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阳小戎

第一百八十五章举案齐眉(二合一)

    这场新奇的雅集依旧在继续。

    叶若溪看样子并不是纯粹凭每时每刻瞬息万变的心意去帮男子们随意选择女伴,她也会不时地与席间女子们言语几句,或是向李锦书、杜弈赋询问些情况,稍微思索,再伸手遥指,点着“鸳鸯谱”。

    李锦书此时站在叶若溪一旁,被那些溪畔的女子们打量着,他虽然有些局促之意,但还是没有忘记带来的那些师弟们。

    特别是师弟中排在最前面的赵戎。

    李锦书一直关注着,此刻,见赵戎又在打量那个在他看了很是“麻烦”的女子,李锦书不禁有些头疼。

    之前觉得小师弟挺沉稳的……终究还是年纪太轻,少年心性。

    这个年纪也是最难劝说的,说不好听点是叛逆,觉得什么鸿沟都能逾越,什么山海都可以踏平;说好听些,那便是书生意气,无畏无惧。在女子方面也是如此。

    这些年来,在书院内,李锦书见过太多太多这样的例子了。

    又点了一对“鸳鸯”的叶若溪,余光一扫,发现了他皱起的眉头。

    她循着李锦书的视线看去,是一个身着青衿的书院学子,此前看他一直跟在李锦书身后,感觉挺少年老成的,没想到……嗯,也有些花花肠子,管不住眼睛,不过也正常。

    叶若溪面带笑意的望了眼煮茶的赵灵妃,随后又瞧了瞧赵戎身后的计乾一,略微思索。

    她回过头来,对李经书小声道:“我给他选一个别的好女子。”

    李锦书想心里感谢,不过下一秒便被叶若溪斜眼一瞧,他轻咳一声没再多礼。

    不多时,终于轮到了赵戎。

    叶若溪笑道:“小公子怎么称呼?”

    赵戎:“在下赵戎,字子瑜,叶姑娘唤我赵子瑜即可。”

    叶若溪假装仔细的上下打量一般,冲暖溪畔的女子们道:“嗯,不愧是书院的年轻俊杰……子瑜,跟我来,姐姐已经替你想好了,林师妹正好合适。”

    言罢,也没等赵戎说话,她便转身向着暖溪某方向走去,那儿有一个叶若溪早已选好的俏丽女子,是一个性子温润乖巧的师妹。

    可是。

    走了没几步,叶若溪发现前方很多人的目光依旧留在她的身后。

    那个叫赵子瑜的书院学子没有跟过来。

    叶若溪奇怪的回头一瞧。

    赵戎原本还犹豫怎么叫住她,此时见状,便直接开门见山道:“多谢叶姑娘好意,那位林姑娘,不好意思,在下已经有女伴了。”

    他歉意的拱了拱手,便略微侧身,朝着某个观望已久的方向走去。

    叶若溪一愣,有女伴了?

    转瞬她便有眼神埋怨的看了眼李锦书,不过下一秒,叶若溪便发现李锦书没有理她,而是眼睛直直的瞧着赵戎离去的方向,并且还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两步,几欲去追。

    叶若溪顿时反应过来,赶忙转头看去。

    视野中,赵戎此刻只给她留下了一个身姿挺拔的背影,而和这个渐行渐远背影所处同一个方向的,是一个安静煮茶的襦裙女子。

    而与叶若溪一样关注到这一幕的,还有不少人,因为赵戎本就队列排名靠前,又是目前为止第一个拒绝叶若溪的选择,自主去找女伴的男子,更别提赵戎身后那些还在队列中翘首等待的太清府生和书院士子们了。

    赵戎能感觉到四面八方有越来越多的视线投来,甚至雅集上那些女子的笑闹声都渐渐小了下来,不过他依旧面色平静,脚步沉稳不乱。

    赵戎从踏入太清四府来找青君起,就预料到了会时常收获很多“大惊小怪”的目光,会面对各种各样的注视,前几天在四季堂情难自禁的偷亲青君后,某些事情就已经改变,这些预料也逐渐发生,他也慢慢习惯了。

