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创造沙盘世界 十万菜团

第二百二十四章 走出一条杀道(二合一)

    “……”一片黑暗中,妖族近侍自动忽略了主子的这句充满了市井气的话语,瞥了眼地上的尸体,想了想,问道:

    “帝君,既然那两位是来红尘历练的,面对危险想必也是历练的一部分。

    依我看,这两条杂鱼应该也威胁不到他们的性命,更不要说还有您在暗中护道,这样……有必要吗?”

    四代帝君还沉浸在“真像”的情绪中,闻言瞪了他一眼,呵斥道:

    “蠢材,遭遇危险自然是历练的一部分,他们在人族的地界,甚至在荒山野岭历练都行,但在这,在妖都城里决不能遇到危险!

    使者语焉不详,谁知道背后有没有别的考量?

    谨慎,谨慎知道不?保险起见,别说妖都城,最好在整个妖族地界,都不要让这二位受伤,小心无大错,昊天神威难测,使者更是神秘无比,谁知道他的心意?

    倘若那少年当真是使者的子嗣,未来会不会接替使者的职位?

    倘若在这时候留给他负面的印象,以后对我妖族是否会格外不喜?

    即便不考虑这么长远,历练迟早也是要结束的,等他们回去,使者想必会盘问起游历细节,到时候提起妖族,一旦说起在城内被劫掠……

    总之,这种事能免则免。”

    顿了顿,四代帝君又道:

    “而且,我怀疑这两位也已经知道我在暗中跟随了,这时候不出手,岂不令人厌恶?”

    近侍赞叹道:“帝君英明,只是如是这般,为何不现身一见?”

    “蠢材!当日使者特意等两位弟子离开后才叮嘱我等,虽然没说什么,但这个举动本身就说明了意图。

    我等妖族虽不如人类那般奸猾,但本帝君当年游历人族王朝时候,也学了几手‘揣摩上意’的学问。”

    四代帝君有些得意地说。

    心中却想着:

    本帝君好歹也是一族之主,三脉境界,面对昊天使者卑躬屈膝也就算了,可面对两个小孩子还主动现身跪舔,岂不是没了尊严?

    至于不跪舔……见面以后该用什么态度说话?想想都是麻烦,索性不见为好,起码不会出错。

    转着诸多念头,四代帝君心中愈发得意。

    旁边的近侍也适时奉上一阵彩虹屁,拍的帝君心怀大畅。

    正准备继续装傻,问几个蠢问题方便帝君获取智商优越感,就听后者忽然收敛笑容,皱眉道:

    “不过有件事却是有些奇异。”

    “哦?您指的是……”

    “那女孩的确是人类之躯,可那少年……身上却有我妖族气息,似乎刚化形不久。”帝君有些疑惑,“这绝不可是巧合,可却着实令人想不通。”

    近侍想了想,猜测道:

    “史载一代帝君曾问道于天使,知晓昊天视人间万物平等,倘若那少年真是天使子嗣,那莫非其生母为我族?甚至于,天使本身,也未必当真就是人族……”

    四代帝君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抬眼看了下宁静的夜空,旋即抬手拍了拍近侍,赞叹道:

    “这可你说的,妄议天使的可非本帝。”

    近侍:“?”

    就在两人八卦之心大起的时候,突然间,夜空传来奇异呼啸。

    继而,一只肥硕的大鸽子飞了下来,恭声道:

    “禀帝君,那两位朝着车行去了,搭上了出城的车队,开了房间,准备天亮后随商队离开妖都。”

    “走得这么快?”帝君愣了下,微微皱眉,不知该失望还是松缓,“知道他们要去哪么?”

    “车队是往吕封国方向去的。”大鸽子禀告道。

    吕封?

    四代帝君眸光眨动,他自然清楚,吕封国是人族地界南方的一个小国,从属于以“天道宗”为首的南方门派管辖。

    是要去人族国度历练么?

    也好……

    想着,他犹豫了下,终究还是吩咐道:

    “速前往南域,将此事通知天道宗宗主,令派人往北通知大周钦天道院,他们自然会懂。”

    “是!”大鸽子应声起飞,扑棱着翅膀,消失在夜空中。

    ……

    与此同时。

    妖都城的某座车马行周围,一间客栈内,林拓坐在窗边默默看着底下忙着装运货物的人类,就听旁边花溪开口抱怨道:

    “这根本就是坑人,搭个车而已,还是顺路,车费这么贵!”

