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传奇天后 南国月三更

第160章当你老了

    萧楚和夏听蝉走进油画工作室的时候,立即有一个打扮文艺又可爱的小姑娘,迎了上来。

    “欢迎光临!请问两位是要买画,还是要画像,或者自己画?”

    萧楚回道:“我们自己画吧。”

    “好的先生,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两个人。”

    “好的,我这就给你们安排。”

    随后小姑娘就给和夏听蝉,一人拿来了一副画板和颜料、画笔。

    等小姑娘走远之后,夏听蝉小声对萧楚说道:“咱们各画各的,画完之前,谁也不准偷看。”

    萧楚答应:“行吧,不过我肯定画得比你好。”

    夏听蝉不跟他争,侧到一边,便开始画起来,看来是早就想好要画什么了。

    萧楚却有点愁。

    虽然刚才放大话,说肯定画得比夏听蝉好,但其实只是吹牛,他真正的水平说好听一点,是很一般。

    说不好听,就是外行。

    他大学时候,选修过一个学期的油画是没错,不过并没有多少天赋,期末考试的时候,勉强六十分及格。

    而现在,则仅有的一点东西,也都全还给了老师。

    想好画好,很难。

    他偷看夏听蝉,想看看她画什么。

    夏听蝉却察觉了他的动作,往边上躲了躲,不给他看。

    行,不看就不看。

    画好不容易,随便画还不容易吗?反正也是自己媳妇,不怕输。

    卸下包袱之后,萧楚就放空了自己。

    忽然眉头一动,想到画什么了。

    随即他也快速在画板上涂抹起来。

    夏听蝉画得很认真,萧楚画得很随便,但是都独立创作,互不干扰。

    店员小姑娘来这边拿一样东西,忍不住瞅了瞅。

    看到夏听蝉画的,小姑娘眼睛一亮,很是惊讶、赞赏。

    而看到萧楚画的,则忍俊不禁,摇摇头走了。

    一个小时后,夏听蝉画好了,扭头看向萧楚。

    萧楚也学她,抱着画板往旁边转,不给她看,同时画笔不忘继续涂抹。

    一会儿后,萧楚换了一只笔,在画卷空白处,书写起来。

    几分钟后,放下画笔和画板,一拍手说道:“齐活了!”

    “来,比比,看谁画得好!”萧楚把画板拿到夏听蝉画板边上,放一起看。

    夏听蝉看向他画的,他看向夏听蝉画的。

    两秒钟后,萧楚和夏听蝉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异色。

    萧楚是因为惊讶。

    因为夏听蝉画的是他,而且画得很神似,把他的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翩然不羁,都画出来了。

    简直就是萧大帅哥本帅。

    换个正经的说法,却是画得很像,很好。

    萧楚没想到蝉女神歌唱得那么好外,画功竟然也这么强。

    而夏听蝉眼里的异色,则是因为萧楚画得太差了,勉强能看出是画了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太,牵手走在大街上。

    老头牵着老太太,老太太拄着拐杖。

    倒是头顶夜空中绽放的烟花,还算过得去。

    不过真正吸引夏听蝉目光的是,画卷左侧写得几竖字。

    ……

    当你老了

    走不动了

    炉火旁打盹

    回忆青春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

    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

    夏听蝉仔细看着这几竖字,越看眸子越亮。

    “怎么样,我画得不错?”萧楚骄傲地问道。

    夏听蝉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虽然她没说话,但萧楚却看得出来,她很高兴,很喜欢。

    那就好。

    他朝柜台处的小姑娘店员喊道:“妹妹,把这两幅画裱一下,我们看完话剧后过来拿。”

    “好的先生,我一定会好好裱好!”小姑娘很高兴,又能多挣一笔。

    萧楚则牵上夏听蝉的手,往外面走去。

    夏听蝉任凭他牵着,跟在他身边。

    距离话剧开演,还有差不多十五分钟,这里离入场口又很近,所以两人慢慢走。

    “你那幅画……”

    “画的是我们老了以后的模样,怎么样,很传神吧?是不是很喜欢,很佩服我?”

    夏听蝉嘴角微翘,这么不要脸的话,也就他能说得出来。

    不过,她真挺喜欢的。

    当然,更喜欢的是那首诗。

    于是直接问道:“那是一首诗吧?叫什么名字?”

    “你猜!”

    夏听蝉摇头。

    萧楚也不卖关子,回答道:“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夏听蝉小声重复了一遍。

    然后又在心里,把这整首诗默读一遍。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

    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

    写得真好。

    她很喜欢。

    不过有个问题。

    “你话里画的事烟花,可诗里说的是炉火旁打盹。”

    萧楚愣了一下,随即讪讪说道:“我也想画火炉来着,可是不会画,所以就只能用烟花代替了,你不是也很喜欢烟花吗?”

    夏听蝉没有怀疑。

    萧楚这说的也不算是假话,他确实不会画火炉,但真正的原因是,人原诗,原歌词就是那么写的。

    作为二道手贩子,当然不好改。

    尊重原著,是最起码的。

    而且这样也更能体会这首诗的韵味。

    上次他胡该徐志摩的《沙扬娜拉》,把最后的一句改成爱老虎油,感觉上就差了不少。

    “你喜欢这首诗和这幅画吗?”他问道。

    夏听蝉点点头:“喜欢。”

    她喜欢那副画和那首诗,此前也曾幻想过的当她老了,两人互相搀扶着,一起在街上散步,在家里看书。

    现在决定,以后家里还要安一个炉子。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以后她会老,他也会老。

    只要一直在一起,就好。

    ……

    两人来到话剧厅,当当他们检完票进去的时候,话剧即将开演,大厅已经暗了下来。

    萧楚拉着夏听蝉,找到了他们的位置。

    《第一次约会》。

    话剧的内容,比较一般,不过光是看到这个名字,夏听蝉就满足了。

    今晚,12月25号,圣诞节。

    也是她和萧楚的第一次正式约会。

    22:00,话剧散场。

    萧楚和夏听蝉取了油画,开车回家。

    “这两幅画,我准备挂起来。”萧楚一遍开车一遍说道。

    夏听蝉没说话,看向萧楚的目光里,却尽是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