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阳小戎

第三百二十三章东城商号与逍遥府

    赵戎记得,当初那个洞房花烛夜,归似乎也是刚刚醒来。

    在得知是身处玄黄界之后,它一口气问了他很多莫名其妙的问题。

    那些稀奇古怪的名词,很难不让赵戎印象深刻。

    这其中,归便有问过,独幽姬氏是否还在望阙洲。

    哦,对了,与之一起的,还有一个将青阳韩氏的家族,和一个名为嵬然宗的宗门。

    人在初到新的环境后,总是会下意识的找寻熟悉的事物,来获得抵御陌生的安全感。

    这是本能。

    所以说,对于陨落前,曾位置极高的归而言。

    九洲之中偏居一隅的望阙洲,能让它值得投去目光的熟悉人事物里,这个独幽姬氏排在前面,甚至是首屈一指的?

    后来赵戎偶尔好奇询问时,归大多都是含糊其辞的略过,并没有细讲。

    不过,它的语气和只言片语,还是让赵戎察觉到了一些信息。

    归似乎与一个名为‘姬氏’的家族有间隙。

    赵戎第一次问及时,它便是毒舌的嘲讽了句‘躲在祖宗福荫下的废物家族’。

    这句嘲讽,就让人值得玩味了。

    另外,在归的话语里,独幽姬氏应该是这个‘姬氏’在望阙洲的分支。

    且是他们最初建立这处屹立天涯海角的独幽城。

    这些都与刚刚卢姑娘嘴里的传说故事,在某些方面相互印证,不谋而合。

    这个名字罕见的独幽姬氏,就是传承着权利巨大的幽王之位的古老家族。

    是历史上,望阙洲曾经的主人。

    如今是与一切苍老的事物一样,消失在了岁月的光阴长河中?

    反正赵戎在除了归以外的任何人嘴里,都未听过这个名字。

    连卢宛姑娘的故事里,也只是提到了幽王二字。

    此刻,想到这里,赵戎神色忽动。

    旋即,他又抿唇,不动声色道:“卢姑娘,独幽城内,有没有一个姓姬的家族?”

    卢宛微微思索片刻,摇了摇头,“姬?好奇怪的名字,公子是从哪里听来的。城内喊得上号的世家,没有叫这个姓的。”

    赵戎微微颔首。

    这个幽王家族姓姬。

    所以,他这也算是得知了一个早已失传的隐秘知识?

    另外,赵戎觉得这个卢宛刚刚说的这个‘望阙之由来‘的故事,颇为有趣。

    暂且不说这故事的真假,不说这望阙洲的洲名到底是不是幽王改的。

    光是流传出来的故事中,被分封到犹是蛮荒状态的望阙洲的幽王,他登上幽山,建台眺望思念的这个’中洲宫阙‘,就很有讲究。

    让人玩味。

    宫阙到底是谁的宫阙?

    初代幽王真的如此思念故乡吗,还要专门登高建台来眺望?

    瞧着眼前入海的离渎江水,赵戎挑眉。

    他目前也所知甚少。

    有这些想法也只是无聊时的好奇,隐隐的猜测而已。

    事实究竟如何,还尚未可知,也可能永远蒙上了历史的尘埃,不见天光。

    估计归这个老家伙,可能知道一些。

    回头倒是可以问问,涨涨知识。

    赵戎摇头,不再多想。

    只是他旋即有些牙痒痒,话说,归怎么还没有醒……

    之前是叫赵戎到了扶摇境再喊它,眼下他只剩下最后一个奇经八脉‘阳维脉’了。

    求助下,【app 】可以像偷菜一样的偷书票了,快来偷好友的书票投给我的书吧。

    算了,赵戎觉得这样其实也挺好的,年纪大了都喜欢打瞌睡,可以理解。

    而且总比大半夜的不睡觉吵他读书要好。

    赵戎眨眼安静了片刻。

    这段念头,他是直接在心湖里‘嘀咕’出来……

    三息过后,心湖内依旧鸦雀无声。

    没有某个炸了毛的剑灵的声响。

    “看来没装睡……”

    赵戎嘀咕一句。

    随后。

    坐在马车内的赵戎,一边欣赏着秋景,一边听着。卢宛细数独幽城的风土人情、奇人趣事。

    很快,便抵达了独幽西城。

    西城这边,比起仙家林立的东城,更加热闹。

    凡人市井的烟火味,与一些山上修真集市的仙味,相混杂。

    凡人与修士相处,一片热闹景象。

    不过赵戎没有多待,只是买了些青君与芊儿爱吃的反季节水果,便有再次登上了等待中的卢宛的马车。

    赵戎中途变了卦,没有马上直接去太清府,而是在路过东城时,让卢宛停车。

    他在东城一条比较繁华的街道,逛了起来。

    周遭熙熙攘攘,人流如织,而且大都是穿着奇装异服的山上修士。

    赵戎一身学子青衿,身处其中,倒也不显眼。

    他并没有去东城最热闹与出名的那几条仙家商贸闹街,因为要买的东西,这儿应该也有,没必要浪费时间。

    今日是去找青君,没太多时间耽搁。

    于是,赵戎随意在这条大小商号林立的街道上有目的逛了起来。

    不多时,他在此街逛了三四趟,心中确定了刚刚路过的一家颇为热闹的商号,名字倒也喜庆,叫‘盛万宝’。

    赵戎抄着袖子,在人流中观察了会儿盛万宝周围的情况。

    没有街上其他几家大商号那么热闹非凡,却也中规中矩,没有异常。

    赵戎瞥了眼他身上的衣服,轻轻点头,不再犹豫,直接步入了盛万宝内。

    只是卖出一首登楼品的诗词而已,赵戎觉得没有什么好乔装隐瞒的,正大光明的进去卖就行了,毕竟他可是林麓书院墨池学馆内被祭酒先生器重的栋梁之才‘林文若’,写首入品诗就和玩似的,卖一首怎么了?