    林拓关上窗子,微笑道:“也算可以理解,毕竟载你我也有危险,商队也要担心我们是否会中途劫掠。”

    “可是我们钱不多了。”花溪撑开干瘪的钱袋子,默默数了数。

    山猫妖一生积蓄,这会功夫就给林拓挥霍一空,也不知泉下有知会是什么表情。

    “你怎么和钱杠上了,”林拓哭笑不得,“如果我开口,很快就会有人把大把的银钱送来,只不过此次既然是历练,当然要认真一点,能不借助外力,就不用。”

    恩,这也是蹈红尘的技巧之一。

    花溪倒是不怀疑这点,起码从巷子出来后,那跟踪的人真的就没了,可还是忍不住道:

    “那咱们怎么办?行走各地总得有钱啊,你想好挣钱的法子了么?”

    林拓笑眯眯道:

    “实在不行就卖血呗,在家里的时候,你不成天把自己的血可以治伤挂在嘴上么,我看卖血就成。”

    花溪认真思考了下,担忧道:

    “那会不会引来麻烦啊,按你说的,这个世界的修行界可不太平。”

    林拓被她一本正经思考的模样逗乐了,笑道:

    “逗你的,挣钱的话,我已经想好了,这次是我的历练,也是你的,但殊途同归,都需要通过实战来打磨力量,而实战就意味着有钱拿。”

    他的确已经思考过这个问题。

    蹈红尘的重点是“换一个身份”,走出“另外一段人生”,从中“体悟”出力量的“真谛”,从而点亮经脉。

    这是妖典中的说法,玄乎的很,林拓自己也看不大明白,但起码可以抓出几个关键点。

    比如换身份本就是为了离开旧有身份习以为常的环境,进入一个新的环境,增加阅历。

    而几乎所有的蹈红尘,都是通过类似旅游的方式。

    即,蹈红尘的非人境一方面不能离群索居,要走入人间去,另外,也不能长久地呆在一个地方。

    再结合他对磨练自身对以太掌控能力的需求,那么路线就十分清晰了。

    林拓准备赋予自己的新身份是“游侠”。

    也就是当年的“斩妖师”衍化出来的职业。

    在这个宗门林立的世界里,有所谓的“正道”,自然也有邪道,有修士为官,也有修士落草,有妖族甘心归附妖都,也有妖族行走四方兴风作浪。

    各国各城,都有一些抓捕邪道修士的悬赏,而一些从宗派走出,想要历练的年轻修士,或者一些散修,便会依靠击杀邪道修士赚取悬赏。

    林拓觉得这个职业就很适合自己。

    以这个新的身份,耗费几个月的时光,通过真正的战斗,走出一条“杀道”来。

    想着,林拓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花溪听完还是有点担心,心想邪道修士也不知道好不好找:“那咱们第一站去哪?”

    “吕封。”林拓掸了掸手中的地图,“吕封国,凉城。”

    ……

    一夜无话,林拓和花溪浪费这个夜晚,在客栈里吐纳修炼,将自身的状态恢复完全。

    等天空明亮,两人顿时下楼坐在商队的车马里,离开了妖都。

    也就在同时。

    大陆南方,天道宗山门内钟声再次响起,很快的,一道道身影从各峰飞起,进入主峰的议事大殿中。

    天道宗掌门裴溟是一个身材干瘦,仙气飘飘的,看着约莫五十余岁的强者,等看到山门内各峰主抵达,殿门合拢,当即沉声道:

    “诸位,刚受到妖都传信,使者的两位弟子已经出现,且即将进入吕封国境内。”

    话音落下,在座的强者神情都发生了变化,没人怀疑消息真假,妖帝还不至于在这件事上说谎。

    那么剩下的问题便是护道。

    裴溟心中早有算计,道:

    “此番这两位游历红尘,事关重大,已不必赘述,接下来我将亲自带几位长老前往,暗中保护,山中事宜,暂由大长老接管。”

    众人都接受了这个安排,倒是那位大长老开口沉声道:

    “使者究竟是何想法?当真只是派弟子来尘世走一遭?”

    “我也不知,但无论如何,这件事既然交给我等,都必须做好。”宗主裴溟叹道。

    “问题是怎么做好。”大长老看向众人,忽然道,“谨慎起见,我认为虽名为历练,但我们决不能让他们在南域遭到危险。

    要生死历练,去北方大周,或者妖族地界都可以,但决不能让他们对南域留下不好的印象。”

    殿中众人闻言都是点头,表示认同。

    身材干瘦,大袖飘飘,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宗主裴溟轻轻捋了下胡须,笑道:

    “这点我也已想到,不过我认为,只是保护还并不够。”

    “宗主的意思?”

