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一只辣椒精

第九百零二章 宗正寺(求订阅)

    在很久以前,李鸿儒会对很多事物嗤鼻为封建迷信。

    但随着他见识增加的愈多,他亦慢慢认同一些事情。

    这些事情难于拿出什么堂皇的理由去说服别人,但就是有一些作用。

    说袁天纲有‘被害妄想症’也好。

    说现在的袁天罡换个名字,走出了原来的心理阴影也好。

    在祷告死去的诸位天师之后,袁天纲顿时就接受了自己的新名字袁天罡。

    “从今以后,请一定要记得我叫袁天罡!”

    犹如甄嬛化身钮祜禄氏甄嬛,袁天罡似乎有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转变。

    至少换了名字的袁天罡显得很开心。

    “我跟你说,我在未来寻不到推衍自己的任何标记,那定然是因为我换了这个新名字!”

    “脱去了往昔的名,我怎么可能按正常的推衍方式找到自己!”

    “这与我查探你的时候去翻李淳风的名字有何区别!”

    “算了,你这种人不懂相术,不懂交流!”

    见得李鸿儒似懂非懂的模样,袁天罡觉得自己不能再瞎掰掰了。

    世上如他这样的人很少,如李鸿儒这样不懂相术但又将自己死守得严严实实的大儒也很少。

    李鸿儒擅长防范推衍,但压根不会主动出击。

    他向李鸿儒说这其中的关键之处简直是对牛弹琴。

    “也就是说,你现在不用去寻死了!”

    听得后来,李鸿儒也只弄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这小伙不用自杀找叔叔了。

    “我不寻死,我活得好好的怎么可能去死”袁天罡笑道:“现在要死也得大限来临时再说了。”

    这小伙往昔都是死了爹妈一样哭丧着脸,难得见袁天罡笑,李鸿儒也觉得开心。

    改个名字就能治疗心理疾病,让人重新焕发笑容,李鸿儒觉得这种事情挺好的。

    甭管科学还是从心,袁天罡好了,疗效显著就是好事。

    “各位天师祖宗肯定是听清楚了我的祷告,知道我顶不住了,如今生出了变化,他们也默认了下来,我祈祷时感觉到叔叔都在称赞啊!”

    袁天罡伸展着自己满是伤痕的身体,只觉得自己这番罪没白受。

    只要他不寻死,宗正寺也没什么好拿捏之处。

    而且他还能跑回长安城走走。

    虽然他说走就走的行为在朝廷落下了诟病之处,但袁天罡也没想着以后当什么大官匡扶社稷。

    他抖出了心中的理想,熄了成为当代东方朔的心思。

    朝廷依旧可以靠。

    他辅助宗正寺立了功劳,不说官运亨通,至少没可能有来源于朝廷的针对。

    如今改了名,他还能嘴硬以前的事情与他不沾边。

    若是硬要往脑袋上栽,他也能说自己换名改过自新。

    袁天罡摸摸自己脸上的伤痕,他觉得自己容貌稍微换一换也好。

    道家人长期承受羽化飞升的荼毒,他虽没落到那种程度,但确实也没儒家那些‘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的迂腐。

    换了名,也换了部分容貌,袁天罡觉得自己新生了。

    “现在那片地府秘境时间还未启动,你们一时半会也难进去,不如暂时跟在我身边!”

    李鸿儒是儒家文人,身边不适合跟两个僵尸,但跟在袁天罡这种道家人身边就没问题了。

    听得灵道子和福运子叙说,又有李鸿儒还要去黄水县上任,袁天罡顿时大包大揽下来。

    他再怎么说还是有一些能耐的,带走这两个飞僵不成问题。

    “走走走,咱们先去找刘大人、莫大人、朱大人!”

    袁天罡往身上披了一截半身袍做遮羞,又拉了李鸿儒的手,闲庭信步时不断穿行。

    刘彦珺说的没错,天师教的天师在万僵大阵中果然极为自如。

    “我怎么能这么走,那你得多学点儿阵法!”

    元神境界被李鸿儒超越,相术也难于窥探到李鸿儒真实,直到现在,袁天罡总算找到自己胜出李鸿儒的地方了。

    他恬不知耻的吹嘘着《奇门遁甲》的妙处,这让李鸿儒难于吐槽。

    他依托太吾修行的《奇门遁甲》似乎和袁天罡有一丝丝差别。

    李鸿儒觉得自己在这门学识上的造诣更多是汇入到了遁术中。

    李鸿儒觉得自己阴火遁术使唤起来很不错,土遁术也挺好。

    除此之外,《奇门遁甲》还带来了术法袭击时的被动闪避。

    比如李鸿儒近期就用这种被动闪避的能耐躲避过班诘教士的小无相火。

    但除此之外,李鸿儒觉得《奇门遁甲》对他在大阵中的帮助有限。

    他在阵法中所见的范围虽然与刘彦珺提及的不同,但难于如袁天纲这样自如行动。

    半响,李鸿儒只得暗感‘太吾不是万能的’‘或许学舍等建筑的等级还不够’‘少学了几本书’之类的原因。

    他被袁天罡牵引前行,又有灵道子和福运子脑门上贴了两枚符篆的黄符纸,牢牢跟在了身后。

    穿梭了近半刻钟,不时又飞腾起身,李鸿儒感觉自己钻到了一处楼房中。

    袁天罡向前五步,随后拍了拍手,李鸿儒只听一声哗啦啦的响声,地面上顿时冒出三个脑袋。

    “怎么回事?”

