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阳小戎

第三百六十八章床前明月光,地上鞋____双

    被摸头的小芊儿只恨没长高些,像自家小姐那样,那么这坏蛋坐着时就摸不到她的脑袋了。

    不过这样一来却也会牺牲她与赵戎最舒适的身高差。

    因为现如今她扑进赵戎的怀抱,可以刚好在最舒舒服服的位置,虽然做某些事情的时候要踮脚……

    眼下小丫头的小脑袋瓜子里,并没有再继续天马行空的乱想,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赵芊儿忽然把赵戎袖子轻抓,垂首安静了片刻,柔声细语道:

    “你想把我放在前面……那,那你现在就给我写一首吧。芊儿不用太好的,只要是你写的就行,我都钟意。”

    看着娇羞模样的小丫头,赵戎沉吟,“真的要我写?”

    赵芊儿别过脸去,矜持的点了点精巧的下巴。

    她的侧脸蛋上,还带着些许的婴儿肥,白皙滑嫩,赵戎很想用力捏一捏,嗯,应该能哭很久吧?

    赵戎忽儿一笑,上前一步,挽起袖子,提笔就写。

    并不知道自己脸蛋‘危’了的赵芊儿,余光一直关注着他,此时见赵戎终于松口动笔,她也轻轻吐了口气。

    赵芊儿浅浅一笑,走向一旁,准备给他倒杯润嗓子的茶,只是下一秒,赵戎的嗓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好了,大功告成。”

    赵芊儿一愣,回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含笑搁笔的赵戎,他正弯腰朝新添了几行墨字的宣纸吹了口风。

    纸上未干的墨字在灯光下,从她这个角度看去,微微耀目,并不真切。

    “戎儿哥,你这么快?”

    赵芊儿右手轻捂微张的小嘴,怎么感觉三息不到他就出来了?

    她左右看了看周围的学子们,大多数正在苦思凝想,已经两柱香时间了,还未做完一首诗……

    今日一身白衣公子哥打扮的赵戎,将飘逸的头巾发带甩到了脑后,站在桌前,背手仰头,身姿潇洒。

    他侧目瞅着微讶的小丫头,眨了眨眼。

    快不是本公子的错,是他们的错,太拉了太拉了。

    赵芊儿连忙好奇的来到桌前。

    上次在大楚公爵府赵戎被忽悠的给她写‘生辰词’时,那副让赵芊儿心弦颤动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而这一次……咦似乎是一首五言绝句?

    她两手抵着桌沿,定睛看向纸上诗句,嘴里下意识的轻喃:

    “床前明月光?唔,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三双……举头望姑爷,低头帮……帮小姐。”

    “……帮小姐?!”

    歪着脑袋的小丫头表情一呆,愈到读到后面,清音愈是细弱蚊蝇,到了最后,干脆就没了声,轻啊檀口。

    她瞪大眼睛看着这首越读越不对劲的五言……呸呸呸不对,分明就是一首打油诗!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三双。举头望姑爷,低头帮小姐。

    赵芊儿的小脸刷的一下,晕红到了耳根子处,像涂抹揉匀了胭脂,灿烂一片。

    “咳咳。”赵戎轻轻咳嗽两声,竖指嘴前,朝她做了个声音小点儿的手势。

    他瞧了瞧左右,幸好大伙都在干自己的事,没有人关注这儿。

    只是让赵戎没有想到的是,小丫头见到这手势后,却是脸蛋更红晕了,似乎是……曲解了它的含义。

    赵芊儿刹那间大羞,娇躯向前一扑,两根藕臂横放,并拢交叠的飞速盖在了这首古怪的诗词上面。

    遮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小丫头先是羞死人了似的埋首在藕臂之间,随后猛地抬起小脑袋,桃花眼睁大大的,直直瞪着戎儿哥,她粉唇间的两粒小虎牙也在用力磨着。

    咯吱咯吱

    赵芊儿一副‘你看我吃不吃了你就完事了吧’的凶狠狠小模样。

    赵戎眨了眨眼睛,竟还露出些无辜的表情。

    赵芊儿更羞了,小胸脯起起伏伏的。

    就像小时候你不仅闯了三八线还偷亲了她小嘴的女同桌,是要被告到老师哪里去的那种……

    二人之间的这番动静,顿时引起了不少正义堂学子好奇的打量,唉,赵先生和芊儿小仙子这小两口又是在闹那样?

    此时的赵芊儿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哪里敢让手臂下的这首打油诗见一点光。

    她之前对某些事还是停留在一知半解。

    只是半夜里在被窝内憧憬过和戎儿哥怎样怎样然后就欢喜浅笑着迷迷糊糊睡去,始终是隔着一层朦胧面纱。

    年初回公爵府陪小姐举行婚礼之前,她也和赵灵妃一起上过一节关上门的闺房古怪课程,主要是公爵府内的女子长辈们一边小心翼翼打量她们脸色,一边传授经验。

    其实小丫头聪明灵动,懂得是比赵灵妃多一些的,只不过也就多一些而已,能大致听明白她们是在讲什么。唔,不就是剑与剑鞘的基本原理吗。局限于简单正常的范畴。

    所以,赵芊儿其实还是个纯洁的小白花一朵,只看见了表面的剑与鞘,对剑式的理解但还未曾臻至化境,顿悟到日常生活的一举一动其实皆是剑法……

    眼下,小丫头脑海里只有一个晴天霹雳似的心颤想法,羞死人了,竟……竟然还能这么玩!

