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掠过的乌鸦

228.躁动的情人节(完)

    冬天,放学的钟声在六点,比夏天早了半小时。

    六点二十,渡边彻和九条美姬走在无人的校舍,气温比白天低很多。

    下了楼,来到鞋柜处,一个人影突然跑过来。

    “渡边君,请收下这个!”

    “哦,谢谢。”

    “不客气!”

    已经放学二十分钟,吹奏部的乐器声没了,操场上运动社团不明意义的呐喊声也没了,没想到还有人特意留下来等他,给他送巧克力。

    九条美姬看了远去女孩子一眼,对渡边彻说:“走吧。”

    “好。”

    渡边彻把巧克力放进要满出来的袋子,和九条美姬出了校门,坐上那辆豪华汽车。

    十五分钟后,抵达千代田区的独栋别墅。

    在岛国,公寓反而比独栋高级,但像九条美姬这样的独栋,又是另外一回事。

    还有九条母亲居住的、占地广大的九条主家,也不是一般意义的独栋。

    两人在客厅吃晚饭。

    九条美姬随便吃了两口,离席上了二楼。

    渡边彻慢悠悠地吃着。

    “这是什么?”他问女佣。

    “芥菜花。”女佣弯腰回答。

    “应该是早春的菜吧?”

    “是,这是从伊豆山那边送过来的。”

    “伊豆山已经春天了?”

    “刚刚迈入早春,听说有寒樱已经盛开了。”女佣声音好听,娓娓道来,像是在讲述夜间灯火下的故事。

    渡边彻点了点头,吃一口干炸银鱼,想象伊豆早春的样子。

    结果想象出来的画面,全是见泽村的原野,毕竟他从来没去过伊豆。

    有女佣来上菜,走时,端走一开始的两道菜。

    刚才那位女佣主动介绍:“这是醋拌芹菜,这是炸刺龙芽,都是伊豆温泉旅馆招待人的早春山菜。”

    渡边彻尝了尝。

    客厅通往厨房的转角,又有女佣走出来,端来新鲜菜肴。

    半个小时后,有一位女佣从二楼下来。

    她走到渡边彻身边,语气一本正经地说:

    “渡边少爷,小姐问您是否用完晚餐。”

    “她的原话是什么?”渡边彻很了解自己的女朋友。

    “让我来看看您是不是撑死了。”女佣的表情不变。

    渡边彻放下碗筷,擦了擦嘴,起身时,对刚才介绍菜肴的女佣说:

    “麻烦替我向厨师转告一声,我很喜欢今天的菜。”

    女佣微微鞠躬。

    渡边彻吃饱喝足,收拾好情绪,准备去二楼直面命运。

    洗好澡,穿睡衣的九条美姬坐在沙发上。

    她娇媚高贵的身体,从容地倚在靠垫上,俯视着走进来的渡边彻。

    浴衣的胸口微微敞开,隐约露出少女青春的挺拔。

    睡衣下摆,露出一大截光滑的腿。

    “美”

    “过来。”她命令道。

    九条美姬那难以捉摸、变幻不定、销魂夺魄、阴险狡黠的魅力

    白色大床上,渡边彻伏在九条美姬身上,脑袋枕在她胸前。

    面带红晕的九条美姬,纤细白皙的手指伸进他头发里。

    两个人保持这样,静静地过了好一会儿。

    “文理科,你准备选哪一科?”渡边彻开口问。

    除了嘴唇,他一动不动,陶醉在与九条美姬的肌肤贴合之中。

    “你呢?”九条美姬嗓音懒洋洋,透着满足。

    在床上的时间,她不再是女王,两人对话就像小情侣或夫妻。

    “文科?”渡边彻也不确定。

    “嗯?”

    “准备读东京大学文科二类的经济学部。”

    “经济?”

    “你瞧,我将来几乎不用工作,唯一需要工作的四年,是你生孩子的四年,所以是不是该学点经济方面的知识。”

    “我建议你去教育学部。”九条美姬手梳理着渡边彻的头发。

    “为什么?”

    “你工作的时间是四年,但你带孩子的时间,至少十年。”

    “有道理。”渡边彻点点头,弄得九条美姬胸口发痒,“那我去教育学部,专供学前教育?”

    “孩子不需要你带。”九条美姬说,“我们家什么老师保姆请不到?”

    “美姬,我有个事想问问你,心里特好奇。”

    “嗯。”

    “将来有了孩子,你打算怎么培养?”

    “第一个孩子用最苛刻的方法,其他随意。”

    “那万一要是第一个孩子,没继承我们两个的基因呢?”

