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有无数神医技 江边鱼翁

第378章 不怀好意,牛皮总有吹破的时候

    嗤~!

    有人忍不住嗤笑出声。

    其他亲戚们一个个也是表情怪异,城府深的,把嘲笑藏在心底。没城府,或者是懒得忍耐的人,直接把轻视写在了脸上。

    “两千块一个月,在魔都这种一线城市,别说养老婆孩子,怕是连自己都养不活。我前阵子看到你在抖音与新闻上大火,还以为你至少能拿三四万一个月呢。原来才两千块一个月呀,怪不得你穿得这么……你们医院也真是的,像你这种特殊人才,理应多给你发点工资嘛。

    不说上万,至少一个月四五千块钱总应该给你。

    你们院长叫什么名字?改天我找熟人帮你说道说道,打好招呼。”

    这位表姐夫果然没安什么好心。

    询问李权的工资,其实就是故意让李权当众出丑。

    这还不算,他又跳出来当‘好人’。

    你真以为他会帮李权打招呼,走门路?其实就是吹个牛皮,显摆一下他的人脉广,朋友多,能量大。

    “表姐夫,听说你认识不少卫生系统的朋友,神通广大,有机会还请帮我男朋友说说好话哦!”苏菲笑着插话道。

    对她来说,只要能够帮到李权,无论事业还是其它方面,她都愿意放低身段去求人。

    更何况,这是自家亲戚,求着帮个忙,又不需要什么本钱。

    “哈哈,表妹都已经开了口,我能不帮忙嘛!表妹,要不咱俩加个微信,以后有什么需要,你直接在微信上跟我联系就行了。你也知道,我平时很忙的,经常开会,经常需要见一些事业单位的重要领导之类,打电话给我的话,有时候可能不方便接听。”

    表姐夫酝酿了这么久,总算找到了机会索要苏菲的微信。

    “行,我加你吧!”苏菲这只小白兔,简直就是傻白甜,一点都没察觉到这位表姐夫的险恶用心。

    看着两人互加微信,李权并没有阻止。

    不过表姐夫主动要求加苏菲的微信,让李权彻底认清了这斯的真实嘴脸。

    本以为这个表姐夫有贼心没贼胆,现在看来,此人绝对是个败类。

    而且没有下限的那种。

    表姐虽然长得也挺漂亮,但是身材管理没那么到位,然后气质比苏菲的灵性、清纯,差远了。女孩子的长相漂亮,其实也是分个三六九等的。

    苏菲属于一等,这位表姐可能就属于六等。

    另外,苏菲还非常年轻,才二十二岁。

    但是这位表姐,估计至少有二十八九岁了。

    女孩与女人,肯定是有区别的。

    也难怪表姐夫看到美貌清纯的苏菲,当着表姐与众人的面,都敢公然下钩子。

    “好了,加成功了。过两天正好有一位卫生系统的领导与我谈一笔业务,到时候我会跟他打招呼的。不过需要询问你男朋友的一些资料或者是有其它事情,我随时跟你联系。”

    表姐夫成功加上了苏菲这位超级大美女,眼睛都笑眯了。

    下了钩子,不怕鱼儿不咬钩。

    早晚能钓到手。

    李权在旁边冷眼旁观,心里跟明镜似的。

    大家都是男人,这位表姐夫装得道貌岸然,骗得了苏菲这个纯洁的小白兔,却骗不过李权。

    “妈的,我的女人也想打主意?这是找死。”

    李权从来就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特别是这位表姐夫想要染指苏菲,这可是李权一生的挚爱,是李权未来的老婆。

    他能让表姐夫得逞吗?

    肯定不能。

    明着告诉苏菲,这位表姐夫想打你主意。她肯定不会相信。

    李权一向智谋过人,又怎会眼睁睁的看着未婚妻置身于险地而不管?

    该出手时就必须出手。

    “表姐夫,连卫生系统的重要领导都要经常来见你,想必你一定非常了不起。冒昧的问一句,不知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认识那么多的卫生系统的领导呢?”

    李权一脸‘崇拜’的问道。

    “我嘛,也没做什么大事,就只是经常接一些市政工程。卫生系统的部门比较多,再加上我和我的团队在卫生系统建设方面,特别专业。所以卫生系统的各个部门,有什么工程外包时,总会第一个想到我,然后与我联系。”

    “你们惠尔医院的那些院领导其实我都熟。只是帮你说话,我不方便亲自出面。你应该听说过县官不如现管这句话。卫生系统直接管着医院,所以我请卫生系统的领导帮你打招呼,必能事半功倍。”

    表姐夫装出一副深谙官场之道的高人模样。

    提点着李权。

    “原来是这样啊,表姐夫这么年轻就认识那么多的大人物,真厉害。”李权一副受教的学生姿态,点点头,深以为然。

    同时还恰当的对表姐夫露出钦佩表情。

    “表姐夫是挺厉害的,连我爸都夸他能干呢。”苏菲笑着夸赞道。“表姐,还是你有眼光,这么优秀的男人直接被你从茫茫人海中抓住了。”

    苏菲夸完了表姐夫,又夸旁边的表姐。

    这个小妮子,倒也不是啥都不懂。

    她知道要求这位表姐夫帮李权打招呼,就得讨好两人。

    真正的纽带不是表姐夫,而是有着血亲关系的表姐。

    所以,光是把表姐夫夸高兴了还不行。还得把表姐也夸开心,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帮自家男朋友。

    尽管李权压根不需要求任何人,不过他看着苏菲为了帮他,故意讨好表姐夫妇,李权仍然觉得特别开心。

    这个傻妞,还没结婚就已经对李权这么好了。要是娶回家,肯定会默默的为家庭奉献一切。

    “哈哈,苏菲表妹,说到找男人啊,表姐还真不是吹牛皮,我的眼睛毒着呢。一个男人是忠是奸,有没有出息,我稍一接触便知道。”

    表姐被苏菲夸了两句,还真就喘上了。

    “表姐那么厉害呀,那你说说,我找的男票将来有没有出息?”