    配不配是外人的感受,而情感却是他与青君两人之间的事情。

    被其他人的目光与议论干涉,宛若情感被第三者插足,是男女二人对彼此最大的不忠。

    因此,赵戎此刻心里没什么顾虑,而是……有些担忧。

    他注视着那张越来越近的桌案,赵灵妃依旧垂首敛目摆弄着茶水,似乎对雅集上的动静与正在朝她走来的赵戎毫无关心。

    娘子的气该不会还没消吧,若还是有小性子,那最好别去了……

    想是这么想,但赵戎还是走到了溪畔,在赵灵妃的桌案前停步。

    此时,他并没有立马坐下,而是低头投去问询的目光,等待着她抬头。

    一息。

    两息。

    三息。

    赵灵妃依旧没有抬头看这个挡住她阳光的男子。

    赵戎轻咳一声,试探与……提醒道:“青君。”

    赵灵妃还是没有理。

    此时安静的有一会儿的场上,渐渐响起了一阵阵议论声。

    叶兰芝就坐在赵灵妃附近的桌案上,瞧见眼前这一幕,表情有些古怪,不过旋即,她便轻轻点头,灵妃师姐,干得漂亮,就是要晾他一会儿,若还是像那日在四季堂一样,被偷亲后,还埋头捂着脸不说话,以后会被他欺负死的……

    计乾一在前面那个无聊的书院学子走去一旁后,他往前走了几步,轻松的等待着叶若溪说出已经约好的安排,结果,下一刻,计乾一便忽地转头直直盯着赵戎的背影,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眉头微皱。

    但是,随后计乾一见到赵灵妃没有理赵戎,他轻笑摇头。

    而此时,面对这种情况,其他人却觉得是情理之中,意料之中。

    柳空依瞥了一眼站在原桌案前不动的赵戎,就没再关注了,而是眼睛一直端详着赵灵妃,见她这仍旧一副冰冷高清的神女姿态,柳空依嘴角微微一撇。

    也不知道你们这些男子怎么都喜欢这种调调,贱骨头?

    自从赵灵妃入府,只要那些男子们议论到太清府内的出彩女子,这个独来独往很少交际的赵灵妃总是会排在她的前面。

    看见事情发展到这尴尬的一幕,叶若溪皱眉,瞧了眼一旁的李锦书,他正一手攥着袖子,面色焦虑。

    “你这师弟怎么这么不懂……”叶若溪说到一半还是停住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用。

    李锦书语气自责,“抱歉,叶姑娘,都怪我,没有早些与他说……”

    他说着,便准备走去赵戎那儿。

    叶若溪抬手一拦,无奈道:“等等,你做师兄的别去,会让你这小师弟更难堪的,我来。”

    她左右看了看,对一旁的红鲤姑娘们使了个眼色。

    其中一个正在偷笑的圆圆脸红鲤少女,见状,便抢在几个姐妹前面迅速出列,自告奋勇的向溪畔那个此时全场注目的地方走去。

    场上的议论声渐渐增大,并且还开始带着些低笑声。

    但是,此刻的赵戎没有去在意耳畔这些带着调笑意味的笑声,他只是有些烦恼的看了眼赵灵妃旁边的位置,那儿有一杯清香四溢的热茶,正冒着白烟。

    赵戎嘴角一扯,站在桌前。

    赵灵妃仍旧垂目,端坐着。

    这在外人看来是被拒绝的尴尬一幕,可在他们二人之间却是弥漫着一种特殊的默契与……无声的交流。

    喂,娘子你再给点暗示啊,什么话都不说,一个眼神都不给。

    还有,这杯茶,意思是要我坐上来自己动,还是我多想了,抑或是另一种驱赶的意思,要我暂时别来烦你?