    “不是还没到点吗?”

    “那些歪门邪派的道人去哪儿了?”

    李鸿儒熟悉的刘仁景就在三个脑袋中。

    这三人似乎是通过隐身的手段藏匿在某个隔层,又或某个箱中。

    此时三人齐齐冒头,看了看皮肉伤严重的袁天罡,又瞅了瞅袁天罡身边的李鸿儒,再看了看脑袋上贴了黄符纸的两个飞僵,只觉这与计划中出现了不同。

    “莫非坏事了?我们计划明明很周详啊。”

    “鸿儒贤侄,你怎么来了?”

    “那两个飞僵被你镇住了?”

    最初的三句询问后,再次发声时,问话又有了部分改变。

    李鸿儒挺高兴看到刘仁景没什么毛病。

    他行礼时,袁天罡亦是掺杂着各种艰辛困苦之言开始叙说功劳。

    “也就是说,我们藏在这里什么都没干,事情就做完了?”

    宗正寺少卿莫言高最终总结了一番。

    他这番总结倒也算是没毛病。

    宗正寺搞了很多事情,但是临近收尾时出了点小意外。

    但意外没有脱离宗正寺最初的目标。

    这几乎将一帮宗正寺排斥的道家门派齐齐送走。

    这种送走是各大道家自愿羽化,并非宗正寺下狠手屠杀,以后被追究也难于引发什么波澜。

    事情做得极为成功。

    “往昔只听过李学士之名,如今一见果然不凡,这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莫言高捏着胡子笑道。

    “常年听刘大人盛赞,今日见着才觉盛赞不虚,甚至称赞远不足现实啊”朱子柳亦是附和道。

    刘仁景亦是笑眯眯。

    看着成,看着长,李鸿儒成长远比他想象中要快也要好。

    但更让他满意的是李鸿儒的关切。

    这是听得他有安危,连大阵都敢踏入的人,具备胆色,具备能力,更是具备品性。

    “要是李学士能来我们宗正寺就好了”朱子柳推荐道。

    “如今道家各派伏诛,他来我们这儿只能养老了。”

    莫言高摇头,又碰了碰朱子柳的手,这让朱子柳将嘴巴收紧。

    宗正寺高层来了数位,但最高决策的宗正寺卿并没有到场。

    李鸿儒好归好,但宗正寺一来受不住,二来是没合适的位置。

    李鸿儒在各种部门是二把手,到了宗正寺至少是宗正寺少卿职位。

    宗正寺少卿的职位不好让,职位矮了又看低了人。

    李鸿儒如今是能和李道宗对杀的人,更是有大儒身份。

    别说宗正寺不敢要,其他三省六部九寺五监也没一个部门想要。

    “我只是路过,还要去黄水县上任呢!”

    见得莫言高的神情,李鸿儒哪还能不明白,发声提及了自己的行程。

    “莫大人说的没错,你在宗正寺难有什么前途可言”刘仁景点头道:“我们这部门是个冷衙门,没什么好汤水。”

    “道家邪端异说多,但还有一些可取之处,若李学士能做甄别,也能来我们宗正寺看一看”莫言高邀请道。

    “不错,我们收缴了一部分道经道典,有部分内容确实不错,即便元神品阶高者也可能有一定的借鉴裨益!”

    刘仁景寻思一番,这才同样点头。

    往昔的李鸿儒水准不足,难有让他放心的甄别之力。

    如今李鸿儒实力定型,刘仁景也开始放心下来。

    这大概是越关心就会越不会让亲近的人轻易涉水,刘仁景在此前并无邀请过李鸿儒前去宗正寺,而只是提及邀请对方去自己府邸。

    当然,李鸿儒性子太皮,便是他府邸都不怎么前去。

    相互论学说之时,刘仁景也就在皇家藏书阁和李鸿儒有着交流。

    “有,我们那儿好多本呢!”

    李鸿儒寻思了一下,提及自己想观看一些诸如《道德真经》之类的典籍。

    他对宗正寺的职位确实没什么念想。

    宗正寺管理皇族、宗族、外戚的谱牒、守护皇族陵庙,管理道士、僧侣。

    别看宗正寺现在蹦跶的欢,这桩事情做完就是文职,又有守卫皇陵的职责,需要去看护皇陵。

    看护皇陵又称守墓。

    这职责便是刘仁景都得干,时不时要去皇陵转转看守一番。

    李鸿儒从来就没想过自己去干这些事情。

    他询问了刘仁景一番,得知宗正寺收缴了不少典籍,与弘文馆等地方的典籍不一样,属于道家学派之作。

    这让李鸿儒不免有几分小欣喜。

    相较于去拜访各种教派,进行各种探讨交流,由宗正寺去收集是最直接的获取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