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掠过的乌鸦

175.迈向冬季露营的日常(4)

    九条美姬给渡边彻缝制的包,类似手拎行礼包。

    岛国很多高中生,上学除了书包外,还会拿着类似这样的包,用来装体育课或社团需要的服装等物品。

    上面没有绣,也没绣。

    因为审美太高,为了把包做得好看,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九条美姬绣字。

    虽然说事后会补上,但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又上了两节课,放学铃声准时打响。

    渡边彻今天值日。

    在他仔细地把黑板擦得反光时,同一天负责值日的女生,拿着扫把走过来。

    “渡边君。”

    “嗯?”渡边彻用打湿又拧干的抹布,一上一下地擦着黑板。

    “篝火晚会,九条同学会去吗?”姓岛田的女生问。

    “去啊,怎么了?”

    “没事,就是问问啦。对了,地快扫好了,渡边君你也加快动作,一起拖地哦。”

    “马上就好。”渡边彻把抹布换了一面,继续擦黑板。

    值日结束后,已经四点了。

    十一月中旬的四点,天空是橘色、黄色,还有些许靛蓝色。

    有女生趴在走廊窗户口,对这样的天空拍照,微微上扬的百褶裙下,露出少女的腿。

    教学楼几乎已经听不到人声。

    远处操场上,运动社团在茜色下奔跑,挥洒汗水;

    踏上通往社团大楼的架空走廊,合唱部的发音练习、吹奏部的乐器声,把运动社团的呐喊声拉远。

    走过架空走廊,渡边彻迈进人类观察部。

    温度一下子升上来,暖洋洋地让人想睡觉。

    连对寒冷没太多感觉的渡边彻,也安逸地舒了一口气。

    今天又只有渡边彻和清野凛两个。

    也不知道九条美姬是真忙,还是怕清野凛说‘啊啦,怎么从打赌开始,每天都守在这里呢,你是怕我了吗?’

    以九条美姬的性格,为什么会答应这种赌约,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女人真是可怕,美少女也不例外。

    “真想晚上也睡在这啊,上学和放学太冷了。”

    “我赞同这个观点。”清野凛看着地图,“但你先把敞开的衣服穿好,这样才有说服力。”

    “如果不酷,我宁愿冻死。”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敞开也不会太冷,扣起来反而感觉束缚。

    渡边彻在椅子上坐下,拿出。看了下剩余的页数,今年大概要抱着它过年了。

    不用为下本看什么书而烦恼,这对他而言,是一种小幸福。

    正当渡边彻翻开扉页,准备看时,清野凛打断他。

    “你等一下。”

    “有什么事吗?”渡边彻抬起头。

    清野凛把手里的地图递过来:“我大概设计了一些试胆大会的路线,你从男生的角度,看看怎么样?”

    “什么叫‘男生的角度’?在怕鬼这件事上,男女差不多吧。”

    渡边彻拿起地图,上面用铅笔画了几条线路。

    神川高中的冬季露营,选在东京附近一家有名的露营场。

    有温泉、滑雪道、越野摩托、露天料理台、河流、森林、木屋等等。

    试胆大会的路线,几乎都选在森林里。

    渡边彻看了看,放弃似的说:“光看地图,怎么可能看得出哪条更恐怖。”

    “这只是计划路线,具体怎么安排,我准备去实地考察。”

    “实地考察?就因为一个什么试胆大会?清野同学,你也太认真了。”

    “你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令人讨厌吗?”

    “嗯?”

    “就是因为大部分人,不能认真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整天沉迷于丝袜、腿、胸部、付费电影这些无聊的事情。”

    “您直接把‘大部分人’换成‘渡边同学’,我也不会有意见。”

    “你自己知道就好。”清野凛收回地图,手抵下巴,认真思考起来。

    半晌,她说:“果然还是要去实地考察。”

    “那你自己注意安全,虽然是露营场,但有森林、有水的地方,估计也安全不到那去。”

    “你在胡说什么?”清野凛抬起头,不带一丝杂色的双眸,略显困惑地看着渡边彻,“你不会以为我准备一个人去那种地方吧?”