    “长得不好看无所谓,如果不够聪明的话,只能换一个了。”

    “太无情了吧?在发现不够聪明之前,那孩子肯定已经被你逼着学了很多东西。”

    “学很多东西,还是放弃他,都是为了孩子和九条家好。对了,”九条美姬的手停下来,“这件事你不准插手,别整天来温柔那一套,由我来决定。”

    “是是是。”十七岁的渡边彻,对自己未来的孩子没有丝毫同情心。

    两人短暂安静一会儿。

    “你说我白色情人节回礼送什么好?”渡边彻又问。

    “商家已经帮你想好了,挑贵的买。”

    “嗯。”渡边彻把脸埋在九条美姬胸口,声音变得沉闷,“那你想要什么?”

    “自己想。”

    九条美姬不再开口,胸口感受着他呼出的热气。

    “我每天从大田花市买下最好看的玫瑰花,把它当作早安送给你?”

    东京大田区的大田花市,是岛国最著名的花市。

    每一天,大量花卉从全世界汇集在这里,交易量居岛国第一。

    “花钱就能办的事。”

    “那想要什么?我已经没有可以给你的了。”

    九条美姬想了想,笑着说:“那我要一个承诺。”

    “说说看。”

    “如果有一天你被抢走,我可以杀了你吗?”

    渡边彻支起上半身,俯视着他的美姬。

    他用他最温柔最坚定的声音,告诉他的美姬:

    “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我们两个会永远在一起。”

    “清野呢?”

    “无论是谁。”

    “真的?”

    “如果有那一天,你尽管杀了我。”

    九条美姬伸手,勾住渡边彻脖颈,两人吻在一起。

    “休息好没有?”接吻结束后,渡边彻问。

    “还来?不了,今天已经够了。”

    “这才刚开始,你在说什么啊,姐姐。”

    “不来了。”九条美姬把渡边彻推开,裹上被子,背对他。

    硕大的床,床边缘那苗条的背影,似乎在说‘我已经睡着了’。

    渡边彻伸手,把她白花花的身体从被子里揪出来,拉到大床中央,他的身下。

    “刚才结束的时候,是你自己说‘让我休息一会儿’的吧?”

    “不来了!”九条美姬挣扎。

    “再来三次。”

    “不行!”九条美姬抵住渡边彻嘴唇。

    “一次!”

    “不行就是不行!”九条美姬的双腿夹住渡边彻的手。

    “给我个理由?”渡边彻挪动手指。

    “你以为刚才几次了?我累了。”

    “这次我来,姐姐大人您躺着享受。”

    “不行!”九条美姬双手抵住他靠近的身体。

    “为什么?”

    “里面”

    “什么里面?姐姐,我不懂,快教我。”

    “不懂自己去学,你不是全国第一嘛,别缠着我。”

    “姐姐,我的美姬姐姐,十七岁的少女,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渡边彻笑着说。

    “正因为是少女,所以才嗯”

    猝不及防,九条美姬发出娇哼。

    “渡边彻!”

    她手重重拍在他的背上,发出非常响亮的声音。

    随后,那少女的双手又慢慢变成抚摸。

    ◇

    情人节过后,神川高中进入期末考试季。

    那些在情人节受到巧克力的人生赢家,在学习之余,还会幸福地烦恼该怎么回礼。

    期末考试结束后,学校的时间变得多余又快活。

    除了根据‘文理科和将来准备考国立或私立’来决定二年级分科外,没有其他烦心的事。

    时间迈入三月,早晚的天气依旧很冷,但白天渐渐暖和起来。

    渡边彻晨跑时,发现有桃花已经长出花苞,再过不久,又是一年赏樱季。

    放学后的人类观察部,九条美姬也很少出现了。

    “清野同学,我想了二十多天,已经想不到给你什么回礼好,能不能直接告诉我你想要的?”

    榉木桌对面,清野凛在看书。

    “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别整天问我。”

    “但你不感觉太狡猾了吗?”渡边彻说,“同样是情人节,女生只需要送巧克力,男生回礼却各种各样。”

    “事情的复杂程度,和数量没有关系。就算是巧克力,也分是否手工。直接买的,挑选什么包装,何种口味;手工的,是简单融化凝固,还是添加炼乳、可可粉,还是芥末”

    “等等。”渡边彻抬手,“芥末?”

    清野凛放下书,手抵下巴,看着他:“你没吃?”

    “我把它供在家里。”看着清野凛惊讶的表情,渡边彻问,“这难道是一件很恶心的事?”

    “算不上,把何种事物当成宝物,是私人的事情,不过,最好还是吃掉。”

    “你都说是宝物了,怎么能轻易吃掉呢。”

    社团教室安静片刻。

    “渡边同学”清野凛欲言又止。

    “怎么了?”渡边彻追问。

    “反正每年都会送。”清野凛的声音很轻。

    “啊?送什么?”

