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一只辣椒精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逃遁(求订阅)

    “三”

    “二”

    “一”

    后天人种袋中没有日升月落,难有时间概念之分。

    需要不时躲避青气和黄气,李鸿儒心中亦难有计数定时的心思。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素口中开始轻轻吐词。

    这让李鸿儒身体一晃,随即恢复到人形。

    在另一侧,杨素化成的鹞子下坠十余米时已经将翅膀一展,化成一头黑色的孔雀。

    他嘴中做着倒计时,这也让李鸿儒看到了天地间的一道白光。

    “走!”

    杨素口中发声。

    还不待那白光之处旋转,他翅膀已经一展,化成一道黑色的流光飞纵而出。

    在杨素身后,李鸿儒涌动着狂风,身体亦紧紧跟随了上去。

    “好胆!”

    飞纵半空中,恍如雷鸣般的巨响声音传来,李鸿儒的身躯亦是越来越庞大,开始恢复到正常。

    迎着正常的光芒,他亦看到了此前的黄毛武将。

    对方伸手对着杨素一抓,但又被杨素化成的黑孔雀翻身躲过。

    待得黑孔雀恢复到正常大小,杨素翅膀一展,已经从一处铁窗孔中强行飞纵了出去。

    这也让李鸿儒看到了抓向自己的爪子。

    “遁!”

    只是看到周围近乎封闭的环境,又有黄毛武将提着的后天人种袋,李鸿儒便低呼了一声,身体瞬间消失。

    “他奶奶的,居然还有人可以跑掉!”

    黄眉佛陀叫骂了一声。

    他提起后天人种袋倒了倒,顿时有上百个身体皱巴巴的人齐齐涌出,瘫在了这片空地之处。

    诸多人手脚无力,又齐齐饿了两天。

    被人、马、马车一压,一些人连开口都做不到,直接被压死在了下面。

    不提一般人捱不住这种遭遇,便是甘尼许此时都宛如废人,被人一压,只能趴在下面喘粗气。

    “将活着拖出来绑了,快快快,还有人逃掉了!”

    黄眉佛陀对着秃其尼喝上一声。

    相较于他的眼力,秃其尼明显要差许多。

    那道飞遁的黑光是孔雀身,飞纵仅次于鹏鸟,便是他也力所不及。

    而后面出现的那人则是使唤了遁术,黄眉佛陀一时难知对方遁到了何方。

    佛教诸般降龙伏虎的神通,但对东土一些奥术难于理解。

    五行遁术就在其中。

    宛如道家术法难破佛教神通,黄眉佛陀遭遇了遁术,只觉自己全然摸不着方向。

    他连连催促秃其尼,随即大步从这处密封的监狱开始往外跑。

    “这可如何是好!”

    大步外踏时,黄眉佛陀也不断挠自己脑袋,只觉自己脑壳疼。

    “我们本意只是想驱逐这些人,拿了后天人种袋绑了则是下策,待得这些人逃走,这事情就很麻烦了!”

    他心中念上两句。

    摩揭陀国和大唐相距数万里,自然是不怕对方打过来。

    但佛教和大唐维持了许久的同盟关系,黄眉佛陀觉得这种关系很可能会从产生裂缝走向破裂。

    “我先找找人,找不到就回去告诉佛祖,看看他们怎么办!”

    黄眉佛陀扬扬自己手中的后天人种袋,待得重新系回腰间,这才架起黑云卷起黄风一阵四下查看。

    只是他这种查探注定是要无果了。

    杨素化成黑孔雀盏茶功夫便是数百里。

    而李鸿儒此时则是躺在此前有过交战的区域远远之处。

    鸦八剑飞射极远,从飞射处到落点,相隔的距离有千米,又有着远远的坠落,掉进了一条水沟中。

    这是秃其尼带领的军士不曾打扫战场之处,也是他金遁术坠落的地点。

    李鸿儒此时便是躺在水沟之中。

    他双目无神的看着头顶上蔚蓝的天空,只觉心情糟糕透了。

    不仅是身体的糟糕让他难言,唐皇交代的诸多事情显然生出了变化。

    倘若事情公事公办也就罢了,但摩揭陀国涉及到了自身气运,李鸿儒只觉心中痛失了一桩大好处。

    “得去曲女城看一看!”

    事情是尸罗逸多求唐皇,但这变卦得也太快了。

    李鸿儒想去问问这老皇帝到底是怎么回事,求着他们来的是对方,驱逐他们出境的也是对方,这么翻来覆去可不像是帝王行为。

    想到甘尼许提及秃其尼假传圣旨,这让李鸿儒感觉其中可能又有猫腻。

    他只觉摩揭陀国太乱了。

    李鸿儒没有经历过东土未曾统一之前的状况,他躺在水沟中想了想,又觉得东土的往昔或许与这种混乱并无多少区别。

    在大隋之前的东土便是如此,那时也是诸国林立谁也不服谁,大伙儿时不时有打一仗的情况,说整个东土处于内忧外患也不为过。

    李鸿儒脑子中想着东土往昔的历史,又拿来与天竺区域做对比。

    他借用了金遁术逃生,肢体难于动弹,也就只能发挥脑子的一点思维和想法了。

    待得对比得一团乱糟,李鸿儒才感触到手指的知觉。

    这让他连连舒了数口气,只觉丢失已久的安全感终于又回来了。

    普通人中有句‘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的俗话,对他们这些大修炼者而言,遭遇某些法宝时确实难言交战时的胜负。

    这在遭遇顶尖法宝时尤为如此。

    李鸿儒寻思了对方手中的白布袋子,只觉下次遭遇时要远远拉开距离,又或根本不给对方动用法宝的机会。

    他磨了磨牙齿,不免还看向了太吾中一千零九十五点数量的布帛。

    自从吞下天地幡,他已经很久没去找过布帛类的法宝。

    但这不意味着他不需要这种类型的材料。

    但凡多提升两级建筑,他诸多材料都会陷入空缺。

    李鸿儒目光扫了扫金遁术此前逃生之处的方向,待得身体完全恢复,他这才梳理了一下自身,有着极为快速的行进。

    李鸿儒也不知杨素跑哪儿去了,若是要对付那黄毛武将,显然是两人齐齐下手比较稳妥。

    虽说他愿意去寻仇救人夺宝,但主次不能颠倒,而救肌肉萎缩手脚不能动弹的人,这对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此时奔行的方向是曲女城。

    被甘尼许接待带路,又是采用快马奔袭,他们离曲女城的距离并不算太远,大约只剩下两千里左右的路程。

    若是如他这般直线飞纵,距离又要缩短许多。

    从天色明亮走向黑夜,李鸿儒终于见得了远处的曲女城。

    这座城市一如往昔的高大宏伟,但在此时又夹杂了几分生冷。

    夜晚是个安静的时段,但此时的曲女城则是灯火通明,远远照亮着四周。

    皇宫方向之处更是有瑞光万千,似乎采用了某类宝石在照明,显得光芒宛如被日照一般。

    “难道这是搞什么大型宴会不成?”

    想到自己差点如甘尼许一般变成软脚虾,生死难于掌控,曲女城越喜庆,显然也会让李鸿儒心中恶意更浓。

    他闷哼一声,这才对这座城市有着不断的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