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开局要被唐太宗五马分尸 炖烂的肉汤

第175章:香儿的自白!

    房玄龄走了,裴氏却是脸色有些微微发红。

    虽然久经人事,但被一个不熟悉的男子盯着看,还是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姑姑!”裴晚吟过来,有些诧异,“您病了?”

    “没刚才房相来了,他那傻儿子竟然又要成婚,这次成婚的还是秘书丞苏亶的女儿,你啥时候能成婚啊?”

    裴晚吟顿时低下了头,喃喃的说道:“反正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此时长安正好刚下完雪,秦寿带着几人来到作坊的地方。

    自从这几日下了雪之后,‘本心’粮店和百货店的两个掌柜来找自己,说店里没有存货了,货物又没法运送。

    他过去一看,就想到了方法。

    于是,他让作坊加工加点给做出几副出来。

    “就在这儿等着,他们很快就会过来!”

    在君臣几人不解的眼神之中。

    远处慢慢的走来了几头驴,后面好像拉着车。

    但是却看不到轮子,随着驴车慢慢靠近,李世民几人慢慢看清了。

    “这是”

    长孙无忌和魏征也是睁大双眼看着,惊呼道:“这车轮子呢?”

    下面是两个木头板子,上面不像是车,倒是像是个船这是马车?

    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车子,竟然没有轮子就在地上跑?

    “这能装多少?”长孙无忌不由问道。

    很快

    众人就看到‘本心’的伙计开始装车了,开始不住的往车上装东西。

    一件、两件

    李世民和长孙无忌、魏征的眼睛都直了。

    还往上装,能跑得动吗?

    终于,满满的一大车装满了,然后伙计坐上去,后面有个伙计帮忙推了一下,前面的驴子就开始走了起来。

    众人的眼睛瞬间睁大,神色也一下子僵住了。

    装了这么多,真的能跑起来

    ,令人难以置信!

    “咕嘟!”

    君臣几人足足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不禁咂舌。

    他们连忙走到车子边上,仔仔细细的研究这神奇的玩意。

    魏征愣愣的说道:“这是什么道理?”

    “这个道理其实简单,咱们人如果在雪中走的时候,自然一下子就陷进去了,但是如果,我们坐在板子上,板子就不会陷进去,这个叫”

    秦寿想说压强来着,但是突然想着不好解释,直接说道:“这叫雪橇,专门在雪花礼跑的东西,可以拉货也可以拉人。”

    “雪橇?这个名字别致!”

    君臣几人称赞不已。

    他们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不断的问秦寿,这个该如何做,那个该如何做。

    李世民对对云瑞说道:“去,把工部的尚书掘图通给朕找来,让他好好看看这东西。”

    “来,我们几个人都坐上去,走走试试!”

    片刻之后,李世民又招呼几个护卫上去。

    之前因为装的货物有大有小,没有办法估量实际能承载的重量,但是人的体重大概还是很容易计算出来的。

    看着雪橇上的人,李世民的眼神兴奋不已。

    “好厉害!”

    “这是个好东西,有了这东西,在雪里面可就好走了!”

    “”

    他们刚才也看了,这个东西不仅好,关键是结构简单,好制作。

    李世民笑着说道:“寿儿,朕给你记一大功?”

    秦寿呵呵笑了小,没有接话茬。

    功劳不功劳的先不说,天寒地冻的别让自己去高句丽就行。

    长孙无忌则是问了一句;“这东西能从冰上走吗?”

    秦寿突然想到了什么,“说起来这个,辽东之地,更加寒冷,在冰上走,冰面厚,更光滑,不载太重,速度反而更快。”

    “陛下,臣建议,如果可以的话,完全从冰上过,而且除了马之外,还可以用狗拉雪橇”

    “”

    秦寿又说了几句自己的想法。

    自己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不过,他这话一出倒是让李世民君臣几人沉吟了起来。

    随即,他们拿出了舆图,开始在上面查找线路,特别是靠近辽东之地的河流全都被标注了出来。

    秦寿看着几人忙活着,突然一摸口袋,钱袋子呢?落在春意阁了?

    钱倒是小事儿,但里面自己的一些小玩意不能丢了,不禁说道:“陛下,国舅我还有有事儿,就先行告退了。”

    李世民摆手,“行,那你先忙吧!”

    “走,回春意阁。”

    秦寿上了马车,突然发现丫鬟香儿眼睛通红。

    “怎么了你这是?”

    香儿眼中带泪,揪着衣服一角,却又窘迫而红着脸说道:“公子,您怎么去那种地方?公主难道不好吗?还是公主哪里做错了?”

    其实应该是要叫驸马的,但是公子叫习惯了,倒是没有改过来。

    “额”

    秦寿一愣,连忙说道:“好,公主没有哪里不好。”

    香儿咬了咬嘴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公子,是不是公主来葵水了,所以,您才来这里的?”

    秦寿刚想否认,却听见香儿小脸涨的通红的说道:“公子,其实根本不用来这里的,驸马如果有需要,我随时都可以的”

    香儿说这话说到最后,细若蚊蝇。

    “”秦寿一怔。

    “公子,男女之事,以前在宫里的时候,我们就学过的,而且我们本来就是公主的丫鬟,这辈子是公主的人,也是驸马的人。”

    香儿说着,便开始解身上的衣衫。

    秦寿这才发现,香儿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把外面的衣服给解开了,几下竟然已经将里面绣着花的贴身衣服给解开了。

    “公子!”

    香儿说这话的时候楚楚可怜,面色桃花,自带一种娇羞,柔情似水,充斥着诱惑!

    真应了那句话,魔鬼般的身材,天使般的容颜,一阵灵魂在燃烧的魅

    “咕嘟!”

    秦寿使劲咽了一口唾沫,仍忍不住看了看香儿那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狂涌的波涛,“香儿,你几岁了?”

    “十六了!“

    秦寿挠了挠头:“有点小,再说,万一怀上了,可怎么办?对身体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