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要莽穿娱乐圈 胖子爱吃炖豆角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圆满(大结局)

    “你要回来啊!”

    “去吧!!”

    “你一定要回来!”

    “一定!!”

    韩为目送Si和齐远上飞机,齐远也目光复杂,欲言又止。最终和Si一起上了专机,伦敦飞往苝京。

    答应对方,也说到做到。中间有什么交易不知道,但是韩为已经被接出来看管。不禁锢自由但禁锢空间。

    就是一栋住宅。吃穿用度都不少。只是不能乱走了。

    人家已经答应,就开始运作。你自然也要遵守承诺。之所以等,是因为韩为要求的。确保收到国内消息,甄女士和Si都回国才算完成承诺,韩为也才会跟他们去美国。

    结果人家真的做到了,韩为却没有什么好奇心了解怎么做到的。他现在看着Si真的能被送走,也知道自己迎接什么了。

    对方为了他去美国做到闹这么大?去了能有什么好事?

    刘元这几天一直很沉默,抽烟也频繁。他也感受到巨大压力了。尤其等那边已经传来消息,甄女士收到高几倍的赔偿金额回国,Si也被金先生在机场接回后。

    就是韩为要被送到美国的时刻。

    而最让他崩溃暴怒的是,私人飞机带走韩为,却没有带走他的打算。哪怕他想要暴走都没用,而且韩为也劝住他。你去不去没什么意义了已经,还看不出来吗?

    最终刘元不甘心看着韩为坐上去美国的私人飞机,也只能急冲冲的找飞机去美国。

    其他的事,他都不管了。

    “吱嘎~”

    “哐当~”

    上飞机喝了口水,韩为就昏迷了。再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美国,因为已经在一个地牢了。

    有点阴暗,但周围干爽干净,侧面有个通风口,不过太高看不到。

    “这么下三滥吗?”

    韩为嘀咕着,坐在唯一那张床上。然后看着对面干净的马桶。好像这里就是以前看美剧或者美国电影里的牢房单间。

    当然更干净一些而已。

    “还用迷药啊?!”

    韩为不解过去,估计飞机上的水里就有迷药。上飞机就睡。到现在才醒却已经下飞机然后被关起来了。

    在铁门门口敲了敲:“喂!我醒了!有事就说!要杀要剐随便。”

    门外没声音,然后韩为等了一会,看着周围是不是有摄像头。至少肉眼没看的,或许有但安在不知名的地方?

    “喂!!”

    韩为叫着:“有毛病啊?!”

    突然门只有下面格子打开,里面是食物。韩为此刻穿着还是自己的衣服只是身上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包括腰带。

    “喂喂!”

    韩为侧脸对着送食物的口,肯定是有人的。

    “我醒了!有事就说!晾着我干什么?!”

    突然一声轻叫:“啊~”

    韩为疑惑,弯腰看着,居然也看到一双眼睛。不过很漂亮,很纯净。居然是个小孩子?

    “你谁啊?”

    韩为对着小男孩,小男孩有点害怕,但还是好奇看着他,说了英文:“我是……”

    “会不会中文?”

    韩为打断:“混血啊?”

    小男孩有点怕,kenken要哭的意思。

    韩为不耐烦:“哭屁?!是不是男人!?”

    小男孩或许被这句话刺激到,倔强蹭蹭眼睛,对着韩为用中文:“妈妈说你是坏人!让我来见你最后一面!”

    韩为咧嘴:“是吗?你吗神经病!坏人多的是,都让你见一面你这辈子不用干别的了。”

    小男孩咬着手指,看着四五岁的模样,可能还听不太懂。但说话慢咬字不清,却已经能对话了。

    看着小男孩,韩为开口:“你叫什么?”

    小男孩有点奶音:“Kavin。”

    韩为开口:“你跟你吗说,你这名烂大街了。叫Kavin的没一个好的,就会投敌。”

    “才不是!”

    小男孩干脆坐在地上看着韩为:“你才是坏人!!”

    韩为恩了一声:“那你吗说了吗?我到底做了什么坏事了?”

