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掠过的乌鸦

269.家庭旅行(2)

    现在才说似乎有些晚,或者没有必要:神川立于「四谷」的一处高地上,占地很大,远眺的风景十分不错。

    通往高地的陡坡上,有樱树和樟树。

    这天早上,在这陡坡,渡边彻不知道第多少次和清野凛相遇。

    两人现在连招呼也不打,偶尔说点只言片语。

    “昨天发生什么事了?”清野凛问。

    “为什么这么说?”

    “突然说自己想做一个诚实的人,难道你也去了未来?”

    “这你都能猜到?”渡边彻钦佩地鼓掌,“昨晚睡觉的时候,突然去了十年后的你的身体,女人上厕所好麻烦。”

    “就连「清野,我想试着慢慢变成一个诚实的人」这句话也是谎言嘛,我对你白期待了。”

    “开玩笑可不算撒谎,我坚持这一点,而且说了是‘慢慢变成’。”

    “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清野凛语气平淡地说。

    渡边彻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

    道路两侧,鲜绿的樱树和榉树,随南风轻微摇曳。

    不时有站着骑自行车的同学超过他们;

    棒球队含着口号,排成一列晨跑;

    前面两个聊偶像团体的女高中生,在篮球大赛上见过。

    一个阳光灿烂的清晨。

    “美姬和清野她们自私自利?”清野凛乌黑亮丽的长发,被南风轻轻吹起。

    “贴切吗?”渡边彻略显得意,“再也没有比这个词更合适的。”

    对此清野凛反应冷淡,她转而问:

    “不管小泉青奈怎么想,她这一辈子必须属于你这就是你对她们的坚持?”

    “对。”

    “来东京一年,就有一个女朋友,两位情人,等你大学毕业,是不是要买下现在住的那套公寓?”

    “我虽然不想,但未来谁也无法确定。”

    “是嘛。”

    “所以,”渡边彻扭头看她惹人喜爱的小脸,“我要向你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万一发生了呢?”

    渡边彻没说话,只是对清野凛笑。

    少年的笑,就像对喜欢的人表现出不可抗拒的偏爱。

    清野凛看了他一眼,两人在四谷丘陵上对视。

    爬上坡,校门值班的是小泉青奈,穿着开襟毛衣和长裙,温柔又漂亮。

    四五个以前高一四班,但没分到高二四班的女生围着她。

    “早上好,小泉老师。”经过时,渡边彻打招呼。

    “早上”看到渡边彻身边的清野凛,小泉青奈羞愧地说不出话来。

    “渡边君,早上好!”围着小泉青奈的女生,兴奋地看着渡边彻。

    “嗯,早上好。”

    进了校门,迎面看见那颗巨大的橡树。

    等渡边彻和清野凛走到树下,整个天空仿佛被遮蔽,密密麻麻的绿叶,重重叠叠。

    从左侧绕过橡树,刚才被树一分为二的甬道汇合,笔直地通往中庭。

    种满花草中庭的两侧,是教学大楼和社团大楼,大楼与大楼之间,就是架空走廊。

    走向教学大楼时,清野凛再次开口:

    “你差不多该学会自律了,别随便一个女人离不开,你就迁就她。”

    “你说的是心软吧?要论自律,你知道神宫外苑一圈多少米吗?”

    “我说的是生理上的自律。”

    “这方面我同样很自律。”

    “是嘛。对了,神宫外苑一圈一千三百二十米。”

    “你怎么知道?

    清野凛拉开岛国高中生式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一本带有封皮的书渡边彻见她看了很久了。

    她翻到某一页。

    “一月四日,搬家,第一次在神宫外苑晨跑,一圈一千三百二十米。括号,向清野凛炫耀。”

    原来这几天她看的不是书,是某人的笔记。

    “另外,绕皇居一周的路程大概5km。”她扬扬笔记,“同样写在这里面。”

    “”渡边彻朝她伸手。

    “嗯?”清野凛如冬日晴空的双眸,疑惑地看着他。

    渡边彻委屈地指指她手里的笔记,又指指自己,意思是:看完了吗,可以还给我了吧。

    像别抢走游戏机的小孩。

    清野凛看看手里的日记,把它放回自己的书包。

    “抱歉,没考虑到当事人的感受,我不应该在这种地方拿出来。”她拉上书包拉链。

    伴随着拉链声,日记消失在它主人的视线里。

    “再见。”

    “记得把窗户打开,你女友整天在里面吃东西,全是食物的气味。”

    渡边彻去社团教室放玫瑰花。

    今天的课堂,三人继续写那本渡边彻偷偷命名为《人类观察部记录》的笔记:

    「你的嘴唇也有资格和我比」(九条)

    「的确比不了,在丑这方面」(清野)

    「知道自己丑还不算无药可救」(九条)

    「真佩服你的自欺欺人,对于只有胸部不如你这件事,我怎么也没办法欺骗自己」(清野)

    「你也挺乐观嘛,除了腿和我一样好看外,居然认为还有地方能比得上我」(九条)

    推荐下,【 app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口头上争来争去,为什么不直接比一下?我愿意从男性的角度提供意见」(渡边)

    「我没问题」(九条)

    「九条同学,麻烦替我踹他一脚,谢谢」(清野)

    「自己去」(九条)

    「我可没这么粗鄙,踹人这种事,只有你才能做」(清野)

    下了课,九条美姬捏着清野凛的小脸,用欺凌弱小的语气说:“只有我能做?”

    打不过,清野凛只能冷淡地别开脸。

    教室里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渡边彻同情地看着清野凛。

    给她吃药,周六周日的吹奏部活动,以散步的名义带她锻炼,但她一周似乎也就锻炼这两天。

    九条美姬虽然同样不锻炼,但体力本就高,而且因为方便下药,她吃的更多。

    “清野同学,你以后就改了吧。”渡边彻叹息着规劝。

    “改什么?”清野凛很没面子,声音冷得东京五月要下雪。

    “要么改掉懒,努力运动,要么改掉挑衅。”

    “你的意思是,要让我向她认输?”清野凛瞪着渡边彻。

    “你别瞪我,瞪她,瞪她!”渡边彻指着胜利者九条美姬。

    九条美姬踹了他一脚。

    渡边彻用脚勾住她的脚,嘴上继续说:

    “而且让你改掉挑衅,不是让你认输,比如说成绩、正经的体育运动、这次的征文,输赢一目了然。你非要比谁更好看,让全国投一千次票,499次你好看,499次美姬好看。”

    “还有两次呢?”九条美姬慵懒地问。

    “我这么帅,一千次获胜两次,合情合理。”

    清野凛受不了地看着他,九条美姬笑倒在课桌上,笑声撩人心弦。

    “你们两个,是想打架吗?”

    这样日子转瞬即逝,很快到了周五。

    放学的时候,渡边彻和清野凛乘坐九条美姬的豪车,一起前往清野家豪宅。

    初夏的夕辉,让这座宫殿熠熠生辉。

    穿过有着高高穹顶的客厅,三人来到后院。

    宽大的草坪,青翠欲滴的松柏,爬满篱笆的蔷薇藤,大理石砌成的游泳池湛蓝。

    这栋精美又宏伟的建筑,面朝东京湾,俯瞰港区。

    三人走过花园,路过花园里的白色餐桌,来到篱笆边。

    两位贵太太在这里。

    “这种蔷薇香味浓郁,这个色泽鲜艳,这边的英国蓝蔷薇,花瓣大,花形美观,四季开花。”清野母亲给九条母亲介绍。

    “比起蓝色蔷薇,我还是喜欢深红。”九条母亲说。

    “母亲。”清野凛和九条美姬喊了一声,渡边彻喊了阿姨。

    两位贵太太转过身,看着三人。

    九条母亲目光在渡边彻身上一扫而过,笑着对清野母亲说:

    “渡边君上次睡在我那,早上摘了我洗澡用的五月玫瑰给美姬,说什么闻我的洗澡水。”

    “是嘛?”

    两人少女似的笑成一片。

    “还有这样的事啊。”清野凛转过头,看着渡边彻,“洗澡水好闻吗?”

    “好闻,当然好闻,五月玫瑰的香气。”渡边彻说。

    “渡边君,”清野妈妈笑着说,“下次你闻闻我的洗澡水,看是什么香。”

    “阿姨“

    “嗯?妈妈要生气啰。”

    渡边彻看了眼清野凛,让她帮帮忙。

    “渡边君,妈妈在对你说话呢。”清野母单手手背叉腰,摆出母亲的姿态。

    “妈妈您这么年轻,心态天真烂漫,不用闻我就知道一定用的是茉莉。洁白胜雪茉莉花,花型秀美而不张扬,淡雅高贵,最适合您了。”

    “美姬,我这义子满嘴花言巧语,你可要小心别被骗了。”清野母亲笑骂道。

    “被骗多好啊,女人就应该只听赞成,才能变得美,变得自信。”九条母亲说,“什么都看明白,只追求事实,那多没趣啊。”

    接着,她又对打心底想逃走的渡边彻说:

    “渡边君,你义母不喜欢听,说给我你亲妈妈听。”

