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史上第一强控 老虚01

341、何苦(求订阅)

    空间扭转,空间正在不停的破碎,形成一种漩涡形状,仿佛是有一双手将空间当做毛巾一般的在拧动着一般,其中的绞杀之力就像是刀一般,将一切直接绞成齑粉。

    裹挟着这股绞杀之力,直直的向着血王冲去!

    血王身躯之上无穷尽的血气轰然而起,化作粘稠无比的血海,其上倏然间生出一双大手,狠狠的与那绞杀之力相撞到一起!

    噗嗤!

    犹如油锅中进了一滴水一般,两者相撞之地轰然之间发出一阵强烈的炸响之声!

    在短期之内,竟然是形成了一种僵持,仿佛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哈哈哈哈!”

    “你该不会以为晋升王者,便能杀了我吧?”

    血王眼中透出混乱与疯狂之色,身躯之中倏然渗出滴滴血迹,转眼之间融入他所操控的血液之中。

    轰!

    那原本粘稠的血海像是一瞬间变得更加的粘稠了,在下一刻,其上倏然之间多出阵阵的血腥味道,带着难以忍受的腥臭,甚至开始咕咕冒泡,看上去却并不像是血液,而更像是一巨大妖兽的背部。

    血王苍白的脸上露出癫狂之色,血海之中倏然间涌出一只庞大的手臂,长近数百米,生着一些锋锐的指甲,手臂之上血泡破裂再生,每一次都会溅射出不少的血液,这血液似乎是带着极强的腐蚀之力,落在地上,一滴便溶出一块巨大的窟窿。

    “你我都是体变境!”

    “待你吸收了基因核,再说这话也不迟!”

    唰!

    快!

    似乎是带着类似这样的技能,那手臂前一秒还在极远之地,下一瞬间便已经到了于向南的身前,排山倒海一般的轰然而下!

    然而,下一瞬间,于向南的身躯却是倏然之间消失在原地,叫这骇然的一击落到了空处,在数百米之外,空间微微扭曲,于向南又出现在那。

    嗤!

    血色手臂轰击在地面上,并没有什么巨大的响动,反倒是如同遇到了水面一般,瞬间下沉下去不知道多深,那强大的腐蚀之力,转瞬之间便将地面也融化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血王的血之道,明显与血枪王的完全不同,让的血之道更像是毒药,触之即死;而血枪王的血之道,却是更为爆裂,充斥着更大的力量。两人之间有着截然不同的道路,但是明确的一点是,两人的实力都很强大。

    与向南的目光之中没有任何的感情,他看了血王一眼:“杀你,还不需要吸收基因核。”

    说着,他的手再次的伸出,接着开始翻转。

    轰隆隆!

    血王脚下的地面一阵阵剧烈的震动,接着,一块版图像是失去了重力一般,在轰然之声中撕裂地面,瞬间砸到了天空之上!

    就像是重力翻转了一般!

    天空变成了地面,而地面变成了天空!

    “吼吼吼!!”

    其上尚有亡灵,此时却是完全无法脱离,它们的身躯就像是被死死的粘在了那板块之上一般,一点点都不能动作,甚至于一头宗师阶的尸兽也在其上,身躯之上的腐肉不停的掉落着,在这种重力之下,那带有强大死亡之气的腐肉,也是如此,只能是发出绝望的嘶吼声。

    而下一刻。

    天空之上,阵阵空间之力疯狂的撕扯着,属于天空的那一片空间,像是直接被撕开了一般,也是瞬息间开始快速下降,犹如天空正在向下坍塌!

    而血王的身躯也在其上,他却并非是不能动弹,虽然那恐怖的重力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一座山压在其下一般,但是对于王者来说,这并不算是什么,更为恐怖的却是这一上一下的撕扯之力,他身躯之上的血液也被这种撕扯之力全然的压制着。

    在不过瞬息的时间之中,天空与地面相撞,空间发出一阵震荡之声,轰然之间炸响!

    相撞之间空间好像是直接炸开一般,一股气浪犹如导弹爆炸一般,化成阵阵波动,荡起巨大的涟漪,传导出数万米!

    而在这相互夹缝之间,亡灵与尸兽瞬间被湮灭,化作那土地之中的一部分。

    “吼!”

    唯有血王,身在其中,利牙外露,发出犹如野兽的咆哮之声,那苍白的身躯之上的血液犹如铠甲一般将其包裹,一道浑身由血液构成的巨大兽躯出现,其上腐蚀之力奔涌,将地面层层腐蚀,最终却是被一层空间之力死死的锁住。

    于向南的手却是再次一扭。

    翻转!

    空间一阵扭动,接着疯狂的扭曲了起来,画面之中就像是天空与大地被挤压在一起似的,天空之中有土地,而地面里亦有天空,相互交错,扭转,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搅拌机一般。

    于向南手上依旧不停,一道道空间打出,在其上疯狂的折叠!

    十层!

    百层!

    千层!

    折叠空间错乱而又扭曲,自外看都像是充斥着各种错乱的视觉效果,自某一个方向看,似乎那扭转中心近在咫尺,再从另外一个方向看,却又像是隔着上万里之远,有的地方看去,甚至是能够看到七八个扭转中心!

    这便是于向南对空间之力的造诣!

    作为华国近百年来屈指可数的顶级怪才,他对空间的契合度就犹如鱼进入水之中一般,而王者级之后,他的身躯本身,便是空间之力最好的容器。

    他就像是为空间而生的一般。

    他的手上依旧不停,一道道折叠空间不停的叠加而上,在那扭曲中心,此时已经叠加了上万层的空间!

