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镇海王 中华田园牛

第1565章,谢迁退隐

    谢迁的内心是极其不愿意承认的。

    他是传统儒家出身的人,学识渊博,对于儒家的这一套东西自然是深信不疑。

    可是身为内阁大臣,他又清楚的知道大明这些年来所经历的一切。

    以前的大明,弘治皇帝确确实实是按照他们这些文臣们所安排的去做了,非常的勤勉,又爱民如子,亲贤臣远奸佞,远比他爹明宪宗强多了。

    可是大明依然还是那个大明,并没有说比明宪宗的时候强到哪里去,反而变的更加虚弱了。

    明宪宗的时候,至少边防有保证,鞑子没办法年年南下劫掠边民,天子过年的时候能够睡个好觉,运到灾荒的时候,朝廷有银子、有粮食可以赈灾。

    可是到了弘治朝呢,该纳粮开中为纳银开中,边军的粮食需求得不到保证,边防空虚,鞑子年年南下劫掠、扣关。

    遇到灾荒的时候,朝廷偏偏又没有银子和粮食去赈灾,以至于饿殍满地,易子而食,盗匪四起。

    东南沿海的倭寇又屡屡犯边,西南的土司非常的不老实,可谓是内忧外患,然而大家依然要对弘治皇帝歌功颂德,称颂所谓的弘治中兴。

    再看看现在的大明,早已经无边患之忧,北方广袤的草原变成了大明的马场和肉仓,让人谈之色变的草原人变的能歌善舞、热情好客。

    百姓富足,朝廷有钱,明军强大横扫四方,万国来朝,四方富饶之地皆入我大明,成为我华夏子孙的摇篮。

    如此巨大的反差和对比,也是让谢迁时常在思考,到底是哪里错了?

    为什么自己一直以来坚信的那一套东西不仅仅没有达到富国强民的效果,反而是刘晋所执行的那一套让大明变的富强起来,前所未有的强大和富裕。

    “也是时候回家养老了。”

    谢迁叹口气,收回了自己的思绪。

    “父亲~”

    这时,谢迁的儿子谢正、谢丕走了进来。

    “有消息了?”

    谢迁看看自己的两个儿子,谢迁一生有六个儿子,六个儿子都非常的有出息,尤其是二儿子谢丕,是弘治十八年的探花,这父子鼎甲,整个大明也仅有四例,前面一例就是王华、王守仁父子了。

    “父亲,已经打听清楚了,今日圣上召内阁刘、李二阁老,英国公张懋、吏部尚书刘晋四人一同微服私访去了。”

    谢正回道。

    “唉~”

    “看来是不想回家养老也的要回家养老了。”

    谢迁听完叹口气,无奈的说道。

    “父亲,您好歹也是当今的内阁大臣,圣上岂能这样对您~”

    谢丕显得很是气愤,谢迁还是阁老呢,这以往有什么事情,弘治皇帝总是会带着谢迁,一定少不了的。

    无论是尚书房开小会议还是说跟着弘治皇帝去微服私访,谢迁也是必定相伴左右,这已经是多年来的习惯了。

    从弘治初年谢迁任侍讲学士开始都是如此,一直都没有变过。

    可是现在,弘治皇帝外出微服私访,三个内阁大臣带了两个,还带了张懋和刘晋,就是不带你谢迁,这让谢迁何等的难堪。

    “不能怪圣上,是我自己让圣上失望了。”

    谢迁微微摇头,他清楚的知道弘治皇帝为什么不带他。

    “一直以来我所信奉的治国之道和现今大明所走的道路完全相悖,格格不入,不受天子待见也是迟早的事情。”

    “不过好在你们都还年轻,只要好好的去学,好好的去做,将来也未尝不能青史留名。”

    看着自己的儿子,谢迁很少欣慰。

    他六个儿子,个个都非常有出息。

    历史上,他的大儿子谢正官职礼部员外郎,次子谢丕官至吏部左侍郎,赠礼礼部尚书。

    三子谢豆,官至大理寺左侍副,四子谢亘过继给弟弟谢迪为后,这个谢迪官至广东布政使,为一方封建大员,谢亘后来也是官至军都督府都事署左军,五子谢至官至山东武定州判官、六子谢垔官至山东胶州同知。

    可以说这谢氏一门,那都是真正官宦之家,显贵无比,子弟个个都非常的有出息,虎门无犬子。

    相比之下,李东阳就惨多了,生了几个儿子都夭折了,还不得不从自己兄弟哪里过继儿子过来,至于刘健的儿子也都不成器,大儿子靠着门荫才弄了个中书舍郎,二儿子早卒,三儿子不成器,连孙子都没一个成器的。

    所以看着自己的儿子,谢迁就觉得自己还是要比刘健、李东阳要更强一些的,不仅仅自己是状元,自己的儿子也要比他们的强得多。

    唯一的遗憾是自己恐怕是再也没有希望再进一步了,现在不得不辞官归乡养老了。

    只是才六十多岁的年纪就回家养老,没能再进一步,这终究是人生的憾事。

    “儿子必定谨记~”

    谢正、谢丕一听,连忙认真的说道。

    “谢至在海外这边有消息了吗?”