    渡边彻双手拉了拉西装两侧的衣领,背对东京湾上的夕阳,对九条美姬和清野凛说:

    “两位妹妹,对不起了,继承九条家和清野家,非我这个做哥哥的莫属。”

    两位妹妹白了渡边哥哥一眼。

    两位贵太太笑得花枝招展,风情盖过满院子的鲜花。

    五人坐下花园里,享用佣人端来的精致晚餐。

    这是一个暖风拂面的傍晚。

    东京湾水波荡漾,每一片浪头都裹挟着金砖。

    期间,九条母亲低声对渡边彻说了这次聚餐的目的缓和两位大小姐的关系。

    吻别花的芳香中,貌美的她靠过来,俊俏的渡边彻侧耳倾听,不知道两人关系的外人,会下意识是情侣在说悄悄话。

    “你最近怎么样?”九条母亲不是在关心渡边彻的身体。

    “牵头做了一些事,关系好像变好了一点。”渡边彻回答。

    猜拳、正文等等。

    “哦?”不愧是美姬的母亲,简简单单的音节牵动人心。

    “今天美姬捏清野的脸了,虽然是打架。”渡边彻低声解释。

    “你们两个悄悄说什么呀?”清野母亲带着笑意的声音传过来,“说出来大家一起听听。”

    九条母亲坐直身体,笑吟吟说:

    “渡边君,我们在说什么啊?”

    “问我?”

    “嗯?”九条母亲歪着头看他,举止神情和神川的女高中生没区别,又多了成熟的魅力。

    “说说看。”九条美姬面无表情。

    “我也很好奇。”清野凛温柔地说。

    渡边彻正要开口,九条母亲又带着五月玫瑰的花香凑过来。

    她多情的嘴唇,靠近渡边彻的耳朵,又用没有一丝皱纹的手挡着。

    眼睛看着另外三人,似乎怕她们偷听。

    “不要说出去哦,虽然她们知道聚餐的目的,但说出来,她们就不会来了。”

    她说完,渡边彻也凑到她耳边。

    “月底我和美姬出去旅行,纪念一周年交往,您说去哪好?”

    九条母亲怕痒似的缩进双肩,娇滴滴的像是害羞。

    让渡边彻怀疑,第一次见到的她,那个穿华丽和服、端庄又高贵地坐在上首的人,是不是替身。

    两人沟通完,渡边彻对另外三人说:

    “我和美姬准备月底去旅游,刚才我问九条妈妈哪好玩。”

    九条母亲看了眼能识破谎言的清野凛,突然噗嗤笑出来。

    “渡边君,”她眼睛止不住的笑意,“妈妈很喜欢你哦。”

    “妈妈,我也很喜欢您。”

    “谎言。”清野凛用白色餐巾擦擦嘴角。

    “”渡边彻坦白,“好吧,我喜欢美姬。”

    “真是的,小凛太扫兴了。”九条母亲一点不在意,“渡边君,没关系,你说的话妈妈都信。”

    渡边彻求救地看向自己女朋友。

    “母亲。”九条美姬冷声喊道。

    “好吧好吧,美姬吃醋了。”九条母亲总算结束表演。

    “旅游啊,真好啊。”清野母亲说,“说起来,我今年还出去过。这样吧,我们一起去?”

    “啊?”渡边彻楞在那里。

    “可以吗,渡边君?”清野母亲肩膀靠过来,贴在渡边彻肩上。

    一股淡淡的清香缠绕过来。

    ‘救命啊。’渡边彻绝望地看向清野凛。

    清野凛喝了一口新橙汁,视线转向水波荡漾的海湾。

    渡边彻又看向九条母亲。

    九条母亲看看清野凛,又看看自己女儿。

    “很好啊,我们五个人一起去。”她笑眯眯地说。

    “那就这么决定了!”清野母亲干脆利索地合掌,“我们两个母亲来决定地点,安排流畅,你们三个孩子专心读书。”

    桌底下,九条美姬使劲踢了渡边彻一脚。

    回去的路上,她架着腿,抱着手臂,问渡边彻:

    “为什么不直接拒绝!”

    “她是清野的母亲啊。”

    “怎么?你要去她们家?”她冷笑道。

    “她是清野的母亲,我只见过她几次,怎么好意思拒绝?换成咱们俩的母亲,我直接说‘不行,我和美姬需要二人世界’。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关系不好,反而不好意思拒绝。”

    说完,渡边彻又埋怨道:

    “你母亲也是,为什么要同意?”

    九条美姬微微眯眼,想着什么,随后又笑起来。

    “也好,就让她们在这次旅行中,看看我们两个人亲密。”

    是交往纪念日吧?

    为什么渡边彻有种忌日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