    小男孩想了半天,开口道:“反正你就是坏人。”

    韩为不耐烦:“是是是。我是坏人,你跟你吗说我要见她。是死是活给个痛快话,我在美国也没仇人。坏也是坏在我们国内,肥水不流外人田。”

    Kavin咬着手指:“妈妈不想见你。”

    韩为呵斥:“那非得叫我来美国干什么?!”

    Kavin吓得后退,韩为伸手出去:“你特么给我过来!!我拿你当人质。”

    Kavin躲闪,赶忙跑到对面靠墙,还抬腿虚踢一下:“坏人。”

    “我特么的!!”

    韩为没耐心了。收回手躺在地上:“行了滚吧。当这是动物园啊看猴子呢?”

    Kavin又坐下,看着韩为:“你是男人?”

    韩为咧嘴看着他:“你是白痴?”

    支着头看着Kavin:“你是生下来脑子有点先天问题是吧?”

    Kavin摇头:“妈妈不让我接触男人,说男人都是坏的。”

    韩为恩了一声:“你问问你吗,你是不是男人?有没有小揪揪?”

    Kavin真的掀开裤子看了看。

    韩为呵呵笑:“那你从小到大家里都没男人吗?”

    Kavin开口:“有外公,但是他看我妈妈不让。家里都是女人。”

    韩为询问:“电视上也看不到男人?”

    Kavin摇头:“妈妈都会换台。”

    韩为惊讶:“这么绝?那你妈妈不在你偷偷看电视呢?”

    Kavin:“妈妈从来不会不在,她说她会一直在我身边。”

    韩为恩了一声,询问开口:“你吗是受到男人伤害了?”

    突然皱眉:“不是我吧?”

    询问Kavin:“你吗是从忠国来美国的?”

    Kavin仔细理解一下,开口道:“之前去过一次……外面。看到很多的……黄种人……”

    韩为惊讶:“意思你吗不是黄种人?”

    Kavin摇头:“她是白人。”

    韩为茫然:“这么诡异吗?那不可能是我吧?我还伤过白人?”

    有点懵了。

    询问Kavin:“你爸呢?”

    Kavin低头:“我没有爸爸。我妈妈说他在我出生前就死了。”

    “靠。”

    韩为开口:“估计啊,你也不是你亲爹孩子,在你出生前就死了,你怎么出现的?”

    Kavin不是很理解这些,但还是看着韩为:“他们都有爸爸,我没有。”

    韩为瞪眼:“你不是说你没见过男人吗?!”

    “呵呵呵~”

    Kavin笑着:“我偷偷看过他们上学,但是我不需要。都是妈妈找来老师给我上课的。”

    韩为恩了一声:“女老师?”

    Kavin好奇:“你怎么知道?”

    韩为无奈:“你是不是傻?你刚刚告诉我的。”

    Kavin想了想,恍然点头:“好像是的。”

    韩为无奈:“Kavin,你和你吗说。过来和我谈,到底要把我怎么样,我人也来美国了。还是就饿死我?那也给我个准话。我至少也算不用等了。”

    Kavin摇头:“妈妈不想见你。”

    韩为恩了一声:“那你就磨她,你就闹,你就满地打滚。”

    Kavin想了想,开口道:“妈妈会不开心的。”

    韩为瞪眼:“那你不开心怎么办?!她管不管你?!”

    Kavin想了一会,重重点头,然后跑开了。韩为听着脚步声,好像走廊还很长。

    不过无所谓了,他也不是动脑子那种性格,而且也没打算越狱。这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就等着吧。

    不过不知道这个傻傻的小屁孩能不能奏效。好像还有时差,韩为就睡了。既来之则安之,手机什么都没有,也联系不上。

    “当啷。”

    晚上的时候,透过窗户能看到天黑了。

    韩为被声音吵醒,不是多吵主要是周围太静,显得声音大。

    过去一看,还是Kavin送饭,不过依然只有他自己。

    “你吗呢?”

    韩为躺在地上,因为隔板可以打开的就是门下方。

    果然Kavin坐在那里,也看着韩为:“她不来。”

    韩为也料到了,还是一边吃东西一边吐槽:“不是让你打滚哭闹吗?是不是没做啊?”

