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史上第一强控 老虚01

350、过度与开学

    运先生的出现是袁北没有想到的。

    这么一算起来,三生他基本上都见过了。

    命先生、亡先生、还有运先生。

    当然。

    亡先生先按下不表,毕竟他已经反出了代表着秩序一方的人类,加入了新世界的行列。

    三生之中便已经不包括他了。

    没道理华国会将三生的位置留给一个反骨仔。

    三生从来也不是一个无法变更的名单,就像是八柱一样。

    有人陨落,自然有人上位。

    不然外界也不会传出于向南有机会成为三生之一的话出来。

    至于现在存在的另外一位先生,袁北却是只知道叫杀先生,常年在次元空间之中。

    却是三位之中最常见的一位,倒是最难见到的几位让袁北全都见到了。

    袁北也没有和父母太过详细说,只是说了说运先生身份地位,起码让他们放宽心。

    再怎么看,这也是一件大好事来着。

    这一下他们哥俩在华国这个地界上,怕不是能横着走了。

    而且袁小胖也算是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传承了,不管怎么想,运先生都是当世的绝世强者之一,对待小胖都不会差。

    ……

    时间兜兜转转。

    过得很快。

    时间转眼之间便到了2014年末。

    马上便要迎来春节。

    春节之后,袁北便又要回到武市去了。

    这段时间以来,袁北基本上没做什么事情。

    就是天天看看书,练练棍法,诸多的技能的开发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命先生当初所交给他的手札,现在倒是有时间能够慢慢的学习一波了。

    再时不时从袁小胖那里打听打听运先生的事情。

    日子过得倒是悠闲。

    当然,这也只是在外人看来罢了。

    实际上就这段时间,要不是经验值储备还算是足够,早就让他全部花费完了。

    白天钻研,晚上做梦。

    其实也压根就没闲着。

    袁北目前所构建的三种体系。

    第一,单兵体系。

    这一项自然是以棍法为核心,搭配他目前的身体素质,再依照适应力等构建而起的单兵体系,在这种状态下,他可以说就是一个战士。

    第二,控制体系。

    这一项就不用多说,以指向性为首,搭配植物师的控制特性,的沉默之力,的强制跳跃,以及美梦眼的种族特性,现在也算是达到了一个控制闭环。只是闭环还是不够完美,有着一定的时间差,也就是说,如果对手是个耐性很高,很抗揍的对手,在一轮技能放完之后,袁北还是有十几秒的时间是没有控制的。

    第三,生命领域体系。

    这一项是袁北近几个月以来,一直在完善的一个体系。

    就是依照魔改成的,在加上技能本身的强化,古树精基因核,以及各类技能相互之间配合,其实说白了,就是加强版的控制体系。

    这一项对于生命能量的挖掘要求很高,最起码这一能力必须要跟上。

    这一点袁北自然是心中有数,其余几个技能要么是已经开发到他目前的顶峰进无可进,要么就是无从下手。

    就只有生命能量这一点上大有潜力,而且还有前人指路,袁北自然便将重心放在了这上面。

    坐在摇椅上。

    外面是冬日,寒气森森。

    屋内却是温暖如春,太阳从窗户把阳光塞进来,直接放在他的脸上。

    暖洋洋的还挺舒服的。

    袁北就这么躺着,身上却是渐渐的散发出一阵阵涟漪,慢慢的波动到阳台之上的花卉之上。

    嗡…

    犹如时间被不停的加速了一般,在窗边摆着的一盆绿萝,在短时间内疯狂暴涨,枝条不停的延伸,在短时间内,便将整个阳台全部覆盖,其余的花卉也是疯狂开花,在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之中,便增长了近一米!

    这些被催生出的花朵,比起它们的同类,却都是要大上很多,几乎是成倍的增长!

    而那垂在地面上的绿萝枝条,每一根却都有拇指粗细,如果不是模样基本没有变化的话,估计是没有人敢相信这地上长着的竟然是绿萝…

    催生,第三阶段强化!

    经过不停的氪经验值,袁北的催生能力终于是连续突破两个层次,,达到了现在的。

    这一点很好理解。

    这也就意味着他领域的构建,基本上就算是成型了,现在剩下的就是买树。

    更不用说命先生的手札之中,还有很多植物的培育之法。

    在这期间,他也与张鹏见过几面,张馨儿和颜火火他却是没有见到,听张鹏说,两人好像被导师带走去做什么任务了。

    第一武校毕竟不是什么野鸡大学,像是这样的任务其实每个学年都有。

    一般来说都没有什么困难,都是用于锻炼的多。

    这也是第一武校和军方有着合作的关系才能这样做,一般的学校是不会有这种硬性规定的。

    毕竟校方也会害怕出什么事情,这些都是要担责任的。

    就像是于向南前段时间曾告诉他,当初作保让龙首成为十二首的作保人,下战场赎罪了。

    虽然于向南没有说这所谓的战场是什么意思,但是想一想袁北也知道,应该就是那些等阶过高的次元空间。

    像是这样的空间,华国也并非无敌之姿,像是对付一般次元空间那样碾压掌握,更多的则是怀柔。

    你也别侵犯我,我也不镇压你。

    大家你好我好,谁也甭搭理谁。

    不过这么通情理的高阶次元生物还是少,在某些次元空间之中,战争始终没有停下脚步。

    其中的危险自然不必多说。

    也不要说作保人倒霉,最倒霉的还是在枯萎之地中直接命陨的猪首。

    作保人本身便是要承受这些责任的,审判庭没有直接治他的罪,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已经是从宽了。

    这些和袁北的关系都不是很大,于向南显然也是硬找话题的时候提起来的,什么违反不违反条例的,他也是完全没有当回事。

    当初还未成王者的时候,他就敢隐秘张口就来,更不用说是现在了。

    就差把那些不该说的话全一股脑的说出来了。

    好在袁北也不是他国间谍,不然就从于向南获得的这些消息,就够他往上升个好几个官职的了。

    第二天,袁北便开始忙活起来了。

    买树。

    买种子。

    种树。

    种各种植物。

    长满尖刺的藤蔓…树枝上带着毒素的毒树、带着动物性的食人藤……

    ……

    转眼之间。

    又是一个月的过去。

    年味似乎还没过去。

    袁北就被早就嫌弃他天天在家躺着的父母赶出了家门。

    也该开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