    嗯,进去后,就这样直接和商铺掌柜说。

    赵戎暗暗点头。

    ……

    约莫一炷香后。

    赵戎面色如常的从盛万宝内走出,在无人送迎的情况下,直接消失在了街上的热闹人流里。

    他没有半刻停歇,径直去往了街口等待的卢宛马车处,上了马车。

    赵戎客气道:“去太清府,麻烦姑娘了。”

    卢宛挥鞭赶车,“无事,公子请坐好。”

    马车内。

    赵戎微微一笑。

    曾经,三变走之后前,留给他的灵石,早就已经不够用了。

    这几个月以来,赵戎修炼需要的药浴、补药,又耗费不小。

    这还是没有花钱去买那些能够点燃气血,辅助冲脉的稀罕灵物。

    否则三变兄留下的那一枚中品灵石,根本不够看。

    也因此,赵戎一直有些好奇,青君之前给他喝的那碗‘莲子糯米粥’,到底是何奇物。

    想必应该是花了不少钱,估计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

    若不是最近在书院,朱幽容一直给他提供那特殊的水喝,除了有神异的龙气以外,还兼具辅助冲脉破镜的奇果,让他修行进度极快,压力不大的话。

    赵戎早就要来城里,找某些法子赚钱,买灵药了。

    而今日这一次来独幽东城,赵戎将一首早就准备好了的登楼品诗词拿出来给卖了。

    刚刚在盛万宝内。

    对于赵戎的身份与出手的那首入品诗。

    商铺专门接待贵客的掌柜,也不疑有他。

    同时和赵戎设想的差不多,掌柜对他并没有太多的震惊与好奇,只是态度带着适当的尊敬,为赵戎服务。

    脚下这座独幽城冠绝望阙一洲,奇人异士不少,宝物灵药更是玲琅满目。

    登楼品诗词,价格不低,但是并不稀少。

    虽不是什么名满一洲的千年大商号,但是盛万宝内的掌柜也是见多识广的了。

    另外,赵戎的装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书院儒生,卖登楼品的诗词,更是合情合理。

    而且那个掌柜还悄悄的暗示赵戎,大致意思是。

    ‘林公子’若是能弄到更珍贵的入品诗词,也可以和他们交易,盛万宝消化得了。

    甚至,若是落花无我境的这种罕见诗词,他们也可以帮赵戎送去某些特殊渠道售卖,只要一点佣金即可,就权当是与‘林公子’交个朋友。

    ‘林公子’一看就是人中龙凤,盛万宝诚意满满,以后有生意都可以商量……

    不过,赵戎装作没听懂,没有答复,他只道是书院师长管得严,能取出一首登楼品诗词卖,已经是千难万险了。

    此次,这一首登楼品诗词,赵戎卖了不少钱。

    比之前三变兄留下的钱还有多几番,而且是以一种与中品灵石挂钩,名为彩蝶钱的硬通货币支付的。

    赵戎没有过多的细究,直接用这笔钱,在盛万宝购买起了灵物来。

    除了补充他练武修行的补身灵药辅助之物外。

    赵戎还大致挑选了一番,购买了些山下可能要用到的符文丹药,很多都是山上人随身携带的,他也备上一份。

    之后,赵戎本是要直接离去的。

    结果,在走之前,他却在盛万宝门口的某个极为显眼的柜台前停步了。

    赵戎的眼睛被柜台内某个‘华而不实’但是他眼熟的奇物所吸住。

    在掌柜热情推销,只是还没吹上几句话,眼睛挪不开的赵戎,就已经毫不犹豫的当了冤大头了。

    他买下了两个,花了一大笔彩蝶钱,嗯,比之前购买的修行灵物,加起来还要贵不少。

    于是,这次卖去那一首登楼品诗词的钱,仅剩下了三枚彩蝶钱和九枚对应下品灵石的青蚨钱。

    不过赵戎却是颇为满意的离开了,喜笑颜开的掌柜,也很有眼力的没有大张旗鼓的送赵戎出去。

    此刻,陈记马车内。

    赵戎摸了摸袖子里的那两个小玩意儿,嘴角微扬。

    男人的钱,不就是给女人花的吗?

    ……

    半个时辰后。

    太清四府的北门前,一辆血红色马匹拉着的马车缓缓停下。

    带到马车停稳,赵戎跳下马车,又与卢宛叮嘱了下某事,之后,他便直接进入了太清四府。

    凭着书院儒生的身份,赵戎一路畅通无阻。

    太清府占地面积很大,甚至比林麓书院都要大上几圈。

    这是之前跟随晏先生来太清府讲学那会儿,赵戎和青君‘压马路’时,牵着手用脚丈量出来的。

    太清府一半位于城内,一半位于城外,洞穿了东城城墙,甚至可以由太清四府的南北二门,进出东城,极为方便。

    得益于住过一段时间,赵戎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南辞精舍。

    他向门房处,早已熟识的高鬓女官行礼,询问了几句。

    高鬓女官对赵戎更是难忘,也不忌讳,直接告知他赵灵妃和赵芊儿并不在里面,这个时辰应当还在逍遥府修炼。

    赵戎点头道谢,随后,一路问路,去往了逍遥府。

    不多时,赵戎终于找到了青君的修行之处,结果发现,似乎是府生们正在露天聚集上课。

    赵戎站在远处目光一扫,除了看见了青君和芊儿外,目光顿时被最前方某个身影吸引。

    竟是曾经见过一面的陶渊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