    “等等。”渡边彻抬起右手,“前往别说我也要去。”

    清野凛用‘不要整天说废话’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

    这种天气,跑去露营场

    ‘丝袜、腿、胸部、付费电影’姑且不说,‘绝大多数人不能认真做好自己’这件事上,渡边彻不得不承认,他就是绝大多数的一员。

    所以,他开动他一天更比一天聪明的大脑,想到一个好主意。

    “比起实地考察,询问以前的试胆大会委员,你不感觉效率更高吗?”渡边彻说。

    “这也是一种办法。”

    “而且就算要知道露营场的实际情况,也不用特地去现场。”

    “什么意思?”清野凛问。

    “网络上没有秘密。”渡边彻用食指敲了敲榉木桌。

    “原来如此。”清野凛点了下头,“考虑到餐厅可以通过手机预定,甚至直接查看店内环境和当天的菜单,露营场也有很大概率有相同的APP或者论坛。”

    反应是很快,也懂得举一反三,但能不能多多跟上潮流。

    当今时代,哪还有不了解实际情况,直接跑过去的?上网找资料才是正常人的第一反应。

    “还有,”不要小瞧渡边彻偷懒的执着,“比起环境上的恐怖,合适道具产生的效果,可能会更好。”

    “不愧是我的副部长。”清野凛凝视渡边彻,用一点点地赞叹语气说。

    “您直接夸您自己,我也不会有意见,部长。”

    “不用这么谦虚,你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用处。”清野凛完美无瑕的手,按在几乎没有起伏的胸脯上,“能得到我的承认,你已经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类。”

    这还不算结束。

    她继续说:“考虑到我个人在七十亿中占的比例几乎微不可计,说你超过全人类,也不是一件过分的事。”

    “R桑,我真心劝您一句:自恋虽然不是大病,但最好尽早医治。”渡边彻真心实意地提出意见。

    清野凛不满地哼了一声。

    “询问曾经的试胆大会委员、合适的道具,还有网上查找地图,”她把渡边彻的建议总结一遍,“现在能做的,只有询问曾经的试胆大会委员,同时还可以问他们后面两件事。”

    “是这样。”

    “那现在就去找之前的试胆大会委员。”清野凛站起身。

    “慢走。”

    清野凛一边给自己围上白色围巾,一边漠然地盯着渡边彻。

    围巾围好之后,她依然一动不动地盯着渡边彻。

    “好吧好吧。”渡边彻叹着气把书合上,“怎么找?”

    清野凛无视满脸不情愿的渡边彻的问题,走出温暖的活动教室。

    尽管走廊冷得让她下意识缩紧身体,但背对渡边彻的清丽脸庞上,嘴角有着微微笑意。

    渡边彻把门关好,跟在清野凛后面。

    直走,下楼,再下楼,直走,眼前是音乐教室。

    放学以后,人数最多的吹奏部,的确最有可能出现上任试胆大会委员。

    就算没有,也方便询问。

    最后,说句略显夸张的话,如今的吹奏部,已经是人类观察部的下属社团了,使唤起来最方面。

    和那些暗地里操纵学生会的邪恶社团相比,人类观察部至少占据了人数优势。

    要不高二试着竞选学生会长?完成支配神川所有女性的宏图霸业,包括女教师!

    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渡边彻推开厚重的隔音门。

    事到如今,对谁都礼貌客气的清野神大人,唯独不会再对渡边彻说谢谢。

    她把渡边彻开门当成理所当然,抱着手臂,迈着凛然的步伐,走进音乐教室。

    两人一个清丽绝美,一个俊美清秀,刚走进来,音乐教室就没了声音。

    “清野同学?渡边同学?”晋升部长的早见熏走上前。

    “早见学姐。”清野凛打完招呼,立马进入主题,“能打扰一会儿吗?”

    “可以啊。”早见熏温柔点头,“有什么事吗?”

    清野凛看了一眼渡边彻。

    渡边彻回了她一眼。

    ‘看我干什么?我可不是你的翻译。’

    ‘少说废话,快点。’

    好凶,好可怕。

    “早见学姐,是这样的”渡边彻把试胆大会的事说了一遍。

    “也就是说,你们是来找一年级担任过试胆大会委员的?”早见熏确认道。

    “不会让吹奏部白帮忙,”清野凛说,“明年的甄选会,我可以担任评审。”

    “甄选会?”早见熏没反应过来。

    清野凛微微皱眉:“早见学姐,你明年不打算通过甄选来挑选A组成员?”

    她自己本人可能没注意,站在渡边彻的角度,她根本不是在询问,而是在质问、诘问!

    “不,不是啦,肯定还是实力说了算。”早见熏下意识回答。

    清野凛‘满意’地点了下头。

    看到了吧,诸位,吹奏部是人类观察部下属社团的铁证。

    “那就麻烦学姐帮我们问一下。”渡边彻说。

    “好的。”早见熏走上讲台,略微提高音量,“大家,请问有担任过试胆大会委员的吗?”

    下面议论了一会儿,没有人站出来。

    “知道有谁担任过也可以。”渡边彻提醒道。

    “啊,我知道!”这下有不少人举手。

    “我们班的池田!”

    “我们班的津村以前好像也是!”

    “对了,我记得明日麻衣学姐也担任过!而且据说那一年的试胆大会特别吓人,很多人晚上都不敢一个人去上厕所!”