    裴溟脸上一派仙风,悠然道:

    “也许你们认为这件事是只烫手的山芋,但只要操作好了,何尝不是个与天使拉近关系的绝佳机会?

    既然要的是历练,那我们就不能一味地保护,这样反而可能违背了天使的心意,我的想法是……

    作为护道人,我等应该为他们尽可能提供好的历练体验。”

    座中,大长老等几人若有所思。

    也有人没听太懂,忍不住问道:“怎么提供?”

    仙风道骨的裴溟闻言清咳了一声,那张干瘦的脸庞上突然活泛了起来,解释道:

    “比如要历练肯定需要对手。

    他们既然离开了妖族,大概率会将目标锁定在一些江湖邪道修士上,可怎么寻找到他们?我天道宗便应当提供一些小小的辅助……”

    “邪道修士太强的若是伤到了使者弟子肯定不好,所以我们可以事先找到目标,进行一些适当的削弱……”

    “历练辛苦,风餐露宿,总有些银钱,丹药,坐骑等需求,我们也可以用一种比较含蓄的方式提供……”

    “当然,这一切都不能做的太直接,可我们可以做的隐蔽一点……”

    大殿中,天道宗的一众高层面面相觑,表情复杂,自愧不如,心想不愧是能当上宗主的人物,心思就是缜密……

    大长老则是表情幽怨,心中暗骂了一声“舔狗”,旋即微笑赞道:

    “宗主高见。”

    “既然如此,我看倒不如派一队弟子门人伪装成历练小队,尝试与他们结识,这样一来,岂不是更好。”一名长老开窍一般道。

    其余人都是眼睛一亮。

    裴溟沉思了下,说:

    “这个可以准备着,但不急着安排,毕竟还没摸清楚他们的喜好,倘若使者弟子不愿与旁人牵扯在一起,贸然安排反而不美。”

    “宗主所言甚是。”

    “极是,极是。”

    ……

    不多时,大殿重开,一位位峰主纷纷回返各处,宗主裴溟则大袖飘飘,带了些人手,御剑朝凉城方向飞去。

    ……

    另外一边,对这帮人的讨论一无所知的林拓也才刚刚离开了妖族势力范围,踏入了人类疆土。

    路上,他也根据地图弄清楚了大陆势力划分。

    对这片世界的人来说,大陆居于海洋之中,为世界中心,天地有元气,滋养万物,诞生真灵。

    因而,他们对脚下这片土地的称呼便是“天元大陆”。

    “天元大陆以坤河中段以及雪山为界限,划分南北,北方便是大周,再往外,就是荒原。南方则是吕封、南卫、滨州三个国家,以及一些更小的势力……

    我们第一站要去的凉城,就在吕封国边缘,据说也是治安极差的地方,邪道修士去西域会在这里停留。”

    马车上,林拓捧着书册,冲车厢里的花溪解释道。

    后者听得一脸迷糊,直打瞌睡,闻言揉了揉惺忪睡眼,道:

    “那咱啥时候到凉城啊。”

    林拓绷着脸看着地图,正准备应付一句“快了”,就听到车厢外传来呼喊:

    “凉城马上到了,大家精神些,准备进城了!”

    到了?

    林拓和花溪顿时精神了起来,探出头去,果然看到前方已出现了一座城池,距离已然很近。

    车队中,随行的人也都是精神一震。

    凉城说是距离妖都最近,可赶着马车,在路上也耗费了近两日,这会都有些风尘仆仆的。

    很快,商队通过了入城的关卡,一行人正式进入吕封国内的凉城。

    林拓也和花溪离开了这支商队,沿街找了个铺子,吃了顿热腾腾的汤饼。

    等两人填饱了肚子,林拓看了眼天色,发现时间还很早,便没急着找落脚的住处,而是拉着花溪奔凉城的官府布告栏去。

    路上的时候,他打听到一般邪道修士的通缉令都是张贴在这边。

    凉城不算太大,两人很快抵达,刚好就看到布告栏最醒目的位置贴着一副栩栩如生的画像,旁边有相关的描述:

    “陈江,45岁,邪道血芒派成员,修士六品,善刀诀战法,受伤流窜至凉城境内,曾现身于野郊林……”

    林拓默念完毕,旁边的花溪眼睛直勾勾瞅着后面的悬赏金额,眼珠发亮:

    “这个可以吼。”

    林拓点了点头,道:“六品,我们两个人应该问题不大,太低的也浪费时间,不过想要找到人还是有些麻烦。”

