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有无数神医技 江边鱼翁

第642章 坑爹的二世祖,懵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给我听着,我不管里面坐的是什么人,立刻叫他们给我把包厢让出来。这间紫云阁包厢,老子今天要定了。”

    这是一道年轻男性的声音。

    听着就知道属于那种从未被社会毒打过的坑爹二世祖。

    “章公子,您请消消气!我们不知道您今天会带女朋友过来吃饭,所以就把包厢订给别人了。您看,要不我们给您在二楼再安排一间包厢可以吗?”

    女服务员的声音透着哀求。

    做服务行业非常不容易。

    碰到这种闹事的客户,还得陪着笑脸,低声下气的劝说对方。

    “少废话,叫你们经理过来,今天我哪都不去,就要这间包厢。”

    年轻男子牛气冲天。

    可以理解。

    年少轻狂嘛,再加上家里可能有点权势或者很有钱,然后正好又带着女朋友过来吃饭。

    借机在女朋友面前显摆一下自己的能量很大。

    这是很多男人都喜欢做的事情。

    “章先生,哎哎,章先生,您不能进去!”

    “给我滚开!”

    话落,就听得包厢门砰地一声巨响,被人暴力踢开了。

    包厢内的李铁柱、苏菲等人都吓了一大跳。

    苏炳然还能保持镇定,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李权则是一脸淡漠。

    居然有人敢跟他抢包厢,而且是在他的父母与女方父母第一次见面商谈婚礼这么重要的时刻。这个人是不是活腻了?

    李权通过不断努力,再加上机缘巧合,现在绝对是魔都名符其实的大佬。

    有能力踩他的人不说没有,绝对少得可怜。

    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要知道,李权现在可不仅仅只有惠尔医院院长这重身份。

    他还是炎黄制药公司的两大股东之一。

    同时还得了多位官方大领导的器重与赏识,更是为祖国做出了杰出贡献。

    这样一个人,谁踩他,那就等于踩到了一座火山。

    分分钟都有可能被烧死。

    “你们谁是主事的?”年轻男子弄了个莫西干发型,八分长的牛仔裤,上身也是牛仔外套,黑皮鞋,炫酷打扮。

    冲进包厢内以后,他的目光冷傲至极的扫过席间的李权等人。

    看到美若天仙的苏菲时,这家伙的眼神亮了亮。

    “我请的客!”

    苏炳然站起身,倒也还算和气。

    给女儿谈婚事的大好日子,苏炳然自然不想闹出什么矛盾。

    和和美美,这才是最重要的。

    “你是吧?给你三十秒钟的时间,立刻带着你的客人离开。这一桌的费用我来付。至于你们是在外面的大厅吃饭,还是另找一家酒店,那是你们的事情。”

    这位章公子还真不是一般的狂妄。

    抢了别人的包厢,帮苏炳然支付这顿饭的费用,仿佛还是天大的恩赐。

    看着这位张牙舞爪,横行霸道的章公子,不由让李权想到了曾经看过的一个短剧。

    这是一只从小被父母娇惯坏了的角鹿,它平时在鹿群里与别的鹿打架,只要把脑袋一低,鹿角顶撞过去,对方立刻就会落荒而逃。

    在鹿群里,没有哪只鹿是它的对手。

    它遇到的小兔子、小鸟,也全都不敢招惹它。

    有一次,它一路啃食着新鲜的嫩草,与鹿群分散了。

    它感到有些口渴,于是跑到湖边喝水。

    这时候,前面出现一只老虎拦住了它的去路。

    它横行霸道惯了,脑袋一低,立刻使出惯用的杀手锏,尖锐的鹿角朝前面的老虎顶撞过去。

    结果,直接被老虎一爪子扣住脖子,轻易摁倒在地。

    还没等这只鹿回过神来,老虎就已经咬穿了它的脖子。

    致死它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上有着比它更厉害的动物。

    眼前的这位章公子,与那只小鹿何其相似。

    连死字怎么写都不知道。

    “章先生,包厢是我先订的,凡事有个先来后到。恐怕不能把这间包厢让给你,抱歉。”苏炳然不愧是销售经理,这份涵养换作李权,自问做不到。

    做生意的人,以和为贵,和气生财。

    即便对方无礼取闹,也能够保持微笑。

    “给脸不要是吧?没事,我马上让这座酒店的经理来把你们赶走。看你宴请的这些人,一个个像农民工,连乞丐都不如,谅你也就是一介升斗小民。”