    “做了~”

    Kavin有点委屈:“可是妈妈只是笑,不说话也不来。只是让我过来给你送饭。”

    韩为叹口气:“知道了。”

    示意Kavin:“给我牙刷牙膏毛巾,我要刷牙。”

    “好的。”

    Kavin蹬蹬蹬又跑了,没多久回来。拿着一堆东西往里塞。

    倒也无所谓了。自己如果想见对方人家不想见你也没招。有吃有喝还有小男孩陪同,挺好的。

    只是韩为每次看小男孩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奇怪。

    好像腿没那么协调。但仔细看并没有跛脚。韩为不懂怎么回事,但也不管了。

    “Kavin?我饿了!!”

    “Kavin?!洗澡不行吗?!身上都臭了!!”

    “Kavin!!给我拿新衣服!!”

    “Kavin!!刮胡刀给我!”

    过去大概一周吧,韩为倒也静下来。除了没有自由之外,不能上网不能通讯,其他时间几乎都没谁看他但也没谁虐待他上刑之类的。基本上就是不管他。

    但只有Kavin陪他不说,而且有求必应。

    要什么都给,然后颠颠颠跑来跑去的。可活泼可开心了。

    韩为也无聊嘛,没事做没电脑没手机书都没有,能说话的只是他了。甚至偶尔还觉得挺惬意。

    小男孩五岁了,不过说实话他的事也少,讲没多久就讲完了。然后就是韩为讲自己的事,发现自己来这边居然也五年了。可讲的事就多了,Kavin对他一切都好奇,韩为讲什么他都认真听。

    韩为口渴要喝饮料他去拿。看着都是纯英文的商标和备注,估计还是在美国。吃薯片,零食,炸鸡汉堡,甚至还有中餐。

    中餐他怎么不吃,居然和韩为一起尝试一下。喜欢肉段。但做的不纯正,他吃得也开心。一边吃一边听韩为将自己在忠国的事业,孤儿身份,然后还有经历。

    但到底是小孩子,就略过自己后背挨刀的事。

    慢慢的两人对彼此了解那么多。

    韩为都不知道持续多久也没在乎,但是他没想到转机来自于无意中的发现。他没想到这是转机。

    “Kavin你腿怎么回事?”

    有一次Kavin要告别离开,明天再见。天晚要睡了。

    但是韩为终于忍不住,而且也是时间长发现了。询问Kavin:“我怎么觉得你走路不太方便?”

    “啊……”

    Kavin看看自己的腿,刚要说话,最后摇摇头,转身跑开了。

    “喂!!”

    韩为透着下面隔板叫着,但是没回应。

    那就睡呗。只是这次刚躺下,又传来脚步声,起初他以为是Kavin,但突然坐起因为脚步声不止一个。好像是Kavin被谁领着。

    “你又回来了?谁来了?”

    韩为躺在地上看着隔板外面。

    除了Kavin蹲下看着他,还有一双美腿,不过是穿着高跟鞋和牛仔裤。

    随后牛仔裤慢慢也蹲下,美腿没有缝隙还特别直。

    然后一个白人女人的脸出现,特别美。这就不叫异域,这就是西方白人女人的脸。看着大概三十一二岁的年纪。

    不过白人女人显老,不知道具体年龄。但很有气质如同游戏或者书里的精灵族感觉。只是耳朵没那么长。

    “你是他母亲?”

    韩为没反应过来,都已经放弃见正主了,结果突然就出现。

    女人用很纯正的中文,打量他很久,才用悦耳的声音开口:“你终于发现他的腿了?”

    韩为恩了一声:“第一天就发现了。不过我往心里去,这几天发现越来越奇怪。”

    女人轻声开口:“我是伊莎贝拉,美国国际集团保险业务的美国总部副总裁。”

    韩为开口:“不意外,我只是不知道你把我弄来干什么?”

    伊莎贝拉出神看着他:“你真的想不到吗?”

    韩为思索:“起初我以为你也是被我伤过的女人,但后来知道你是白人,而且一直在美国,我就觉得不是。那你是替谁报仇?”