    清野凛拿起书包,站起来:“我去一趟吹奏部,应该会待很久,结束后会直接回去,你记得锁门。”

    “等等啊,你还没告诉我你要什么回礼了?马上就到3月14号了!”渡边彻拿起书包,跟了上去。

    离开社团教室,运动社团的呐喊声,吹奏部的乐器声,淡淡地传过来。

    两人并肩走在楼道,前往三楼的音乐教室。

    “你到底想要什么?”渡边彻问。

    “唉。”清野凛叹了口气,“待会儿结束后,顺便在街上走走看吧,如果发现有我喜欢的东西,让你买给我。”

    “这就好。不过我用美姬的钱,给你买礼物,你不反感吗?”

    “那不是更好吗?把她的东西,用在我身上。”清野凛露出愉悦的笑容。

    “R桑。”

    “什么事?”

    “你果然是一个坏女人。”

    “渡边同学,说过很多遍了,我从来不是好人。还有,我是少女,美少女。”

    “”

    “你又在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清野凛皱眉。

    看来文学家少女清野小姐不看轻小说。

    “博览群书的渡边君。”没有回答R桑的问题,T桑赞美自己。

    到了吹奏部,清野凛让早见熏把所有人叫来集合。

    渡边彻靠在窗边,眺望远处的棒球场。

    那位教练正对一位跑垒的部员大骂,虽然听不见,但大概又是‘蠢货!你这个蠢货!’之类。

    挨骂的部员习以为常,身上运动服脏兮兮的。

    看了两眼,吹奏部的部员从小组练习室,朝音乐教室汇合。

    先是距离音乐教室最近的长笛amp;短笛声部,然后是圆号声部

    最后,渡边彻看到了低音声部,明日麻衣也在里面。

    两人对视一眼,明日麻衣淡定地走到他身边,脸朝着清野凛那边。

    “学姐,你怎么在这里?”渡边彻问。

    “一木同学请我指导低音声部。”

    说完,明日麻衣似乎感觉说的太短,显得冷淡,就又补充一句:

    “看电影那天,她跟我说的,期末考试结束后开始。”

    “这样啊。”渡边彻点头。

    “以后也会来。”

    “以后?”

    “上了大学,周六周日,顺便也在这里练习。”

    “双簧管的话,我可以指导你哦,学姐。”渡边彻说。

    “嗯。”明日麻衣点头。

    沉默一会儿,她轻声说:“毕业典礼后,我就搬家。”

    “我很期待毕业典礼,正式的毕业典礼,我以前没见过。”

    两人不再说话,清野凛开始轮流让人吹给她听。

    第一位是单簧管的人。

    她吹完后,其他单簧管的成员,也会把清野凛指导她的话记下来。

    全部指导完,明日麻衣继续指导低音声部,渡边彻和清野凛提前结束社团活动,准备去买情人节回礼。

    天色已经开始变暗,街灯和自动贩卖机点亮。

    两人来到一条小街。

    街道两侧有居民楼,也有商店。

    大部分窗户黑暗,只有远处一脚小小的店面里,明黄色的灯光溢到街道上。

    整条街暗淡的情况,那家店如暴风雨中的避难所般给人温馨感。

    “去看看?”渡边彻对着那家店。

    “好。”

    两人没有刻意聊天,偶尔想起什么,或者在身边橱窗里发现有意思的东西,才随口交流几句。

    对话开始的莫名其妙,结束也戛然而止。

    但气氛一直很轻松,哪怕偶尔一人说话了,另外一个人没搭理。

    街上没什么人,只有马路左手边,迎面走来一位中年男子。

    他推着一辆自行车,单手握住车头中间。

    两人走近,那家店是一家很小的书店,兼卖咖啡甜品,又或者是一家咖啡甜品店,兼卖书。

    “买本书?”渡边彻问。

    “不行,太便宜你了。”清野凛手抵下巴,一本正经地沉思道。

    渡边彻有些无奈,又些好笑,这样的清野凛可不多见。

    “那里想要什么?”他语气随意,听起来,像是清野凛要什么都可以。

    “你给九条同学的回礼是什么?”清野凛问。

    “每天从大田花市买下最好看的玫瑰花,把它当作早安送给她。”

    “谎言。不过我就要这个了。”

    “不行。”

    “理由?”清野凛抱着手臂,笑着问。

    “哪有朋友之间天天送玫瑰花?”

    “那你把玫瑰插在社团教室,当做装饰。”

    “这样可以。”

    “渡边同学,你能坚持不送给我,我很满意。”清野凛点点头。

    “您在考验您的信徒?”

    “算是吧。”清野凛说,“如果你直接答应,虽然我,但也会有点失望。”

    “真麻烦。”

    “女人都是这样。”

    “您不是少女吗?”

    “少女不是女人?”

    “您说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