    姓章的青年嘲讽着李铁柱夫妇。

    本来,李权还能忍着。

    因为今天请客的人是苏炳然,现在一直在由苏炳然出面处理,他也不好干预。

    谁知这个姓章的青年居然嘲笑李权的父母连乞丐都不如。

    这可就触到了李权的逆鳞。

    “你骂谁连乞丐都不如?”李权腾地站起身,怒视着章公子。“给你三秒,立刻滚过来跪着道歉。”

    “哈哈,让本公子给你个吊毛道歉?当乞丐你还长脸了是不?”章公子不由仰天狂笑。

    见过嚣张的,他还没见过比自己更嚣张的。

    “啪啪!”

    话音刚落,章公子就感到脸颊一阵剧痛,口中一阵腥味传来,他吐了一口,已经带着血。

    后槽牙都被打松了。

    李权这两记耳刮子打得确实够重。

    其实这还是李权留了情,没敢真个下死手。

    否则,这位章公子早就没命了。

    “听着,这是第一次,只给你两个耳刮子,再有下次可就没这么轻松了。”说完,李权提起章公子,直接扔出了包厢。

    吓得女服务员一阵尖叫。

    这回,她们才知道包厢内这位不起眼的青年,居然是个狠角色。

    章公子今天算是踢到了铁板。

    “哎哟,这是怎么啦?”

    酒店经理总算及时赶到。

    刚一来,就看到酒店的贵宾,章先生像只死狗一样趴在地上。

    她不由吓坏了。

    这是谁呀,居然连章公子都敢打。

    而且还打得这么狠。

    “娄经理,我要你立刻,马上召集酒店的保安,把包厢内的那个年轻男子给我往死里揍。所有的医药费由我支付。另外,我会在你们酒店订这个紫云包厢一年。”

    像这种五星级酒店的包厢,偶尔订一次价格很贵。

    如果是包年,价格就便宜多了。

    酒店经理愣了愣,对于章公子提的条件,显然颇为意动。

    只是每天在这里迎进送出,她深知魔都的水很深。

    有些潜龙,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可是一但有人惹了他们,那就不得了。

    所以,她在讨好章公子之前,肯定要摸清楚情况。

    娄经理走进包厢,目光一扫。

    发现并没有厉害人物。

    她的目光扫过李铁柱夫妇时,甚至带着一丝轻蔑。

    “请问刚才是谁把外面那位章先生给打伤了?”娄经理倒也不傻,即便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要讨好章公子,仍然没有直接召来保安动手。

    而是装出一副和事佬的姿态,询问原因。

    “是我!”

    李权淡淡的撇了一眼这个画着浓装的中年妇女。

    估计没有四十岁,也至少有着三十七八。

    “请问先生贵姓?”娄经理不动声色的问道。

    “李!”

    李权像是看小丑一样看着这个娄经理。

    “李先生看着挺眼生的,估计还是第一次来我们酒店消费吧?按照我们酒店的规矩,来者皆是客,不允许打斗闹事。

    否则,就是故意破坏我们酒店的规矩,想要坏我们酒店的生意。”

    她直接一顶罪帽子对着李权扣下来。

    这个女人,手段非常高明。

    拿着酒店的规矩压迫李权。

    “那你怎么没问问,是谁先闹事的?我还想问问你,这是五星级酒店应有的服务吗?我们到这里订了包厢吃饭,却被那个姓章的青年暴力踢门,更是辱骂我的父母连乞丐都不如。

    我不打他打谁?

    你们酒店半名赔礼道歉的话没有,反倒先对着我这个受害者兴师问罪来了。就问问,是谁给你的胆子和依仗?”

    现在的李权可不是以前那个任人欺负的实习生。

    无论个人武力,还是社会地位,以及所拥有的财富,又或者能够调动的人脉,都让他不必再像以前一样忍气吞声。

    都被人骑到脖子上拉屎拉尿了,李权自不会客气。

    五星级酒店又如何?