    伊莎贝拉扯起嘴角,有些怅然:“原来你都不记得。”

    韩为不解:“你如果知道我的事,我也在国内有名了。全国都不是秘密,我之前后背被人刺了一刀差点死掉。救活后就失忆了。”

    伊莎贝拉惊讶:“你……你说什么?你失忆了?”

    韩为无奈:“那你到底是不是关注我?我说了我红了之后这些不是秘密,不说全忠国都知道,但几千万应该是有了。而且你上网就能查到的。”

    伊莎贝拉低头:“我……没关注过。”

    韩为看看Kavin:“不难理解,你居然让他长这么大不接触男人?是被伤得多深。”

    伊莎贝拉沉默,对着韩为:“那就从你后背被刀刺中差点死掉说起吧。你知道是谁做的吗?”

    韩为惊讶:“不会是你吧?”

    伊莎贝拉笑:“不像?”

    韩为茫然:“你是明星吗?在美国?”

    伊莎贝拉不解:“为什么一定是明星?而且一定是你们国内的?”

    韩为咧嘴:“真是天大的误区。我一直想后背被谁捅,国内娱乐圈所有女艺人,可能不可能的我都去查过,最后查不到。可我怎么都没想到会是圈外人,还是一个外国人?”

    伊莎贝拉看着韩为:“你好像一点触动都没有?”

    韩为开口:“麻木了。我失忆后跟换了个人似的,以前的事记不起来了。大脑永久性损伤。但是陆续碰到我伤过的人,发现自己以前毁三观的事,给我恶心吐了。但没办法,不记得也发生了。我也尽力弥补。”

    伊莎贝拉看着韩为,目光似乎透过他穿越到星空:“可以弥补?”

    韩为恩了一声:“不信你自己查。”

    随即看着伊莎贝拉:“我伤你伤的很深?所以这次你是特地把我弄过来打算报复?”

    伊莎贝拉笑:“既然你失忆了,我也不怕说。估计你也不在意或者你说的麻木。”

    韩为等待。

    伊莎贝拉开口:“我和你无意中夜店碰到,然后就过夜了。之后虽然抱着玩玩的心态,但你很会哄人。我也有钱,所以我们在一起也算开心。直到……”

    她摸着小腹:“我怀孕了。我想生下来,我不会牵连你。只是让你去医院可以签个字。但是在我们西方很小的一件事,你却坚决不同意。”

    韩为听到这里还算在接受范畴,自己做的渣事多了。尤其荣骅那里,很是无奈。

    “抱歉。”

    韩为开口,伊莎贝拉愣住,突然开口:“不急。”

    看着韩为:“一次争吵,我们三观不和。谁都不妥协,你气急了,踢我肚子,想让我流产,可那时候我已经7个月了。”

    “我靠……”

    韩为咧嘴,7个月叫流产吗?那是要人命啊。

    伊莎贝拉看着韩为:“幸好有忠国保镖护住我送去医院,大人孩子保住了。可是……”

    韩为下意识看着Kavin,Kavin毕竟还小,此刻能和妈妈以及韩为一起,觉得很开心,乖乖坐在那。见韩为看过来,还对着他笑。

    “他是……”

    韩为不确定,伊莎贝拉没回应,只是对着韩为:“那个保镖看不过去。偷偷约了你,然后在你身后捅了一刀。最后为了不暴露出我,跳山死了。”

    韩为沉默,这么久的谜团轻易就这么揭开了?

    怅然若失啊。

    “对不起……”

    韩为语气认真:“我知道失忆不是借口,但我是真的不记得。”

    “我该想到的。”

    伊莎贝拉不否认:“否则你肯定早就知道是我。因为你认识那个保镖,活过来第一时间会来找我。所以我回到美国,再也没联系你也没有任何搜索你的信息。甚至在这期间我都没有去过一次忠国。直到前阵子偷偷的取回他的骨灰。是我欠他的。”

    韩为看着Kavin:“所以他是……”

    “呵~”

    伊莎贝拉笑了,拉着男孩起身:“Kavin,给他看看你的腿。”

