定要去完成。

    黄晓娟听了,只得随他。

    随后,陈子寒又给吕青岚打了电话,问她吕若容的行踪。

    吕青岚今年原本不打算回燕京过年,但父母打来电话,一定要她回去过年,她只得听命。

    除夕前一天,她准备处理好所有事后,再乘机返回。

    正在忙碌,听陈子寒来打探吕若容的事,她一脸的没好气。

    “老娘没空理你们那些破事,叫你去燕京你又不去,我才没义务替你管另外一个女人的行踪。”

    陈子寒碰了一鼻子灰,只得罢休。

    不过他没吕青岚和吕若容那样的能量,现在也不是大数据时代,因此没办法查清楚吕若容的行踪。

    但他还是果断地做出了决定,驾车前往黄山。

    春节长假,不在家好好过年,出去游玩的人还是不少的。

    黄山降大雪的事,让不少人觉得兴奋,一些人想利用长假去黄山旅游,看看白雪皑皑及大雪压青松的美丽。

    不过,因为年初一才是长假的第一天,陈子寒除夕前一天出行,无论是道路还是住宿,都是挺空旷的。

    因为杭徽高速还是建设,要走省道国道,陈子寒驾车抵达黄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黄山上虽然下雪了,但山脚下并没什么雪,雪线还在距离地平面百来米的地方。

    陈子寒买了一些必须的东西后,也就早早入睡。

    为了保持体力,第二天陈子寒并没徒步登山,而是选择了缆车。

    他没有像上次一样从云谷寺方向上,而是从慈光阁方向乘缆车上山。

    下了缆车后,陈子寒清晰地看到,天都峰顶全被白雪覆盖了,没有被雪覆盖的山岩,在积雪的相衬下,也给人以非常壮观美丽的感觉。

    黄山的游人比平时的少了很多,陈子寒扫了一遍,没发现熟悉的身影后,继续往前走。

    往前走的时候,他时不时给吕若容打电话,也给她发了多条信息,问她在哪儿。

    但他并没有说,他在黄山上。

    只是,电话一直打不通,也没接到吕若容的短信回复。

    陈子寒没有在天都峰脚下停留,而是直接往光明顶方向过去。

    因为一直坚持锻炼,陈子寒的体力比之前更好了。

    虽然一路上山,但他并没觉得很疲惫。

    只是很可惜,一路走去,三三两两人游人中,并没吕若容的影子。

    下午时分,他来到了光明顶。

    光明顶上雪挺厚,走路不小心不会被滑倒。

    还好陈子寒做足了准备,脚下还系上了防滑垫。

    但即使这样,他还是好几次差点摔倒。

    光明顶游人挺多。

    在上面逛了一大圈后,陈子寒依然没看到熟悉的身影。

    他有点绝望了。

    他也清楚,这么大的地方,想找一个人,真的没那么容易了。

    从光明顶前往北海宾馆方向,有好几条路。

    最终,陈子寒往飞来石的方向走去。

    《红楼梦》电视剧中的那块顽石,就是拍摄于这里。

    电视剧的影响,再加这块石头原本就很奇特,因此大部分游客都会来这里转转。

    陈子寒背着大包,气喘吁吁地跑到这里的时候,却没看到什么游客。

    他还是抬级而上,踩着已经被踩出很多脚印的台阶走了上去。

    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了。

    冬天的夜,来的非常早,这个点天已经有点黑了。

    看向远处,都有点朦胧的夜色了。

    陈子寒已经满身疲惫,再也不想跑了。

    他解下包,拿出食物和饮水,靠在栏杆上吃了起来。

    他决定,休息一下再去找住处,省得被冻死在山上。

    但就在他倚着栏杆,吃着东西看着远处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挺悠哉的么,一个人吃东西看风景,也不怕被冻死!”

    陈子寒猛然一转头,却见一个身着红色冲锋衣,头上戴着帽子,脖子上裹着围巾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下面。

    女人裹的太严实了,陈子寒一下子没认出来。

    不过他已经不去怀疑什么,随手扔了手上的食物,飞奔着从台阶上下来。

    跑的太急,下台阶的时候滑了一下。

    虽然反应很快,但还是扑通一声从台阶上摔了下来。

    虽然有积雪,衣服也穿的厚,手上还有手套,但身体着地的时候,陈子寒还是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

    “你干吗啊,这么不小心!”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接着两只手来搀扶陈子寒的手臂。

    “我打了多少电话,发了多少信息,你怎么就不回呢!”陈子寒没有起来,而是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为了找你,今天我已经累掉了半条命。”

    说完,把她捂着脸上的围巾拉了开来,再把她的帽子也掀上去了一点。

    于是,吕若容那张俏丽的脸蛋就完全暴露在了面前。

    虽然她努力让自己不嗔不喜,但掩藏不住的得意和小兴奋,还是把她的心情暴露了。

    吕若容也没起身,而是继续蹲在陈子寒的面前。

    “原本想去西海大峡谷,但因大雪封闭了,真是遗憾。”她手拄着下巴看着陈子寒:“我原本想偷偷溜进去,但又怕被冻死在里面没有人发现。最终落入野兽之口,落了个死无全尸的悲惨结局。”

