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阳小戎

第五百八十六章她的师恩变质了(本章先刷新,再阅读!)

    朱幽容离去了。

    她先走一步,北归独幽城。

    皇陵瀑布后方的路口,赵戎在浓郁的水气之中,静静站了会儿。

    他此时正抄着袖子,伸手进袖子里摸了摸某物,旋即转身,准备去开启分开瀑布水流的机关。

    这时,心湖里,归点头道:

    “赵戎,朱幽容刚刚说的什么小师弟,应该说的就是你吧?除了疯狂追求她和被娘子们宰了吃席这两点还没这么快就发生以外,其他方面和你现在的情况不能说相似,只能说是一模一样了。”

    赵戎没回应,开启机关,瀑布分开。

    他独自离开皇陵瀑布,来到了岸边,脚步踌躇了片刻,选择朝皇陵瀑布上游走去,也就是眼下的家的方向。

    归忍不住道:“喂,你是真没有听出来还是假没有听出来?”

    赵戎摇摇头,“你别瞎说。”

    “本座哪里瞎说了,某位大胸女先生就差没有念你名字了。”

    剑灵撇撇嘴,“她为何要给编这个‘小师弟’,又为何向你倾述描绘她的这段感情……你当真听不出来?”

    “你别瞎说。”

    男子还是平静摇摇头,抄着袖子,走在回家的路上。

    脚步丝毫没有停顿,就像一个平常的下午,工作完成后回家一样。

    然后归却是坚决要点醒他。

    二人之间暂时陷入了一片寂静。

    某一刻,他心湖中传来剑灵的平淡且笃定的声音:

    “你别骗自己了,你尊重信任甚至亲近的这位朱先生,对你的师恩已经变质了。嗯,你也可以继续找借口狡辩说她只是你的知己道友,朋友间开开玩笑。”

    它轻轻一叹。“但是很显然,她刚刚那番接近挑明的直白的话……嗯,你一本正经自认为的伟大友谊,幽容道友这边也已经十分羞耻的提前变质了。”

    剑灵懒散率性的声音在沉默的赵戎耳边回荡。

    “现在倒好,她临走前直接把这个‘问题’丢给你了,连你的反应她都不敢看直接逃回书院了……不过,这位突然很勇的朱大先生,现在估计是在等你的回应与处理了。”

    赵戎依旧平静,依旧步伐不变。

    归有点看热闹不嫌事大。

    此时,它咳了声,一本正经认真道:“赵戎,你还说你不是渣男?”

    确实如此,明明他昨日还义正言辞的和赵灵妃与赵芊儿说过,他与朱先生之间的关系是正常的,没有龌龊奸情。

    然而今日知性端庄的朱幽容就叛变了伟大友谊。

    属实狠狠背刺了一下赵戎。

    剑灵语落,便耐心等待起了某人的回应。

    然而赵戎却依旧抄着手,独自前行。

    他安静走了一会儿,只是脚步微微顿了下,“讲完了吗?”

    剑灵老实道:“讲完了,现在到你了,赵戎。”

    “讲的很好,下次不准再讲了。”他淡淡道。

    归:“………”