    “麻衣学姐的话,就在隔壁低音声部的小教室。”早见熏说。

    “明日麻衣。”清野凛咀嚼这个名字。

    “”渡边彻低声对她说,“明日学姐还要准备升学考试,我们不要打扰她了。”

    清野凛扭过头,问他:“明日学姐拿到东大的推荐入学,这件事情,渡边同学还记得吗?”

    渡边彻吹起口哨,是的调子。

    “麻烦了,谢谢。”清野凛对早见熏说了一句,又招呼渡边彻:“走吧,渡边彻同学。”

    两人离开音乐教室,拐进低音声部的小教室。

    整个人被低音提琴挡住的花田朝子、推动上低音号活塞的一木葵、两位只知道姓的大号乐手,以及,指导她们的明日麻衣。

    “打扰了。”清野凛开口打招呼,“明日学姐,可以找你商量一点事吗?”

    明日麻衣看着清野凛后面的渡边彻,点了点头:“好。”

    一木葵紧握着手里的弓弦,看着三人离开。

    此时,天色已经变成深青,再过不久,就会天黑。

    走廊没有风,但对于只穿了长筒袜的女子高中生来说,还是太冷了。

    三人回到人类观察部的活动教室。

    清野凛终于松开抱着手臂的手,露出轻松舒服的神情。

    她把脖颈上的围巾取下时,习惯性地撩了下长发。

    淡淡的发香,传到渡边彻鼻子里。

    “明日学姐,我们找你是为了试胆大会的事。为了让试胆效果更好,我准备”

    看着解释事情缘由的清野凛,渡边彻忍不住猜测:刚才在音乐教室,这家伙不会是因为在外面走了一圈,太冷不想说话吧?

    听完清野凛的解释,从头到尾除了眨眼,没有任何表情的明日麻衣点了下头。

    “我明白了。”她拿过地图,在上面画了一条线路。

    接着,又朝渡边彻摊手。

    “嗯?”渡边彻疑惑地看着她。

    “笔记,还有笔,我把道具、吓人的方法,全部写下来。”明日麻衣淡然的语气中,夹杂了几乎微不可闻的温柔。

    “哦哦。”渡边彻从脚边的书包里,拿出国语笔记本和笔盒。

    明日麻衣接过时,食指稍微触碰了一下渡边彻的手。

    清野凛微微皱起眉头。

    明日麻衣在笔记本上写相关情报,人类观察部没有一点声音。

    清野凛在用手机查询露营地的资料,渡边彻看起。

    大概过了五分钟。

    明日麻衣把整整写满四页的笔记本,放到三人中间。

    渡边彻瞅了眼,具体写了什么没看仔细,但从文字排版来看,明日麻衣肯定是一位做笔记的好手。

    就连清野凛这位挑剔大师,也赞美似的点着头。

    “麻烦你了,明日学姐。”她说。

    “嗯。”明日麻衣把玩着‘岩手县乡下杂货店出售的’自动铅笔,“等预算下来,我可以陪你们一起去买道具,我知道专门的店。”

    听到这话,清野凛冬日晴空般无瑕的双眸,微微放大。

    明日麻衣出了名的冷淡,提供情报就算了,但主动提出一起购买道具

    她来回看了眼渡边彻和明日麻衣,说:“那就麻烦学姐,大概会在这周六或者周日。”

    “嗯。”明日麻衣放下笔,“再见。”

    “再见,明日学姐。”

    等明日麻衣走后,渡边彻原以为又是一场警察审问小偷的展开,谁知道清野凛一直在看笔记,没有说一句话。

    天色漆黑,远处新宿区大楼绽放出五光十色时,两人结束社团活动。

    刚走出校园,气温只有7°的晚上,只穿了运动服的国井修追了上来。

    他应该刚结束社团活动,满头大汗。

    他走到渡边彻右边左边是小脸缩在围巾里的清野凛。

    “渡边,跟你商量个事。”他低声说。

    “什么?”

    “你说,如果一个人被另外一个人表白了,那个人会不会多少在意另外一个人?”

    “不会。”渡边彻干脆地给出答案。

    他知道国井修在想什么,无非就是还惦记着一木葵。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国井修猛拍渡边彻肩膀。

    “嗯?”

    就在渡边彻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时,国井修继续说:

    “光靠告白怎么够呢!我的下一步动作牵手!牵手不行,就拥抱!拥抱不行,就接吻!”

    “拥抱都不行的话,接吻就可以吗?你已经十六岁了,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做骚扰女性的事。”

    “不是,我反正我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总之,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我不会放弃!”国井修给渡边彻看他握紧的拳头。

    因为打棒球,掌心变黄,那是他努力的象征,也是登上甲子园的条件。

    “这种事,你还是去找斋藤商量吧。”渡边彻拒绝道。

    “不行不行,他肯定会把这件事说出去,而你是经过考验的人!”

    国井修嘴里的经过考验,是指京都回来后,两人问渡边彻知不知道一木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