    韩为有不好的预感,果然Kavin听话的把右腿裤腿拉起来。

    韩为惊愕。那是假肢,膝盖下面安着的。

    伊莎贝拉看着韩为:“医生说……呵呵。”

    伊莎贝拉说不出来了,只是笑,但眼泪却留下。但她不用说韩为也知道了。

    是他……前身的他在伊莎贝拉怀孕的时候击打,大人活了,孩子活了,但是Kavin的腿,永远没了。

    “哈哈哈哈哈~”

    伊莎贝拉拉着Kavin走。

    韩为透过隔断门叫他回来。可是慢慢脚步声消失,最后只剩下他粗重的呼吸声。

    自己亲儿子,被自己亲手毁掉了一条腿。

    吗的!!

    “Kavin!!Kavin?!”

    “Kavin你听到没有?!”

    “Kavin?!”

    随后的几天,再没有人送吃的送喝的。

    事实上这是韩为自认为最接近死亡的一次。从来到这个世界他认为自己穿越了,死过一次。但没有真实感。但这一次,是属于自己的死亡。

    但是不害怕。

    一会想死一会不想死。

    想死是因为这样的人渣真的不该活着了。该一死了之赎罪。

    想活是因为,他也有子女了。也有很多要照顾的人而且,死是便宜他了。

    他就在门口叫着Kavin的名字,但再也叫不来,再没人过来。

    不知道过了几天,他已经没力气了。想不想死都不是他能决定的时候,弥留之际,他好像感觉一只小手摸着他的脸。

    然后就感觉看到了光,看到了Kavin,看到了自己胖儿子和大姑娘。看到了那么多女人围着他又哭又笑。

    甚至还有人呼喊。

    “唔!!”

    突然睁眼,明亮有点刺眼。

    然后屋内光亮,天花板。

    躺在床上。

    韩为有点不能动,手臂还打着吊瓶。

    周围是一个整洁的空房间,落地窗可以看到一片松林。

    环境优美,空气清新。

    但他有点懵。

    直到一个声音响起,坐在不远处看着报纸翘着腿。

    “在第五天的时候,我给了Kavin一个选择。”

    伊莎贝拉喝着咖啡,眼神也没从报纸挪开。

    “我把他的腿是因为你而截肢的事告诉了他。”

    看着韩为:“如果他还愿意去救你,我就放过你。”

    韩为没说话,伊莎贝拉开口:“然后他问我,说你是个好人。为什么你会这么做。”

    韩为开口,声音沙哑:“你让他自己问我?”

    伊莎贝拉一愣,仔细看着韩为:“你确实不是他。”

    韩为挣扎着坐起,突然门推开,Kavin跑过来,两人终于能接触到,韩为用力抱住他,Kavin不会感受韩为的沉重,只是挣扎推开他:“我不知道你饿了好几天,妈妈骗我说有人给你送饭,只是第五天的时候没有,我去看你的时候你已经昏倒了。”

    韩为抱着他,笑着凑到额头亲了一下。

    对着伊莎贝拉:“这里是医院?”

    伊莎贝拉默认。

    韩为开口:“我要做亲子鉴定。”

    瞬间伊莎贝拉看向韩为,目光锐利。

    韩为平静开口:“如果不是我的,我依然照顾他一辈子。当做是我的儿子。如果是我的,我带他回国。”

    伊莎贝拉目光柔和了一些:“你应该征求我意见。”

    韩为嗤笑:“你觉得我会对你愧疚?我只对他而已。”

    伊莎贝拉惊讶,韩为开口:“如果是以前的我,会理你吗?现在的我变了,也就不是以前的我了。你也没资格怪我。”

    伊莎贝拉张张口,韩为示意:“而且一开始认识的时候,也不是男女朋友。我差点害死你,你的保镖也差点弄死我。不算扯平?”

    揽着Kavin:“我只对他愧疚。”

    皱眉看着伊莎贝拉:“我还没问你呢,你在忠国雇的保镖为什么宁可不要命替你杀人最后怕连累你还自尽?”

    询问伊莎贝拉:“你俩什么关系?”