    真要把李权得罪死了,分分钟叫它开不下去。

    “哟,小伙子的言辞比姐姐还犀利呀!行,既然你的态度这么强硬,那我就直接通知安保部的人过来处理好了。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你打的这位章先生可是大有来头。他是大华连锁药店的董事长儿子。

    你如果不想吃牢饭,我劝你还是赶紧出去给他认错,求他原谅。”

    娄经理冷笑着把章先生的身份介绍了一下。

    怪不得这个章先生牛气冲天,搞得像个世界首富似的。

    原来是大华连锁药店的少东家。

    说起大华连锁药店,无论是百姓,还是医疗领域的人业人士,那都是如雷贯耳。

    这是一家拥有上千家连锁店的药品零售企业。

    可以这样说,它跺一跺脚,整个医药行业都得震三震。

    “嘿,还真别说,长这么大我什么饭都吃过,就是没吃过牢饭。如果你们有本事,那就让我进去吃几顿好了。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一句话想要劝劝你,把你的饭碗端稳了,千万别砸了。”

    李权从不信邪。

    这家五星级酒店要是对客人这种态度,估计也做到头了。

    倒闭是早晚的事。

    当然,更多的可能只是这位娄经理的个人行为。

    这些当经理的,也是有着业绩要求的。

    章先生要在她这里订一个包厢一年,她应该能够从中获益不少。

    另外,这次巴结上了章公子,以后好处肯定少不了。

    “安保部吗?一楼紫云阁包厢有人闹事,把我们酒店的一位贵宾客户给打伤了,你们立刻过来处理一下。”

    娄经理没有再废话,直接拿着对讲机,呼叫安中部的保安过来收拾李权。

    很快,十几个黑西装保安提着电棍赶到。

    “谁敢在这里闹事?老子弄死他!”为首的保安队长咋咋唬唬的,凶气逼人。

    章公子已经自行从地上爬起来,两边的脸肿得像馒头,可以清晰的看到掌印。

    “听着,只要帮我出了这口气,一人一万,绝不食言。”

    章公子非常有钱。

    直接拿钱砸人。

    在女朋友面前出了一个这么大的丑,他连杀掉李权的心思都有了。

    “章先生请放心,您是我们酒店的贵宾客户,替您出气是应该的。”保安队长听得有一万块钱可拿,比他一个月的工资还高。

    二话不说,当即带着手下的保安冲进了包厢内。

    只是凶神恶煞的刚一冲进去,保安队长看清李权的面容时,立刻换了一副态度。

    “李院长,原来是您!刚才我们不知情,有所冒犯,对不起。”说完,保安队长恭敬的对着李权鞠躬道歉。

    手下的十几个保安懵了。

    他们可是深知队长的性格,敢打敢冲,什么时候怂过?

    现在见到包厢内的那名青年,还没动手,立刻就怂了。

    仿佛老鼠见了猫。

    这个青年到底什么来头?

    李院长?难道是最近名扬魔都的惠尔医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那位院长?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李院长道歉!”保安队长怒骂手下的保安。

    那些保安知道能让队长害怕的人,绝对不简单。

    当即有样学样,恭恭敬敬的对着李权鞠躬。

    “李院长,对不起!请您原谅。”

    十几个保安同时躬身,一起呼喊,声势十分壮观。

    外面的章先生与娄经理愣住了。

    刚才不是说得好好的,要进去把那个姓李的小子收拾一顿吗?

    怎么变成了道歉?

    “我是让你们暴打他一顿,不是让你们道歉。”章公子还以为这些保安听错了。

    他对这家酒店的保安多少有一些了解。

    招的都是身手颇为厉害的退伍兵、练家子。

    听说他们的保安队长更是退伍兵里面的精英。

    “章先生,我看在您是我们酒店贵宾客户的份上,提醒您一句,最好赶紧向李院长认个错。以李院长的宽宏大量,肯定不会与你计较。

    今天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保安队长一脸严肃的对章先生说道。

    “什么意思?你脑子没被驴踢坏吧?让本公子向他一个乞丐道歉?等等,你称呼他为李院长?他是什么来头?”

    章先生似乎抓住了一丝重点。

    “他是惠尔医院的正院长。”保安队长道出李权的身份。

    娄经理的身体哆嗦了一下。

    她没想到李权的身份这么高,她刚才可是把李权得罪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