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一只辣椒精

第两千两百四十六章 出来吧(书友20220416175032207加更

    这是一片并不算宽广的地下空间。

    地下流水冲刷着为数不多的落脚之处,乳白色的气息仿若白云,挤占了头顶的空间。

    又有一只白毛老鼠和一只甲壳如墨的蝎子蹲在一侧。

    一具通体金色的妖骨被乳白色气息缠绕浮空。

    地下空间中,阵阵念诵之词不断,一枚烧到焦黑的蛇类头骨缓缓升空。

    蛇头骨中,青色的光芒不断溢散。

    每一次光芒的溢散,也让烧焦的头骨血肉生出,甚至于长出蛇鳞。

    这种生机和死气呈现在一具烧焦的蛇头骨上,看上去显得极为神异。

    “就是那只蝎子蛰了我,李兄,干掉他!”

    身体缩到三寸高的二郎真君大呼。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他此时已经不想去抓李常青,只想一刀捅死这头通体黝黑的毒蝎子。

    但此前被蜇的经历仿若还在眼前,二郎真君喝了一句,倒也没有莽撞冲上去。

    他看了看李鸿儒,只见李鸿儒的目光更多是盯在了金圣骨和烧焦的蛇骨头上。

    “李兄?”

    二郎真君低呼了一声,这才让李鸿儒回头过来。

    “大战当前,你不要分心”二郎真君道:“那蝎子真的很凶,我一下就被蜇倒了!”

    “一些年不见洞主,洞主当真是愈发漂亮了!”

    蝎子的模样都较为相近。

    在不显露人形的前提下,李鸿儒很难区分蝎子妖的身份。

    但琵琶洞主则是一个例外。

    世上的蝎子大妖或许有十只八只,但要能蜇破佛祖丈六金身,又能蜇到金刚之躯,这类蝎子妖罕见。

    李鸿儒看着蝎子妖只剩下半截小小的尾巴,非常确定这就是他往昔所遭遇过的琵琶洞主。

    实力对得上,身体特征也对得上。

    “我都变成这样了,你还觉得我漂亮?”

    琵琶洞主熟悉的声音传来,李鸿儒随即伸手打了招呼。

    “怎么,你们认识?”

    二郎真君低声询问了一句。

    等到李鸿儒点了点头,他只觉白白被打了一顿。

    “我年少时就和洞主有交情”李鸿儒道:“以往不乏得洞主的帮忙!”

    “你这么说就没法打了!”

    二郎真君挥了挥三尖两刃刀,只觉这阵仗打不起来。

    但他随即见到李鸿儒朝着那颗蛇头和金色妖骨狠狠一戳,又有黑色蝎子的大呼。

    “鸿儒真人?”

    琵琶洞主的声音显得诧异,她尾巴微微甩动,但又制止了这种本能,只是伸出大鳌拦截。

    沉闷的碰触随即将琵琶洞主甩飞。

    李鸿儒的人变小了,但他的力量并没有缩减太多。

    同样的尺寸大小,他的力量会远胜出琵琶洞主等人。

    一掌抓住焦黑的蛇头骨,李鸿儒另一只拖着割鹿刀的右手则是一刀斩下。

    往昔不见金圣骨就罢了,如今看到了金圣骨,甚至有了大致的确认,李鸿儒自然要发发力。

    他打了个热情的招呼,但下手则是极快,这种变化让二郎真君都难于适应。

    “呔,妖孽!”

    二郎真君随后一声大喝,将三尖两刃刀再度提了起来。

    他踩踏在地下水中,发声时刀在水中穿插而过,掀起阵阵水浪。

    “色邪救命,二郎神凶神恶煞的,像是要吃了我!”

    白毛老鼠大叫。

    这片狭小空间中顿时乱成一团。

    “你们这不是过来帮忙,你们这是想我死!”