    谢迁满意的点点头,随机问起五儿子的事情来。

    五儿子从小无心学文,所以就干脆让他去学武,伴随着大明海外扩张和殖民主义的迅猛发展,谢家作为大明显贵的家族,自然也是要向海外发展的,所以老五谢至就干脆辞官去海外打拼了。

    “父亲,五弟刚刚来信了,他已经在西非这边抢占了一块殖民地,只是西非这边局势动荡不安。”

    “西班牙人同朝鲜人、奥斯曼帝国在不断的开战,抢夺殖民地,同时海盗肆虐,嚣张无比,倭国人也和西班牙人勾结在一起,搅动整个西非的局势。”

    “此外,西非这边的兴王,当今天子的弟弟所建立的兴国也是在大肆的对外扩张,似乎好像和西班牙人对上了。”

    “这让原本并不冒犯我们大明的西班牙人有开始针对我们大明人的趋势,所以我们家的殖民地现在也是变的岌岌可危。”

    “他希望我们能够给他支援更多的人手以及船只、武器装备过去,另外也是需要更多的资金来运转殖民地。”

    谢正掏出一封信递给谢迁,详细的说清楚谢至在海外的情况来。

    “我们出去海外的时间还是太迟了一些,好地方都让人先占了,现在只能在西非这边争夺那么一块小小的殖民地,还要蛮对复杂的局势。”

    谢迁快速的看完,也是叹口气。

    “家里面还有多少银子?”

    “只剩下不到五十万两银子了。”

    “只有五十万两银子了?”

    “是的,父亲,去年的时候我们家和江南的一些大家族在淞沪这边开设了自行车工厂,谁知道这个自行车工厂投资巨大,而且因为缺少橡胶的缘故,故而我们的自行车厂一直都未能盈利,投入了大量资金短时间内回不来。”

    “再加上南洋的种植园改种橡胶,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购买橡胶树苗,这也是一大笔的资金砸下去,现在我们家真的没多少银子了。”

    谢正连忙回答,详细的列举了大项的重大支出。

    “五十万两银子太少了,海外需要花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武器装备都非常的贵,更何况还要买船。”

    谢迁听完,也是皱起了眉头。

    和朝着其他的大佬一样,资本主义的兴趣,谢家也是参与进来,开始了纺织厂、水泥厂等等,赚到了不少的银子,然后又投资了新的工厂、商行、种植园、庄园、殖民地等等。

    这摊子铺开之后,银子就缺了,方方面面都需要银子。

    “也只能先将这五十万两银子寄过去了,我们再想办法筹钱了。”

    谢丕想了想说道:“现在工人的工钱都是按月发放,不然的话,我们还是很容易就能够再凑出几十万两银子的。”

    “也只能如此了,写信给谢至,告诉他要尽可能想办法的自给自足,另外我再写信给南非总督太平侯杜明恩,请他关照一二。”

    谢迁微微点头,短时间内筹集不出足够的银子,只能够让谢至这边自己先想办法。

    “明天早朝我准备向天子恩请归乡养老,这以后你们在朝中做事就要更加的小心、谨慎了。”

    接着谢迁拿出了自己写好的请辞奏疏对自己的儿子说道。

    “父亲,真的到了这一步了吗?”

    谢丕一听,赶紧问道。

    尽管早就知道父亲有退隐之意了,但是以前毕竟没有到非退不可的地步,所以还是能够继续做下去。

    而且有谢迁这棵大树在,他们几兄弟在朝中为官也是可以更加是顺利。

    现在谢迁要回乡归隐,这等于是一下子就少了谢迁在为他们遮风挡雨了,以后想要升迁都不会那么容易了。

    尽管谢迁的故交好友之类的依然很多,遍布朝野,但人走茶凉的道理谁会不知道?

    “是啊,父亲,还请三思啊,您现在才刚刚六十出头,身体又非常的健朗,完全可以再继续做下去的,很有望再进一步的。”

    谢正也是着急的说道。

    “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刚刚让你们去打听也是为确认,这失去了圣上的信任,我这个内阁大臣也是已经没有必要再做下去了。”

    “我意已决,休要再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