    苏菲也不避讳,当着李权与众多亲戚的面,就问了出来。

    当然,她除了好奇以外,更多的还是活跃一下气氛。

    “他呀?”表姐的目光落在李权身上。

    扫了几遍后,她的脸上露出自信表情。

    “表姐,直说无妨。”苏菲催问答案。

    “你这男票将来大出息很难有,不过勤勤恳恳工作个十几二十年,将来升任主治医师有较大希望。至于更高级的副主任、主任医师,那就别想了。”

    表姐给李权批了命。

    就是个当主治医师的命。

    李权的嘴角抽了抽,这位表姐的眼光可真‘准’啊。

    找了个渣男型男朋友,还自卖自夸,说什么能辨忠奸。

    表姐夫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勾搭她的表妹,她却全然不觉。

    至于给李权批命,说什么李权奋斗一辈子也只能当个主治医师,那更是扯淡。

    李权现在虽然只是规培医师,但是实际地位与医术,都已经是主任级别了。

    将来,李权的地位与医术只会更厉害。

    别说是副主任、主任医师,就算院长的位子,都远不是李权的终点。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在不远处的聚贤庄订了两桌酒宴。请诸位移驾前往就餐。”苏炳然听到苏菲的表姐给李权批命,说什么只能当主治,他有些生气。

    却又不好发火。

    李权的本事,苏炳然可是亲眼见识过。

    他敢肯定,李权绝对不止一个主治的出息。

    “炳然,聚贤庄一桌饭得两千往上吧?你家现在住的房子这么破,还是租的,我看没必要把脸打肿充这个胖子。不如随便找家过得去的小饭店吃一顿得了。”

    开诊所的三表叔说这话,是真心为了苏菲家着想。

    当然,别人肯定不敢说这种有可能让苏炳然发火的话。但是三表叔就敢。

    因为他与苏炳然是平辈。

    又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所以说话也就没有顾虑。

    “放心,一顿饭还是请得起的。你们大老远跑过来看望苏菲,我若是不请你们吃顿上档次点的,心里也过意不去。”

    苏炳然的心中被刺痛,但是并没有发火。

    三表叔这是真心为他好,不是嘲讽他。

    “两千块一桌其实也不算什么很高档的酒席。我就经常吃六七千一桌,甚至上万一桌的高档酒席。每一道菜都是不同的名厨做的。而且许多食材都是外国进口,根本不是国内的那些食材可比。就比如牛排吧,必须是不超过两岁龄的肉牛,而且需要从小吃最天然的绿草长大,不吃一丁点饲料……”

    表姐夫又开始抢着出风头了。

    是不是吹牛,没人清楚。

    不过李权长这么大,还从没有吃过一万块钱一桌的酒席,这倒是真的。

    听着表姐夫在那里狂吹海吹,李权只觉得这货实在有些幼稚可笑。

    听着更像是一个把自己包装成高富帅、成功人士的骗子。

    因为李权打过交道的大佬已经不算少,就连马旺财那种人,都从来不会吹嘘一顿饭吃了多少多少钱。

    可能在大佬眼里,到高档酒店吃饭,更大的意义就是应酬。

    让对方觉得受到了隆重接待。

    不管一顿饭几千也好,几万也罢。在真正的大佬眼里,那点钱就是毛毛雨。

    “苏菲表妹,你找的这个男朋友才两千块钱一个月。你家以前的大房子也没了。以后你们结婚了,难道一辈子都租住这种破旧的出租屋吗?”

    表姐夫开始瞎操心。

    他的用心十分险恶,把李权与苏菲拆散了,才有更多的机会对苏菲下手。

    “表姐夫瞧不起这种破旧的出租房,想必你买的一定是大豪宅吧?”李权淡淡的问道。

    “那是必须的。我家的房子也不算太豪,就是挨着汤臣一品。也不大,就只有一百四十多平米。”表姐夫嘴上谦虚,脸上却全是骄傲与自得。

    如果凭自己的努力,不靠父母等长辈帮忙,能在魔都买得起一套四室两厅的大房子,那还真是不错了。

    不过要是与李权买的一号别墅相比,表姐夫引以为傲的豪宅那就连个屁都不是。

    而且看这斯说话,满嘴跑火车。

    实际有没有那么大,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还真难说。

    “方便留个地址吗?改日我和苏菲登门拜访,去看看表姐夫家的豪宅,也好开开眼。”李权笑着道。

    “嗯……这个嘛,你们要去,我是欢迎之至。只是你们也知道,我很忙,一般很少在家。”表姐夫果然有鬼,听得李权要去他家欣赏一下。

    立刻开始找借口,找理由推脱。

    就只差没对李权说,你别到我家去,否则老子吹出来的大房子就穿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