    又有金圣骨中发出阵阵沉闷的声音。

    金圣骨浑身上下如同金铁,割鹿刀都不曾切开,但烧焦的蛇头骨并没有同样的坚韧。

    李鸿儒一掌压下,咯吱咯吱的声音随即传来。

    伴随着他手用力一抓,这尊蛇头骨随即被压成了碎片,显出夹藏在蛇头骨中的一块玉。

    李鸿儒只觉玉的模样有些像刀形状的货币。

    但他脑海中这种印象随即层层消退。

    若非玉在手中,李鸿儒觉得自己绝对会忽视手中这块玉。

    “天衣……避天劫的那种玉?”

    李鸿儒脑海中迅速联想,随即已经想到了往昔探入昊天帝古墓中所获。

    若不联想一番,李鸿儒觉得自己难于将这两块存在类似属性的玉联系起来。

    但他从昊天帝墓穴中获得的玉是规避天劫的玉,眼下这枚玉似乎是另外的作用。

    李鸿儒伸手一夹,随即将这枚玉石锁到了天衣上。

    “这是什么诡异的阴物?”

    李鸿儒一巴掌抓碎焦黑的蛇头骨,他随手将破碎的蛇头骨弹飞,又拿割鹿刀在金圣骨上刴了两刀。

    割鹿刀的锋锐切开部分金圣骨,这尊金圣骨随后又有了愈合。

    但这种金圣骨并没有闪躲,整個金色的骨架被白色气息所缠绕。

    对方似乎与张仲坚存在相似的情况,浑身上下动弹不得。

    “这不是阴物呀!”

    白毛老鼠大叫,又有二郎真君和琵琶洞主硬碰硬对攻了数击,等到李鸿儒喊了一声,二郎真君才收了三尖两刃刀向后退了数步。

    “呔,妖怪,某此前不曾防备你吃了大亏,此番不会让你轻易得手!”

    二郎真君扬了扬三尖两刃刀,步步退后尽显警惕。

    他朝着琵琶洞主呵斥了一声,见到对方不曾迅速冲击攻杀过来,这才将心中的小心翼翼放下来。

    “这是圣主!”

    沉默了数秒,琵琶洞主才皱着眉头回复。

    “鸿儒真人,你惹下大祸了”琵琶洞主道。

    “哪来的大祸?”李鸿儒道:“这尊金圣骨似乎和莽皇帝相关,怎么变成了什么圣主?”

    “外面的那些妖就是这么喊的”白毛老鼠道:“我们也是跟着喊圣主。”

    “闭嘴,你们这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金圣骨上,阵阵声音的余波传出。

    相较于此前念诵的声音,对方此时的声音苍老了不少,似乎被李鸿儒的强行破坏施法引发了反噬。

    “别囔囔!”

    李鸿儒拿割鹿刀敲了敲金圣骨。

    “赶明儿我去将九鼎封了,没了山河地脉牵扯,你肯定会很容易扯出来”李鸿儒道。

    “年轻人说话总是不过脑子,朕玩九鼎的时候你们还没出生”金圣骨发出不屑的声音道:“若九鼎能扯出来封掉,那九尊鼎还能轮到你动手!”

    但他不屑的声音收敛得极快。

    只是短短片刻,纠缠在他身上的乳白色气息仿若某条分支断了根,色泽顿时就稀薄了起来。

    “出来吧你!”

    李鸿儒伸手一抓,随即强拉金圣骨。

    他怕将张仲坚扯死了,但一点也不担心金圣骨被扯死。

    作为不死不灭的妖骨,若对方被他扯死了,李鸿儒觉得这种不死不灭太相对了。

    而且扯死对方似乎也不坏。

    李鸿儒身体中九龙术经的力量爆发。

    随后九龙术开始叠加。

    等到运转九鼎术叠加第三重力,李鸿儒只觉如同坑里的萝卜,他连连发力之下,这具缠绕在山河地脉中的金色骨头架子被齐齐拉扯了出来。