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一只辣椒精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地朝的念头(求订阅)

    “年岁三十岁上下,实力处于七品或八品左右,精通北俱芦洲巫术和东土武技与术法,拥有地煞变化!”

    二郎真君喃喃出声,复述着李鸿儒的介绍。

    元神之躯和肉身施展释放的术法武技有一定的区别,肉身状态下释放的能耐,元神之躯不一定能释放,反之也是同理。

    卫国公李靖剥夺了仙庭李靖诸多的能耐,但又不少能力难于动用。

    一个仙庭下凡者侵袭收归人间的身体,这同样需要经历步步的引导和修炼,难于凭空拔地而起。

    但慕容叶真的实力增长太快也太凶悍。

    这不是单单仅有境界,而是精通多种能力。

    李鸿儒有赞叹,二郎真君同样如此,只觉对方堪称不凡。

    倘若一切让二郎真君重来,他苍苍老矣的心态下是否还能再次登高,这对二郎真君同样难言,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能有这种天资。

    “几位灵官擅长武技,若是有勇猛之姿或许能理解,但慕容叶真擅长太多了!”

    这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修炼者。

    与杨戬、李鸿儒、李靖等人一样,有着近乎文武双全的手段。

    此时慕容叶真不显,但登高之后的能力必然威震一方。

    若对方属于北俱芦洲的人,登高后或许能成为北俱芦洲秘境铁勒们的压箱底战力。

    若对方是仙庭的人,对方也必然有大图谋。

    “汪~世上怎么可能有这种天才,真君当年修炼了二十四年,四十二岁才踏入八品……”

    “闭上你的狗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自己的底细被揭,二郎真君的面皮一时也架不住。

    对比之下,二郎真君显然也要逊色一筹。

    李鸿儒同样如此。

    虽然他多了妖修的能耐,但李鸿儒在三十岁时,实力只是五品的模样。

    若不凭借太吾相助,他更是没法比。

    “若再过二十年,此人岂不是没人可制?”苏烈道。

    “那就要看你给不给他二十年的时间了!”李鸿儒笑道。

    李鸿儒的回话让苏烈一愣。

    但他注目过程知节和王文度时,心中又了然。

    不论慕容叶真取到的圣旨是真是假,在这波西伐中,代表兵部的程知节属于仙庭大修炼者下凡必然出局,又有新皇派系的王文度表现让人失望。

    剩下只有苏烈依旧能稳住。

    甚至于苏烈在年初时战功显赫,率领先锋军团诛杀西汗国上千人。

    但凡有人硬挺一下,苏烈就能轮替上位。

    “这波军团被慕容叶真训练到疲惫不堪,我需要换人”苏烈抿嘴道:“麾下都需要换一批人才行。”

    “换一换也好”李鸿儒点点头道:“咱们大唐百万兵团并不缺人,而且我还给你带了点小礼!”

    李鸿儒伸手指了指回统铁勒,这让苏烈注目时,又有回统铁勒满脸的丧。

    在内心之中,回统铁勒还是希望西汗国能挺住,北俱芦洲能挺住。

    在大帐中,二郎真君和李鸿儒都有动手。

    但能在瞬间克制击杀慕容叶真的唯有他一个人。

    回统铁勒放了慕容叶真,迎接了来自二郎真君的注目,也有二郎真君对李鸿儒调派并无表现出任何情绪。

    回统铁勒感觉李鸿儒有点不对劲,似乎想着脚踏两条船,身份似乎存在明显的问题。

    二郎真君本来是这其中制衡的一方,但二郎真君在眼下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偏向。

    若非如此,二郎真君便不会动用天眼勘破慕容叶真的形体。

    一行数人没有沟通,但各自的念头或许已经转了千百回,才有了默契下的默认。

    “你击杀慕容叶真毫不犹豫,似乎有反仙庭的迹象?”

    “我和真君是一样一样的,咱们都反天地一统,而且我们真武宫从来没被仙庭当一回事,我为何要将仙庭当一回事!”

    “哦!”

    “若非不死药,西王母宫与真武宫并无区别,甚至因为她们属于妖仙,排斥会更严重!”

    ……

    回统铁勒心中纠结时,李鸿儒和二郎真君嘴唇蠕动,有不同程度的探讨。

    仙庭的反骨崽不算多,二郎真君没想到真武宫一朝换人,态度有了截然的不同。

    但他只是想到仙庭中数处大阵,心中就难有什么胜利的期盼心思。

    大抵和他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性情中不喜仙庭,也不形成实质上的反仙庭举动,一切就悄然沉默了下去。

    占据了天时地利,没人可以破凌霄殿,也没人可以破三清宫。

    破不了这些地方,击杀控制不了可以更换仙庭秩序的顶级大佬们,一切的行动都会看上去可笑而不实际。

    “我在仙庭没什么根基,现在自然是向着往昔栖身的大唐朝廷”李鸿儒蠕动嘴唇道:“至于将来发生什么事情谁能清楚呢。”

    “你今天坏了慕容叶真的好事,或许他们明天就有人要来找你了!”二郎真君道。

    “这还要多谢真君帮衬,到时我推脱到妖邪化人的问题上便是,应该不会有多少针对的可能!”

    若李鸿儒已经知晓了慕容叶真仙庭下凡者的身份,还要去针对慕容叶真,他的行为无疑会被仙庭诟病。

    这是有二郎真君开启天眼破慕容叶真术法,而他承接也算是正常。

    至于以后,诸多事便难于李鸿儒亲自出面了。

    这也是李鸿儒将慕容叶真交托给苏烈针对的原因。

    他的出手只能是一次,需要干脆利索斩杀对方,如此也能绝了对方可能的后患。

    但引得慕容叶真成功逃亡,李鸿儒已经不难想象后续的事情。

    若不想当下和仙庭撕破脸被针对管束,他显然需要收敛,免得再次抓把柄后的确证。

    踩踏在仙庭和朝廷中间线上,只是一次简简单单的出手,李鸿儒不免经历着两难,觉察自己来回跳的空间愈来愈小。

    “如此也好!”

    二郎真君点点头。

    他脑袋回想时,忽又低声发问。

    “倘若有一丝机会凝聚地朝,从此拥有与仙庭对抗的真正资本,你是否会鼎立支持?”

    “地朝?”

    李鸿儒脸上微带诧异,又有二郎真君点头。

    “对,地朝,真正的地朝,并非剥夺大唐皇室的人间王朝,建天朝者需名正言顺,具备承接天地大统的资格,建地朝者同样如此,往昔的人间不曾有这种条件,但在眼下……”

    二郎真君目光微扫,看向了骊山方向。

    除了修行有成回归仙庭,西王母还有一条更具底气的出路。

    天、地、人、神、鬼。

    这五种王朝无一不具备庞大的气运。

    但想凝聚王朝,这无疑是一条艰难之路。

    高天之上或有统一东土众仙形成仙庭,人间也有王朝不断接替,而神朝虚无缥缈,鬼朝则分崩离析难成大势。

    在地仙界同样如此。

    诸多地仙界分崩离析,各有小团体,谁也没法对谁服气,又各有秘境遁入地仙界和显出人间的规律不同,难于进行管控。

    想形成地仙界王朝是一件难事。

    二郎真君难于达成让众人信服的条件,但西王母资格古老,或许存有这种可能。

    这也是建立地朝最基本的前提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