    伊莎贝拉皱眉看着他,半响起身离开:“神经病。”

    韩为笑了笑,没理她。而走出门口的伊莎贝拉,嘴角弯起。关上门却靠在旁边的墙壁仰头,慢慢滑落坐在地上,目光有些怅然。

    全书完。

    后记:

    “来。儿子。”

    “这里……我来过。”

    “你当然来过。跟你那个败家妈偷骨灰是吧?”

    “hey~”

    时隔一个月,《少年的你》下片了。票房刚刚20亿,但是反响热烈。因为阐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校园暴力。

    大家都去关注,但韩为才刚刚下飞机而已。

    机场有很多人接他,董晴柔抱着孩子快哭出声。但也知道不是时候,荣骅也在,抱着女儿。至于其他一众女人都很憔悴。好像所有顶流女明星包括女偶像,今天居然都不工作,天南海北聚集在上嗨的机场。幸好是vip通道,而且是专机。

    出口不一样。

    一辆大巴车才装得下这些人。

    不过无所谓,韩为好好的回来了。

    董晴柔,陈枫,白凌薇,宋楹,林妃岚,金小曼,周惢,欧瑶,童晓萌,苏灵韵,郑冰,郑雪,姜琪,李锦,Nany,Si,孟霜儿,吴海婻,齐焰迪。

    起初还能瞒得了,但整整一个月,而且Si也回来了。Nany就知道了,其他也都知道了。金先生和Tony以及刘元还有周政道林正东等等都开始利用手里在美国的人脉势力寻找却找不到。

    事情严重了。

    此刻终于回来,都想哭,但是停住。

    突然看到个女人已经不稀奇了,哪怕是白人女人,而且特别漂亮是一定的。

    但怀里突然抱着小男孩?大概5岁。

    韩为从来只给人戴帽子,怎么可能喜当爹?

    “这谁啊?”

    董晴柔故意抱着胖儿子挺过去,周围都笑。但也饶有兴致询问。

    Kavin有点怕生躲在韩为怀里。

    韩为得意颠了颠:“我儿子。”

    董晴柔嗤笑亲亲胖儿子:“这个呢?”

    韩为无奈:“也是。”

    董晴柔恩了一声:“那哪个是长子?”

    韩为瞪眼:“你二啊?哪个大哪个小你看不出来?”

    别的事还好,涉及儿子的事董晴柔还怕什么?瞪眼就要叫嚣。

    韩为轻轻掀起Kavin裤腿的假肢,所有人愣住,都不敢置信捂嘴。

    韩为轻叹:“我弄的。”

    所有女人不说话了,放下排斥和防备心围了上来。

    各种体贴关心。而董晴柔也将胖儿子递过去放在Kavin面前。韩为对着Kavin:“你亲弟弟,以后对他好。”

    荣骅也把女儿递过来,韩为示意:“你亲妹妹。”

    Kavin开心,小心把两个孩子放在座位上护住。

    胖儿子自然也是好奇手揪着他头发,Kavin咯咯笑逗着玩。

    陈枫似笑非笑指着坐在那不说话的伊莎贝拉:“她呢?”

    看向董晴柔:“大房?”

    韩为摇头:“她是卖保险的。我打算给你们都买一份。过去报名吧。”

    陈枫狐疑看着女人又看着韩为,白凌薇悄悄碰碰陈枫,手机递过去。里面是伊莎贝拉的资料。

    国际大集团的高管,父亲是大股东。

    陈枫第一个笑着过去用英文对话,结果对方很流利的中文回应。之后陆续的几个女人都过去。

    只剩下韩为和三个儿女一起没人管。

    嘁,没人管就没人管呗。

    倒是唯独Si没过去,而是悄悄蹲在韩为身边,凑到他耳旁:“我怀孕了。”

    韩为咧嘴:“我靠……”

    Si得意的笑:“我爸让我和你结婚。”

    韩为惊恐:“我再靠……”

    Si捶他一下,随后逗着几个孩子玩,尤其和Kavin最亲。因为两人都是混血的感觉。

    唯独韩为风中凌乱,他还没想这么早结婚。而且Si今年周岁还不到20岁。

    怀孕?!

    结婚?!

    《我要莽穿娱乐圈》章节将持续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