    其密度,仅仅只是用肉眼,便已经可以看到空间之力的翻腾!

    当初于向南尚是一名宗师阶的时候,便可以用此将血枪王牢牢的控制住,更不用说是现在了。

    新世界的血王很快便脱离出了那扭转之力,在这巨大的扭力之下,那原本巨大的板块,此时早已经化作粉末状之物,转瞬之间便被空间之力吸收而去,不知道去了哪里。

    但是脱离了扭转之力,血王却是直接迷失在了这上万层的空间之中。

    他直接迷失了。

    他像是突然间想起人类那个最古老的笑话:“不论你向哪里走,都是在向前走。”

    血王朝着一个方向不停的腐蚀着,可是从外界看去,他所以为的同一个方向,实际上却是犹如无头苍蝇在瞎撞,一道道折叠空间被洞穿湮灭,可是伴随而来的,却是犹如无穷尽般的另外一道道。

    此时的密度,甚至是已经超过了他肉眼所及,他已经完全的看不到外界了,唯一所能见到的,便是那一层层的空间。

    以至高能量空间成就王者,于向南的实力要远远的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空帝!”

    “你杀不死我!”

    “你我都是体变境,我不会死在这里!”

    “就算是空间之力又如何,你也只不过是能将我束缚在此罢了!”

    “但是你那骷髅朋友,可是彻彻底底的死亡了!”

    血王身躯包裹着无穷血液,化身无首血兽,每一次冲击都能冲破数十层折叠空间,他的心中非但没有慌乱,那空洞的血眼之中,疯狂之色却是更为浓郁!

    血之道虽不如至高之道,但是其生命力却在所有的能量之中,都是数一数二的,他参与过数次身躯改造,依旧活到现在,生命力可谓是无比的顽强。

    再加上他也早已经兽化,只要基因核不灭,他便不灭!

    血王的话却是明显的触怒到了于向南,他眼中闪出愤怒,却是伸出手来,缓缓握拳。

    那数之不尽的折叠空间开始收缩,自内而外的,一道道空间坍缩,引发出一个个黑色的奇点,带着巨大的引力吸收着周遭的能量,转瞬又消失,又出现,加速着空间的坍缩。

    无穷尽的空间坍缩会引动外界空间的震荡,而当这种震荡达到一定的程度,整片空间将会犹如巨兽一般撕咬掉一片,形成一个不可视,不可见的空洞,若是于向南的实力足够,甚至是能够形成一个短期内的黑洞!

    但就算不是黑洞,那片空洞的出现,也足够将血王撕得粉碎,并放逐到次空间之中!

    而伴随着这种坍缩,于向南的面色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苍白了起来,这种苍白是持续性的,于向南的面色甚至是已经能够看到其下血管,连带着他的气息都在极速的衰减。

    这似乎是都已经开始伤及他的根本了。

    只是于向南却依旧是不管不顾,手上的动作不停,一道道折叠空间附加,随即又瞬间坍塌!

    空间在不停的坍塌,他竟是要直接引动出黑洞!

    一心两用之下,他的气息变得更加的衰弱,体内某处至高能量所化之地,亦是王者的根源之地,其中的每一丝,都像是代表着一个广袤的世界。

    这便是于向南体内的空间之力!

    随着这些能量的抽离,他甚至是连王者的境界都变得有些虚浮,仿佛是随时都有可能跌落境界一般!

    “这不可能!”

    “你这疯子!你在动用你的本源之力?!”

    血王头一次感到如此惊惧,他竟是感受到了生命的危机!

    那可是王级的根源啊,就算是他,在最疯狂的时候也不曾动用过,若是动用了太多,伤及了根本,极其难以恢复,甚至连他引以为傲的再生之力,也要消失不见!

    于此同时。

    张龙所化的庞大龙躯,倏然之间感到一阵惊悚,下一瞬,一道庞然之力出现在他的身躯之上,毫无轨迹,毫无踪迹,甚至没有一丝丝的预兆,他那庞大的身躯瞬息间消失在天空之中。

    下一瞬间。

    在数万层层叠空间的最深处,他庞大的身躯出现在其中。

    张龙,竟是被直接摄进其中!

    噗!

    于向南口中喷出一些鲜血,缓缓滴落在他怀中所抱的骷髅之上,瞬息间又消失不见。

    他的脸色此时已经完全不能用苍白来形容,几乎接近灰白之色,仿佛是风中残烛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空帝!”

    “你这疯子!”

    “你是要为一个三阶付出生命不成!”

    “你以为你能杀我?!不过白白送死!”

    张龙愤怒咆哮,巨大身躯扭转,龙息喷吐之间,便是上百层叠空间破碎。

    但此时于向南几乎是用本源在催动,层叠空间每息之间都是以百之数增长!

    “向南!收手吧!”

    剑柱的目光一直在关注着这里,见到此幕也顾不上军心之说,大惊失色叫道:

    “继续动用下去,你今生都再无进阶王者的机会!”

    “报仇不是一时之事!”

    “你这样做,值得吗!”

    于向南却像是罔若未闻,眼中疯狂扭转:“值!”

    他从来不是一个理智的人,就像是以前,就像是现在。

    他都不是。

    值得或者不值得,都没有关系。

    王者之路断了也无妨。

    只有这一次,哪怕是最后一次,他想不顾一切的。

    为小北拼一次命。

    而就在这时。

    “何苦。”

    一声叹息响起。

    犹如圣贤叹惋,百鬼避退。

    又如天地自然,春回大地。

    一只洁白手臂探出,时而犹如枯骨,时而青壮,又时而似幼童,生命之美,自然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