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一只辣椒精

第六百五十六章 三皇(求订阅)

    释家宗教有信仰,诸多教徒被引导不断的祈祷祭拜,从而被一些僧人化成释家金身。

    儒家文气养生,又开辟王朝之道。

    朝廷的运气也属于可以裨益的一种。

    这其中各有各的玄妙,也各有各的不同。

    李鸿儒茫然的大口吞服着空气。

    他也没闹明白气运的妙处,也不懂服气辟谷法有没有这方面的功效,但运转一下服气辟谷法也没什么问题。

    他身后的李旦有些懵,但行动不慢,还碰了碰王梨的手,亦是跟着一呼一吸不断。

    这让李靖颇为好奇的看了这个三人组一眼。

    他微微咳嗽了一声,见李鸿儒没有终止自己的行为,当下也不去做劝解。

    谁能沾染到气运,谁能享受到气运的福泽,这不是靠着嘴巴吞服空气就能决定。

    如同在圣地沐浴灵气,这凭借几[ ]率。

    但只要在洞天福地中,即便没有享受到灵气,也会承受洞天福地的裨益。

    他们此时就是如此。

    不求气运直接笼罩,从此化龙而上,但求可以泽被,佑得人生平安。

    气运的作用有些玄乎,谁也不清楚谁到底被影响了,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一脸镇定的李靖,三个大口吞气的精神小伙小妹,还有二十余军中杀伐的重将。

    即便被李靖降职的高甑生,此时也是满脸的兴奋。

    无风招展的赤鸟玄色旗不断摇曳,发出一阵阵如潮水般的吹拂声响。

    炙热的阳光开始收敛,天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天空之中,一片片火烧云的景象在翻滚。

    李鸿儒双目凝视,只觉似乎感知了一条老迈的五爪金龙鳞片层层褪下,慢慢化成四爪的蛟龙。

    在那遥远的东方,一尊庞大的巨物不断翻滚,又不断在蜕变成长。

    敌弱我强。

    吐浑的衰退,也是大唐迎新的成长。

    一切的付出都有着回报。

    偏北的方向,最强的汗国和吐浑尽去,再难成大气候。

    被吐浑国强行把控的丝绸之路会通畅无阻,商贸必然会迎来新的爆发点。

    吐浑藩国也必然会不断填补着大唐某些空缺之处。

    有藩王服从统治和游牧国被打散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后果,大唐在汗国身上占的便宜不多,甚至大捷后还有不菲的亏损。

    但在征战吐浑国上,失去的必然会齐齐拿回来。

    李鸿儒掰着五根手指,只是想想宁王答应的那五千金,他就觉得这气运有道理。

    “您一定要保佑我发财,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李鸿儒大口吞气服气时,也止不住低声祈祷。

    李靖竖着耳朵听了一下,觉得自己没法再听入耳,带着这种想发财的精神小伙,他只觉有几分丢人。

    若是在往昔,他是要批判成‘俗不可耐’,但现在他也由得李鸿儒瞎祈祷。

    大抵是贫寒出生,李鸿儒穷怕了,而且李鸿儒那种怪异的修行方式很可能代价不菲,是个财富的无底洞。

    王庭之中,一道喜庆登基的钟声开始敲响。

    沉重的钟声不断飘荡,又引得伏俟城四处钟声回荡飘扬。

    这是伏俟城陨落的日子,也是伏俟城迎新的日子。

    远远之处,宁王手中捧着一卷金色丝线镶边纸,大踏步靠近着赤鸟玄色旗。

    “苍天有命,皇王受之,吾慕容顺,从即日起登基为吐浑二十一任可汗之王,承蒙大唐恩赐,愿为其藩属之国……”

    宁王大声宣读。

    赤鸟玄色旗中,风浪发出一阵阵庞大的咆哮之声。

    慕容顺凝视着前方,他恭敬的将手中之物递交到李靖手中,腰间一柄古朴的金玉宝刀已经拔了出来。

    他持着宝刀,抿了抿嘴,脚步一踏,随即入了八杆赤鸟玄色旗圈定的区域中。

    淡淡的金色光芒顿时挥洒了出来,引发出一片又一片的光晕。

    “莫非这才是气运的显化?”

    李鸿儒深深呼吸。

    若气运是光芒的形态,他这般大口呼吸就做不得什么用处了。

    但隐隐之间,他又感觉自己闻到了一缕芳香的气味,在大口鲸吞之时,体内似乎有什么在变化,在生根,在发芽,在成长。

    李鸿儒内视时,又看不到这种变化,只觉三位一体元神缓缓蠕动,还在不断吸收那位不知名天将的气血惠泽,榨干着每一点残留的好处。

    “多呼吸点归没什么坏处!”

    他此前看不到气运,待得宁王进入,才见识到一片片金色光芒光晕。

    李鸿儒也不清楚气运有没有芳香,他瞧了瞧四周,也没发现什么擦水粉的贵人。

    诸多将士浑身都是杀戮的气血模样,难有芳香可言。

    他此时闷头闷脑在赤鸟玄色旗下服气,只觉神思妙不可言。

    隐隐之间,他似乎也听到了宁王在其中的高喝。

    “父王,你老了,该退位了!”

    “你这个逆子!”

    “何为逆”宁王讽声道:“大业帝才干胜出您数倍,利用婆罗门力量之下落到了尸骨不存,您如今的下场又能好上几分,我只是不想让吐浑从此断绝掉根脚!”

    金色的光芒光晕仿若一片屏障,隔绝了诸多。

    双目望去,只能看到宁王沐浴金光的背影。

    但李鸿儒确实听到了声音。

    有宁王意气飞扬的声音,也有苍老痛斥的沉重之声。

    “你愚昧,东土统一,若不借用婆罗门的力量,我们吐浑国就会被吞噬!”

    “唐皇陛下有仁义之名,已经许下朕组建王庭,只要对大唐臣服,大唐并不会插手王庭的承诺,这甚至比大隋文帝的宽容更高,我们为何要惧怕他们统一国度,融入也是一种选择!”

    “你……你不懂!”

    “我有什么不懂,是你老眼昏花,识人不明,还想着利用婆罗门力量引火烧身,那些人才是不能碰的对象!”

    ……

    “大浪淘沙,淘到最后才能欢笑,可恨我慕容世允前遇隋文帝,后逢唐皇,被压到难以喘息,只能借助外力。”

    “……”

    “尊王呢!”

    ……

    金色的光晕中,伴随着冷言冷语,又有苍老的问询之声,也不乏沉默不语。

    待得后来,宛如龙鳞褪下之感尽去,远远的东土区域,李鸿儒感知到了巨大的欢腾之声,又有唐皇的声音远远传来。

    “朕绍膺骏命,受吐浑请降,特赐慕容顺为西平郡王、趉故吕乌甘豆可汗!”

    一连串吐浑语被唐皇直接汉译,金光之中,一道金榜不断凝聚,宁王眼中又是激动又是渴望。

    “逆子!你上位靠外邦之国,不会有好报!”

    苍老之声连声训斥,但金光大盛时,他的声音又渐渐压了下去,直到这片区域只剩下宁王和唐皇低声的交谈。

    “臣感恩唐皇陛下恩赐,今后定当为大唐竭诚效力!”

    “西平郡王如此便好!”

    宁王的识相和听话远较之唐皇想象中要强,这差点就没掏心掏肺表示忠心。

    对大唐而言,宁王再好不过。

    但若是自己有这种儿子,唐皇觉得自己会睡不着觉,半夜就想起来拖出去直接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