    她感觉眼前嗖的一下,被臭戎儿哥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里面的狂风骤雨呼啸而来,要把赵芊儿吹飞的那种。

    她现在回过头来看这首打油诗,感觉初读时意境十分美的第一句,都不忍直视了。

    要知道明月在她与戎儿哥、小姐三人之间,一直都是代指后者的。

    赵灵妃是赵芊儿心里的明月,戎儿哥是太阳。

    至于第二句的什么鞋三双……

    此时的赵芊儿简直想不下去了,羞愤欲绝,若若…若只是三人一起躲在被窝困觉也就算了,但是后面举头望姑爷低头帮小姐是什么鬼???

    戎儿哥明显是以她的口吻和视角写出来的,她就是诗里面的女主角,呜呜呜呜,臭戎儿哥,我才不抬首望你呢,还和小姐一起?低头帮她?你搁这一起吃甘蔗呢。

    等等,赵芊儿眼睛一睁,后知后觉。

    她总算是知道,当初戎儿哥误会她是小姐时,说什么保证不按你脑袋了是这么意思了,合着那天夜里小姐被你欺负成那样!

    小丫头对赵戎和赵灵妃练习的这套新剑法震惊了。

    呜呜呜,就知道欺负人,也不知道是几辈子的冤家,从小到大就欺负她和小姐,呜呜,小姐大笨蛋就知道依你顺你,我我…我才不呢,而且敢按我脑袋,我,我一口全给你吃咯,一点不留……

    小芊儿被赵戎用打油诗欺负的一时间无比的委屈,一时间恶向胆边生。

    她瘪着嘴,气鼓鼓的瞪他,小脑海里‘恶狠狠’的想到这些让人蛋疼的事情。

    旁边的赵戎看见她一边露出吃人的奶凶目光,一边磨着两粒小虎牙,像是磨刀看羊似的。

    不寒而栗。

    他瞥了眼被小丫头遮住的、刚刚逗乐写的诗,顿时觉得那啥一凉。

    其实赵芊儿哪里舍得伤他一丝一毫,心里把戎儿哥看的比谁的宝贝,只是小丫头不希望他以后不珍惜她与小姐,随意欺负,可是却又怕戎儿哥会不开心。

    赵芊儿大羞之余,咬唇凝视着眼前面带歉意的赵戎,变得自艾自怨了起来。

    赵戎轻咳一声,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她的脸色,试探道:“咳咳,戎儿哥错了,不开玩笑了。”

    小丫头没有理他,又凝视了他会儿。

    赵戎愈发心虚。

    此刻的醉仙楼一楼大厅一角,赵芊儿突然浩然境后期剑修的修为使出,以闪电般的速度将桌上见不得半点光的打油诗没收了起来。

    这哪里是打油诗,这分明就是打黄油……

    她嗔视赵戎,只觉得脸颊滚烫无比,柳眉倒竖,“这首当作没有,你不准再想!”

    赵戎连忙点头。

    听话无比。

    之前哪里知道小芊儿反应这么大,还以为她看不懂呢……大意了啊。

    小丫头瞅了眼他,轻哼一声,看来还是得吓唬吓唬戎儿哥才行。

    她伸手指着桌子,命令道:“唔,你再写一首,这首认真写。”

    赵芊儿让开了桌前的位子。

    赵戎只好再次挽起袖子,去往桌前,“你还有一首,咳咳,行。”

    他看着白纸,略微思索,便提笔挥墨。

    又是三息不到,便放下了毛笔。

    赵芊儿警惕的看了看,微微皱眉,嘴里喃道: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一双是金莲……一双是绣花。”

    赵戎一叹,“这样满意了吧。”

    赵芊儿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绣花鞋,脑海里又冒出了小姐喜欢穿的鞋的样式,小姐脚小,喜欢穿金莲,不过不是那种陋习中的三寸,而是合适的大小,女子的金莲鞋确实好看。

    她瞥嘴,“这还差不多。”

    赵戎嘀咕道:“我光脚,正经人沐浴完睡觉谁穿鞋?”

    赵芊儿:“……”

    其实,赵戎想说,之前的‘鞋三双’,哪里有他的鞋啊……咳咳,不过肯定是不能提醒小丫头的。

    “这首不要了。”她佯装鼓气。

    赵戎无奈点头。“行行行,依你。”

    “不过你还要再写一首。”

    赵戎愁眉苦脸,嘀咕一句,“不是说我写的你都钟意吗?”

    赵芊儿垂眸道:“这首认真写,要交上去,可不准乱来,赢个什么仙子回来。”

    赵戎安静了下来,一叹,只好点头。

    不过他却没有动弹,而是指着桌上‘鞋两双’的那首打油诗,随口道:“就把这首交上去吧。”

    “嗯?这首?”赵芊儿好奇。

    赵戎点头,“就这首了。”

    他又瞧了几眼墨迹未干的‘鞋两双’打油诗,再次笃定的点了点头,“就很有文采。”

    “…………”赵芊儿。

    不多时,大厅中央,那三柱香终于烧完了,众人开始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