    说着麻烦,他倒也并不太急,实在不行就暂停时间加速,将意识切回去利用沙盘寻找周围明亮的以太之线。

    就是不清楚,这样是否会影响“蹈红尘”的效果。

    犹豫了下,林拓道:“咱们先去野郊林看看吧,反正时间还早,就算找不到人,也可以磨练下我教你的剑诀。”

    “好。”

    花溪作为一个无情的点头机器,在林拓做主的时候向来没二话。

    两人顿时扭头便朝着城外杀去。

    等两人走了不久,官府中蓦然走出一个穿着宽大道袍,身材干瘦,却自由一番仙风道骨气度的修士。

    赫然是天道宗主裴溟。

    旁边赔笑跟着的则是凉城的最高行政长官,对方并不知道裴溟的真实身份,只知晓其来自天道宗,这时候大气都不敢喘。

    “这模样长得真是……”裴溟啧啧称奇,旋即皱了皱眉,看了眼远处的没某个方向,然后收回目光,道,“走,跟上去。”

    身后的两位修士当即应声。

    ……

    野郊林位于凉城东南。

    距离城市倒是不远。

    就在林拓与花溪进入周围区域的时候。

    野郊林内,某座古寺之中,一名天道宗长老坐于庙门口盘膝吐纳,在他身后的寺庙中,则用锁链捆着一名浑身浴血的中年修士,嘴巴也给堵着,不断瑟缩。

    突然间,长老腰间的玉牌蓦然发出亮光,他当即睁开双目,长剑出鞘,化作一道流光向后飞起,“咔嚓”将铁索斩断,顺便斩断中年修士一条手臂。

    “啊”中年修士痛呼一声,死死盯着那身穿天道宗道袍的修士,突然将口中的布吐出,恨恨道:

    “我陈江今日落在你手,自是不敌,我只不明白,你贵为天道宗高品强者,何必为难我这无名小卒?!”

    后者蓦然御剑回鞘,动也未动,淡淡道:

    “我给你指一条活路,你可愿要?”

    “你可从此处往凉城正门方向逃去,我便不杀你。

    如果运气好,你还来得及入城疗伤,不过我可要提醒一句,你也只能朝着这一个方向逃,否则,贫道也只好替天行道。”

    叫做陈江的邪道修士愣了下,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

    但看着不断流血的手臂,咬了咬牙,什么都没说,只是强撑着满是伤痕的躯体,捡起地上的兵器,拼命朝凉城方向奔去。

    很快就没入林中。

    盘膝坐在庙门口的天道宗长老则飘然起身,极为小心地跟在后头。

    ……

    “要我看啊,这么大的林子上去找,而且那是个大活人,告示上都写了,也没道理还躲在这边……”

    郊外路上,花溪瞅着前方的一片密林,吸了下鼻子,忍不住道。

    林拓闻言也停下脚步,有些头疼,心想这周围连个村子都没有,怪不得要贴告示,对方有心要躲,真的难找。

    “看来只能用沙盘试试了。”林拓正打算尝试下,突然抬起头,警惕道:“小心!”

    花溪这时候也察觉到了前方的动静,拔出长剑,做出警戒姿态。

    她能感觉得出,前方有元气波动迅速接近!

    下一秒,两人就看到一道伤痕累累,且断了一条胳膊的人状若疯虎,疾速奔来,看到两人,不躲不避,举起兵器吼道:“给老子让开!!”

    “陈江?”林拓看着对方的容貌,也有些错愕,好像有哪里不对啊。

    不过这时候也来不及多想,当即招呼着花溪冲了上去,与对方交战在一处。

    “轰!”

    弥漫元气的刀芒与剑气撞在一起,发出惊心动魄的轰响。

    对方六品境的修为虽堪堪达到中品入门,却是经历了无数厮杀而来,在对元气利用,施展战技上的技巧上超出两人许多。

    且怀着殊死搏斗得心思,战法凶猛,双方竟一时胶着起来。

    然而一方全盛,一方重伤,即便陈江拼死一搏,爆发出了不弱的战力,可终究还是没坚持太久,很快眼神中便露出一丝绝望。

    体内元气豁然鼓荡,周密弥漫危险气息。

    “后退!”

    林拓果断拉着花溪向后撤去,躲开了这通缉犯以爆体为代价斩出的最后一刀。

    整个战斗结束的极快,山风吹来,血腥气弥漫。

    林拓和花溪都没受什么伤,只是脸色极为古怪地看着地上的尸体。

    良久。

    “师兄……这是不是有点太巧了。”花溪终于忍不住道。

    林拓默默收剑回鞘,点头表示同意,心中却升起一股不大妙的预感……

    “感觉这次历练……要坑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