    “要不,明天我们两个人偷偷溜进去?”陈子寒捏了捏吕若容的鼻子,笑嘻嘻地说道:“我原本以为在光明顶会遇到你,毕竟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在那里。没想到,在我失望的想从这里跳下去的时候,你却突然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了。”

    “我又不是孙猴子,怎么会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吕若容也干脆一屁股坐在了陈子寒身边,“我在路过光明顶的时候,远远看到有个人走的急匆匆,于是就跟着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真的是某个人。”

    “不会吧?你早就看到我了?”陈子寒大为惊讶。

    “这有什么奇怪!”吕若容不屑地撇了撇嘴,“那次在西湖边,不也是我先把你认出来?没有人认出来你,估计什么然后都没有了!”

    陈子寒怔怔地看了吕若容几眼,然后一把搂过她,不客气就吻了下去。

    刚好有几个酒入游客从另外一边走过来,但陈子寒丝毫不理会,搂着吕若容就是一通狂吻。

    倒是那几名游客不好意思,快步走开了。

    吕若容也不好意思,用力挣扎了开来,并率先从地上起来。

    “起来吧。”吕若容朝陈子寒伸出了手,“希望你还能走路!”

    “虽然摔伤了,但走路应该不成问题!”陈子寒顺着吕若容的手起来,再拿了自己的行李,拉着她的手,一道往北海宾馆方向走去。

    吕若容已经在北海宾馆开了个房间,陈子寒一点不客气地要和她合住。

    吕若容没有说什么,在陈子寒跟着她进房间后,命令他脱下衣服裤子看看有没有摔伤。

    陈子寒的腿和手臂都有挫伤,但不严重,喷了点好的快后陈子寒就不理会了。

    他上山的时候,带了不少东西,药品当然少不了。

    两人一起吃了晚饭。

    吃了天价的晚饭后再回房间。

    “我来之前就决定了,如果不能在黄山上遇见你,那从明年起,我也就不再打算遇到你。我会找另外的人嫁了,替人生儿育女去。”

    “遇到我,就改变主意了?”陈子寒嘻嘻笑道:“那回去后,我跟你回燕京,和你爸妈说,要和你订婚。”

    吕若容却是摇头:“没你想的那么复杂。”

    “那是什么?”

    吕若容沉默了一会后,再轻声说道:“我会和你结婚,我也会替你生个儿子。”

    “然后呢?”陈子寒皱起了眉头。

    “有了儿子后,我就和你离婚。至于以后你会同时和多少女人保持亲密关系,会和谁结婚,都不关我的事情。”吕若容很正色地说道:“我的要求也很简单,从现在起,到我们离婚之前,你不能和其他女人有任何亲密的关系。离婚后,你有再多的情人,我也不会来管。”

    吕若容的要求居然是这样,陈子寒挺意外。

    他想了想后道:“但我不想和你离婚!”

    “现在都没结婚,你想不想离婚都是另外一回事。”吕若容再问陈子寒,“你现在就告诉我,能不能做到从现在起,到我们结婚后离婚前,不和其他女人有亲密的关系?”

    陈子寒静静地看了吕若容一会。

    最终,他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我答应你!”

    陈子寒知道,吕若容这样说,是再给他一个时间的宽限,希望他能最终待她一心一意。

    如果他待她一心一意了,那过去的这些事情,她可能会不再计较,当成没发生过。

    如果他依然让她失望,那她绝不会再给他机会。

    要怎么样让吕若容认可他,接受一切,这是个非常考验人的问题。

    他想拥有很多。

    她同样想拥有很多,特别是在他在将自己的情况详细告诉她之后。

    不过陈子寒心里还是松了口气。

    至少,还有几年的宽限期,他可以从容应对。

    吕若容露出了个笑容,再主动亲了过来。

    不过,第二天两人坐在西海大峡谷的入口处,静静地看着西海大峡谷内的壮丽景色时候,吕若容再次问起了这个问题。

    “我知道,你可能会做到不去主动招惹那些女人,但她们肯定会主动招惹你。”

    陈子寒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句:“你难道不想有更长远的目的?”

    “有啊!”吕若容笑了起来:“把我们的儿子培养成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人,让他去开创一个新时代去。但是,我的前提还是一样!不然,我们就不会有儿子。”

    “你的这个计划,我也挺认同!”

    陈子寒向吕若容伸出了手。

    “算了,还是不去西海大峡谷冒险了,我还想成为一代伟人的母亲呢!”吕若容站起了身,把陈子寒从地上拉了起来:“下山吧,跟我回燕京过年!”

    “好!”陈子寒站起了身,“现在就下山,应该能在午夜十二点之前到你家的!”

    “嗯,走吧!”吕若容露出了个甜美的笑容。

    两人手拉手往前走的时候,心里都是同一个念头:“希望这几年,他(她)能有所改变。”

    只是,最终谁又能改变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