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一只辣椒精

第两千一百二十章 这个年代不值钱了吗?(求订阅)

    尽管禺狨魔君和通风魔君没有如实相告,但李鸿儒看到了这两位魔君跪地求饶的丢脸模样,甚至于听到了两人磕头求饶的声音。

    在两位魔君的敬称中,都不约而同称呼为对方鬼仙人。

    李鸿儒没见过鬼仙,但他多多少少能知晓这类生灵必然和阴物难于脱离干系。

    只要是阴物,就必然会被他所克制。

    在这一点上即便是大隋文帝和袁守城也不例外。

    大隋文帝和袁守城或许能遮蔽圆满水准的南明丁火和南明丙火伤害,但难于抵挡离火的损伤。

    这个鬼仙人同样如此。

    李鸿儒甚至还在对方眼皮底下显摆了很久的南明丁火和南明丙火。

    但对方接触时依旧极为小心。

    除了动用阵法携带的雷霆手段,对方还驱役了敖娈前来袭杀。

    直到最后才选择自己出手。

    李鸿儒喜欢说长话,但他不喜欢打长时间的战斗。

    争斗的时间越短,给予对方反应和应对的机会就越少。

    对方又并非敖娈,若能一击打死对方,李鸿儒绝对不会动用第二招。

    离火神通衍化后的收敛让他一时难于瞬间爆发其他威能,但李鸿儒手脚不慢,只是瞬息的接触,他肉身的条件已经展现了出来。

    一击下摆拳砸出,爆炸的气流掀起了干瘪老者的黑袍。

    黑袍之下是一具干瘦的肉躯。

    仿若某些地区抹盐巴腌制的腊肉干,这种身躯坚韧又依旧存在极强的弹性,甚至于具备高密度和高质量,对方的肉身削瘦又极为结实沉重。

    李鸿儒听到了骨骼的脆响,但对方的肉躯却并没有因为他一击之下破碎。

    这让李鸿儒伸手一抓,将来不及反应的干瘪老者死死按到了地上。

    他将袖袍中的鸦九剑一扯。

    拳头难于击碎对方外在防护的躯体,利剑针对时就不同了。

    “你很喜欢我的身体?”

    李鸿儒一剑刺下。

    剑尖暴涨的剑芒顿时插入了干瘦的肉躯中。

    “我往年用阴火烧死过一个会说话的飞僵,他的能耐和你一样有意思!”

    干瘪老者的形态极为类似于灵道子和福运子。

    李鸿儒往昔烧死过灭绝道人。

    眼下的老者显然也没逃脱这种类似阴物又具备实体的形态。

    这或许是李鸿儒当前所见手段最强的飞僵,实力超出了灵道子等飞僵。

    “上清派擅长驱役僵尸,你这种飞僵应该能在他们那儿卖个好价钱!”

    如同扫视货物一般的目光在老者身上扫过,这让老者欠缺表情的脸上肌肉颤抖,眼中的魂火绽放出一阵阵红色的光芒。

    “强大的寻宝者,请放了我,我愿意出钱买自己的命!”

    低沉而不甘的声音从身躯中发出。

    眼前的闯阵者无疑属于非常规大修炼者。

    毒水、毒烟、阴火、阳火、雷霆、操控人形暴龙前去打击、元神强压,甚至于对方经历了数十日,依旧存在极为完美的战斗力,肉身的能力并未虚弱下去。

    八成大修炼者在第一关就会栽跟头,若五具赤蛇不足应对,接下来还有十具、二十具、三十具……

    剩下的顶级大修炼在第二关会被赤血阴雷在不知不觉中侵袭神智,导致无力控制身体被摧毁。

    极少数跳脱的大修炼者则有本事见识到他出手。

    老者有很多手段,但他没来由好一阵憋屈。

    这是刚动用了一招就被完克。

    这种完克几乎让他难于反应和接受。

    等到李鸿儒连连打击,他才愣神过来求饶。

    “我打死你一样能将这片区域的钱财据为己有”李鸿儒道:“你能拿什么特殊钱财买命?”