    赵戎不再出声,仍旧面色如常,朝赵灵妃与赵芊儿所在的那个家走去。

    走了会儿,他的手又摸了下袖子里的某物。

    随后,赵戎一路保持沉默,返回了上游那片守陵儒生们修建的竹林屋舍。

    此时正值下午,今日难得秋阳正盛,照在竹林内的一座座半荒废的院落里,给寒冷的深秋添加了一丝温暖。

    赵戎抄手,目不转睛的路过了曾经生死存亡的竹林小院,路过了竹叶落尽的千竿竹林,路过了一条小溪……

    最后,赵戎在他与青君芊儿落脚的那座雅致院落前方不远处的路口拐角处遽然停步。

    再往前一步,就到家了。

    此刻,一直面色沉静平常的赵戎,脸上忽然显露出一些……内疚之色,自责之色。

    其中还包含有一些复杂的神情。

    例如……迷茫,疑惑等。

    赵戎突然深呼吸一口气,抬脚,向前走了……半步。

    男子的头微微探出些这个路口拐角,让他能看清楚不远处雅致院落内的景象。

    在赵戎悄然旁观的视野中。

    院子里,青君正梳着惊鹄髻,似是刚刚沐浴熏香完,正穿着单薄贴身的淡粉里裙,在院子内晒着他与她的衣物还有昨夜睡过的被褥。

    在暖烘烘的阳光下,青君身子侧对着默观的赵戎这边,正低头弯腰,在阳光下摆放赵戎换洗的靴子,娇躯被贴身里裙勾勒的纤挑匀称。

    她神色宁静专注,也不知道此刻是不是在记挂猜测着夫君何时返回。

    院子里看不见小芊儿的身影,应该是在屋子里,或者小丫头闲不住外出了。

    想到后面一种可能,赵戎连忙收回脚,回首看向身后。

    怕被她回返时撞见。

    不过幸运的是,下一秒,赵戎便听见有一道属于少女的清脆悦耳的娇唤,从雅致院落内的东厢房里传出。

    “小姐小姐,帮我再倒点热水,呼呼,桶里的水又凉了。”

    院内正贤惠手巧晒被褥的青君无奈转身,“芊儿,你怎么还赖在浴桶里,都两刻钟了,你快点洗完出浴。”

    “小姐,我想洗的干净点,昨天身上沾的血太多了,也不知道昨晚洗澡澡时搓干净没有,晚上睡觉时总感觉身上有点不自在,也不知道戎儿哥闻到点血气没,是不是嫌弃了……”

    屋内浴桶里的可爱少女语气低落了些,“以前和戎儿哥睡觉,早上起来他都会埋脸在我头发间闻我的,用胡渣扎我……今早他什么动作也没有,平静吓人,昨天一晚也是……”

    拐角处藏身的赵戎抿唇。

    院子里,青君亦是沉默,纤指将额间秀发撩到耳后,转身准备进屋。

    “对了小姐,你把你洗头发的皂角给我用下,这翠仙坊出品的‘冷香皂角’好好闻,我也要用,戎儿哥好像也喜欢,唔,我说以前每回亲热时,他怎么蹭你蹭的多……”

    小芊儿语气开心起来,喊着小姐。

    青君无奈摇头。

    “行,都行,你快些洗。”

    小芊儿忽道:“小姐,你说戎儿哥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他可能正在忙……你别去打扰他。”

    “哦哦,芊儿知道的,肯定不去烦他。”

    东厢房内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熟悉少女的赵戎甚至够想象的到,应该是小芊儿在浴桶里站起,裸露着两抹白嫩香肩,此时觉得冷了便哗啦一声重新藏进浴桶水面下抱着小胳膊取暖。

    东厢房内,小芊儿沐浴在花瓣飘浮的香浴里,秀发湿漉漉被一齐梳理在圆润小巧的左肩前。

    她只有一个小脑袋探出水面,湿漉素颜的小脸闭目轻仰,嘴里碎碎念着:

    “……不过小姐,你说戎儿哥会不会事情结束的快,提前回来呀~”

    此刻,准备进屋的赵灵妃,在门前脚步一顿,螓首蓦回,看向院外那条唯一的拐角道路。

    似是福至心灵。

    然而,

    那儿并没有他的身影。

    拐角后看不见的地方也没有传来她无比熟悉的脚步动静。

    赵灵妃神色恍恍,凝视了那儿三息,似是在幻想着什么……不过旋即,她轻摇螓首,回过了头。

    正好此时,东厢房屏风后沐浴的小芊儿娇憨的囔囔声又传来。

    “小姐小姐,帮我拿下毛巾,我又忘哪了……”

    少女语落,一柄白玉奇纹的精致小剑从东厢房中清脆的叮铃一声飞出,来帮小主人取毛巾了。

    可怜堂堂一柄甲等飞剑,却是给不靠谱的某少女干这活。

    赵灵妃回过神,无奈摇头,带着秋千一起进屋取东西去了……

    ……

    不知何时起,赵戎已经默默离开了雅致院落。

    那个有她们便叫‘家’的地方。

    他依旧抄着袖子,步伐依旧,此刻正原路返回。

    路过那条小溪,路过那片竹叶落尽的千竿竹林,路过曾经生死存亡的竹林小院。

    只是此时变化了的,是赵戎的脸色。

    他有些内疚有些沮丧有些怔然,还有些……终于下了决心的释然。

    “你去哪?”剑灵问。

    男子抬首,看了眼远方天际大雁南飞的秋景。

    “修身。”

    毫不犹豫。

    “如何修身?”剑灵问。

    “南下远游,路行万里。”

    他刚刚离开那个拐角路口时,留了封信在地上,只是犹豫再三,他还是没取下青君的白玉牌,继续带在身上。

    “善。”归轻轻点头,“你终于决定要去南逍遥洲了,早就该如此了。”