    赵灵妃等了片刻,见赵戎“乖巧”的一动不动的,有些满意也有些着急。

    戎儿哥,你赶紧坐呀,这杯茶不是给你的是给谁的,还傻站着,前几天在讲堂你……你亲我时怎么没见你这么老实听话,这事你都还没道歉呢,现在还要我低眉顺眼的恭请你坐下不成……

    赵戎并不知道赵灵妃平静的外表下有这么多心理活动,他正转着头,眼睛盯着桌上那位热茶。

    突然,赵戎面色恍然。

    俗话说,茶满送客。

    原来如此……

    他自认为领悟到了娘子的深意,便定睛目测着茶水的高度,可是,让他无语的是,眼前这杯茶的高度就介于满与不满之间,娘子这又是什么意思,难搞……

    赵灵妃哪里能想到赵戎联想能力这么丰富,她见赵戎迟迟不落座,顿时有些急了。

    低着头的赵灵妃微微鼓嘴,下一秒便伸手端起了她的茶杯,准备象征性的抿一口后,放下时用力的碰下桌子,同时也“敲一敲”这个木疙瘩,让他灵光点。

    可是,让赵灵妃措手不及的是,她才刚端起茶杯,桌前的赵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赵灵妃一双狭长眼眸顿时一睁……

    赵戎转身离去,心里微微一叹,端茶?好吧,懂了,送客呗。

    在他转身之际,一个圆圆脸的红鲤少女时机正好的出现在赵戎的旁边,俏生生的行了一礼,“公子,可否与奴家一起坐,奴家正好有些问题想请教下公子,望公子莫要嫌弃。”

    二人之前在上山路上便就有些熟识了,此时言罢,圆圆脸的红鲤少女对赵戎悄悄眨了眨眼,唔,原来是个有色心还有色胆的假呆子啊,嘻嘻……

    赵戎瞧见她眼里带着促狭的笑意,有些小无奈,不过也知道这估计是那位叶姑娘给他安排的梯子,虽然他无所谓周围的目光,但别人的好意也不方便拒绝。

    赵戎轻轻点头,“姑娘芳名?”

    “我叫绿珠。”

    二人一起准备向一旁的空桌案走去。

    绿珠身子往右边一靠,贴近了赵戎,想小声再调笑下这个有趣的假呆子几句。

    赵戎头不回的道:“我有娘子了,别靠这么近。”

    绿珠轻哼一声,“呵,又唬我,你有娘子你还……”

    下一秒,她的话语骤然停住。

    因为,一个绿珠万万没想到的女子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并且还没等她来的急多想,这个女子就刻不容缓不容拒绝的伸手将她身旁的那个假呆子给牵走了……

    雅集上的府生们和书院士子们愕然的看着一直低头不语的赵灵妃,在赵戎和绿珠走后,忽然抬头,似乎是瞧见了什么,只见她小脸煞白,猛地起身,急步向前,拦在了赵戎和绿珠前方,之后便是让众人更为惊异的一幕,赵灵妃伸手把赵戎抢了过去,牵着他的手,拉着赵戎,头也不回的重新回到了座位。

    雅集上的空气有些沉默凝固。

    无数视线不时的交汇、错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视线又忍不住的汇聚到了那一对即使是坐下了还牵着手不放的男女身上。

    赵灵妃紧捏着赵戎的手,将她的夫君重新带回了座位。

    赵灵妃脸色渐渐回复血色,她咬着唇,目光却不敢去看赵戎,而是低头,伸出玉手仔细拍了拍赵戎跪垫上的灰尘,像只小猫咪般低眉顺眼。

    刚刚在赵戎转身走后,赵灵妃芳心大乱,特别是听到了周围那些嘲笑赵戎的话语声,她觉得无比刺耳。

    赵灵妃突然意识到这些日子,他对她的迁就与讨好,让她任性了起来,而刚刚的任性,又忽略了夫君的感受,可能会让他很没面子。

    于是,赵灵妃瞬间害怕了,以为赵戎是被她伤害到了男子的自尊,才转身走的。

    所以,她便奋不顾身的去追了。

    赵灵妃悄悄抬目瞧了眼赵戎的表情。

    她想了想,双手端起一杯茶,举案齐眉的递给了赵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