    李鸿儒鸦九剑顶住对方体内尸丹的位置。

    他目光扫过大阵枢纽中心吞吐白雾的四方鼎,又看向大阵后方。

    那是一片紫竹林,又有竹林小筑藏于其中,看上去有几分林间韵味。

    在方丈岛曾经见过的锁龙柱亦矗立于一方,又有青石构建的墓穴在一侧。

    这种布置让竹林小筑的诗情画意多了一丝清冷。

    大阵外的景象简单到李鸿儒都感觉有些诧异,只觉这方秘境是拿金围栏守废铁,看上去搜寻的价值并不算太高。

    “我藏物都放在小乾坤袋中,没有我施法,你打不开小乾坤袋”老者回声道:“你只是前来求财,与我没有仇怨,并不需要杀死我,我也会给你满意的报酬!”

    “小乾坤袋的藏物啊!”

    李鸿儒一脸嘘唏。

    小乾坤袋是个宝,但能放入小乾坤袋的宝贝对他就没啥可取之处了。

    宝物的森严等级让小乾坤袋没法存放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法宝。

    当然,若老者有这种大法宝,李鸿儒觉得对方早就拿出来弄死他了。

    但李鸿儒不嫌弃宝贝水准低。

    只要是太吾所能识别的宝物,李鸿儒都喜欢。

    “看来你真是没什么好宝贝”李鸿儒摇头道:“我也有个小乾坤袋,里面就没法放入眼之物,至今已经很久都没用过了!”

    李鸿儒拍拍腰间,毫不介意展示着自己同样具备小乾坤袋。

    他脚踏在老者身上,鸦九剑的锋芒又往老者的肌体中刺入了半分。

    “我有好宝贝”老者痛呼道:“绝对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让我见识见识!”李鸿儒点头道:“只要你能拿出价值连城的宝贝,我和你无冤无仇,不取你性命就是了!”

    “请随我前去!”

    老者伸手指了指竹林,这让李鸿儒抬起了脚。

    他一把抓过老者的身躯,庞大的力量夹得老者身躯一阵咯吱咯吱响,也让老者回应的声音极为低沉。

    老者眼中魂火平静,甚至没有掀起一丝爆茫的愤怒。

    谁强谁有理。

    李鸿儒对待他很粗暴,但李鸿儒若是抗衡失败,他对待李鸿儒只会更粗暴。

    “九天十地伏魔阵,开!”

    见到李鸿儒提着自己就走,直接踏入迷雾中,老者也只得念咒,将大阵的束缚齐齐解除。

    四方鼎吞吐白云和浓雾的架势一停,随即开始了反向的抽取。

    大阵中,雾气迅速褪去,显出各种离地一丈高的高台和一处处布阵的赤蛇机关。

    李鸿儒目光扫了一眼,只见这些阴魂童子身体一缩,随即钻入了高台中。

    又有漆黑地面上阵阵黑色的血迹。

    李鸿儒甚至还看到了四处用于祭祀的祭台。

    角木蛟的尸体无序陈列在地面上,另外一具带着翅膀的蛇躯尸体则是收缩盘旋在一处高台下。

    还有持着刀剑的陶俑,纵马砍杀的陶俑。

    这些陶俑的规格和黎山老母贡献给泰山秘境的那一套少有差别,能耐和草头神们相近,类似于某种精兵悍卒,适合操控后配合作战。

    “你这地方还不错!”

    李鸿儒赞叹了一句,又有老者勉强的认同。

    他这儿的布置确实不错,但碰上李鸿儒这种乱打王八拳的高手,什么巧夺天工都没了用。

    单纯的巨力不可怕,金身防护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两者组合起来横冲直撞。

    这会将一切规矩都破坏。

    甚至于对方还具备阴火术法和强横武技。

    这是让人绝望的全方面能力。

    有这种人存在,大阵发挥的最大作用只是迷惑。

    “这就是你说的好宝贝?”

    李鸿儒跟随老者踏入紫竹林中的竹林小筑。

    他满怀的希望随即变成了失望。

    看着老者从小乾坤袋中取出一件件玉石和玉器,李鸿儒只觉自己想多了。

    他喜欢很多宝贝,但唯独不喜欢玉石类的宝物。

    就算再大再厚的玉石,对他也难于发挥作用。

    李鸿儒甚至于感觉玉石还不如黄金来得直接。

    想到需要将玉石转售兑换黄金,又将黄金兑换成没啥用的法宝,李鸿儒只觉这种中间流程太多了,转换的效率和花费的时间也难言。

    “这可是和氏璧,我们那年代最珍贵的宝玉,怎么,这个年代不值钱了吗?”

    看着李鸿儒发自内心的嫌弃,老者将最珍贵的宝玉取出,一时不免也是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