    赵戎揉揉脸庞,有些迷茫沮丧的摇首,“也不一定会走到那儿,我要沿着离渎,一路徒步南下,脚步丈量下这座大洲……走到我不再困惑沮丧为止,修身适当了,我就回来。”

    虽是如此说着,他却默默从袖子中掏出一枚银牌。

    这是嵬嵬山下属商号出售的跨洲渡船的船票。

    是的,还是当初他在公爵府时托青君的一位堂兄帮他购买的南下寻乡的船票。

    昨日在望阙城遗迹,小鱼受罗袖飞升前所托,又将它物归原主还给他了。

    赵戎低头,看着这么无比熟悉的银牌船票。

    “当初未曾选过的路……”

    这是曾经在星子小镇他‘放生’罗袖送别赠她银牌时曾说的‘他的另一条路’。

    又兜兜转转回来了。

    归饶有兴致道:“虽然本座十分支持你这个选择,但是还是有点小奇怪,你怎么突然变了想法了?不听朱幽容的话,留下来一边齐家一边修身了?其实本座觉得她说的其实也挺有道理……嗯,不过和本座南下逍遥洲的建议相比,当然还是有点差距。”

    剑灵语气傲娇,对于赵戎最后选择它曾经指点过的方向,十分满意。

    赵戎沉默了好一会儿。

    就在剑灵以为他不会再回答它了的时候。

    赵戎轻声道:“我感觉内疚不安,还很自责沮丧……不知道现在该以何面目留下来面对青君,芊儿,小小,还有……朱幽容。”

    剑灵顿时了然,应该是朱幽容突然变质的‘师恩’,成为了让摇摆不定的赵戎做出远游修身选择的最后一根稻草。

    估计这一点,某个离开的背影有点‘慌张而逃’意味的大胸女先生,是如何也没想到的。

    归笑了笑,突然道:“所以赵戎,你这是……逃避?”

    它似笑非笑。

    赵戎闻言安静了会儿,忽而用力点头。

    “没错,我选择逃避。”

    竟然是直接承认了。

    剑灵笑了,愈发欣赏这个便宜剑主了,觉得最近看他,是越看越顺眼了。

    嗯,可能也有赵戎容貌焕然一新、变英俊了的原因。

    “行,知道承认就好,逃避不可耻,用你以前的话说,这不是叫什么……战术转移吗?咱们先战术转移一波,南下南逍遥洲好好修一次身……以后咱们还会再回来的!”

    今日,某个榆木脑袋终于开窍了,归笑吟吟:

    “富贵不还乡若锦衣夜行不是?到时候,咱们历经千辛万苦修为圆满归来的桃花剑主,得去把那个大胸女先生给好好收拾了,看她还敢不敢随随便便变质师恩。”

    “………”你就很不对劲。

    赵戎无语摇头,“你别瞎扯。”

    旋即,男子长长的吐了口浊气。

    他转身,背对着此刻依旧有两位佳人在憧憬期待的‘家’,脸庞上最后的一点分离不舍之色收敛了,准备离去。

    然而走了几步,赵戎脚步又停了停。

    “怎么了?”归问,“又反悔了?”

    赵戎摇头,“不是,我是想,走之前得去和小小打声招呼,她还在独幽城,不能瞒着她,不然她回头找不到我会慌张着急……可能还会做憨傻事。”

    归想了想,也没说什么,只是道:“行,不过还是写信吧,此行可能危险,咱们别带小拖油瓶,而且这只憨憨小狐妖啥也不会,就会坏你道心,拉着你一起咸鱼……”

    剑灵越说越觉得无语,赵戎捡来的这只憨批小狐妖,简直就离谱。

    赵戎:“………”

    见他犹豫不说话,归撇嘴:“怎么,你不信?呵,你要是你去亲自找她,这只憨憨小狐妖八成又要拉拉扯扯你衣服,到时候可别又大庭广众之下,把腰带给扯下来了。”

    听到这儿,本来还有犹豫的赵戎立马点头赞同,“行,写信,我寄一封飞剑传书给她。”

    这无比果断的语气,明显是对某只小狐妖扯他裤带的看家本领已经有心理阴影了。

    剑灵满意点头。

    这才差不多,爱看才子佳人书的痴情小狐妖什么的,简直是害儒生不浅啊,还是赶紧远离。

    它暗道。

    ……

    PS:咳咳,别急啊,好兄弟们,下一章有惊喜……另外这几章不会让大伙失望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咳咳,不说了,都快要剧透了……反正兄弟们相信小戎就行了!嘿嘿。(lsp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